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705章 给个交代!

    突然叫停的人,自然是夜莺了。

    事先对于这场赌斗,她是势在必得,也觉得稳操胜券!

    但现实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周通、王腾、苏炳这三位被她寄予厚望的暗夜堂长老,纷纷在阎泉与赵大宝与两人手下折戟沉沙。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她即便想狡辩也不可能。

    她必须认输!

    可她真的不想认输啊!

    因为之前从没想过自己会输,所以她的赌注也压的很大。

    一旦输掉了比赛,她这一生积累的财产,包括各种流动资金、固定资产、武学功法、灵丹妙药一切的一切,都要统统给黑凤凰!

    她输不起!

    正因此,她才要叫停裁判李老的结果公布。

    因为她已经在这必死的局面中,找到了一个黑凤凰几乎无懈可击的破绽。

    随着她的叫停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过来了。

    “夜莺,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黑凤凰就知道夜莺会来这么一出,当即冷冷一哼,“该不会你想当众反悔事先的约定吧?”

    “放屁,我夜莺是那么言而无信的人吗?”

    夜莺的脸色很不好看,但仍旧倔强的哼道:“愿赌服输,按理来说,这场赌斗确实是我暗夜堂输了!”

    “对于比赛的结果,我是不会质疑的!”

    “但是,还请你先解释一下,这两位陌生的武道大师,究竟是什么人?”

    “朱雀八大堂的人,武道大师及之上级别的人,大伙儿都心知肚明,可是这两位我却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先前约定的是玄冥堂与暗夜堂各派堂内的高手对决,进行赌斗,可没说能让朱雀之外的人参与比赛。”

    “黑凤凰,是你破坏规矩了!”

    冷声质问着黑凤凰,夜莺旋即视线一转,望向了裁判李老,“黑凤凰邀请非朱雀的人参与比赛不说,还重伤或者杀死我暗夜堂三名武道大师,还请您老主持公道。”

    听了夜莺的话,现场一片哗然。

    “对啊!”

    “这两个人我们都不认识。”

    “难道不是玄冥堂的人吗?”

    “这么一提,我才发现确实不合规矩,如果请外人来参赛,那就失去了意义。”

    “是啊,怎么把外人也扯进来了?”

    “肯定是玄冥堂没有拿得出手的人呗!”

    “就算玄冥堂胜了赌斗,我们也不服气,因为他们还没开始赌斗,就已经失去了资格。”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确实,抛开赌斗比赛不谈,夜莺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虽然说比赛中刀剑无眼,生死自负,但是每一名炼神境强者,对于朱雀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

    若是内部人员赌斗而致死致残,那是朱雀内部的事情,一切按照朱雀规矩办事儿即可。

    可若凶手是外人呢?

    这样想着,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裁判李老,看他如何主持公正了。

    但就在这时,黑凤凰站了出来,冷声哼道:“谁说阎老不是我玄冥堂的人了?就在赌斗之前,阎老已经答应加入我玄冥堂,成为玄冥堂的供奉长老。”

    “不错!”

    阎泉淡漠点头,也适时的出声,“老夫已经答应黑凤凰了,现在是玄冥堂的供奉长老,以后大家可以叫我阎老,或者黄泉老人!”

    说着,淡漠冷寒的目光,缓慢的扫视众人。

    “”

    所有人都噤声了,一脸懵逼!

    黄泉老人?

    我靠!

    他是黄泉老人!!!

    我的妈呀!

    在场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这个劲爆的消息给震惊了。

    哪怕是夜莺,也瞪大了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黄泉老人这怎么可能?”

    夜莺几乎是本能的觉得黑凤凰与阎泉都在说谎,但紧接着她又反应过来,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据她所知,黑凤凰的母亲生前本来就与黄泉老人有不错的交情。

    有了这层羁绊,黄泉老人加入玄冥堂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该死!

    竟然将黄泉老人都请到玄冥堂里了!

    夜莺羡慕嫉妒恨,一个黄泉老人坐镇玄冥堂,就足以让很多人不敢招惹了。

    毕竟,黄泉老人的赫赫凶名,是用不知道多少人的命堆积起来的虽然绝大多数都是与华夏隔海的岛国人。

    “好吧!”

    夜莺咬了咬牙,后退一步,不再将矛头指向阎泉,而是指着赵大宝,哼道:“那他呢?他也加入你们玄冥堂了吗?”

