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00章 农民土豪!

    一个亿的赌注!

    这绝对称得上是一场豪赌!

    一瞬间,赵大宝与纪天都惊世豪赌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整个意韵马术俱乐部传开了。

    马场上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了过来。

    闫丹妮也不例外。

    匆忙的将马交给了约翰,闫丹妮来到赵大宝身边,“大宝,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已经了解了相关情况,也是被惊得目瞪口呆了。

    一个亿的赌注啊,赵大宝疯了不成?

    他哪来这么多钱啊!

    “小赌一下而已,不要这么紧张!”

    赵大宝冲着小丫头微微一笑,风淡云轻,淡定的不行。

    闫丹妮:“”

    你妹的!

    小赌?

    这TD是小赌吗?

    老娘都长这么大了,还没见过一个亿呢!

    你丫的随便一赌,竟然就是一个亿,我小赌你个圈圈叉叉啊!

    闫丹妮翻了翻白眼,心里面是一阵粗口。

    她真的是被震撼的无与伦比。

    先前她还怀疑赵大宝没有钱,可没过一会儿,这家伙就跟人拿一亿来赛马闫丹妮感觉自己被打脸了!

    嗔怒之余,她也惊疑,赵大宝真的这么富有吗?

    无独有偶。

    纪天都对此也是表示深深的怀疑,更当着众人毫不避讳的问了出来。

    “你有一个亿吗?”

    纪天都望着赵大宝,脸上写满了不相信。

    因为据他所知,赵大宝就只是一个乡野小农民而已,纵然有点能力,可终究出身平凡,又能有多少钱呢?

    “这恰好也是我的疑问。”

    迎着纪天都怀疑的目光,赵大宝镇定自若,淡淡笑道:“一个亿虽然不多,但也不少。”

    “为了确保我赢了之后,能从你手中拿到钱,我觉得比赛之前,咱俩还是先将财产公证一下。”

    “纪天都,如何?”

    赵大宝嘴角微扬,一脸的自信,仿佛即将开始的赛马,他赢定了。

    “我会没有钱?”

    纪天都被赵大宝的反将一军而气的吐血,“好,咱们就找人来公证一下!”

    很快,意韵马术俱乐部的老板就被请来了,那是一个风韵犹存的成熟美妇,名叫杨小乔,一般人都称之为杨姐或者小乔姐。

    “没想到今天发生了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啊。”

    杨小乔吟吟一笑,风姿妩媚,望着纪天都与赵大宝,问道:“由我来当公证人,两位应该都没意见吧?”

    “没问题。”

    纪天都点了点头,很信任杨小乔。

    毕竟,能在寸土寸金的金陵市区附近开了一个如此大的马场的人怎可能普通。

    由杨小乔来当公证人,纪天都自然能够放心。

    赵大宝不认识杨小乔,但他对此根本无所谓。

    要知道,连战千绝那种曾经的武道大师都不敢赖他的债。

    区区纪天都呵呵!

    “那麻烦小乔姐了。”

    赵大宝笑了笑,问道:“该如何公证呢?”

    “简单,两位跟我说一下财务,然后我估算一下即可。”

    杨小乔不疾不徐,解释起来。

    言语间,她打量着赵大宝,颇为好奇。

    对于纪天都,她是了解的,背景不俗,至少,在金陵及周边地区,算得上一号人物了。

    可对赵大宝她就很陌生了。

    杨小乔暗暗惊疑,什么时候金陵出了一个敢与纪天都怒怼的人了?

    不简单啊!

    虽然对赵大宝一无所知,但不妨碍杨小乔给赵大宝一个高的评价。

    毕竟,她看人的眼光还是准的。

    至始至终,赵大宝对这一个亿的赌注,都表现的很平静,根本看不出紧张。

    这说明人家根本不在意!

    反观纪天都呢?

    表现的很紧张!

    两者对比,孰强孰弱,一眼便知。

    可惜纪天都身在局中,或是怒火当头,却没能发现这一点。

    “估计这场比赛,纪天都要输了。”

    杨小乔暗暗猜测。

    纪天都的马术相当不错,与一些职业骑手相比,都不妨多让。

    可是没有来由的,杨小乔还是觉得赵大宝会赢得比赛。

    这是女人的直觉!

    “我先来!”

    纪天都气愤不过,第一个走了出来。

    “好!”

    杨小乔点了点头,收敛了纷乱心思,带着纪天都去了一个单独的休息室。

    毕竟,财务状况,涉及个人隐私,是不方便在公众场合谈论的。

    过了十多分钟,两人就回来了。

    随后,杨小乔便说道:“赵先生,纪少的净资产有一个亿。”

    “是么?”

    赵大宝有些惊讶,望着纪天都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钱的!”

    “少废话,该你了!”

