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66章 夜难消停!

    人体胸~部这一部分区域的穴道不少,赵大宝介绍了好一段时间,当指点了差不多时,他这才故意重重的咳嗽一声,说道:“湮儿,现在我来给你说说胸~部最后一个穴道乳中穴,所谓乳中穴,顾名思义,它就是在”

    就在他准备伸手在慕湮身上指点时,女人已经‘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颤声说道:“小小师父,我我我我有点困了,一下子记不了这么多,要要不改天我们再教学?”

    “困了?”

    赵大宝点了点头,将手放了下来,“那太遗憾了,我们只能下次再像这样教训了嗯,严肃教学!”

    “”

    慕湮眨了眨眼,不禁有点想哭,我干嘛跟这货说严肃教学呢?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她本以为先前凭借自己的魅力,都已经将赵大宝迷的团团转了,那再给这家伙一点小甜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将他收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结果呢?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就像常伴青灯古佛数十载的老秃驴一样,一点也不为她所动了,真的有了严肃教训的模样。

    但他那粗粝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指指点点,却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娇羞感受,时间越久,她越是难以自持。

    而当听到‘乳中穴’三个字时,她果断叫停了这种严肃教训。

    因为她知道,如果再不叫停的话,她就要压制不住体内那股快要爆发的异样感觉,出洋相是不可避免的了。

    勉强平复了一下心境,慕湮轻咬着银牙说道:“好的,小师父,我们下次再严-肃-教-学!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我就先走了。”

    不由分说,女人就羞红着脸,很不甘心的匆忙离去,那娇俏的背影怎么看都有些狼狈。

    “哈哈哈哈”

    在慕湮离开之后,赵大宝大笑了起来虽然很作弊的依靠长生诀的灵力来让他保持冷静,但终究是没能让这女人的‘阴险目的’得逞爽!

    开心之余,他再次躺在床上,哼哼的自言自语道:“这一下总该没人再打扰我了吧?嗯,再来研究一下冰魄银针吧,毕竟是我第一次炼制成功的法宝。”

    可就在他刚刚将冰魄银针取出来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赵大宝:“”

    我去!

    慕湮这女人还没放弃?

    该不会是回去冲了个冷水澡,冷静下来,然后又跑过来跟他较量第二场吧?

    赵大宝汗了一下,无奈收起了冰魄银针,起来开门,口中很无力的说道:“不是说已经困了么?怎么还”

    话说到一半,门打开了,然后他就将下半句话咽了下去。

    因为敲门的人并不是慕湮,而是晏!

    “我能进去么?”

    晏小声问了一句,事情有点紧张。

    毕竟,三更半夜来一个男人的房间,这在她人生中还是第一次。

    “呃”

    赵大宝上下打量了一下晏好吧,穿着很正常,裹得很严实,不像慕湮刚才那样让人喷鼻血。

    “进来吧。”

    晏这会儿过来,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让人家站在门口也不好,赵大宝迟疑了稍许,还是让她进来了。

    接着,他顺手就将门给关上了。

    “赵赵先生,恕我有些冒昧,我是用了点小手段,从前台那里问出来你的房间的。”

    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看了一下四周,除了床,似乎也没其他地方坐了怎么也是一个身价过百亿的大BSS了,怎么不住一个高级一些的套房呢?

    暗暗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她也有点苦恼,总不能坐在床上吧?那可不是什么好的暗示呸,她根本就不想暗示什么!

    “噢,没事儿!”

    赵大宝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华夏人都懂。

    不过,他不怪罪晏,但对那个前台却有点不爽,明天是该跟宾馆的主管反映一下这个问题,总不能随随便便就将客人的信息透露给别人吧?

    “这个房间有点简单,也没有凳子,你就坐床上吧。”

    指了指床沿儿,赵大宝笑了笑,问道:“你这时候过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或许是赵大宝脸上的真诚感染了晏,她皱了皱眉头,考虑了一会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在床沿儿坐下,但依旧与赵大宝保持了一点小距离赵大宝坐在床头,她坐在了床尾!

