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52章 公益想法!

    宽敞明亮的会议厅中,此刻聚集了众多的中医,男男女女,皆而有之但年纪都偏年轻,年长者少之又少。这也不奇怪。年轻气盛,自然好斗。至于那些年长的人,或许也有好胜之心,但却不怎么来这种小型聚会了,他们的舞台是明天在中海医科大学召开的中医大会。此刻,在会议厅中心,出声挑衅的人,是一名样貌俊俏、身材挺拔的青年。在场的很多人都对此人不陌生,乃是出自川西云家的云轻歌。川西云家,乃是中医世家,在华夏中医中,也称得上是很有名的了。而最为出众的,便是一门推拿正骨之术,云推手!凭借这门推拿手法,川西云家在整个华夏中医之中有了一席之地,素有‘推拿正骨之宗’的美誉。但最近云家的美誉受到了严重的挑战!究其原因,正是赵大宝传授给谢景升、慕湮的乾坤手,这门来自长生造化诀的推拿正骨之术,玄妙莫测,即便是缺少了灵力的辅助,效果也依旧斐然。谢景升也好,慕湮也罢,各自的资源都是不弱。这不,经过两人的推广,乾坤手在短短时间之内,就在燕京闯出了偌大的名声。燕京乃华夏京畿,几乎所有行业的核心都在这儿。乾坤手名出燕京,可不就隐隐有了‘推拿正骨之宗’的态势了?也因此,川西云家有些坐不住了,本来就想找个机会较量一二,正好又赶上了中医大会,便决定在此会上为自己正名。而现在这个年轻人汇聚的小型聚会上,云轻歌作为川西云家青年一辈的佼佼者,率先就站了出来,向谢景升挑战。“对啊,谢景升,敢不敢接受云师兄的挑战?”云轻歌身边一个同样来自川西云家的人也是叫嚣了起来,脸上带着不忿的表情。华夏自古以来,名利二字,占据了绝大多数人心中的重要位置。能淡泊名利者,少之又少。因此,武者也罢,医者也好,为名利而斗的人,不胜枚举。谢景升不是圣人,一样难逃名利二字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他会随龙潭市前任公安局局长林远志一起找赵大宝麻烦的缘由。“谁说我不敢?”面对云轻歌的挑战,谢景升自信的一笑,“比就比,我师父传授的乾坤手,肯定将你云家的云推手比下去了。孰胜孰强,一试便知。”云轻歌冷冷一哼,不想逞口舌之利,准备用事实来给谢景升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世人知道川西云家的云推手才是华夏‘推拿正骨之宗’。其余旁观者,见云轻歌与谢景升已经杠上了,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立刻帮着准备起来。很快,两个症状相同的病人就被找了过来。对于这些中医来说,找上几个病人很容易,何况又是免费治疗,病人也大都是愿意的。“开始吧!”云轻歌看了看谢景升,说了一句,然后马上就为自己的病人推拿起来。“好!”谢景升也自信满满,让他的病人躺下,施展起了从赵大宝这儿学来的乾坤手,有模有样的施展了起来。围观的众人都不出声了,静静的看着双方表现。一时之间,整个会议厅中,只有两位病人时不时发出的声音谢景升的乾坤手与云轻歌的云推手效果都还不错,这两个病人被推拿之后脸上都露出了舒适的表情。“谢景升这小子倒是将乾坤手学了七七八八了。”赵大宝站在人群中,将谢景升的手法,看的一清二楚,脸上带着笑意,不由的点了点头。本以为谢景升由西医转向中医,会有很长时间的缓冲,不料这家伙接受程度很快,这么短的时间之中,就已经似模似样了。或许,这是来自于慕梓良所传授的基础够扎实的缘故。“这小子可勤奋了,每天不来了二十几次都不舒服。”慕湮也是点了点头,为赵大宝介绍了一下谢景升钻研乾坤手的状态,直听的赵大宝目瞪口呆,原来自己这个便宜徒弟的学习激情如此旺盛。“看来要多传授谢景升几手绝活了。”赵大宝暗暗思忖。医术之道,旨在救人。他是掌握了不少精妙的医术,但个人能力有限,如果能传授他人,那就能让更多的病人得到福音。像谢景升这种喜爱钻研医术的人,正是很好的教导对象。如今通过女神之泪,赵大宝基本不用再为资金的问题苦恼了,手上有了很多的余钱。但这些钱放在手上,也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他空暇之余,也在琢磨着该如何利用这些钱。像钱生钱这种事情,不用他考虑了,徐佳等人会去处理的。他所要思考的,是如何用闲钱去做公益。