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724章 敲门惊魂!

    夜色渐深,一片片乌云飘到小镇之上,遮挡住了皎洁的月光

    原本就寂静无声,家家关门闭户的小镇,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变的听不到声音了。

    吃完晚饭之后,赵大宝在女佣的带领下,穿梭在长长的木制走廊中。

    走廊蜿蜒崎岖在一处荷花池塘上,微风徐徐,荷花的清香味扑面而来,让人不由精神一震。

    只不过周围的环境有一种格外的寂静,不提人声,周围连一些虫鸣蛙叫的声音都没有。按理说这种池塘中,一些水虫青蛙是不会少的,赵大宝暗暗留了心。

    在前面那个女仆装佣人的带领下,两人七拐八拐,来到了宅院西南侧的一处厢房前,停了下来。

    “因为木月小姐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带朋友来过这里了,所以关于房间的整理很仓促,招待不周,还请见谅!”这个女仆装佣人涵养不错,虽然之前在宴席上对于赵大宝的吃相有些看不惯,但是语气轻盈,没有任何的轻视。

    “没事没事,有个地方住就行了!对了,这个屋子里有能洗澡的地方吗?”赵大宝从山本家族出来之后,就没有洗过澡,浑身血污,已经有了异味,连他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身上的味道。

    “浴室在屋子里的东南角,里面的水直接连通着温泉的,小心被烫到了!”女仆装的佣人的语速很快,但还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嗯嗯,多谢!”听到有温泉泡,赵大宝的眼睛一亮。

    温泉水中含有硫磺,天然就具有一种杀菌的作用,对于他身上伤口的恢复有着很大的作用,洗个热水澡然后再美美的睡上一觉,才是他现在最希望做的事情。

    至于这个镇子上的古怪,赵大宝还真的没怎么放在心上。

    以他现在的实力,怪异不侵,鬼魅不近,对于这个古镇以及这个宅院里的事情,顶多是有一点好奇心而已。

    “嗯…晚上的时候,最好不要乱跑!”那个女仆佣人看着踏进房门的赵大宝,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说完,看着周围寂静无声的夜色,她不禁打了个寒颤,转身欲走。

    “等等!”这个时候,已经踏进房门的赵大宝出声,喊住了想要离开的女仆佣人。

    “还有什么事情吗?”女仆佣人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赵大宝。

    “没什么别的事情,看你面色比较憔悴,最近晚上应该经常做噩梦吧?”

    “哈?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是占卜师?”长岛看着面前长相普通的浪人,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她没有想到,这个让她一直有点看不上的浪人,竟然一开口,就说了她心里最大的烦恼!

    最近她确实老是在做噩梦,而且在梦中,总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在不停的强迫她做那种事。

    更让长岛觉得害怕的是,每天早上醒来,她的身下,都是湿漉漉的,做过那种事的痕迹十分的明显!

    这件事长岛一直都没有和别人说,面前这个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废话,看你印堂黑的都快发!估计要不是遇到我,你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听了女仆佣人的话,赵大宝在心里腹诽道。

    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说。

    摊开了说的话,先不管对方信不信,打草惊蛇可就不好了,现在一切都透露着一种诡异,静观其变就好!

    “之前学过一点面相,不足挂齿!”

    赵大宝不欲多说,从口袋里掏出了普通的福袋,注入一道灵气之后,递给了面前的女仆,“这是从神庙求来的香袋,可以让你晚上能够安心入眠!”

    岛国神学的氛围深厚,大小神庙神殿供奉的神灵没有一万怕也有八千,女仆佣人没有多疑,接过赵大宝手中的香囊,说了一句谢谢。

    走廊里响起哒哒的脚步声,穿着木屐的女仆佣人离开了。

    其实从背后看,她穿着的黑丝吊带倒是挺有诱惑力的,尤其是走路的时候,屁股不自觉的扭动,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当然,赵大宝只是看了一眼,两眼几眼,就收回了视线!

    等到身材高挑的女仆佣人离开房间之后,赵大宝看着厢房外挂着两个红红的灯笼,不禁的眯了眯眼睛血色的红晕渗透在深沉的夜色中,总让他有点不舒服的感觉。

    吱呀!