    “我是想为早上的事情道歉。”

    晏看了看赵大宝,虽然有点难堪,但还是诚恳的道:“或许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很势利,是因为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与身价而改变了态度。”

    “然而,这确实是事实。”

    “作为姐姐,我有义务照顾我妹妹晏,将一些跳梁小丑从她身边赶走,而你在我之前的认知中,就是类似的存在。”

    “可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你相当的优秀,若是我妹妹与你有缘分,这或许是她的福分虽然我感觉按照现在的情形,你不一定会看上我妹妹。”

    “但不管怎样,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让你对我妹妹有不好的看法,在你与我妹妹之间,我早上的举动可能的确是好心办坏事了。”

    “赵先生,我真诚的向你道歉!”

    说着,晏站了起来,冲着赵大宝鞠了一躬。

    下午交流会结束之后,她就一直在考虑自己早上的行动是否太冒失,以至于让她妹妹与赵大宝的关系造成了隔阂。

    若真如此,晏知道了,会不会因此而怨恨她这个姐姐。

    顾虑再三,她还是想趁早弥补一二,不想变成那种最坏的结果。

    也因此,便有了她深夜造访赵大宝之行。

    “你就为这事儿来的?”

    赵大宝汗了一下,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与晏那真的只能算是萍水相逢,压根儿就没晏所想象的那种男女关系。

    所以,晏早上对他所说的那些话,他根本就没怎么在意,自然就谈不上什么道歉不道歉了。

    “晏小姐,你没必要这样。”

    赶忙将晏扶起来,赵大宝讪笑了笑,“这个怎么说呢,或许你可能误会我与晏小姐的关系了。”

    “我跟她就只是在高铁上见过一次,之后间歇性的用微信等社交工具聊几句,可没发展出你想象的那些关系。”

    “所以”

    给了晏一个‘你懂的’的表情,赵大宝就没再继续往下说了。

    他说的很诚恳,绝对实话实说,可晏却不这么想,听他这么一说,女人面色一变,喃喃的道:“你果然还是介意的,我就知道会这样唉!”

    幽幽一叹,晏神色复杂的望了望赵大宝,“赵先生,再次希望你不要将早上的事情放在心上,至于我犯下的错误我会自己来弥补的!”

    女人抿了抿嘴,脸上一阵挣扎,然后,她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在赵大宝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将外衣给脱掉了,幸好里面还有一件精致小巧的可爱里衣,不然就直接将那最诱人的小罩罩露出来了。

    可不待赵大宝反应过来,女人又将外裤给脱了下来。

    这会儿天气还没那么冷,晏也没有穿秋裤,没有了外裤之后,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就毫无遮掩的展现出来。

    而最吸引人注意的,无疑是大长腿上那巴掌大小的薄薄小布料了。

    但晏也没有让赵大宝欣赏太长时间,将外衣外裤全褪去后,她就直接往被窝里一钻,身体僵硬的躺在那里,双眼紧闭,俏脸酡红,胸口一上一下的,即便赵大宝隔了老远,都能听到她那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

    赵大宝张了张嘴,一脸懵逼。

    我靠!

    这女人啥意思啊?

    就这样弥补所谓的错误?

    大姐啊,别玩了,哥怎么说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真吃不消你们一个个这样玩啊。

    我就只想安安静静的待一晚上,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赵大宝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他想要再度向晏解释,事情真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时,如梦魇般的‘咚咚咚’的敲门声,又在门外响了起来。

    而且,看起来还很坚持,他想不理会,就一直敲着。

    赵大宝:“”

    你妹的!

    又是谁啊!

    还让不让人消停了?

    带着一种崩溃的心理,赵大宝看了看床上的晏,这要是有人进来了,想不误会都难啊。

    “晏小姐,这会儿你钻牛角尖了,可能我说什么,你都觉得我是在骗你的,但我想说的是你真的想多了啊!”

    赵大宝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女人的外衣外裤藏了起来,然后用被子直接将她整个人盖上,“对不住了,如果不想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被传出去,等会儿就千万别出声。”

    “嗯!”

    如蚊吟般的声音,轻轻的从被窝里传出来,若不是赵大宝听觉够敏锐,险些都听不到。

    “”

    赵大宝无力的抚了抚额,只能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

    接着,就去将门打开了。

    不过,当他将门打开的那一刻,就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了,“你从来没有主动找过我,但第一次主动找我,有必要选在这个时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