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88章 推心置腹!

    第二天,上午。Δ

    金陵军区医院,重症监护室中。

    姚毓、刘医师等人对姚粟进行新一轮的仔细检查。

    随着一项项体征数据出来后,在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不可思议。

    无他。

    姚粟的身体恢复的太快了。

    这才两三天的时间而已,就已经恢复了三四成了。

    各项体征数据虽然还不太正常,但姚粟这会儿已经完全没危险了,不用再继续待在重症监护室了。

    这太神奇了!

    如果不是知道姚粟前几天经历过怎样的生死风险考验,刘医师等人根本不信她是一个重伤到差点救不回的人。

    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呢?

    姚毓、刘医师等人都将目光望向了旁边的赵大宝。

    他们只给姚粟做了正常的护养,与其他病人无异,应该不可能让姚粟恢复的这么快。

    唯一的不同,就是赵大宝这两天都会给姚粟额外的做一些推拿按摩,或者针灸治疗。

    可任你推拿按摩与针灸再如何神奇,也不太会有加病人恢复的效果吧?

    姚毓、刘医师等人都好奇的要死,真想请教赵大宝,好好的询问一番。

    但今天他们都还有很多事情在身,可没时间像那天一样开个交流会,于是只能将这般心思压在心头,想着什么时候有空了,再向赵大宝讨教一二。

    反正,他们都有赵大宝的方式。

    尤其是姚毓,更是很淡定。

    如今外甥女席静月与赵大宝是情侣关系,她不怕没机会与赵大宝讨教。

    “行了,姐姐,你现在已经基本上没事了,不用再待在重症监护室了,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姚毓冲着病**上的姚粟轻轻一笑。

    “是么?”

    姚粟的精神,比事那天,要好了很多。

    听到这个好消息后,她也非常的高兴,“那就好,这样也省的静月、小亮他们一个个担心,天天不放心的过来陪着我。”

    “陪你还不是应该的?”

    得知母亲可以转至普通病房了,席静月也很开心,笑道:“等你可以自己下**活动了,那时候我跟小亮就不用天天来了。”

    赵大宝听着母女俩的交谈,会心一笑。

    他如今修为臻至炼气三层初期,小灵雨术、乾坤手、九宫生死针等造化术的效果,都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

    也因此,姚粟那么重的伤势,他悉心治疗了两三天,就可以恢复的这么快。

    否则,如果按照正常的度,没有半个月,姚粟根本不可能从重症监护室转至普通病房。

    “走,这就换病房吧。”

    “行!”

    众人谈笑间,便一起帮忙,将姚粟转到了一个独立的普通病房。

    接着,姚毓、刘医师等人就相继离去,忙其他事情去了。

    这时,席静月捋了捋头,冲着赵大宝微笑道:“大宝,妈这里有我陪着就行了,徐北敖不是邀请你了吗?”

    “你先去忙吧!”

    “不急!”

    赵大宝冲着席静月挤了挤眼,“就让那小子先等着吧,谁让他大清早的吵我们清梦啊!”

    “我先给妈推拿一下,然后再过去也不迟。”

    说着,他就走到病**前。

    “……”

    听着赵大宝的话,席静月俏脸微红,清梦?清梦你个大头鬼!

    好在席静月这种娇羞的表情,姚粟并没有看到,这会儿她已经很配合的趴在病**上,享受着赵大宝的推拿。

    否则,身为过来人的她,一定可以猜测这所谓的清梦是什么。

    “大宝,就冲着你这门医术,静月跟你就不吃亏。”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赵大宝推拿,但姚粟依旧觉得很惊奇与赞叹。

    又一次全身舒坦后,她笑吟吟的望着赵大宝,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她虽然不太清楚个中的具体缘由,但也知道,自己能恢复的这么快,绝对与赵大宝每天两三次的治疗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每一次被赵大宝治疗过后,她都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身体比以前更轻松了,不舒服的地方一次次的减少。

    效果显著!

    “嘿嘿!”

    被丈母娘当面这么一夸,赵大宝也忍不住笑起来。

    随后,他一点也不谦虚的说道:“妈,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但只要有我在,静月以后想生病,那可比中五百万还难。”

    此话一出,姚毓与席静月母女俩都是乐不可支。

    但也都对赵大宝的医术更有信心了。

    陪着母女俩又闲聊了一会儿,赵大宝看了看时间,估计徐北敖该等的抓狂了,这才与席静月说了一声,前去赴徐北敖的约了。

    “大宝哥,你总算来了啊!”

    金陵军区医院门口,徐北敖看到上车的赵大宝,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是故意磨蹭了这么久吧?”

    “那可不!”

