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98章 仇人相见!

    金陵。

    繁华而热闹的街上,一男一女正在逛街,不时的走进一家商店,然后又从中走了出来。

    男的谈不上很帅气,但身材高大,给人一种安全感。

    而且,他的身上流露出一种独特的气质,显得他在茫茫人海中,就算你不特别注意,也能不由自主的察觉到他的存在。

    女的身材娇小,容颜精致,看上去像是一个少女。

    但是她一娉一笑之间,隐隐流露出一丝妩媚,显然年纪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小。

    这两人正是赵大宝与闫丹妮!

    “大宝,我这样约你出来玩,不让你陪着我表姐,她不会生气吧?”

    闫丹妮嘻嘻一笑,饶有兴致地望着赵大宝。

    “你表姐才不会那么小气呢!”

    赵大宝淡淡一笑,说道:“静月的肚量可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多了,这点小事儿,她哪会放在心上!”

    “那倒也是!”

    闫丹妮点了点头。

    其他的不说,就说徐的事,便能看出来席静月拥有寻常女人所没有的容人之量。

    否则,凭着前几天发生在营里的事情,赵大宝就别想像现在这样逍遥快活。

    说实话,闫丹妮有时候真的无法想明白,自己的表姐席静月究竟是怎么想的,像这种事情怎么能够容忍?

    她扪心自问,假如有一天,她也爱上了一个男人,却要与其他女人一起分享,那她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这个男人。

    哪怕这个男人的能力像赵大宝一样优秀,甚至是超越赵大宝!

    “丹妮,你到底去不去你说的那家马术俱乐部啊?”

    赵大宝跟着闫丹妮又从一家卖包的商店中走出来后,他终于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马上就到了,着什么急呀!”

    闫丹妮跺跺脚,语气颇为不满。

    “当然着急啊!”

    赵大宝苦笑了笑,很是无语的道:“说好是去马术俱乐部的,结果你拉着我逛了两个小时的街,你说我能不着急吗?”

    他本来早就返回青山村了。

    但席静月希望他在母亲姚粟出院之后再返回。

    对此,赵大宝自然不会反驳,于是也就继续在金陵待着了。

    姚粟的身体,经过他的治疗,已经好了很多,但距离出院,还有三五天。

    这段时间,席兴华要忙部队里的事情,抽不开身,一直都是席静月与席文亮姐弟俩轮流照顾姚粟。

    至于赵大宝,他有时候也陪席静月一起去医院待着。

    不过,很多时候他不去医院了,而是待在军区大院,或者自己随处溜达。

    这也不怪他!

    如今在金陵军区总医院,经过这种小道消息的宣传,他已经是一个众人皆知的名医了。

    一旦出现在医院里,就会有人向他请教问题,或者干脆是让他帮忙治病。

    身为一个医者,治病救人,本是应当的。

    可问题是,人力有穷时。

    赵大宝虽然被人称为神医,却也不是真正的神医,很多病他也无能为力,很多问题他也解决不了。

    所以,一来二去,他都有些害怕去医院了。

    为了避免麻烦,他现在没事儿,就都不去医院,宁愿待在家里,或者四处瞎逛。

    这不,今天他就收到了闫丹妮的邀请,请他去金陵一家马术俱乐部游玩。

    闲来无事的他,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

    哪知道跟着闫丹妮出来之后,就只是在大街小巷中乱窜,然后一家店一家店的逛着。

    赵大宝算是看出来了,他压根儿就是被忽悠了,陪着这小丫头来逛街拎包的。

    至于去马术俱乐部,他都怀疑这仅仅是一个幌子而已。

    “我就逛了一会儿街,你至于这样子吗?”

    闫丹妮哼哼了两声,嗔白了赵大宝一眼,“难不成只有陪我表姐逛街才有意思?”

    “一会儿?”

    赵大宝直接回以白眼,“美女,你这‘一会儿’也太长了吧?都两个多小时了,好不好?”

    “是么?有这么久?”

    闫丹妮拿出手机一看,“哎呀呀,还真是啊,我还以为只逛了半个小时左右呢!”

    赵大宝:“”

    我去!

    有没有时间概念啊?

    看我手里拎着这么多包,你就应该知道不止逛了半小时吧?

    赵大宝极度无语,果然,女人逛街起来,就跟疯子一样,对于其他东西,统统没概念了。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

    闫丹妮不好意思的吐了吐小香舌,白皙的小手一指前面不远处,说道:“那不就到了吗?”

    赵大宝顺着女人的手势望去,果然看到一家名叫“意韵”的马术俱乐部。

    外面的装饰相当不错,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地方。

    “走吧!”

    闫丹妮一边带着赵大宝走向这家马术俱乐部,一边也介绍了起来。

    “意韵马术俱乐部,是金陵最有名的马术俱乐部,实行会员制,而且还限量,不是会员一般进不去。”

    “普通的会员,一年的会员费也要10万块钱,至于更高级的会员则更高。”

    “据说最高级的钻石会员,仅仅是一年的会员费就高达千万。”

    “当然啦,会员费既然敢收的这么高,意韵马术俱乐部里面的条件,也都是非常不错的。”

    “我是这里的白金会员,经常来这里骑马,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骑着马在里面驰骋一圈儿,非常爽!”

