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690章 阎泉震怒!

    “雪儿,到家了。..”

    赵大宝拍了拍阎雪儿,希望将着小丫头叫醒。

    因为现在阎雪儿和自己不雅的姿势,如果让阎泉或者其他人看到,影响肯定是不好的。

    “嗯~”

    睡梦中的小丫头发出了一声嘤咛,但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反而想更将他搂紧一些。

    “”

    赵大宝汗了一下,怎么还不醒过来?

    摇了摇头,他也没办法,只能稍稍运转灵力,身体微微一震,这才将阎雪儿紧紧抱着他的胳膊给松软了下来。

    这时,停在阎家别墅山庄门口的车已经引起了门卫的注意,在看到车里面昏过去的阎雪儿,两个高大的门卫脸上都是露出惊慌之色,立刻对着赵大宝紧张问道,“赵先生,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睡过去了,没有什么大碍!”

    赵大宝淡淡一笑,朝着山庄内走了进来,然后让山庄内的两位女佣将阎雪儿送去闺房休息。

    接着,他在山庄的花园中找到了阎泉。

    只见这老头正拿着一个花洒,照顾着那些花花草草。

    阎泉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完全没有之前那种凌厉的气质了。整个人从表面上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的老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咦?”

    目光在阎泉身上上下打量,赵大宝心里微惊,破而后立,现在的阎泉竟然给他一种快要突破的感觉。

    原本的阎泉就已经是炼神巅峰的境界了,如果再突破的话,那可就是入道境的强者了!

    这种程度的强者,如果隐门以及那些秘境的强者不出的话,应该就是世俗中最巅峰的力量了!

    “哈哈哈,赵小友你已经看出了点什么吧?”看着赵大宝的眼神,阎泉也不再掩饰什么,面带喜色的说道。

    “临阵突破,恭喜恭喜!”赵大宝笑着说道,现在的阎泉算是他的盟友了,能够看到阎泉变强,他也还是很高兴的。

    “赵小友之前不是和雪儿一起出去玩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阎泉浇完水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提着花洒问道。

    “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还是和阎雪儿有关的!”赵大宝实话实说。

    “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了赵大宝的话,阎泉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宝贝孙女阎雪儿可是他绝对的逆鳞。

    赵大宝没有隐瞒,把遇到的那几个拦路壮汉,以及他们背后的那个陈哥的背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砰!

    花洒猛的炸开,原本散发着祥和气息的阎泉身上,爆开了一阵暴虐森冷的恐怖气势,让赵大宝的面色都不由一变。

    黄泉老人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阎泉发飙起来,那真的是要送人进黄泉的!

    “暗夜堂!!!”

    阎泉怒喝了一声,二话不说,身影闪烁,已是迅速的向外而去。

    不用想都知道,他是去找暗夜堂的麻烦了。

    按照阎泉的暴脾气,他不找别人的麻烦都算好的了,现在不知道从哪蹦出来的一个小喽喽,都敢打他宝贝孙女的主意,这让他怎么不生气?怎么不暴怒?

    “不用这么暴躁吧?”

    赵大宝愣了一下,之后赶忙说道:“呃阎老,等等我!”

    现在阎泉虽然处于突破的边缘,但是浑身的气息还不稳定,身体也没有完全康复,一旦发生战斗,遇到强大对手,恐怕还有点危险。

    为了防止阎老吃亏,赵大宝连忙追了出去。

    两个人风驰电掣之下,比一般的汽车都要快了许多。来往的人只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清风,阎泉和赵大宝就已经掠了过去。

    阎泉在中海扎根这么多年,消息灵通,暗夜堂的分舵位置虽然隐秘,但是还是在他的法眼之下的。

    至于那个陈哥,找到了暗夜堂,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没用多久,阎泉在一个地下赌场的入口停了下来,赵大宝紧随其后,只是远远的观望着。

    “暗夜堂的小崽子们,给老夫滚出来!”阎泉一阵爆喝,声音如同滚滚春雷传入到了地下赌场中。

    赵大宝可以感觉到,原本有些喧闹的地下赌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哪个老不死的,在我们这里这么放肆?活腻歪了吧!”

    阎泉爆喝没多久之后,一群七八个手里拿着铁棍,纹着大花臂的壮汉走了出来,满脸怒意的盯着站在他们面前的肇事者。

    “暗夜堂的人死完了?就剩你们这几个上不了台面的玩意了?”阎泉看到出来的几个壮汉,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脸上满是不屑。

    “老东西你是在找死,今天不把你满嘴的牙都给打掉,我就不叫黑狼!”听了阎泉的话,那群壮汉中,一个穿着背心,长着满满胸毛的大汉走了出来。

    他面色狰狞的看了看面前的老头子,手中的铁棒对着阎泉的脸上就挥了过去,煞气腾腾,凶戾无比。

    风声呼啸,这个胸毛壮汉根本没有留手,一出手就想敲掉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老头子满嘴的牙齿。

    就在这时,一声爆喝从地下赌场中传了出来,“住手!”