    纪天都阴沉着脸。

    他就不信了,赵大宝这乡野小农民,会有一个亿的净资产。

    如果等一下赵大宝没有这么多钱,他倒要看看这货怎么继续装下去。

    “大宝”

    闫丹妮拉了一下赵大宝,芳心之中也是相当忐忑。

    可赵大宝只是笑着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不无揶揄的说道:“丫头,你刚才不是还说我没钱么?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钱。”

    说着,他就让闫丹妮拿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嗯?”

    闫丹妮不明白这家伙到底准备做什么,但想了想还是依言将银行卡拿了出来。

    赵大宝接过卡,将手机拿出来,登上手机银行,一阵操作之后,就将卡还给了闫丹妮。

    也在这时,闫丹妮与赵大宝同时收到了各自银行发来的短信通知。

    闫丹妮打开手机一看,只见上面是这么写的。

    “您的信用卡账户4578,于11月7日收入(跨行转账)人民币10000000元,交易后余额13472400元!”

    看着这条信息,闫丹妮惊呆了。

    我的妈呀!

    赵大宝刚才转过来了一千万?

    靠!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闫丹妮不是一个对金钱有多大观念的人。

    但这一刻,看到这凭空砸过来的一千万,她还是有点大脑充血,俏脸都由于兴奋而微微泛红起来了。

    “赵大宝,哇咔咔,我爱你!”

    一时情绪激动,闫丹妮也不管身边其他人,手舞足蹈的,直接将赵大宝的脑袋捧过来,‘吧唧’一下就强吻了一口。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个大土豪啊,嘻嘻嘻嘻”

    闫丹妮的眼睛都放光了,赵大宝在眼中不再是一个相貌一般的男人,而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金元宝。

    赵大宝:“”

    我去!

    损失了一千万不算,还被这小丫头强吻!

    哥貌似亏的有点大!

    翻了一下白眼,赵大宝将闫丹妮挣开,无奈的道:“丫头,你是不是真想我回去后跪榴莲啊?”

    直到这时,闫丹妮才反应过来,刚才的举动,貌似有点太不矜持了。

    “喂,你别瞎想啊!”

    闫丹妮俏脸一红,“刚才只是太激动,懂不?”

    哼哼了一声,小丫头马上后退两步,拉开了与赵大宝的距离。

    “最好是这样!”

    赵大宝嘿嘿一笑,没再管闫丹妮了,而是将手机短信直接展示给杨小乔。

    “小乔姐,我的就不用估算了吧?”

    杨小乔凑过去一看,只见一串九位数字,而开头的第一位数是6。

    “不用了!”

    杨小乔摇了摇头,“赵先生的净资产绝对远远超出一个亿,是真正的年少多金啊。”

    说着,她对赵大宝更加好奇了。

    赵大宝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这样的年纪,却有这样的资产,放眼整个华夏,也拿不出来几个了。

    哪怕是那些豪门贵族子弟,若是没有父辈的庇荫,也极少有这个能力的。

    “却不知是哪一家的公子啊?”

    杨小乔已经开动脑筋,想着华夏各大豪门贵族,姓赵的有哪几家了,然后再猜测赵大宝究竟出自哪一个豪门。

    但就在这时,纪天都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却让她也惊愕不已了。

    “这怎么可能?”

    纪天都也看到了赵大宝手机上的短信,眼睛瞪大,难以相信,“你不就是一个出身乡野的小农民吗?”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

    “六个亿!”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都没有这么多钱!”

    “你一个小农民,哪来这么多钱?”

    纪天都惊呼不断,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却是将赵大宝的部分情况说给了旁边的人听。

    “小农民?”

    杨小乔情不自禁的睁了睁眼,饶是她见过不少大场面,此刻也是被震惊的不轻。

    她不怀疑纪天都的话,这家伙情绪激动下,说出来的话肯定是真的。

    也就是说,赵大宝真的是小农民出身,而不是她方才所猜的,什么豪门贵族子弟。

    一个小农民,竟有六个亿?

    杨小乔对赵大宝彻底刮目相看了,这家伙何止不简单啊,简直是不要太简单了。

    邱芷姗也一阵惊叹与愕然。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将邱逸风与邱震弄得狼狈不已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出身乡野间的小农民。

    “我靠,还有六个亿!”

    闫丹妮张大了嘴。

    她终于明白自己的表姐席静月为什么能容忍赵大宝风花雪月却不怎么加以多管了。

    医术不凡,武力惊人,赚钱还猛,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找,在全世界也不一定能找出来几个。

    何况,小农民的出身,说明所有一切,都是赵大宝自己努力打拼出来的,而不是像其他的豪门贵族子弟庇荫于父辈。

    这是真正的潜力股啊!

    “看来我要请教一下表姐,该怎样找一个这样的人。”

    闫丹妮喃喃自语,对赵大宝不由的生出了一种敬佩与崇拜之情。

    旁边围观的众人,听到纪天都的惊呼后,一个个也都吃惊不已。

    可在众人注视中,赵大宝依旧淡定,没有什么激动的。

    他只是望着纪天都,眉头一挑,轻轻笑道:“纪少,既然咱们赌注都够,那现在开始赛马吧。”

    说着,他就往马厩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