    谈笑之间,两人已经走进了意韵马术俱乐部。

    接着,一位穿着得体的前台美女便迎了上来,“闫丹妮小姐,欢迎光临。”

    “嗯!”

    闫丹妮微微一笑,她是这里的熟客,前台的员工都认识她了。

    她将自己的白金会员卡拿出来,递给前台,随后指了指赵大宝,说道:“他是我的朋友,带他进去玩一下。”

    “好的!”

    前台美女应了一声,然后让赵大宝做个了一个例行登记。

    之后,便将白金会员卡还给了闫丹妮。

    闫丹妮将白金会员卡收起来,接着就轻车熟路的带着赵大宝往里面马场走去。

    “你不是说必须有会员卡才能进么?”

    赵大宝一阵惊疑。

    “按照规定确实是这样,但白金及之上的会员有一定的特权。”

    闫丹妮笑着解释道:“比如,我说白金会员,偶尔带亲戚朋友进去玩一下,还是可以的!”

    “原来如此!”

    赵大宝恍然大悟,这样一设定确实妙,体现出不同级别会员的差别,让更高级别的会员,有了更多的优越感。

    意韵马术俱乐部里面的服务相当周到,各个方面都有相应的服务人员。

    但最重要的,还是马场里的教练了。

    他们会为来这里的会员介绍骑马装,挑选不同品质的马匹,以及最重要的教学服务。

    毕竟,有很多新手是不知道骑马的,如果没有教练教导,冒冒然的上了马,一不小心,就会摔下来。

    “闫小姐,您又来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一位长相英俊的男性教练走了过来,很绅士的向着闫丹妮行了个礼。

    “约翰,我就不需要了。”

    闫丹妮显然认识这位教练,“但我这位朋友需要,你向他介绍一下吧。”

    同时,她也向赵大宝介绍了一下这位约翰教练。

    “约翰曾经是英国的职业骑手,荣获过多次大奖,退役之后也在英国五大马场之一的切斯林工作过,经验丰富,非常专业。”

    在闫丹妮介绍过后,约翰同样以绅士的笑容,向赵大宝行礼道:“先生,您好,不知道您需要怎样的服务?”

    “在意韵马术俱乐部,骑马的消费是以鞍时来计算的,普通马一鞍时两千。”

    “其他高级的纯种马,需要按照马的品质来决定,最低三千,最高八千。”

    “如果您是纯新手,那我建议您购买一套骑马装,以保证您的人身安全,骑马装一套三万!”

    约翰非常娴熟的说起了相关的信息。

    赵大宝一边听着,一边暗暗吃惊,这里的消费果然高啊,动不动就几千上万,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

    “约翰,谢谢,我不打算骑马,旁边看看就行。”

    赵大宝摇了摇头,谢绝约翰的好意。

    此话一出,约翰没任何表示,依旧报以绅士笑容,“好的,那如果您有需要了,随时欢迎来找我。”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英国的绅士风格,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宝,你怎么不骑马啊?”

    在约翰离开后,闫丹妮这才问道:“来马场哪有不骑马的?”

    “难道你不会骑马?”

    “或者胆量小,不敢骑马?”

    “该不会是因为兜里没钱吧?”

    “放心啦,我请客!”

    说着,小丫头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却是泛起一阵诱人的曲线。

    赵大宝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了,暗暗忖道:“看不出来这小丫头身材娇小,但这地方却非常有料啊。”

    “喂喂喂,你看什么呢?”

    闫丹妮瞪了赵大宝一眼,俏脸羞红,“你这家伙小心我回去向我表姐告状!”

    “咳咳!”

    赵大宝收回视线,干咳两声,尴尬的道:“这应该不怪我吧?谁让你乱拍的!”

    讪讪一笑,不待闫丹妮娇嗔,他马上转移话题。

    “我胆量不小,也敢骑马,兜里也有钱。”

    赵大宝纠正了一下小丫头刚才的错误说法,然后才耸了耸肩道:“但我对骑马没什么兴趣,之所以过来这里转转,主要是因为我确实没什么事情。”

    他可没说假话。

    骑马对他来说,确实没有意思。

    毕竟,他在海里骑过白鲸,又在深山里骑过猛虎。

    相较而言,骑马简直弱爆了,毫无刺激性可言。

    “好吧,随你了,我去骑马了。”

    看到赵大宝心意已决,也不像说假话的样子,闫丹妮就不勉强他了。

    说了一声,她就去换了一身骑马装,然后挑选了一匹马,开始在马场上飞扬起来,欢声笑语不断。

    赵大宝看着小丫头那兴奋状,嘴角也是不由的泛起了一抹微笑。

    但就在这时,一个阴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言语中带着一丝惊怒与咬牙切齿,“是你,赵大宝!!!”

    “纪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