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784章 不得善终!

    赵大宝刚刚叮嘱完李铁,门外就传来了老村长张向荣的声音,“大宝,你在里面吗?在呢!”

    赵大宝出门一看,不禁被外门的阵势给吓了一大跳。

    此时差不多有一半青山村的村民都聚集到了这里,他们脸上充满了担心的神色,手中拿着火把、钢叉、铁锹等武器。

    甚至,赵镇海与刘慧芳也在其中。

    在看到赵大宝出来之后,两人都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爸,妈”

    赵大宝愣了一下,旋即挠了挠头,说道:“我没事儿”

    说着,他抬头看看天,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而后,他看着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村民,既是感动,也有点无语。

    幸亏他之前将那些鬼物给一扫而空,否则这些村民都难免要大病一场了。

    “这里危险啊,大宝,你快点把铁蛋那孩子给带出来,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老村长的话语中充满了担心,看他的神色,似乎知道了点什么。

    “好!”

    赵大宝点了点头。

    而后,便有两个身体壮硕的村民进屋,将装昏迷的李铁给抬了出来。

    这里的环境在白天的时候就阴森无比,现在到了晚上,更是阴冷,哪怕是精壮的汉子,浑身的都起着鸡皮疙瘩,情不自禁的打哆嗦。

    在将李铁抬出来之后,一行人都不愿久留,相继离去。

    “妈,你们怎么那么紧张,这个地方有什么来头?”赵大宝假装不知情的问道,他觉得张向荣等人如此紧张,或许是知道一些小道消息的。

    “嘘,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谈鬼!等到家的时候我再跟你慢慢说!”听了赵大宝的话,刘慧芳小声的说道,神态中有些畏惧。

    “嗯!”

    见母亲这样的表现,赵大宝更加确认,村里老一辈人对于这个地方知道点什么。

    这时,老村长张向荣也凑了过来,有些试探性的问道:“大宝,你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看到奇怪的东西?”

    “什么都没看到,怎么了?”赵大宝摇了摇头,神情茫然,装得十分像。

    “没没什么!”老村长张向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样子,晚上他少不得要去赵大宝家一趟了。

    在村口的位置,已经有救护车在等候了。

    看着被抬上车的李铁,赵大宝微微一笑。

    李铁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但是体内已经完全康复了,等再住院几天出来,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汉子。

    待救护车离开之后,赵大宝也就随着二老回家了。

    “大宝,没事吧?”

    孙玉香也收到了消息,不过她挺着大肚子,就不方便跑到那里去了。

    而且,就算她方便过去,赵镇海与刘慧芳也是不许的。

    “没事。”

    赵大宝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女人的脑袋,“玉香姐,不好意思,又让你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

    孙玉香幸福一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也在这时,一个娇嗔的声音,猛的响了起来,“知道会让人担心,就别每次都乱来。”

    “咦?”

    赵大宝循声望去,便看到徐佳笑吟吟的从房间中走出,他不由微微一愣,颇为讶异与惊喜,“你怎么过来了?”

    “怎么滴?不许啊?”

    徐佳嗤嗤一笑,也不理会赵大宝,就对孙玉香说道:“玉香姐,我刚才就跟你说了吧,这家伙本领大着呢,不会有事儿的。”

    那天赵大宝与李照交手时,她坐在金雕身上,居高临下,可是看的很清楚,下面一会是天雷滚滚,一会是白光闪烁,异像惊人。

    哪怕是隔着高空,都能感觉到一种让人心悸的感觉,不用想都知道,能够在那么激烈的战斗中毫发无伤,赵大宝的实力肯定远超她的想象。

    此时赵大宝在她的心中,不仅仅是她的小男人,更是一种接近于超人的存在。

    所以,她一点也不为赵大宝担心。

    虽然被徐佳无视有点小尴尬,不过听着女人这么对他的实力有信心,赵大宝还是不免有些小得意的。

    “徐佳,来了正好,晚上睡这儿吧。”

    赵大宝嘿嘿一笑。

    那晚经过他的开发之后,徐佳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初为人妇,脸上的光泽都红润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有了第一次了,自然就能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你想得美!!!”

    徐佳嗔白了某人一眼,这家伙怎么满脑子都是那种坏事儿?

