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43章 酒后真言!

    与狼哥、韩佳蕊等人发生的那一幕,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并不打搅其他人继续在狂暴的音乐中疯狂扭动着躯体,放浪形骸。

    荷尔蒙在昏暗闪烁的灯光下蠢蠢欲动,但这一切都与赵大宝、雷虎两人无关。

    两人找了一个位置,安静的喝着朗姆酒。

    朗姆酒不仅味道粗糙,而且酒性浓烈,一入口,便如烧刀子一般从舌尖滚落而下。

    喉咙滚动间,像一团火在肚子里直窜,蔓延全身,剧烈无比。

    “咳咳”

    赵大宝第一次喝,一个不慎,就被呛到了,咳嗽了两声。

    “第一次喝朗姆酒?”

    雷虎哈哈一笑,“够味吧?”

    “太烈了。”

    赵大宝讪讪一笑。

    “是烈了一些,不过,在战场上,这酒是救命的。”

    雷虎笑了笑,“你再喝一杯试试。”

    赵大宝也没拒绝,再次喝了一杯。

    朗姆酒虽然口感一般,烈性十足,不过这股烈劲缓过来后,全身热乎乎的,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这回感觉确实不错。”

    赵大宝点了点头,随后他问道:“雷大哥,能跟我详细说说退伍兵的事情吗?这些人退役后生活究竟怎样?”

    对于退伍兵这个群体,他是有过听闻的,但具体的了解,却是少之又少。

    而雷虎本身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肯定知道的更多。

    “你想了解?”

    雷虎看了赵大宝一眼,沉默了片刻,才淡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这些人退伍之后,有人疯了,有人穷了,有人被排挤了,有人被磨平了。”

    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之后,他自饮了一杯,向来爽朗的他,此时深邃的眼眸中显得有些失落与痛苦。

    这样的表情,是赵大宝从来没再雷虎身上看到的。

    记忆以来,这个昔日的特种兵王,战场上神挡杀神的铁血男人,似乎一直都很阳光、快乐、积极。

    不过,他也着急询问,他知道雷虎肯定会再说些什么的。

    果然

    “大宝,你知道吗?我手下曾经有一个兵,他叫黄权,我手把手带出来的好兄弟,那是一个在战场上被敌人打了七枪都不倒下的铁骨铮铮的汉子”

    雷虎又喝了一杯烈酒,面色平静地给赵大宝讲了一个故事,只是声音仍旧有一丝丝无法遏制的颤抖。

    那个叫黄权的特种兵,退伍那天,高高兴兴的回家,回去后却遭遇晴天霹雳,惊闻噩耗自己在警察局工作的媳妇被人凌辱而死,尸体被抛在城外的一处污水沟里。

    罪魁祸首是一个当地的黑社会头目,因为当警察的媳妇查获了一件特大毒品案,得罪了这位黑老大。

    而那黑老大权势滔天,没人动得了他,也没人敢动他。

    甚至,在白道上,也有人替他掩盖犯罪事实。

    但那位叫黄权的特种兵查到了真相。

    查到真相的那天,他在他媳妇墓前跪了三天三夜,从来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男儿,哭了三天三夜,直到泪已流干,心已寂灭。

    然后,他疯了!

    一天夜里,他利用在部队里学到的技术,用残忍的手段,杀了黑老大和他手下十七人,还有和黑老大勾结掩盖真相的所有人。

    他犯下了二十多条人命,手上沾满了血腥,影响轰动,被当地特警和公安全诚通缉,布下天罗地网,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黄权逃在城外的一座山上,用自制土地雷,还有各种特种部队里经常用来对付敌人的精密陷阱,让围在山外的百余名特警、公安束手无策,无人敢进那片罪犯藏身的山地。

    最后,雷虎出面了。

    他孤身一人,没带任何武器,进山见到了黄权。

    那些精密绝伦的陷阱,还有隐蔽极深的土地雷,拦不住他丝毫脚步,因为这些都是他教给黄权的。

    两个男人在一片深山中静默对立。

    之后,黄权一句话没说,跪在了地上,绝望的眼中,有着一丝忏悔。

    那丝忏悔不是因为他杀了人,而是给雷虎,还有他曾经的战友。

    毕竟,他给雷虎等人蒙羞了。

    而对此,雷虎怒发冲冠,只是大吼了一句,“给老子起来,你黄权不需跪天,也不需跪地,你是中了枪都不会倒的汉子,是流血不流泪的兵,是老子雷虎的兄弟。”

    一个‘兵’字,一个‘兄弟’,直接戳中黄权的心窝,让黄权泪流满面,嚎啕大哭。

    说不尽的辛酸与苦楚。

    然后,他只对雷虎说了一句,“对不起,教官!”

    他的努力逃跑,也许不是为了活命,而是为了等他的教官,还有这一句兄弟。

    “喝酒!”