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这是他比较喜欢的一句话。以前他能力弱小,能将自己及家人的生活改善,这已经是很不错了。而现在,他就准备慢慢的帮助更多的人。考虑到自己的能力,他觉得从医术方面思量是一个好方向,可究竟如何操作,他目前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思路,尚需要再仔细的考量。“或许,这些中医的资源,我可以整合起来。”赵大宝一边思索间,他的目光也一边望向了云轻歌,暗暗观察川西云家的云推手。有用长生造化诀医术篇的传承,他在医道上的造诣不说登峰造极,但比起现场的绝大多数人,可以说都高上了不止一筹。眼光自然不一样。只看了云推手一会儿,他就已经将这门推拿正骨之术了解的八~九不离十了。从世俗层面来说,这确实是一门不错的推拿正骨之术,比起不使用灵力辅助的乾坤手,也不妨多让。但乾坤手终究是属于修道界的推拿手法,在灵力的辅助下,拥有诸多玄妙变化,非是云推手所能比拟的。过不片刻,谢景升与云轻歌都已经停下来了。而他们手中的病人,较之先前,状态都是得到了大大的改观。“谢谢医生,我感觉我已经好多了。我也一样,现在身体不像先前那么难受了。”两个病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纷纷向谢景升与云轻歌感谢。“不用客气。”谢景升与云轻歌二人都不甚在意,而是将目光望向人群中的几人。这几人是先前决定下来的裁判,由他们对两位病人诊疗前后的身体状况做检查对比,然后各自评分,以此来评断出云轻歌与谢景升方才的诊疗孰高孰低。迎着谢景升与云轻歌两人的目光,几位裁判也各司其职,立刻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之后,便对那两位病人开始检查,通过望闻问切,对两人做了一个细致的诊查。很快,几位裁判的评分出来了,每个人的打分有高有低,最高的给了10份,最低的给了7分,最终根据谢景升与云轻歌的总分各自算出一个平均分。8.5分对8.5分!这结果也是让围观的众人颇觉得意外,两人竟是打了一个平手!虽是平分秋色,可云轻歌还是觉得很不满意,这岂不是证明了乾坤手有比肩云推手的实力了?川西云家‘推拿正骨之宗’的美誉,看来是真的岌岌可危了!“谢景升,你也别太骄傲,我的云推手才学了点皮毛,远远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云轻歌哼了一声,还是想抬高一下云推手的地位。但他这谎话说的是有点假了。身为川西云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云推手这门推拿正骨之术,不说已经完全融会贯通,但至少比之老一辈也差不了多少了。最多就是行医经验上不及老一辈丰富。所以,云轻歌说是学了点皮毛太假!一些对云轻歌颇为了解的人,已经识破了云轻歌的谎言。可谢景升以前都是在西医圈中混的,对中医这个群体了解很少,倒是一时之间没有看穿云轻歌的谎话。不过他也不甚在意,只是嘿嘿的笑了笑,说道:“好巧啊,我也才学会了一点皮毛而已,远远还达不到我师父的能力。”遥想当初赵大宝一出手,依靠一套乾坤手,就将季国华罹患多年、极其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给治好了。这才是乾坤手真正的威力,也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你也是学了一点皮毛?”云轻歌愣了一下,接着就有点咬牙切齿,“可恶的家伙,你别故意学我说话啊!敢不敢再来较量一下?”不忿的哼了一声,云轻歌伸手指了指刚刚那两个病人,说道:“我们再彼此交换诊疗对象,各自施展云推手与乾坤手,谁能在对方诊疗的基础上,将病人的状况更改善一些,就说明谁的推拿正骨之术高明,如何?”两位病人听完,彼此对视一眼,纳尼?刚推拿完,又来推拿一遍?虽然是免费推拿,但实验小老鼠果然不好做啊。不提苦笑的两人,谢景升听过云轻歌的建议之后,也是眼睛一亮,很是跃跃欲试,但还没等他开口,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景升,不用再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