    “”

    黑凤凰一阵沉默。

    阎泉是答应入玄冥堂了,她才能说出方才的话。

    可赵大宝是明确拒绝了她的邀请的,现在倒是被夜莺抓住了破绽难办啊!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夜莺也是人精,一看黑凤凰的表情,就立刻知道赵大宝果然不是玄冥堂的人。

    当下,她就继续步步紧逼,“黑凤凰,你让非朱雀的人来参与朱雀内部的赌斗,是不是太不把朱雀的规矩放在眼里了?”

    “朱雀的规矩可是魁首定下的,或者你干脆就没将魁首放在眼里?”

    这真是一记大招,而且十分毒辣!

    无视朱雀规矩什么的都不重要,但无视魁首南朱雀就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不夸张的说,魁首南朱雀,在朱雀的威望,一点也不亚于古时候的皇帝,而胆敢无视皇帝威严的人呵呵!

    夜莺现在直接将黑凤凰摆在了无视魁首南朱雀的位置上,这简直是将她架在火上烤,不可谓不毒。

    “夜莺,你别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黑凤凰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冷叱道:“到底是谁没将魁首定下的规矩放在眼里,大家心知肚明,今天这场赌斗怎么来的,你难道不清楚?”

    “你敢不敢与我一起请魁首出关,然后到魁首面前当场对质一番?”

    魁首南朱雀修为已入化境,闭关了好久了,据说正在全力突破入道境,而一旦突破了,便有可能成为世俗之中,第一个不在隐门却成为修道者的存在。

    在这等关键时刻,谁也不敢去打扰南朱雀。

    否则,一旦魁首动怒了,无论是夜莺,或者黑凤凰,都会被南朱雀眼睛不眨一下就捏死了。

    “你”

    夜莺一脸愠色,她除非想找死,不然不可能与黑凤凰一起去打扰南朱雀闭关的。

    深吸一口气,她不得不将话题拉回来,哼道:“好了,黑凤凰,少插科打诨,将话题扯远了。”

    “这场赌斗是否有效,我相信裁判李老自会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

    “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这个家伙既然不是朱雀的人,但却接连打伤了王腾与苏炳两位长老,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一个交代。”

    “不然,就是闹到魁首南朱雀面前,我也奉陪到底。”

    夜莺的手指着赵大宝,一副决绝无比的表情。

    “刀剑无眼,况且事先都说了没有规则,并未说要点到为止,生死本来就不能决定的。”

    黑凤凰面色一冷,不屑的看着夜莺,“他们技不如人,怪得了谁?”

    “就算追究责任,赵先生是我邀请来的,我一人一力承担即可!”

    她是不可能让赵大宝背负责任的。

    毕竟,要不是她邀请赵大宝来帮忙,哪有这么一出事儿。

    “你承担?你承担的起吗?”

    听了黑凤凰的话,夜莺讥笑了一声,“一个炼神境后期的武道大师,一个炼神境后期的武道大师,现在都生死未卜,你知道这对于朱雀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损失吗?”

    “你不过炼神境前期而已,就算是玄冥堂堂主,也担当不起这个责任,你想一人做事一人当,呵呵,你抗的起来么?”

    两人本就是对头,更是女人,这会儿当真是针尖麦芒,你来我往,吵得不可开交。

    而观战的众人,也分成两个阵营,一部分是支持夜莺的,一部分是支持黑凤凰的。

    区别在于,赌斗开始之前,支持夜莺的阵营人员是完全碾压支持黑凤凰阵营的人。

    而现在两个阵营的数量差不多半斤八两了。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黄泉老人阎泉的名气足够的响亮,而比阎泉实力还要强大,甚至至今看不出真正的实力有多强,年纪还如此轻的赵大宝,又该有怎样的深厚背景呢?

    规矩是死的,而人是活的!

    假如赵大宝的背景牛到整个朱雀都得罪不起的时候,那夜莺紧咬着不放的所谓朱雀规矩又顶个屁用!

    一些心思活络的人,正是考虑到了这点,才悄悄的转换了阵营。

    赵大宝一直站在旁边,像是看戏一样,静静的看着事态发展,直到黑凤凰与夜莺两人实在吵得不可开交时,他才终于觉得这出戏码有些无聊,出声打断了。

    “好了,夜莺老太婆,你不就是想要一个交代吗?”

    赵大宝懒散的伸个懒腰,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我给你一个交代不就是了?犯得着这么吵吵闹闹,不知情的还以为你是街边哪个大妈哦,是奶奶,在泼妇骂街呢!”

    他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将夜莺气的想要吐血。

    但没等夜莺叱喝,他已是一个纵身,闪电般来到了倒在地下昏迷不醒的白毛狮子苏炳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