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89章 所谓陈哥!

    看着跪下来的三位纹身壮汉,赵大宝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接着,他就声色俱厉道:“说,谁指使你们来的?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你们三个人只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机会只有一次,谁先说出来,谁就活!”

    “”

    听了赵大宝的话,三个纹身壮汉神态各异,但都是面露惊惧之色,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求生的欲望。

    终于,有一个纹着水牛壮汉坚持不住了,想要开口说话。不过,还没等他开口,他右边的那个纹着老虎的壮汉一抽腰刀,直接从他的后心捅了进去。

    那个想要说话的壮汉口吐血沫,有些不甘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个虎纹壮汉,倒了下去。

    这一切,赵大宝都看在眼里,冷眼旁边。

    “王虎,你这是要干什么?李牛是你的兄弟,你”剩下那个纹着巨蟒的壮汉见此,连忙拉开了与那位虎纹壮汉的距离,不可置信的问道,脸上闪过一丝惊惧。

    “呵呵,我干什么?陈哥是什么地位你难道不知道?不说出来,死的就是我们自己。可是说出来,不仅我们要死,就连我们的家人都要死!”

    那个叫王虎的壮汉笑的有点凄惨,更多的是无奈,一想要陈哥与他身后那庞大的势力,王虎就不禁的打了一个寒噤!

    听了王虎的话,杜蛇也有点害怕,不过他可还没有活够,死才是他最怕的。与其现在被杀掉,还不如苟活一阵!大不了这次之后隐居山中,过个三五七年的再出来!

    “王虎,我杜蛇孤家寡人一个,根本不怕陈哥报复,所以我还不想死!现在说了还能多活一会,你要是不说,那我来说!”

    “你敢!”听了杜蛇的话,王虎勃然大怒,拿起手中的长刀就向着杜蛇冲了过去,他想先把杜蛇杀了,然后再自杀!

    “迷途不返!”

    看到王虎的动作,赵大宝冷笑了一声,武道大师的强大气场破空而出,直接把王虎给压制在了原地。

    “”

    王虎面露惊恐的神色,他只觉身体像是陷入了泥潭,怎么动都动不了!

    赵大宝明白,如果那个杜蛇再被杀掉,那线索可就真的要断了。所以看到那个王虎要杀杜蛇,他就出手了。

    “你那么怕那个叫陈哥的?难道就不怕我吗?”赵大宝来到了被他的气场给禁锢住的王虎,有些好奇的问道。

    王虎虽然身体被禁锢,但是他的嘴巴还是能动的,听了赵大宝的话,他想做出冷笑的表情,但是整张脸已经被禁锢住了,只能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

    “我当然怕你但是你不知道陈哥背后的势力有多么庞大,你现在杀了我,陈哥会替我报仇的!他不仅会杀了你,你的家人与朋友,他都不会放过的!”在被赵大宝禁锢住之后,王虎还在威胁着赵大宝。

    听了王虎的话,赵大宝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家人是他的逆鳞,不管是谁,触碰到这个逆鳞,那也就只有一个字,死!

    “是么?”

    赵大宝冷冷一笑,不再废话,一个弹指,原本被他禁锢住的王虎立即飞出,脑袋炸开,立即死亡。

    杀了王虎之后,赵大宝心中的戾气稍微平息了一点,他把目光对准了旁边的那个杜蛇!

    “我说,别杀我,我说啊!”

    看到赵大宝谈笑间就杀了一个人,杜蛇满脸惊恐,赶忙开口说道:“陈哥是这一片地区地下世界的第一人,他的背后是一个叫做暗夜堂的组织!”

    “暗夜堂?”

    赵大宝的眼睛眯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暗夜堂的?还有,把那个叫陈哥的,在暗夜堂的具体地位跟我说一下!”

    真的是冤家路窄,他之前还与黑凤凰、阎泉商量着找暗夜堂麻烦,没找到在这里就遇到了暗夜堂的人马!

    “陈哥陈哥就是暗夜堂的,具体的地位我也不知道啊,王虎可能知道的多一点,但是他已经被你杀了!”

    “应该地位不会太高?那最多就是个小喽喽,纯粹扯着暗夜堂虎皮装大尾巴狼,不然手底下不会就这么几条杂鱼!”

    看着杜蛇惊惶的脸色不似说谎,赵大宝若有所悟,冷冷一笑,“你知道你们这一次行动的目标是谁吗?”

    “不不就是一个普通有钱人家的小姐吗?我们也是听从着陈哥的命令,如果知道这位小姐有你这么厉害的人保护着,借我十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动手啊!”

    “再想想,除了这些,你们陈哥还给你交待过什么?”

