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99章 分外眼红!

    赵大宝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会碰上纪天都。

    但很快,他恢复了平静,淡淡一笑,说道:“纪天都,好巧啊!”

    纪天都正骑着一匹纯褐色的汗血宝马。

    旁边还有一匹名贵宝马,其上坐着一个妙龄美女,身材高挑,五官立体,留着一头大波浪,看上去相当养眼。

    可真正吸引赵大宝的,还是在这位美女体内,有着一种力量在涌动。

    武者内劲!

    眼前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美女,其实是一个并不好惹的武道中人。

    赵大宝略微感知了一下,心中更是讶异,这位年纪不大的美女,竟有凝罡中期的修为。

    很显然,她的武学天赋不低!

    “你就是赵大宝?”

    大波浪美女颇为惊疑,就在刚才,她也同样观察赵大宝。

    “你听说过我?”

    赵大宝又愣住了,他可不记得以前与这位大波浪美女有过任何的交集。

    “当然,这段时间,你的名字,如雷贯耳!”

    大波浪美女吟吟一笑,主动伸出了白皙玉手,“我叫邱芷姗,金陵邱家人!”

    “金陵邱家?”

    赵大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无论邱震一事,还是邱逸风一事,他可都是与邱家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估计这段时间,整个邱家上下,都将他给咒骂惨了。

    但既然是这样,那他就对邱芷姗的态度有些搞不大清楚了。

    按照他的观点来看,邱芷姗不说恨他入骨,但至少不会对他太友好。

    可现在呢?

    这位大波浪美女一脸笑吟吟的,娇俏精致的容颜上,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怒色。

    这是怎么回事?

    赵大宝心中一阵惊疑与不解!

    就在他还在疑惑不已时,纪天都却已经火冒三丈。

    “赵大宝,我巧你妹!”

    纪天都目光阴鸷的盯着赵大宝,冷声哼道:“本来还想过段时间就去找你的,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好,很好,非常好!”

    纪天都连说了三声好,一声比一声咬牙切齿。

    甚至,连眼睛都一片血红。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概就是这样的!

    纪天都这段时间可是过得的相当的煎熬与憋屈!

    在卢安市的时候,他被赵大宝设计,被刀疤一脚踢爆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惨不忍睹!

    他在国内周转了各大医院,也请了能请到的专家教授,可是都完全没有办法治愈。

    他险些就一辈子当太监了,沦为不知道多少人的笑柄。

    那时候,他都想一死了之了!

    因为,他实在不敢去面对别人的嘲讽与讥笑。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他去国外就诊之后,一个意外的遭遇让他有了改变命运的契机。

    接着,他神奇的恢复如初了。

    不仅排如此,能力方面,比起之前,更是有了巨大的提高!

    瞬间,他重拾男人的信心,能够得以重振雄风了!

    可他对赵大宝的恨,丝毫无减,只会更深。

    自从回国之后,几乎无时无刻,他都在想着要将赵大宝这个人抽筋扒皮不可!

    由于刀疤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他没有绝对的证据,来证明他的不幸,是出自赵大宝之手。

    但这不重要!

    只要他怀疑是赵大宝干的,这就足够了!

    他本来想着再修养一段时间,等身体完全适应了,再去找赵大宝算账。

    没想到今天邀请邱芷姗来马场散散心,竟然又意外地碰上了赵大宝。

    这一定是上天的旨意!

    要让他尽早报仇雪恨,将赵大宝这个家伙处理解决了。

    “咱们也不算陌生人了,你说我该要怎么招待你呢?”

    纪天都冷冷一笑,阴厉的眼神,望着赵大宝,脸色阴沉如水,心中闪过无数阴毒的狠辣阴谋。

    “招待?”

    赵大宝嘴角微扬,“这就不用了,我们也不熟,你不用客气!”

    客气?

    我客气你大爷!

    老子这是在跟你客气吗?

    虽然知道赵大宝是故意在气他,可是纪天都看着赵大宝这货脸上那欠揍的笑容,怒火就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赵大宝,你小子不要装蒜,我知道是你干的!”

    纪天都沉着脸,准备摊开来讲。

    “我干什么了?”

    赵大宝一脸的错愕,准备装疯卖傻到底。

    “你”

    纪天都暗恨的咬牙切齿,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怎么会这样让他恼火呢?

    而迎着他狠厉怨恨的目光,赵大宝却毫不畏惧,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只是,他有点好奇纪天都是怎么恢复的。

    他先前就觉得纪天都能够被治好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毕竟,他知道纪天都的伤势有多么严重,绝不会是普普通通的医生就能够治好的。

    现在正好碰上纪天都了,他不由心中一动,开启了小天眼术。

    “咦?这是”

    在透视视野下,他很快将纪天都的身体看了个通透。

    随后,他就大吃了一惊。

    因为在纪天都的身上,他看到了一丝丝异样的气息。

    尤其是在纪天都的血液深处,隐隐之间,充斥着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带着一丝丝阴暗的气息,绝不平常。

    情不自禁的,他加大感知。

    顿时,他发现纪天都身上已经不完全是人类的气息了,而是

    赵大宝挑了挑眉,想到了一种可能!

