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68章 八邪那岐!

    赵大宝本以为自己的‘恐吓’,会起到一定的效果。

    但万万没想到,晏这女人竟然依旧蜷缩在被窝里不肯起来。

    这就尴尬了。

    他总不能真的钻进被窝吧?

    可到底该怎样让这个小妞儿离开呢?

    就在他有些凌乱时,晏弱弱的声音响起,“那个唔,赵赵先生,我突然想起来,我口袋里的钱都给了那个前台,身份证也没带在身上,然后嗯,最重要的,宿管阿姨这会儿应该已经关门了!”

    言外之意,她现在回校也没地方睡觉,而且没钱且没身份证去开个宾馆房间了。

    “难怪赖着不起来啊!”

    赵大宝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好强大的理由,他根本没法反驳!

    半响,他才哭笑不得的道:“晏小姐,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没办法了,今晚你就睡这儿吧。”

    说完,他就直接关掉了灯。

    “”

    黑暗中,晏睁大了眼睛,心神紧张到了极点灯关掉了,那马上就要同床共枕了吗?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同床共枕,接下来的剧情还用想象吗?

    噗通通通

    晏可以听到自家剧烈跳动的心跳声,太快了,似乎要跳出来一样,她的整个身体也都紧紧绷着,尽力蜷缩着,就像是一只惊恐的小猫儿。

    就在这时,她明显感觉到床上有一个人爬了上来呜呜呜,来了,他真的来了,怎么办啊?

    晏平时是一个比较冷静沉稳的人,但这一刻,却再也无法保持心的平静了。

    毕竟,她可真的是黄花大闺女一枚啊,至今连男朋友都没交过一个,然后人生的第一次就这样送出去了吗?

    “与我曾经幻想的浪漫一点也不一样啊!”

    晏屏着呼吸,忐忑的有点想哭了,还有一点后悔,“我刚才应该直接走的,跟赵大宝说那么多干什么啊?哪怕是在外面公园里待一个晚上,也好过现在与这家伙睡一起,不是么?”

    “现在走还来得及么?”

    “应该来不及了!”

    “这家伙都爬到床上来了,浴袍肯定都扒掉了,我现在怎可能跑得了哭,我真是作死啊!”

    晏怀中一种惊惧的心理,静静等待噩梦的降临。

    然而,等了好一会儿,却始终不见赵大宝这只大灰狼钻进被窝来扑向她这只小白羊。

    “怎么回事?”

    晏愣了一会儿,凭着感觉,朝着赵大宝的位置望去,只是隐隐约约看到这家伙在那儿,但究竟在做什么,却看不清楚。

    “许是在想哪种方式来耍我吧!”

    晏虽说未经人事,但年纪也不小了,也知道一些男女之间的游戏方式,尤其是一些有特殊嗜好的人,更是花样众多。

    难道赵大宝也是那种有特殊嗜好的人?

    想想都好可怕啊!

    晏抿着嘴,呼吸都不敢大口喘一下,脑海中不停考虑等下赵大宝真扑过来时,她该如何反抗但好像无论怎么反抗都是徒劳啊,这家伙可是连人敢杀的狠人啊,我一个弱女子,反抗的了么?

    似乎只能认命了!

    晏悲泣的想着,内心一直处于煎熬之中,如此又等了好一会儿,可依旧不见赵大宝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我靠!

    这家伙到底来不来啊!

    晏崩溃了!

    有句话说得好死不可怕,等死才可怕!

    她现在也一样,赵大宝若痛快的给她来一下,她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可现在这样在她身边却又不作为是几个意思?

    吸了吸气,晏终于忍不住颤声问道:“赵赵先生,你你你你到底上不上啊?别这么玩我好么?”

    “嗯?”

    赵大宝惊愣了一下,有点纳闷,“什么上不上啊?你再说什么?”

    “时间不早了,你咋还不睡?”

    他刚才爬上来后,就靠在床的靠背上,研究起了自己炼制的低级法宝冰魄银针反正他现在每天睡眠的时间很短,可以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其他方面。

    至于与晏同床共枕,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纳尼?”

    晏也愣住了,她虽然看不到赵大宝在做什么,但却听得出来,这家伙刚刚的话语中那种疑问是真的,不像是在戏虐她。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想多了赵大宝并没有将她怎样的想法!

    这真是一个柳下惠啊,坐怀不乱!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她还是马上说道:“没没什么,赵先生,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她就用被子将脑袋一蒙,盖住了那羞红的俏脸晏,你说你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将好人想成坏人,羞死人了啊!

    虽说很是羞愧,但她却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紧接着,一股浓浓的困意就涌了上来。

    “好好睡一觉吧!”

    张嘴打了一个哈欠,晏意识迷迷糊糊的,很快就进入了梦想,没再担心自己睡着后,赵大宝会不会对她做什么猥琐的事情。

    赵大宝:“”

    晕!

    什么乱七八糟的!

    听着女人渐渐均匀的呼吸,赵大宝摇了摇头,继续研究冰魄银针。

    一直到了凌晨两点多,他才收起了冰魄银针,然后盘膝坐在床沿儿打坐,以修炼长生诀来代替睡眠。

    与此同时,中海的夜空之下,一道矮小的身影悄无声息的从一个黑暗角落中钻了出来。

    若是赵大宝在此的话,一定就会认出来,这个留着两撇八字胡、样貌猥琐的人,正是以不知名方式金蝉脱壳的岛国阴阳师山本秀信。

    “八嘎,连天阙的人都出动了,看来我安全离开华夏的可能性极小。”

    山本秀信目光阴厉,狞声冷哼,“华夏有句老话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的地方,天阙的人极有可能认为我已经离开了中海,我不如就继续在这里潜伏,伺机而动。”

    “另外,还有那个叫赵大宝的华夏人,我绝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他,但那家伙也很可怕,我可没有第二次保命的机会了,所以我必须将式神的实力再提升一个等级。”

    暗暗想着,他的目光放在了不远处的普通居民区,阴冷的舔了舔嘴唇反正这里是华夏,我就放开手大干一场,让式神‘八邪那岐’痛痛快快的吃一次大餐吧,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