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44章 教官来电!

    教官雷虎!

    一看来电显示,王大力心中一喜。

    “编号1537收到,请指示!”

    接了电话,王大力的腰杆突然绷的挺直。

    这一刻,他的眼睛突然变得无比锐利,邋遢背心下的身体里爆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气势。

    兵的意识,在他的灵魂里燃烧而起。

    “臭小子,我都退伍了。”

    对面传来雷虎一声淡淡的笑骂,然后紧接着传来一个部队式的命令,“1537,即刻归队,坐标龙潭市”

    说了个具体地址。

    末了,雷虎才换回了正常的口吻,笑道“给你介绍了一个好工作,来吧,以最快的速度,给我从你现在那个工地里滚回来,王大力,你个臭小子,老子的兄弟!”

    “是!!!”

    王大力用洪亮的声音回了一句,这一刻宛若兵魂复位。

    旁边的黄师傅被他吓了一跳,只觉得这个后生仿佛一下子变了一个人,都不敢与之直视。

    “大力,你这是闹哪一出?”

    “黄师傅,我恐怕不在这工作了,这段时间谢谢您的照顾。”

    “你要去哪?”

    “跳槽!”

    王大力突然笑了,他好久没笑的这么开心了。

    说着,他看了看杨富贵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杨富贵正在二楼工地上巡视,对工人们指指点点,颐指气使,看到他不爽地地方就骂骂咧咧。

    “杨扒皮!”

    有人在背后喊他,他臃肿的脸立马就阴沉了下来,转身过去。

    还从没人敢当面这么叫他呢!

    其他工人们也惊讶地看了过来,谁这么大胆,骂杨富贵。

    但他们听着都挺爽的。

    毕竟,这杨富贵在工地上就是个肥苍蝇。

    杨富贵见是王大力,脸上肥肉直抖,骂了起来,“王大力,你他妈的不想干了是吧?”

    却不料王大力一句话不说,猛然上前,就一脚踹了他的肚子。

    嗷呜!

    杨富贵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翻滚在地,痛嚎不已。

    “要是在战场上,老子早就一枪崩了你!”

    王大力眸子锋利的吓人,如狼一般,躺在地上的杨富贵被这双锋利的眼睛吓到了,嘴里刚要骂咧的话塞回口中,变得畏畏缩缩。

    欺软怕硬,就是这种人。

    “把你克扣的工资全部打给我,我的血汗钱不养你这种吸血虫。”

    “是是是!”

    杨富贵被王大力凶狠的样子吓坏了,哪敢迟疑,立刻赶工资以最快速度打给了王大力,连之前克扣的也一起给了。

    “哼!”

    王大力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随后扬长而去,背如苍松。

    与此同时。

    另外一座城市的脑科病房中。

    “这是住院部催款单,你们已经拖欠了三万治疗费,要是两天之内再交不齐,病人必须出院。”

    一间病房里,一位住院缴费部的工作人员拿着一张单子,对着一位而立之年的男人说道。

    “医生,能不能多宽限两天,我们现在已经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了。”

    中年男人皮肤有些黝黑,眼角有几丝血丝,面色满是穷困潦倒的倦容。

    在病床上躺着一位六十岁年纪的妇女,神色衰弱,鼻子插着氧气,说不出的凄苦。

    这正是中年男子的母亲!

    男人叫秦坤,退伍特种兵,因缺乏一技之长,在一家小公司当保安,每个月工资就三千出头,只够温饱。

    不过他运气不差,找了个安静朴实的城里姑娘过日子,两人刚新婚不久,媳妇已经怀孕几个月。

    虽然两口子工资不高,日子过得紧巴巴,但一家人和和睦睦,还有小生命即将诞生,生活充满了盼头。

    想不到上个月突遭噩耗,母亲在家里突然昏倒,被送往医院救治,检查出患有脑瘤,压迫了血管,非常严重。

    而这病需要开刀切除治疗,才能保住老人的命,不过高达三十万的手术费让一家人如遭大旱,两口子本就工资低,没什么积蓄。

    秦坤和妻子四处奔波,向亲戚朋友借钱,但离三十万还遥遥无期。

    如今他们找亲戚们借的几万块,连同夫妻俩替孩子准备的奶粉钱,都已经用的一干二净,却还欠医院一大笔费用。

    现在他家的处境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多宽限几天?这已经第三次下催款单了,你真当医院是福利院啊,出不了钱就不要在这里耗着。”

    这催款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四十岁的女人,脸上胭脂水粉涂抹了不少,冷笑一声,说的话尖酸刻薄。

    “你什么意思?”秦坤狠狠攥紧了拳头,眼角的红血丝爬的更多了,脸上怒色显得有些狰狞。

    “干嘛,还想打人啊,欠了钱还有理啊。”女人一瞧,涂满胭脂水粉的脸满是愠色,大喊大叫了起来。

    旁边有位看不过去的护士,上前劝了这女人两句。

    但却并未有什么效果。

    “没钱还想治病?两天内欠款必须给,不然你妈就出院吧。”

    女人刻薄地丢下这句话,满脸不屑地冷眼离开。

    看着离开的这个女人,秦坤脸上青筋暴露,煞是狰狞。

    几个小护士见状,都吓得离开了病房,只留下秦坤,还有他躺在病床上衰弱不堪的母亲。

    在苍白的病房色彩中,两人孤零零的,像被世界抛弃的人!