    “嗯?”

    就在赵大宝以小天眼术透视纪天都时,正是怒火中烧的纪天都也是有了感应。

    他只觉在赵大宝的目光之下,自己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毫无秘密可言。

    “这是错觉么?”

    纪天都迷惑不已,他不敢相信这种感觉会是赵大宝给他的。

    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对赵大宝有了一丝丝的惊怖。

    也因此,他稍稍收敛了一些,改变了想以暴力对待赵大宝的想法了。

    不过,让他就这么放过赵大宝,那也是不可能的。

    思忖了一小会儿,他突然有了主意。

    “赵大宝,你在马场里,却没有骑马,是因为胆量小不敢骑吗?”

    纪天都骑在汗血宝马上,居高临下,望着赵大宝,冷笑道:“又或者没有钱?”

    赵大宝:“”

    我去!

    怎么一个个都怀疑哥没有钱呢?

    哥虽然出身农村,但真不穷啊,比你们都富裕好么?

    赵大宝一阵腹诽!

    他这真不是在说大话。

    如果是论金钱,他现在绝对比闫丹妮、纪天都等人都富有。

    原因非常简单。

    战千绝为了保住小命,已经将钱打入他卡上!

    一共是六个亿还多!

    无论闫丹妮,还是纪天都,家里的条件虽然都不差,可再富有也有个限度的。

    毕竟,他们的家庭都与部队有关。

    你若偷偷弄一点除了薪资外的收入,上面的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你若敢私吞几个亿呵呵!

    所以,赵大宝很自信闫丹妮、纪天都等人的钱能没他多。

    “是谁规定来马场就必须得骑马的?”

    赵大宝没兴趣与纪天都攀比,淡淡的道:“我就想过来散散步,不行么?”

    “散步?”

    纪天都哈哈一笑,满脸冷嘲,“要散步也是骑着马散步,这样才够品味。”

    “是么?”

    赵大宝不置可否,“我觉得没品味,反而有点傻逼。”

    “你”

    纪天都为之气结。

    好一会儿,他才哼道:“赵大宝,废话少说,赌注一百万,来一场赛马,如何?”

    “一百万?”

    赵大宝眉头一挑。

    “不错,一百万!”

    纪天都挺了挺胸,脸上满是倨傲,“这笔钱对你来说,应该是天文数字。”

    “但如果你赢了,就有了一百万。”

    “怎么样,敢不敢?”

    他认为一百万,对赵大宝来说,相当有诱惑力。

    毕竟,在他看来,赵大宝不过是一个粗鄙野蛮的乡野小农民而已。

    “敢!”

    赵大宝没有废话,果断的点了点头。

    见此,纪天都脸上一喜,正要开口说话时,赵大宝却又说话了。

    “但一百万的赌注太少了!”

    赵大宝挑了挑眉,“就这么点钱,有什么意思,要赌就赌大,这样才刺激。”

    “最少一个亿,往上不封顶。”

    “纪天都,怎么样?”

    将手往口袋里一插,赵大宝望着纪天都,目光平静,脸色淡然。

    那种风淡云轻之状,就好像他刚才说的不是一个亿,而是一块钱一样。

    可这话落在纪天都与邱芷姗耳中,却不亚于平地惊雷。

    “一个亿赌注?还上不封顶?”

    邱芷姗瞪大了星眸,我的乖乖,这赌注也忒大了吧?

    就算她是邱家内家的人,个人资产不菲,但也远远没有一个亿啊。

    纪天都也是被震撼的不行。

    我靠!

    一个亿啊!

    还说上限不封顶!

    赵大宝这乡野小农民哪来的胆量报出这种天价赌注?

    却不知,赵大宝十亿赌注的赌约都打过,而现在不过才区区一个亿而已,哪里会放在眼里。

    纪天都的脸色僵硬,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他不是拿不出一个亿,可那是他全部资产了,流动资金、固定资产、期权股票等等,全部包含在内。

    一旦输了

    他就成了真正的穷光蛋,身无分文!

    虽然他日后可以再积累,可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赵大宝将纪天都的面部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也就知道这家伙的器量了。

    当下,他就耸了耸肩,说道:“就这点气魄量,还跟我来打赌?如果不敢,那就算了!”

    说完,他就准备离去。

    纪天都哪里受得了赵大宝的轻视,一瞬间,他心中的怒火就烧尽了他的理智。

    接着,他便是一声怒吼,“放屁,谁说老子不敢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