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33章 直接动手!

    出手的人自然是赵大宝!

    他与胡亦可此行过来,就是会一会陈香兰的,哪能让这悍妇关了门。

    “话还没说完,别着急关门。”

    赵大宝淡淡一笑,右手轻轻的一抻,就将门再次打开。

    随后,他也不看陈香兰与其丈夫,而是将谈话的任务交给了胡亦可。

    毕竟,比起言语方面,他更擅长动手。

    胡亦可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待赵大宝将门抻开了之后,她就示意孙燕往后站一些,剩下的事情交给她来处理。

    “陈香兰是吧?”

    胡亦可冷冷的望着面前的悍妇。

    “不错,正是我……”

    陈香兰一看胡亦可,见她比孙燕还漂亮,眼中更是羡慕嫉妒。

    她正想要像对待孙燕一样破口大骂。

    不过,还没有等她说几个字,一道蓝色的影子就朝她袭来。

    啪!

    声音清脆响亮!

    紧接着,陈香兰就觉得脸颊一阵剧痛,本能的发出了一阵凄惨叫声。

    却是胡亦可直接拿着那蓝色文件夹扇了陈香兰一巴掌!

    “……”

    孙燕目瞪口呆。

    她一直以为胡亦可可能谈不上高贵典雅,但动手打人这样粗鲁的事应该做不出来。

    可没想到的是,胡亦可竟直接就动手了。

    赵大宝也是一愣。

    我靠!

    你不应该负责谈话么?

    怎么也直接动手了呢?

    赵大宝汗了一下,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我上!

    同样惊愣的,还有陈香兰的丈夫,也就是那个秃头中年。

    在他想来,赵大宝、胡亦可、孙燕三人前来,应该是苦口婆心的与他们说好话,希望大事化小,然后小事化了。

    可实际情况呢?

    与他想的完全就不一样!

    吼!!!

    愣愕了一会儿,秃头闷声一吼,“臭-三-八,居然敢动手打人?”

    说着,他硕大的手掌就抬起来。

    显然想给胡亦可也来一个巴掌!

    不过,还没有等他先出手,早有准备的胡亦可,二话不说,文蓝色件夹再挥动。

    啪啪!

    左右各扇一下,胡亦可直接给了这个秃头中年两个巴掌。

    而且,她下手的力度,明显比刚才打陈香兰时更重更狠!

    方才秃头中年对孙燕粗言秽语,她听了就已经非常震怒了,早有了教训秃头中年的心。

    此刻出手,乃是泄恨。

    力道哪里会小!

    嗷嗷!

    秃头中年哀嚎两声,比陈香兰叫的更惨!

    再看他的左右脸颊,都是印出两道红印,甚至隐隐可见血了。

    赵大宝看了之后,暗暗缩了缩脑袋,平日里再娇滴滴的女人,发起火来那就是母老虎。

    惹不得啊!

    “我叫胡亦可,你们记住了。”

    哪里管赵大宝心中怎么想,胡亦可在教训了两人之后,就冷冷喝道:“敢欺负我员工,就要承受代价。”

    “我去你-妈的代价!”

    陈香兰晃过神来,脸色涨红一声吼,整个人瞬间炸了,愤怒的张牙舞爪,要抓胡亦可头发。

    这是女人最常用的战斗技俩。

    陈香兰满脸痘痘,加上发福的怒脸,看起来颇为狰狞。

    既然知道了胡亦可的处理方式,赵大宝自然就不再有什么顾忌。

    而且,他也不想看到胡亦可与陈香兰这悍妇撕扯。

    万一胡亦可俏丽的脸蛋被抓破了一点,或者那乌黑亮丽的秀发被扯掉了一绺,那他可都会觉得非常的心痛与不忍心。

    “我来吧!”

    赵大宝淡淡的说了一句。

    随后,就站在胡亦可身前,一掌凌厉扇了过去。

    轰!

    赵大宝的力道可比胡亦可大了数倍不止。

    一掌之下,陈香兰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直接一声惨嚎,口吐鲜血,倒飞而去。

    当场半张脸肿胀成猪头了!

    这还是赵大宝十分控制力道的结果。

    否则,陈香兰现在整个脑袋都可能被他一掌打爆了!

    但即便是这样子,震撼力也很强了。

    “……”

    孙燕睁了睁眼,手已经捂住嘴。

    不然,她估计自己都叫出来了。

    我的妈呀!

    自己的这两个boss,咋一个比一个可怕?

    胡亦可倒是见怪不怪。

    她刚才之所以敢那么强势,就是因为赵大宝在她身边。

    看到赵大宝出手了,她便是轻笑了一下,拉着孙燕向后一点,免得被殃及了无辜。

    “呜呜呜……”

    陈香兰彻底被打懵了,狼狈趴在地上,看着赵大宝的眼神中满是惊恐。

    而她的丈夫,即秃头男子,也有点畏惧。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秃头男子年轻时就是家附近出名的泼皮无赖,而今说话做事也还是那副痞里痞气的混混模样。

    几十年来,架没少打。

    从陈香兰的伤势来看,他就基本判断出赵大宝的力量有多么可怕了。

    但他也是一个混不吝,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

    “我-草!”