    “儿子,让我出院吧%2是妈拖拖累了你,妈对对不住你。”

    病床上,老妇人开口了,苍白的脸色像这病房的颜色,虚弱不堪,说话都断断续续,没了气力,浑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愧疚。

    要不是因为自己,儿子与儿媳就不会如此痛苦。

    她反正已经老了,死了就死了,可不想再拖累儿子与儿媳,还有即将出世的孙子。

    “妈”

    秦坤听到母亲的话,原本青筋暴露的脸,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铺天盖地的疲倦席卷而来。

    这个三十而立的男人艰难地转过头,看着病床上面色虚弱的母亲,拳头握紧,指甲嵌入了肉里面。

    “妈,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凑够钱的,要把您的病治好。”秦坤脸上写满了不甘与倔强。

    “儿子啊,不要倔了,你得得考虑小如,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老妇人艰难地摇了摇头,口中的小如,就是秦坤的妻子。

    “妈,不要说傻话,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筹钱。”秦坤声音了有了哽咽,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个曾经流血不流泪,铁骨铮铮的汉子,在离开的医院的路上,眼眶湿红了。

    命运似乎在让他低头!

    半个小时后,秦坤来到一个修建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小区,和周围的新楼相比,显得比较破旧。

    他到了一户家门口,敲了敲门。

    门开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

    “秦坤来了啊,正好吃饭,小如正在厨房熬汤,等会她给亲家送去医院。”

    老汉一脸和气地让秦坤进门,他是秦坤的老丈人。

    “亲家母在医院里怎么样?我明天去看看她。”老丈人看秦坤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

    “谢谢爸。”

    这老丈人对秦坤不错,并没有因为他如今的处境而怎么瞧他,秦坤对老丈人也很是感激。

    “坤哥来了?”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子从厨房里出来,手上还拿着汤勺,听到动静就小跑了出来。

    她是秦坤的妻子,叫李小如,如今请了产假,呆在父母家养胎。

    李小如见是秦坤,脸色洋溢着幸福,说:“坤哥,我等会熬汤给咱妈送过去,你先洗手,准备吃饭。”

    秦坤看着自己温柔如水的妻子,痛苦的心情得到些许安慰,又觉得非常歉疚对妻子,也是对那未出世的孩子。

    厨房里这会出来一个中年妇女,见了秦坤,不冷不淡地对他说道:”来了,坐下吃饭。”

    她是李小如的亲妈,是秦坤的丈母娘。

    饭桌上,气氛比较沉闷,只有李小如不停给秦坤夹菜,让他多吃一点。

    这样好的女人,秦坤心里感动不已,让她多吃一点。

    饭吃到一半,一直揣着心思的秦坤,终于艰难地开口了。

    他找岳母岳母借钱,只是为了母亲多活几天。

    如今他已穷困潦倒,举债无方,为了保住母亲的命,他也没有办法了。

    他刚说完,岳母林桂琴酒撂下了筷子。

    “秦坤,不是我们不帮忙,而且也没钱,你妈的情况你心里也明白,要是拿不出三十万做手术,那现在的日子就是拿钱续命。你们刚结婚,小如也怀了身孕,这样耗下去,对谁都不好,你就不能替小如考虑考虑,还有她肚子的孩子。”

    林桂琴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她这话并无恶意,只是现在的情况,只能让她替自己女儿考虑。

    “说什么呢?”老丈人连忙劝场。

    “妈!”李小如不高兴地扫了扫林桂琴,随后看着秦坤,这个一向坚强,如今却疲倦不堪的丈夫,看得她心里有些难过。

    “秦坤,你别听你妈瞎说,我们还有点积蓄,等会你先拿去垫亲家母的住院费。”老丈人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他挺喜欢自己女婿,不愿意让一家人弄的尴尬。

    林桂琴冷着脸,却没说什么。

    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此时,秦坤的心里像压了千斤,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份情越是浓厚,他压力越大,那份歉疚就越深。

    他为了让母亲多活几天,如今已经向本不宽裕的妻子家里借钱,而妻子还在养胎待产…

    他感觉窒息,恨透了自己,自己不中用,自己没本事

    但他真的已经山穷水尽了!

    就在这时,一阵震动,手机来了电话。

    他现在没心思接,但手机一直震。

    他终于拿起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他没有焦距的眸子,立刻就收缩了一下。

    教官雷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