    厢房的门被关上了。

    屋子里倒是都是现代化的一些照明设备,赵大宝打开光源开关,一时间,灯火通明。

    榻榻米上摆放着一些叠好的换洗衣服,不过衣服的样式都有点老式,还有点肥大,想来应该是木月父亲的衣服。

    不过看崭新的款式和上面还没有摘掉的便签,应该是一次没有用过的。

    赵大宝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可没有穿别人穿过内衣的习惯。

    拿着衣服,赵大宝来到了洗浴室中。所谓的洗浴室,不过就是一个大的有点夸张的木桶,赵大宝估计,怕是三四个壮汉,这个木桶都能塞的下。

    在木桶的侧方,有一根竹质水管,水管前面有阀门。

    嘎吱嘎吱!

    赵大宝拧开了水管的阀门,几乎是一时间,滚烫的温泉水从水管中排放出来,浇灌到了赵大宝的身上,让他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

    难怪之前那个女仆佣人提醒赵大宝要小心水温,这个直接从山上温泉接下来的水,温度差不多高达六七十度,普通人猝不及防之下,怕就是被烫红一大片,疼痛难忍。

    但是对于赵大宝来说,这种温度的水温却是刚刚好,舒服的不能再舒服了!

    原本几乎已经失去知觉的贯穿伤口,也在散发着淡淡硫磺味的温泉中,慢慢的产生了一种奇痒无比的感觉。

    赵大宝不慌不忙的拿出扶桑令,慢慢的贴到了被蟾蜍伤到的伤口上。

    嗤!

    预料之中的画面出现,腥臭的黑水从伤口中被排了出来,慢慢的,原本有些腐烂的伤口已经可以看到淡红色的血肉。

    等到把蟾蜍毒排出来之后,接下来的治疗就简单多了。

    在小灵雨术的作用下,赵大宝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甚至,能够感受到断了的肋骨传来的奇痒无比的感觉。

    那是肋骨在缓慢的愈合,不过身体内的伤势要比身体外麻烦一点。

    赵大宝拿出银针,准备把身体里的暗伤给一次性的全部清除。

    九宫生死针,配合着长生诀修炼出来的灵力,可让人白骨生肉,由死至生,由生至死!

    虽然赵大宝会的只是一点皮毛,但是应付一点内伤,还是足够了的!

    咻咻咻!

    施下九宫生死针后,体内肋骨那股奇痒无比的感觉愈发强烈了起来。为了抵抗那种直入骨髓的痒,赵大宝闭目凝神,进入了冥想的状态。

    …

    宅院东南角,这里的一排厢房是佣人们住的房子。环绕着一个院落,可以看到,在院子中,种着几颗属性极阴的槐树。

    木鬼槐,这种树又被称之为鬼木,属性很阴,不适合种植在家中前后,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整整种了四颗大槐树。

    乌云遮蔽了月亮,微风习习,让院子里的槐树枝桠乱动,像是一道道鬼影。

    此时的长岛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了,推开房门,一股寒意扑面而来,让她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手里,紧紧的握着赵大宝之前给她的福袋。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当长岛将福袋攥紧的时候,原本阴冷无比的屋子仿佛瞬间回温,让她体会到了一丝夏天的燥热。

    最近镇上发生了很多事,一到晚上,就会有喝醉的流浪汉失踪。

    后来,没有人敢在晚上出来,但是每隔几天,就会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

    到了最近,事情的趋势急转其下,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有人在家里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调查署的警员也来过不少次,不过每一次都没有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人好像都是凭空消失的!

    因为这件事,整个镇上人心惶惶,在生命的威胁下,能够出逃的人已经居家搬迁到了附近的京都去了。

    不过最近的京都好像更加的不太平,哪怕电视上依旧在粉饰太平,但是长岛的直觉告诉她,这个时候,京都远远比这个小镇还要危险的多。

    长岛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也是为什么整个宅院的佣人已经快要跑完,只剩下她和几个老人没有离开的原因!

    啪!

    屋子的灯被打开,明亮的灯光带给长岛很强烈的安全感。

    就在这个时候,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长岛,我是樱井,你那里有熏香吗?我屋子里的熏香用完了,可以借我一点吗?”樱井有些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和平时比起来,她的嗓音有些低沉。

    “好的,樱井。”长岛没有多想,去屋子里把熏香给拿了过来,准备开门递给樱井。

    就在这个时候,长岛的面色突然剧变,浑身冷汗直流,准备开门的手也僵在了原地。

    “怎么了?长岛!”樱井的声音响了起来,和刚才比起来,她的声音,似乎有沙哑低沉了一点。

    此时的长岛已经陷入到了极度的恐惧中,因为她突然想起来,在一个月前,樱井好像就已经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