    赵大宝一点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大清早的你就打电话过来吵我清梦,我能开心?”

    “大……大清早?”

    徐北敖一阵无语,抓狂的都想将方向盘吃下去了。

    拜托!

    他给赵大宝打电话的时候,那都已经是九点多了好么?

    这还大清早?

    真是猪啊!

    徐北敖哼哼了两声,脚下油门一踩,往部队而去了。

    却不知,赵大宝其实起的很早,他今早之所以起的那么迟,乃是与席静月正在做晨练。

    那种羞羞又刺激的坏事儿!

    结果却被徐北敖一个电话打搅了雅兴,你说赵大宝能让徐北敖舒坦?

    “少在心里骂我!”

    赵大宝嘴角微扬,犹如恶魔一般,看着徐北敖道:“小心我又让你又哭又笑,知道不?”

    他已经有点摸清楚徐北敖的个性,是有点纨绔,但以那种痞性居多,倒不是像葛永峰那种胡作非为的坏人。

    不过还是有点欠收拾。

    若不好好管教,说不定以后也会往恶的一面变化。

    “……”

    徐北敖身体一紧,险些将车开到边上去。

    你妹的!

    这家伙果然是个危险分子!

    我还是小心招待吧!

    徐北敖撇了撇嘴,仍旧有点不服气,“我哪敢骂你,我姐可是让我好好的请你过去!”

    “你姐……说到这个,她到底想玩什么花招啊?”

    赵大宝挑了挑眉,很是无可奈何道:“昨晚她将仇报了,我做了好几道菜给她品尝,她却在临走前捅我一刀,差点没将我害死啊。”

    “噢?”

    徐北敖一听这个,兴趣大增,很八卦的嘿笑道:“这么说昨晚你回去后,席静月让你跪榴莲了?”

    “……小敖,看来你的确欠收拾啊!”

    赵大宝眼睛一眯,身上流露出一抹危险的气息。

    “咳咳!”

    徐北敖讪讪一笑,“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嘛!”

    轻轻咳嗽一声,他就言归正传,说道:“我姐什么意思,昨晚不说了吗?”

    “她其实看中你了啦,准备跟席静月竞争。”

    “当然,在我看来,我姐希望不大,你不会喜欢她这一款的。”

    “但我还是希望你别让她太难堪了。”

    “毕竟,呃,我姐其实也挺憋屈的,性格好强,却一直被席静月强压一头,那种不爽的感觉,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

    “另外,我姐有个追求者,名叫邱逸风,是金陵邱家的人,也是我爸比较看中的,现在正在对她死缠烂打,但我姐不喜欢他这种粉面小生,所以……”

    “……所以想让我当挡箭牌?”

    赵大宝接过了徐北敖的话,脸上倒是没有怎么动怒,只是很奇怪的问道:“这应该是你姐的计划吧?你怎么全都提前告诉我了?不怕我一怒之下,半路跑了?”

    “还好啦,你这家伙虽然有恶魔的手段,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还丢了脸面,但应该还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徐北敖咧了咧嘴,“不然,你昨晚也不会尝试着化解我姐与席静月的恩怨,而是直接帮席静月怒怼我姐了。”

    “而之所以提前全部告诉你,也是让你有心理准备,免得觉得被我姐利用了,对我姐心生不满。”

    “我也是个男人,呃,换位思考的话,也不喜欢我姐这样子的做法。”

    “但没办法,谁让她是我亲姐,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只能让她称心如意了。”

    无奈的耸了耸肩,徐北敖一脸苦笑。

    他苦想了**,还是觉得自己姐姐的做法欠妥,决定将这些告诉赵大宝,然后再看赵大宝如何处理。

    按照他对赵大宝的了解,这是个危险却良善的人。

    所以,有极大的可能性,赵大宝在明知他姐姐徐紫琼的心思后,还是愿意帮忙的。

    他赌一把了!

    如果赵大宝不愿意帮忙,那他就做好被自己姐姐狠狠收拾的准备。

    赵大宝倒是没想到徐北敖会说出这么一番推心置腹的话,一时之间,对他的印象再度改观了一些。

    “小敖,你这小子……”

    淡笑着摇了摇头,赵大宝轻松说道:“放心吧,我会陪你姐好好演一场戏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拿来做挡箭牌了,经验丰富的很!”

    “不过,关于我底细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去调查了,这种事情我是不太喜欢的!”

    说着,他望向徐北敖,眼神深邃无比,仿佛洞穿一切。

    徐北敖浑身一颤,心里面惊骇不已。

    他只觉在赵大宝的目光之下,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被看的一清二楚,没有任何的**可言。

    几乎下意识的,他就应了一声,“……是,我不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