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67章 金蝉脱壳!

    让赵大宝气的直咬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为他处理各种非正常事件影响的天阙白鸟!

    之前他还想着白鸟劳苦功高,准备找个机会好好感谢一下

    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毕竟,三更半夜的来打搅他,真的很让人恼火啊。

    尤其是被窝里还睡着一个晏,白鸟的敲门可真让他好一阵心虚。

    “抱歉,打扰您了!”

    白鸟语气平淡。

    说是道歉,可那平静的面容,哪有一点道歉的样子。

    赵大宝吸了吸气,克制了自己想杀人的冲动,沉声问道:“什么事情?”

    “山本秀信跑了!”

    白鸟沉默稍许,才说出了一个令赵大宝很意外的消息。

    “跑了???”

    赵大宝睁了睁眼,白鸟这家伙三更半夜跑过来是为了跟自己说冷笑话么?一个已经死掉了的岛国人,怎么就跑了呢?

    似乎知道他的疑问,白鸟耸了耸肩,“野田沢久、佐伯刚、和座雅之三人都被您杀死了,但山本秀信没死,那家伙使用了一点诡计俩,金蝉脱壳跑了。”

    “这也是我疏忽,没有仔细查看。”

    说着,他又看了看赵大宝他本来也不会疏忽的,可谁让他自从接手了给赵大宝擦屁股的任务之后,每一个被赵大宝怼上的敌人,最后都是以死亡为结局呢!

    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认为凡是被赵大宝干掉的人,那就是真的死透了,没必要再检查。

    谁知道这次就出了岔子了!

    赵大宝‘呃’了一下,有点惊疑,“山本秀信没死?”

    真是出师不利啊!

    冰魄银针的第一次出手,居然不完美尴尬!

    也难怪白鸟会突然主动造访,敢情是出了这么一个变故。

    “可能您对山本秀信的信息不太了解,所以有些大意了。”

    白鸟淡淡说道:“据我调查所知,山本秀信是岛国山本家族第四代阴阳师中的佼佼者,拥有三只式神,会有一些保命的手段很正常。”

    “但您放心,天阙的人已经出动,正在追捕山本秀信,我过来就是提醒您一下,最近注意一下安全,提防山本秀信狗急跳墙。”

    “不打扰您泡妞了,告辞!”

    说完最后一句之后,白鸟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

    赵大宝:“”

    我去!

    空间移动?

    这倒是个很叼的能力啊!

    但什么叫不打扰我泡妞?混蛋,没证据不要胡说八道可以么?

    深深的吸了口气,赵大宝走进房间,正准备将门关上,但他突然想了想,又将门上挂着的牌子翻了过来请勿打扰,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关上了门。

    “人已经走了,晏小姐,你可以出来了。”

    回到房间,赵大宝才想起来,被窝里还有一个大麻烦难怪白鸟那混蛋说不打我泡妞呢!

    “走了么?”

    晏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小脑袋,俏脸依旧红彤彤的,羞涩的看了看赵大宝,“赵赵先生,你你杀人了?”

    她刚才窝在被窝里,着实一阵心惊胆颤,生怕就被人给发现了。

    与此同时,她也在思量赵大宝给她盖被子时说的话,难道真的是她误解了赵大宝的意思,这家伙真的没有在意早上的事情。

    可就在她胡思乱想时,赵大宝与白鸟的对话传进了她的耳中,接着她就震惊的发现一个事情赵大宝似乎杀了四个人,然后一个叫什么山本秀信的人没死,使用小伎俩逃跑了。

    野田沢久、佐伯刚、和座雅之、山本秀信这些名字一听就是岛国人的名字。

    晏是小小的愤青一枚,对岛国人不太喜欢,一听这事儿后,不知为什么,就对赵大宝的印象好了很多。

    甚至,就连对赵大宝杀人这件事都不那么惊讶与害怕了。

    也因此,才会有她现在的表情一副娇羞之状的询问赵大宝是否杀人了。

    不然,按照正常的剧本,她这会儿应该是一脸惊恐的质问赵大宝是不是杀人犯,然后担心赵大宝会不会也杀她灭口。

    迎着女人羞赧的目光,赵大宝倒是一拍脑门,懊恼无比。

    我靠!

    刚才与白鸟谈事情时,忘记晏这妞儿的存在了。

    现在怎么办?

    杀人灭口不能这么干吧?

    苦恼的揉了揉眉心,赵大宝轻轻叹了口气,坐到床边,望着被窝里的小羊羔,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接着就做出一副恶狠狠的大灰狼模样,“晏小姐,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希望你能保密,否则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懂?”

    晏:“”

    好一张凶恶的脸啊!

    可我为什么就一点也不感觉到害怕呢?

    相反,看着这家伙的样子,突然好想笑啊怎么办?

    忍着吧,不能笑出来,不然这家伙会很没面子的。

    可是

    晏眨了眨眼,与赵大宝对视了一会儿,绯红的俏脸紧紧绷着,但终究还是没能绷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对对不起,赵赵先生,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人有个坏毛病,一害怕就会笑对,就是这样的,请你相信我!”

    晏一边笑,一边急中生智,想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

    赵大宝有点想哭,你妹的,你当哥是傻子啊你,谁会一害怕就笑的?

    挠了挠头,他觉得心好累啊,这女人先前进来的时候,还各种道歉鞠躬什么的,怎么一转眼间,就胆子大成这样了呢?

    女人的善变,他算领教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苦笑道:“好了,晏小姐,咱都别闹了,刚才的事情你就当没听到,不要跟别人说了,因为你说了也没用,我是不会有任何事情的,搞不好还会给你自己惹来麻烦。”

    “另外,关于我跟你妹妹晏的事情,清清白白的,谈不上男女关系,所以,你早上对我说的话,我也真没放在心上,你不用再介怀了。”

    “最后,时间不早了,你还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就进被窝跟你一起睡觉了啊,反正我是男人,也不会吃亏,不会介意的!”

    说着,他就作势要解开自己身上披着的浴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