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57章 法宝之威!

    “黄泉老人?”

    慕湮惊惧的望着闯进来的五个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她父亲与阎泉乃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知道阎泉在武道界中的外号便是黄泉老人。..

    因此,能称阎泉为黄泉老人的,肯定都是武道界中的人了。

    这五个人一看就来者不善,联想到阎泉身中的未知名剧毒,慕湮的心不由的一沉,满是担忧与警惕。

    “我们是什么人?”

    一个满脸淫邪的岛国人不怀好意的盯着慕湮,嘿笑的道:“小妹妹,这可不能告诉你呦,但如果你愿意陪我乐呵乐呵,我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告诉你。”

    “是极!是极!”

    另外一个岛国人也是一脸淫笑,一个箭步上前,就将慕湮的手给抓住了。

    “你们”

    慕湮俏脸一变,身为女人的她,怎会不知道这两个开口的岛国人在想些什么。

    若是普通人,她有办法对付,可对方是武道界的人,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想要反抗成功几乎不可能。

    怎么办?

    慕湮心急如焚,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心思急转。

    “你们在做什么?放开我的女儿。”

    慕梓良也听到了动静,从阎泉的卧室中走了出来,立刻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正被两个身材高大、满脸猥琐的岛国人围在中间。

    霎时间,这位老人就勃然大怒了,气的眼睛都泛起了血色。

    “咦?还有一个老头啊!”

    唯一的华夏人惊疑了一下,定睛瞧了瞧慕梓良,然后就将他给认出来了,笑道:“原来是慕老,失敬失敬。”

    他这么一开口,慕梓良的注意力,便稍稍转移到他的身上来了。

    紧接着,老人家就脸色一沉,有些咬牙切齿的冷声喝道:“是你司马风!”

    司马风本是阎泉的徒弟,但为人品行不端,曾经犯下了大错。

    为了避免司马风再做出穷凶极恶之事,有辱门风,阎泉已经在三年前将司马风废除修为,逐出师门。

    本以为失去修为的司马风已经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却不料竟然出现在这里,再看看司马风身边的四个岛国人,顷刻间,慕梓良的心头弥漫上了一层阴霾。

    “不错,慕老,正是我,想不到吧?”

    司马风嘿嘿一笑,面容阴厉,毫无惧色,“阎泉那老不死的,现在应该还没有挂掉吧?”

    他本是凝罡境巅峰武者,有极大的希望踏入炼神境,成为一名被人敬仰的武道大师。

    可惜,这一切全被阎泉给毁掉了。

    而究其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杀了几个敢跟他抢女人的普通人而已。

    阎泉毁掉了他的巅峰人生,所以他恨阎泉入骨,余下的人生,最大的希望,就是将阎泉报复这老不死的,送阎泉入黄泉,让他成为真正的黄泉老人。

    也因此,他一直暗暗关注阎泉的行踪,寻找机会。

    皇天不负有心人。

    不久前,他发现阎泉从岛国归来,但受了不小的伤,想必在岛国肯定有大动作。

    经过一番调查,他从秘密渠道得知,岛国阴阳师四大家族之一的山本家族也差不多的时间里有外人强闯而入,伤人无数,更夺走了山本家族的镇族功法五神诀!

    他用脚趾头一想,就知道这肯定是阎泉这老东西干的。

    如果他修为还在,肯定趁着这个机会,将阎泉干掉,以解心头之恨。

    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废人,只能借其他人之手复仇了。

    然后,他就找上了山本家族。

    毕竟,黄泉老人夺走了山本家族的镇族之宝,山本家族岂会放过他?

    就这样,在他有心联系下,很容易就与山本家族的长老山本秀信取得了联系,成了山本秀信此次华夏之行的内应。

    他从火车站接了山本秀信、野田沢久、佐伯刚与和座雅之四人之后,就按照山本秀信的吩咐,直接来中海医科大学附近的一个宾馆住下,一方面是稍事休息,一方面是近距离秘密监测黄泉老人阎泉。

    一直到不久前,山本秀信将在动车上被赵大宝打伤的失神修复了,而且时间也到了夜里,这才招呼他与野田沢久、佐伯刚、和座雅之三人,一起来到黄泉老人的住处,准备直接以粗暴直接的方式完成任务。

    “司马风君,这人是谁?”

    进屋之后一直没开口的山本秀信,伸手指着慕梓良沉声问道:“是黄泉老人的朋友?”

    “是的!”

    司马风谦卑的点了点头,也不等山本秀信询问,就立刻将慕梓良的一切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山本秀信不甚在意,说道:“原来只是一个中医而已,没什么用,杀了他吧!”

    说完,他又望向正在骚扰慕湮的野田沢久与佐伯刚。

    武士是个戾气很重的群体,经常找一些女人发泄一下,是非常有必要的,这既是生理上的刚需,也是精神上的缓和。

    何况,野田沢久与佐伯刚骚扰的还是华夏女人。

    所以,他也仅仅是望了一眼而已,并没有出声阻止这两个肆无忌惮的家伙。

    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还是提醒了一句,说道:“你们两个尽快办完事情,然后杀掉这个女人灭口。”

    说完,他就望了望身边的和座雅之。

    和座雅之护卫在山本秀信身边很多年,早已有了默契,不用他开口,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山本君,我带头。”

    和座雅之沉声说了一句,之后就在前面往阎泉的卧室闯了过去,精神高度警惕起来。

    山本秀信应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跟在和座雅之身后,一样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毕竟,里面的人可是在不久前将整个山本家族闹的天翻地覆的黄泉老人。

    就在山本秀信与和座雅之小心翼翼的进入阎泉的卧室时,司马风面目狰狞,不怀好意的走向慕梓良,准备遵循山本秀信的吩咐,结束这个老头的生命。

    而野田沢久与佐伯刚则是继续调戏慕湮,言语与手脚都更加的肆无忌惮。

    “司马风,你这个孽障!”

    “啊你们放开我,爸,快救我!”

    “混账,放开我女儿!”

    一时之间,整个套房中,充斥着三人的狞笑声,以及慕梓良与慕湮父女俩的惊恐声与愤怒声。

    但突然,正在逞凶的司马风、野田沢久与佐伯刚三人身形一震,全部僵硬在原地,脸上犹自挂着或冷厉、或淫邪的神情,可生命气息却已经在刹那之间都消失了。

    也在这时,赵大宝所在的卧室中,一个惊叹的声音响了起来,“不愧是法宝啊,杀人千里之外,威力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