    与赵大宝碰了一杯,雷虎再度将一杯浓烈的朗姆酒一饮而尽。

    赵大宝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陪着喝了一杯。

    也只有从雷虎这样的兵王口中,亲耳听到这样的讲述,他才能更清楚明白的了解退伍兵这样的一个群体的生活状况。

    推杯换盏。

    连续好多杯朗姆酒下肚,赵大宝仗着强悍的体质,倒是没有醉意,反倒是雷虎已经有些醉了。

    不知不觉,话也多了。

    雷虎向赵大宝吐露了不少他手下的兵退伍后的现状,言语中不无对社会的不满,以及那深深的无奈。

    他们这些兵,在役时,常年出没于险境,同恐怖分子、犯罪集团奋斗在生死一线,流过血泪,中过枪子,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保家卫国。

    然而,退伍之后,无论性格,还是认知,都已经和社会既有的节奏有了很大的脱离。

    许多人对社会上的人情伦理很是不适应。

    有人心理方面出了问题,变得孤僻古板,在外面吃了很多亏。

    有人缓冲了很长一段时间,来适应这社会,却被磨平了棱角,再也没有昔日的风采。

    这些退伍兵大多没什么社会技能,回到社会后,大多人只能当保安,或者是干苦力活,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贫困度日。

    这些“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的男人,在前线战场上保家卫国,回到社会上却饱受社会摧残,生活穷困潦倒。

    这是多么讽刺的现实!

    雷虎曾经感叹多次,也愤慨多次,但能力有限,只能尽自己所能帮忙照料一下那些曾经的兄弟。

    可这终究是杯水车薪。

    好在如今赵大宝给予了重金,准备打造一个福利优渥、以退伍兵为主的安保公司,让他觉得是时候找回那些曾经的兄弟,让他们努力的过上好的生活了。

    “大宝,什么也不说了,反正就一句话我雷虎这辈子有你这个兄弟,值了!”

    认真的说完了这句话,雷虎就带着一丝笑意,直接醉倒了。

    “”

    赵大宝汗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扶着醉得跟死猪一样的雷虎离开了。

    说好的兵王呢!

    ******

    吴京市,西城的一建筑工地,从晨光微露时便已热火朝天。

    刺耳的机器切割声,铁锤敲敲打打的锤击声,水泥搅拌机的轰隆声,响彻在这片工地上。

    工地上,星罗棋布的工人们穿着背心,带着黄色工帽,在工地建筑里外、上下,穿梭不停。

    “大力,来,偷下懒,抽根烟。”

    搭架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招呼旁边一个不过三十岁的汉子,小声说道。

    汉子叫王大力,五官端正,剑眉大目,按照古时候的话讲,这种面相,可是有大将之相,加上这汉子邋遢背心下精悍的身子,还别有一股威势。

    “成,黄师傅。”汉子嘴一咧,放下手上的活计,坐到了老汉边上。

    “给,红双喜,市面上可要四十多呢,昨天我工地上捡的,运气好着咧。”

    姓黄的老汉咧巴着一嘴黄牙,脸上一笑起来像干硬的老树皮,乐呵不已。

    说着,如视珍宝般地递给了王大力一支烟。

    “您老运气还真好。”王大力接过烟,笑了笑,只是笑容中有点苦涩。

    他现在连烟都买不起了,只能抽两块钱一包,呛得嗓子发辣的“黄河”。

    点上烟,青色的烟雾从王大力嘴中吐出,望着身下忙忙碌碌的人影,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与黯淡。

    曾经是特种部队中一员的他,没有了威风凛凛的战衣和头盔,只有水泥灰遍身的邋遢背心和一敲就碎的黄色工地帽。

    曾经的铁血汉子,如今只剩下被现实压身的建筑工人。

    真是讽刺!

    烟雾徐徐中,王大力神色怅惘。

    “大力啊,你还这么年轻,应该去谋份别的差事,这活不适合你,这地方天天吸的灰尘,我们这把年纪了不要紧,你还年轻,日子还长着呢。看你每天这么吃苦,相信到别的地方也能得到好工作。”

    姓黄的师傅抽着烟,闲拉着家常,和往常一样絮叨了几句,如长辈一般告诫王大力。

    “我没什么文化,父母身体不方便,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妹妹要读书,当大哥的能挣一点是一点。”王大力笑了笑,铁血的汉子多了些柔情。

    “好小伙子。”黄师傅拍了拍他的肩膀,欣赏又无奈。

    “王大力,干啥呢,上钟时间还闲着抽烟,不想干就给我滚蛋。”

    一声粗着嗓子的大吼突然响起。

    一个带着蓝色工帽,腋间夹着一个黑色小包的中年胖子,站在搭架上,面色不善。

    这人是管他们的包工头,叫杨富贵。

    “你和老黄今天工钱扣一百。”

    中年胖子像个土大款,颐指气使。

    “杨头,就抽根烟而已,凭什么?”

    黄师傅老树皮般的脸愤愤。

    “老黄,你要是不想干了,我这里也不缺人。”

    杨富贵臃肿的脸挤出一丝冷笑,小眼睛像老鼠一般奸诈。

    这一下,黄师傅不说话了。

    “王大力,要是再让我逮着你偷懒,你就给我直接滚蛋。”

    杨富贵像战胜的公鸡一般,昂首挺胸地挺着个大肚子走了。

    “这狗日的杨扒皮”黄师傅老脸拉下,小声骂了一句。

    而一旁的王大力一直没说话。

    这事已经发生过几次了。

    这包工头杨富贵因为有一次王大力看不过眼,帮别人顶撞了他一下,结果后面不断找王大力茬,挑三拣四,恶意克扣他工钱。

    此人小肚鸡肠,可见一斑。

    而王大力,从最开始的攥紧拳头,满是怒火,到如今的沉默不语。

    现实让他认清的很快,为了工作,为了家里的弟妹

    他只能忍!!!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从他裤袋里响起。

    铃铃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