    听了杜蛇的话,赵大宝不禁摇了摇头,看来那陈哥真的不知道阎雪儿的家庭背景,不然恐怕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敢派手下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

    毕竟,哪怕那个陈哥再白痴,也应该会明白,如果阎雪儿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阎泉震怒之下,暗夜堂为了息事宁人,肯定会第一时间把他给交出去!

    “对对了,陈哥有一次喝醉酒之后,曾经说过,暗夜堂的一位执事是他的亲叔叔”

    杜蛇努力的配合着赵大宝,希望能够侥幸被饶过一命。

    但他的愿望显然落空了。

    只见赵大宝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接着,就在杜蛇惊恐与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将他的脖子给扭断了对于敢威胁他与身边亲朋好友性命的人,赵大宝从来不会留情的。

    “区区有一个执事的叔叔,行事就敢这么嚣张呵呵!”

    解决了杜蛇之后,赵大宝拍了拍手,对于那位陈哥,也只能用无知者无畏来形容了。

    毕竟,那位陈哥真要是惹恼了阎泉,别说是他那个执事的叔叔,就连暗夜堂堂主夜莺亲自出马,都保不了他!

    “唔~”

    这个时候,车中响起了一声嘤咛,阎雪儿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如果算算时间,刚好十分钟!

    此时的阎雪儿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分钟前,她的眼神中带着惶恐惊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还是在原来的车中,自己的衣物还是完整的,这不禁让阎雪儿宽心不少。

    这样想着,阎雪儿坐了起来,当她看到车窗外那如人间炼狱般的场景之后,一阵阵尖锐的叫声从她的喉咙中发了出来,刺的车外的赵大宝的耳膜都有点痛。

    车内,那个被吓昏过去的司机,在阎雪儿刺耳的叫声中,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看了看车外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之后,很干脆的又昏了过去。

    “好了,别叫了!”赵大宝打开车门,用手捂住了阎雪儿的嘴,不顾她在自己背后又拍又打,强行把她给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青涩的苹果香气混杂着一股强生婴儿沐浴露的香味在赵大宝的鼻翼上萦绕着,很是撩人!

    呜呜!

    被赵大宝抱在怀里的阎雪儿哭了起来,她不再挣扎,反手把赵大宝给紧紧的抱住了,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手上的救命稻草似的。

    说到底,在阎泉的保护之下,阎雪儿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哪里见过这种场景了!

    “好了,没事了,哭出来就好了!”感受着那两团不算大的柔软顶在了自己的身上,赵大宝有些尴尬的安慰道。算起来,他给阎泉是平辈相交,而阎泉的女儿,也就是相当于他的侄女辈。

    这样想起来,总有一种邪恶的感觉!

    不过听了赵大宝的话之后,阎雪儿哭的更大声了,同时,抱着赵大宝也抱的更紧了。而挤着赵大宝的柔软,都快要被挤变形了,那种触感,真实而又强烈。

    此时赵大宝如果要强行挣脱的话,恐怕会伤到阎雪儿,无奈,只能保持着这样亲密的姿势,身体僵硬的坐着。

    好在,阎雪儿在哭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之后,也许是刚才受到的惊吓过度,又或者是赵大宝的臂膀和胸膛给她一种格外的温暖安全的感觉,当赵大宝想要跟她说话的时候,一阵阵微弱的鼾声,竟然响了起来。

    阎雪儿睡着了。

    让赵大宝无奈的是,在睡梦中,阎雪儿不仅没有松开环抱着赵大宝的手,反而整个身体都趴在了赵大宝的身上,就像一只挂在树上的无尾熊似的!

    这样僵持着也不算个事,青城山之旅应该是泡汤了,赵大宝叹了一口气,在身上挂着一个阎雪儿的情况下,把已经昏了的司机大叔给拖到了车子的后座,为了防止他掉下来,还特地用安全带把他给固定在了座位上。

    等到忙完了这些之后,赵大宝这才坐到了驾驶位上,点火加油门,朝着来时的反方向行驶回去。

    对于那个什么陈哥,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反正惹到了黄泉老人阎泉的头上,那家伙的好日子估计也快要到头了。

    道路有点颠簸,加上赵大宝开的很快,所以挂在赵大宝身上的阎雪儿不停的随着车子的颠簸而上下运动着。

    两个人现在贴的这么紧密,再加上衣物单薄,透过薄薄的衣服,赵大宝完全可以感受到阎雪儿那滑腻的肌肤,偶尔和自己的那里碰到了,都让赵大宝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红颜白骨,红颜白骨!”

    赵大宝默念着,目不斜视的看着前面的路况,稳稳当当的开着车。

    这也是他够沉稳。

    否则,要是换一个心性不坚定的人,万一分了心,恐怕还真有车毁人亡的危险!

    很快,车子就到了阎家别墅山庄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