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55章 未知剧毒!

    中海医科大学。

    附近一家中高档次的宾馆中。

    赵大宝在慕湮的带领下,来到了七楼的一间朝南的宾馆中。

    咚咚咚!

    慕湮敲响了房门。

    很快,里面就有人过来开门了。

    开门的是一个老者,他头发略显稀疏,一片灰白,脸上也有不少皱纹,可见一些老人斑,但他的精气神却是很充足,看上去比一般同龄的老人要健康不少。

    只不过,他这会儿眉头紧蹙,脸上泛着一股忧愁。

    “爸!”

    慕湮一看到老者,就马上叫了一句,随后就紧张的问道:“阎伯伯怎么样了?”

    “进来再说。”

    老者正是慕梓良,看到是慕湮与赵大宝后,他眼中一道喜色闪过,随后就示意两人先进房间。

    赵大宝与慕湮点了点头,立刻走了进去。

    “见过慕老,久仰大名。”

    进了房间之后,赵大宝笑了笑,率先问了个好。

    “我对赵小友也是好奇了很久,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慕梓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见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第一眼看到赵大宝后,就觉得此人不一般。

    毕竟,赵大宝表现的太过从容淡定了。

    他从女儿慕湮处了解到,赵大宝出身乡野之间,按理来说,这种出身的人,面对他这样的中医前辈,而且是有一定名气与地位的前辈,多多少少有点紧张吧?

    可赵大宝呢?

    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紧张!

    纵然有心理素质好的缘故,但恐怕更多的还是源于这家伙骨子里的自信!

    慕梓良本来就想与赵大宝好好聊一聊,但现在自己的老友阎泉病情不容乐观,他却素手无侧,只能急忙忙的让女儿慕湮将赵大宝带来了。

    谁让慕湮与谢景升两人已经不知道在他耳边盛赞了赵大宝的医术多少次了。

    “赵小友,想必湮儿也跟你说过一些大致的情况。”

    简单客套寒暄一番过后,慕梓良心忧老友的病情,就立刻直奔主题说道:“我的老友阎泉中了一种奇毒,但我却素手无策,还望赵小友帮个忙,只要你能救他一命,任何条件,我都能答应。”

    说着,老人认真的看着赵大宝,一脸的真诚与期待。

    “慕老小看我了不是?”

    赵大宝微笑了笑,“行医治病救人,乃是医者本分,还谈什么报酬?”

    “再说,你应该也知道,我出身虽然低,可现在也不缺钱。”

    “劳烦慕老带路吧,我去看一看您的老友病情,如果能够帮忙治疗的,我赵大宝绝不含糊。”

    有时候查看一个人的人品如何,仅仅从三言两语就能判断了。

    比如慕梓良,为了救老友,竟然许诺他任何条件,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这个老头是很有情有义的。

    而这样的人,值得一帮!

    “好好好!”

    慕梓良欣喜的连连点头,随后就带着赵大宝进了卧室。

    只见卧室中,摆着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位老者,似乎已经陷入昏迷,他的面色相当难看,惨白如纸,嘴唇有些发乌,身上还弥漫着一种恶臭味。

    慕湮刚一进卧室,就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阎伯伯这是中了什么毒啊?怎么会这样?”

    慕湮紧皱了黛眉,她从医时间也不短了,中医‘望闻问切’四法较为纯熟,但现在却根本辨别不出阎泉的情况是哪一种病症。

    “不知道。”

    慕梓良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似乎是一种不知名的毒,与我所有的认知中的毒都不同。”

    “之前我来的时候,阎泉还有点意识,但这会儿却完全昏迷了,气息也越来越虚弱,若再不想个办法救治,可能都撑不过今天了。”

    他也想过送去医院治疗,可一来是阎泉还有意识的时候阻止了他,二来是他都看不出来这是什么病症,那估计去了医院也没什么用。

    恰好从女儿慕湮处得知赵大宝已经感到中海了,他想起慕湮与谢景升多次推崇过赵大宝的惊人医术,便想着死马当活马医,让赵大宝过来试一试。

    “咦?”

    赵大宝眉头一挑,心中好奇不已,“这个阎泉不是普通人啊!”

    阎泉中什么毒,他是没看出来,但他却已经感受到阎泉体内有一股不弱的内劲在涌动,赫然是一位武道大师!

    若非是有这股内劲撑着,阎泉早就一命呜呼了。

    可即便是这样,阎泉的状况也很不乐观。

    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可怕的毒,这会儿毒性药力已经侵入了阎泉的五脏六腑之中,甚至是丹田之内,正在慢慢的消磨血精骨肉。

    正因此,血精骨肉化为的浓水,融合着毒性药力一起,才会从阎泉的身上有恶臭味弥散出来。

    武道大师的内劲固然不弱,却也有限,只要这股毒性药力消耗掉了内劲,那阎泉就再也无法压制毒性药力,会一下子就命丧黄泉了。

    “赵小友,请问你看出来这是什么毒了吗?”

    看到赵大宝检查了一会儿之后,还发出一声惊疑,慕梓良以为他是看出了些许的端倪,不由满含希望的问了起来。

    慕湮也是一样,对他充满期待这家伙能像刚才一样再度展现神奇而惊人的医术吗?

    迎着父女俩的目光,赵大宝‘呃’了一声,他通过小天眼术,倒是看的清楚阎泉身体的具体状况,可至于是什么毒,以及怎么施救,他还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要知道,这毒性药力可是已经侵入了阎泉的五脏六腑,他也不是华佗在世,扁鹊再生,怎么救啊?

    “这个毒嘛”

    赵大宝面露难色,也不准备欺骗人,就要如实告知,但就在这时,云伶的声音在他的心中响起。

    “大宝,你用银针将这个阎泉的血液扎取一点出来看看,是否里面带着金色。”

    云伶似乎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停顿稍许,又叮嘱道:“另外,你自己小心一些,别被他的血液给沾到了。”

    “血液中带着金色?”

    赵大宝愣了愣,人的血液怎可能带着金色?

    一时之间搞不清楚云伶为什么这么说,但他也没有多问,而是马上取出一枚银针,扎破了阎泉的指尖。

    很快,一滴血液渗了出来,绝大多数是猩红色的,但仔细看的话,还是夹杂着一丝丝极其淡薄的金色。

    “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