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62章 少些套路!

    下午一点半。

    中海医科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

    中医大会下半场准时开始,与会的人员全部入场。

    赵大宝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相对于上午入场时的几乎无人知晓,他这一次入场引来了很多人的侧目关注。

    没办法,谁让他上午的突然中场离席有点太另类了。

    准确的说,是太不会做人了,人家领导在上面高谈阔论的正嗨,你一下子站起来走了,让人家领导怎么下的来台?

    也幸亏是那位领导心理素质还可以。

    否则,换一个脾气不太好的,可能会当场就暴走了。

    但无论如何,赵大宝是出名了,让很多人都知道了他这么一号人物。

    “小师父,你可别再像上午一样啊!”

    慕湮苦着俏脸,再三叮嘱赵大宝,“你不知道你上午走了之后,我跟景升坐在那儿,被所有人看着,那个尴尬就甭提了。”

    谢景升也是连连点头。

    他之前是研究西医的,第一次参加中医大会,结果就碰上了这么一出,心理阴影面积也是蛮大的。

    “放心啦,保证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儿了。”

    赵大宝拍了拍胸口,嘿嘿一笑,说道:“你们不是说下午就是真正的中医交流会了吗?”

    “只要没那么多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长篇大论,我肯定坐到最后才走。”

    长生造化诀的医术篇固然记载了很多的医学知识。

    但终究有所不足。

    所以,对他而言,吸收这些中医中的佼佼者的经验,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好吧,再信你一次。”

    慕湮哼了一声,拉着赵大宝,再次在位置上坐下。

    谢景升也是心有惴惴的坐下来,他本来对赵大宝很信任的,只是经过上午那么一出,这个信任也打了一个折扣如果下午又有谁讲些虚头巴脑、不着实际的事儿,估计自己这个师父也一样会中场离席吧?

    不提三人如何,上午那位年轻的女主持人再一次上台,简单的说了一些话之后,便直接开始了下午的中医交流大会。

    接着,一些当今有名的中医大家被请上台了。

    比如川西云家的云博龙,江北华家的华圣钧,中海医科大学中医学教授鞠雯等。

    慕梓良作为当今华夏知名的中医大家之一,自然也在其中。

    待一众专家们各自入座过后,女主持人便准备继续下一项。

    她的手中已经有了一些事先准备好的问题,由她来以这些问题穿针引线,让慕梓良等人依次分享经验。

    之后,由台下的中医们提出各自在行医过程中的一些疑难问题,让台上的专家们与其他的中医们来一起讨论或解答。

    但就在她准备进行这些环节时,刚刚入座的慕梓良突然站了起来,说道:“主持人,稍等一下,我还想再请一位朋友上来。”

    “嗯?”

    女主持人愣了一下,“还有一位朋友?”

    我去!

    先前计划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又发生变故了?

    今天这场主持好不顺利啊!

    女主持人内心有点崩溃,好在她主持的经验也不少,立马就调整了过来,微笑的问道:“慕老,不知是哪一位老教授?”

    她这么问其实没毛病。

    毕竟,在一般人的认知中,你想成为一位德高望重的中医大家,总要在中医这条道路上研究个二三十年吧?

    不然,哪来的丰富知识与经验?

    就像云博龙、华圣钧、鞠雯、慕梓良这些中医大家们哪一个不是这样?

    所以,理所应当的,女主持人认为慕梓良口中的朋友,也是一位中医老教授。

    可谁曾想,她刚一问出,慕梓良就哈哈一笑,纠正的道:“我这位朋友可一点也不老啊,可能也就比主持人你大几岁,当不得‘老’字来形容啊。”

    慕梓良的话,让台上的人与台下的人都很惊愕,很好奇他口中的这位朋友究竟是谁。

    但下一刻,他们都惊呆了。

    “赵大宝赵小友,请你也上来吧。”

    慕梓良轻轻笑了笑,向赵大宝发出邀请,“正好就借着这个机会,让大家也认识一下你。”

    “”

    赵大宝眨了眨眼,慕梓良这老头让自己上去干吗?

    他还在惊疑中,慕湮与谢景升却已经兴奋起来,一个劲儿的将他拉了起来,催促着他快上台去。

    要知道,能在中医大会上,以中医大家的身份上台,这本身就是对其的认可。

    慕湮与谢景升知道赵大宝的医术很牛,可惜,那么牛的医术,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名头,这可是美中不足。

    而眼下就是一个为赵大宝正名的机会。

    扛不住这两个家伙的催促,赵大宝苦笑了笑,还是很无奈的来到了台上嗯,这下估计想中途离席也不大可能了。

    “我靠!”