    秃头中年狞声怒吼,面色狰狞,挥着硕大的拳头,打向赵大宝面门。

    “呵呵!”

    赵大宝面不改色,嘴角冷冷的一笑,不闪不避,大手一伸,就抓住了秃头中年的手腕。

    接着,他用力一拧。

    嘶!!!

    秃头中年疼的面容扭曲,额头冷汗立刻流下来了。

    可即便这样,这货还不服,口中依旧是怒骂不休。

    “狗-日-的,快放手。”

    “再不放手,信不信老子喊人过来,把这俩女人先操后杀!”

    “老子可是道上混的,你tmd敢惹老子?”

    ……

    听着这秃头中年的污言秽语,赵大宝的面色顿时就一冷了,动了真火,右脚一踢。

    咚!

    正中秃头中年的肚子!

    嗷呜!

    秃顶中年一声惨叫,痛苦的捂住了肚子,在地面上翻滚哀嚎。

    “再敢聒噪一句,我就把你杀了。”

    赵大宝冷冷一哼,眼中的杀机毕现。

    秃头中年只不过是一个地痞无赖而已,哪里真正杀过人。

    被赵大宝身上的杀气一刺激,他立刻就寒意遍体,心中惊惧到了极点。

    你妹的!

    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秃头中年胆寒心颤!

    他曾经与一个杀人犯有过一次短暂照面,当时在那人身上就有赵大宝现在的杀气。

    所以,他是不会感觉错的,赵大宝肯定杀过人。

    也就是说,赵大宝的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

    麻痹!

    怎么会引来这种狠人啊?

    秃头中年有点后悔了。

    可陈香兰却不知这些,看到自家丈夫都被打,她立刻就鬼哭狼嚎道:“来人呐,杀人了!”

    她希望引来其他人注意,以此来化解当前的危机。

    而她目的也确实达到了!

    她的一嗓子一吼之后,整楼栋的人都听见了。

    附近的街坊邻居都听到动静开了门,然后就看见陈香兰坐地上鬼哭狼嚎。

    而在她的旁边,她丈夫也很惨,一看就知道肯定被人打了。

    “活该!”

    “一家子整天就知道欺邻霸乡,这回总算有人来收拾他们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

    ……

    陈香兰期望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反而引来了这些邻居的叫好声。

    赵大宝、胡亦可与孙燕三人都是无语,瞧这情况,也知道这两人平时在街坊邻居中的口碑是有多差。

    不过,也不完全都是看戏的。

    踏踏踏!

    在陈香兰鬼哭狼嚎之后,楼上下来几个中年男女。

    几个街坊邻居一瞧,都是纷纷掩上了门,似乎是有一点害怕。

    因为这来的几人都是陈香兰的兄弟嫂子!

    这一大家子人,都不是好惹的主。

    “你们是谁?”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看半边脸肿胀如猪头的陈香兰,立刻就脸色阴沉如水,阴狠的瞪着赵大宝三人,“是你们打我妹妹与妹夫的?”

    这人是陈香兰的哥哥,陈国华。

    其气质和陈香兰夫妇这种市井小民不同,有种身居高位,不怒自威之势。

    “是我打的又如何?”

    赵大宝咧了咧嘴,说道:“你妹妹诬陷我的女神之泪毁了她的脸,我一想这黑锅我也不能白背啊,干脆就过来彻底将她毁容算了。”

    “不过,看到她这尊荣,我还是放弃了,就她的这张脸,毁容等于整容。”

    “但也不能白来,就给了一巴掌,全当是让她有个教训,少说脏话,更少毁谤。”

    “否则,下次就不仅仅是将脸打肿了。”

    盯着陈国华、陈香兰、秃头中年等人嘿嘿一笑,赵大宝的大手轻轻的在那扇钢制门上按了一下。

    随后,在几人见了鬼一般的表情下,现出了一个清晰无比的掌印。

    咕咚!

    所有的人都咽了咽口水,被赵大宝这一手吓坏了。

    哪怕是胡亦可,也吓了一大跳。

    我的天呐!

    秦兰那妮子果然说的没错,这小男人与大姐是一类人!

    “……”

    孙燕则已经完全看傻了。

    她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老天爷啊,我这个老板真的是人吗?

    赵大宝却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只是面色平静如水的淡淡道:“听说你们一直拒绝与我方沟通,那我也就懒得与你们再沟通了。”

    “今天来是告诉你们,你们恶意大闹门店,殴打我们公司员工,还向媒体诽谤我们……这些罪名足够你们牢底坐穿!”

    “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去处理,让警察来好了。”

    “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望了陈香兰几人一眼,赵大宝嘿嘿的笑了笑,然后他也不等这些人回过神来,就带着胡亦可与孙燕二女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