    “大宝说的对,徐佳,晚上睡这吧。”

    看着赵大宝与徐佳打情骂俏,刘慧芳倒是呵呵一笑,怂恿徐佳晚上留下来。

    虽说两人没坦白一切,但身为过来人,刘慧芳岂会看不出两人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合作伙伴之类的,绝对是表象上的。

    何况,她也看出来,孙玉香一点也不介意赵大宝与徐佳的亲昵嗯,确切的说,不仅仅是徐佳,还有杜若兮、秦兰她所知的人不多,但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不少红颜知己,但孙玉香似乎完全不介意这些。

    对于这些小年轻的关系,刘慧芳反正是搞不清楚了。

    但既然小年轻们彼此之间都不介意,她自然也懒得去多管了,只想着什么时候这些小年轻们多给她生些孙子、孙女出来,将赵家发扬光大,这样才好。

    对于老人来说,子孙满堂什么的,那是再好不过了。

    与她一样想法的,自然还有赵镇海。

    甭管儿子究竟有几个红颜知己,反正多将赵家开枝散叶,那就行了。

    “听到没?我老妈都这么说了,你还不答应留下来?”

    赵大宝哈哈一笑,冲着徐佳挤了挤眉。

    孙玉香也是掩嘴一笑,凑了个热闹,“对啊,佳佳,客房很多,晚上就睡这儿吧,正好我也好跟你说些悄悄话。”

    “”

    徐佳张了张嘴,败下阵来,一家人都极力挽留了,她如果再离开,那就有点不识相了。

    何况,她这么晚上来这里,不就是想再这里留宿么?

    “那又叨扰了。”

    徐佳嘻嘻一笑,“阿姨,我帮您打下手,做晚饭!”

    说着,就有说有笑的跟着刘慧芳进了厨房。

    看到相处融洽的俩人,孙玉香嘴角微扬,在赵大宝耳畔吐气如兰,小声说道:“晚上你可以不用再憋着了嗯,也可以不用再来捉弄我了!”

    “”

    赵大宝汗了一下,尴尬不已,怎么说的我跟色~胚似的?

    但仔细想想嘿嘿,玉香姐说的还是蛮对的,很期待晚上的生活啊!

    他一边畅想着晚上的美好,一边陪着孙玉香聊天,没过一会儿,老妈刘慧芳与徐佳就将一大桌子美味佳肴张罗出来了。

    而后,一家人就坐在一起美美的享受。

    期间,二老也跟赵大宝说了一下村子西南面那个低洼处,也就是李铁家新盖瓦房的地方,在很久之前是有人住的,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邪乎的事情,住在那个地方的人就都迁到其他村子去了。

    但具体什么邪乎的事情,二老也不太清楚,只说那个地方自古相传就不吉利,有脏东西,少去为妙。

    甚至,二老都还很笃定,那李根生肯定是被脏东西染上了,不然怎么会将新房子盖到那里去。

    对此,赵大宝只能暗暗为二老点赞恭喜您二老猜对了呦!

    “爸,妈,你们就别担心了,我肯定没被什么脏东西染上。”

    赵大宝一脸自信,所谓的脏东西天策公主,这会儿都在白猪的肚子里呢,怎么可能蛊惑他?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刘慧芳一脸正色,“我看还是请个和尚或者道士回来做一场法事吧,驱驱邪!”

    “嗯,我也这么觉得。”赵镇海点了点头,颇为认同。

    赵大宝:“”

    汗!

    还要请和尚或者道士回来做法事?

    我晕!

    不过,看着二老担忧的样子,他想了想,还是无奈答应了请就请吧,如果这样能够让父母放心的话,那么他倒也无所谓。

    吃过晚饭,一家人在院子里摆了张桌子,一边吃着花生瓜子,一边说着家常话。

    聊了一会,老村长张向荣就过来串门了。

    “大宝啊,你们晚上吃过饭了吧!”

    可以看的出来,老村长的神色中有着担忧和恐惧,好像是有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嗯,吃过了!”赵大宝给徐佳递了个眼神,徐佳会意,端了个藤椅过来。

    “咳咳,今天的事情,我已经请了阴阳先生过来了,你们也不用太过于害怕!”老村长的语气是安慰,但是最害怕的反而是他自己。

    “老村长,那个地方,究竟有什么说法?”

    赵大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爸跟我妈刚才也说了一些,不过他们了解的不多,也说不清楚,到现在我还是一头雾水的。”

    “我过来就是跟你说这事儿的。”

    听了赵大宝的话,老村长安静了片刻,像是在回忆,而后才缓缓说道:“那个地方,据说曾经是一座公主的坟墓,早些年在那里住的人,都不得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