    紧接着,一个穿着短褂的中年男子就迅速蹿了出来。

    不过,他这个时候喊住手已经晚了。

    看着面前出手狠历的胸毛壮汉,阎泉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杀气,他化拳为掌,对着面前的胸毛壮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扇了过去。

    啪!

    在周围人惊惧的目光下,那个嚣张胸毛壮汉就好像一只陀螺,在空中旋转了不少圈之后,‘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和胸毛壮汉一起被抽飞的,还有他那满嘴的大黄牙!

    此时的胸毛壮汉歪着头昏死在了地上,他的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清晰的巴掌印浮现了出来,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血丝。

    那样子真的是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而这,还是阎泉留手的结果。

    不然,以阎泉真正的实力,这货早就被一掌打爆脑袋了。

    那个穿着短褂的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对方的这一巴掌,不仅仅打在了他手下的脸上,也打在了暗夜堂的脸上。

    要不是看面前的老头气息隐晦,深不可测,恐怕他现在直接就出手了!

    不过有着暗夜堂做靠山,这个短褂中年人底气还是很足的。

    他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气,来到了阎泉的面前,义愤填膺的抱拳道:“不知道前辈是何人,和暗夜堂有何仇怨,一上来辱骂我暗夜堂不说,还下此重手。如果前辈不给一个合理说话的话,我马飞就算是拼上性命,也得要一个公平!”

    “一个内劲期的小家伙,现在都敢在我面前要说法了看来我沉寂了这么久,已经有人不认识我了!”

    听了短褂中年人的话,阎泉面无表情摇了摇头,随即脚步微移,一拳就打中那个短褂中年人的小腹丹田处。

    砰!

    一拳之下,马飞发出一声闷哼的声音,倒飞了出去。

    阎泉的喜怒无常,让那个马飞措手不及。不过就算他有所准备,在两个大境界的差距之下,他也根本不可能躲得过去。

    旁边看着的赵大宝双手环抱,一副隔岸观火的做派。

    他可以看的出来,这一拳阎泉用的是巧劲,只是震碎了那个短褂中年男子的丹田真气,没有伤及他的经脉。

    这种对于力量的精准掌控,看来阎泉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入道境,距离突破不远了。

    “你废了我的修为?”感受到体内空荡荡的丹田,短褂中年人不复之前的淡定平静,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头,语气苦涩且惊恐的问道。

    阎泉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地下赌场的入口,他可以感受到,正有好几股不算弱的气息在快速接近着,毕竟是一个分舵,还是有着一些负责镇守的高手的!

    只可惜仅仅是几个凝罡境的武者而已!

    这点实力,在普通人眼里确实是高手,但是在他的面前,还是有点不够看的。

    嗖!嗖!嗖!

    三道人影从地下赌场中蹿了出来,两个长发中年男子,还有一个穿着道袍的道姑。

    在看到躺在地上的马飞之后,那两个长发中年人勃然大怒,头发气的都要竖起来了。这里是暗夜堂的分舵,什么人敢在这里大打出手,还废了他们暗夜堂人的修为?

    不过在他们看到气息如渊似海的阎泉之后,他们脸上的怒气稍微平息了一点。

    “你们谁是暗夜堂这个分舵的主事人?”

    阎泉看着出来的两男一女,属于炼神巅峰境界的武道大师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像是一道道无形的海浪,把面前的三人卷的七零八落,差点没稳住身形。

    “武武道大师!!!”

    在感受到那股几乎让人窒息的气息之后,两个长发中年男子和那个道姑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骇的神色,原本打算动手的冲动彻底的烟消云散。

    面对一个武道大师,哪怕是刚刚迈入的,他们三人这点实力也完全不够看。

    何况,看阎泉这气势之强大,哪怕是在武道大师之中,也绝对属于顶尖的。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见识到阎泉的恐怖后,其中一个长着三髯黑色胡须的中年男子硬着头皮走了出来,抱拳低头道,“晚辈陈南,现在暗夜堂执事,分舵舵主,不知道前辈与我暗夜堂有什么误会?”

    陈南的语气很诚恳,没有也不敢有一丝兴师问罪的意思。

    不过,在惊惧于阎泉实力之可怖时,他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暗夜堂惹到了这样一位可怕的大高手。

    虽然他们暗夜堂也有炼神境的武道大师,但那最少都是供奉长老级别的,不可能会驻守在他这一个小小的分舵里。

    所以,必须要低头,绝对要低头!

    “你刚才说你姓什么?”

    听了陈南的话,阎泉眯着眼睛,透露出了一丝危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