    “怎么是他?”

    “这不是上午那个奇葩么?”

    “是啊,上午中场离席的人就是他!”

    “我好像听说上午那位发言的领导已经将他记住了。”

    “他这么年轻,医术能好吗?”

    赵大宝的上台着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整个会场一下子就有点闹哄哄的了。

    “竟然是他!”

    晏坐在台下,惊得目瞪口呆,这家伙难道不只是一个医术一般的赤脚医生吗?

    而看到这般情况,牧柒柒也是愣了愣,“,情况似乎与你想象的不太一样喔!”

    甚至,就连台上那位女主持人也有点懵逼。

    你妹的!

    怎么会是这家伙啊!

    她记得就是这货砸了上午那位领导的场子,导致那位领导的发言匆匆结束,连带着之后的几位领导也是一样,最终让上午的整个会议进程硬是提前五十分钟结束。

    如此一个特立独行的奇葩,怎么会是慕梓良的朋友啊?

    而且,看起来还很受慕梓良推崇。

    面对女主持人以及台下众人的哗然,赵大宝只能无奈的冲着慕梓良等人耸了耸肩,一副‘这可不关我的事’的表情。

    “哈哈,看来很多人都已经认识赵小友了呢!”

    慕梓良显然也知道上午的事情,当即笑说道:“赵小友是性情中人,或许一些行为与我们有点不同。”

    “但不可否认的是,赵小友的医术,在某些方面,是我所不及的。”

    “在座的同行们,可能有些人已经听说过或者见识过,在不久前出现了一种治疗效果很好的新推拿正骨之术乾坤手,这其实就是赵小友传授出来的。”

    “另外,就在昨天,赵小友还以一门非常玄妙的针灸之术九宫生死针,救了我一个非常要好的老朋友的一条命。”

    “就凭这两点,我认为赵小友是有机会在台上与我们这群老家伙们坐在一起的。”

    慕梓良将赵大宝的事迹一说,台下众人的惊疑小了很多。

    尤其得知近期名声不小的乾坤手是出自赵大宝之手,他们的质疑就更少了虽然他们依旧有些难以相信这么一个年轻的家伙会传授出乾坤手这般精妙的推拿正骨之术。

    甚至,还有什么听都没听说过的九宫生死针。

    可慕梓良是华夏知名的中医老前辈,德高望重,他的话肯定不会有假的,既然他说赵大宝会九宫生死针,那就一定会了。

    鞠雯惊奇的打量了一下赵大宝,旋即轻轻一笑,打趣着慕梓良,说道:“慕老,你其他的话我都赞同,但最后一句我就没法认同了,我不像你们这些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今年才四十三岁而已,还很年轻,也跟大宝一样,当不得一个‘老’字来形容啊!”

    说完,不待慕梓良反应过来,她就对赵大宝笑着道,“赵小友,你好,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鞠教授客气了。”

    赵大宝讪讪一笑,被夸的有点脸红。

    “赵小友,快坐吧!”

    云博龙一听‘乾坤手’三个字,眼睛顿时就闪过一道精芒,“我那不成器的侄子云轻歌对你敬佩的很,你昨天给他指出的几处错误让他受益匪浅啊。”

    “是么?”

    赵大宝汗了一下,怎么感觉这老头的话听着并不是完全在感谢呢?

    华圣钧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主动的握了个手,真诚说道:“赵小友,我挺好奇那套九宫生死针的,有空我们较量一下针灸之术。”

    与川西云家擅长推拿正骨之术一样,江北华家擅长针灸之术,最为出名的就是有着‘续命针’美名的云龙针法。

    而华圣钧是有名的医痴,喜欢与人较量针灸技艺,因此,刚才一听慕梓良介绍赵大宝也擅长针灸之术,他就见猎心喜了。

    赵大宝:“”

    晕!

    怎么莫名其妙就多了一场比试了呢?

    心好累!

    好在其他的一些老教授没再为难他,都很友好的表示了欢迎。

    见此,慕梓良放心下来,有点像是接过了那位女主持人的活,对赵大宝说道:“赵小友,你可以说是新面孔了,要不你先来跟大家简单说两句?”

    简单说两句?

    汗!

    哥上午似乎就是因为那些领导们‘简单说两句’而中场离席的哇!

    可还没有等他拒绝,那女主持人已是适时的将话筒递到了他手中。

    “”

    赵大宝一阵无语。

    而后,他只能接过了话筒,望着台下的所有人,想了一会儿,这才说起来,“其实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接下来咱们就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别叽叽歪歪说废话,就直接进入正题吧!”

    此话一出来,全场笑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