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878章 瞬间秒杀!

    “跑跑了?”

    看着化为残影的尉迟宫,最为惊讶和不可置信的,就是那个和尉迟宫有一腿的魏琳了,她看着抛下她逃跑的尉迟宫,嘴巴微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对面的那个锦服青年,在尉迟宫逃跑的时候,也不禁吓了一大跳。

    因为尉迟宫明显使用了什么秘法,速度怕都要超过炼气巅峰的修士了,几乎是瞬间消失,哪怕他都反应不过来。

    如果这种速度若是用来偷袭他的话想想还是挺吓人的!

    在尉迟宫逃跑后,整个队伍里,那个金家支脉的兄妹两人,已经散发着绝望的情绪了。

    而红脸修士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在那里破口大骂,“小人,真小人,保护费都已经交了,关键时刻竟然逃跑。”

    “不逃跑,难道在这里等着跟我们一起等死吗?”

    赵大宝的语气有些调侃,他不怕对面的那三个炼气高阶修士,此时心态倒也轻松。

    “死?”

    听了赵大宝的话,金家支脉的那个名为金鲤的女修吓的小脸煞白,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他们不是说交了财物法器就放我们离开吗?”

    “呵呵,他们说的话你也信,等交了财物法器,到时候杀你们更加方便,还不用担心你们反抗。”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这金鲤明显是温室花朵,实际经验太少了。

    他虽然在这个修道界算是新人,但在世俗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些人眼中的杀意,又怎么能瞒得过他了。

    “那怎么办啊?我还是要加入宗门,振兴支脉,我不要死在这里啊呜呜!”

    金鲤是个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的姑娘,她脸上满是那涉世未深的纯真,现在见她在那里哭的凄惨,赵大宝叹了口气,倒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呵呵,都要死了,你们还在这里有闲情逸致的说悄悄话,真的是心大啊。”

    随着尉迟宫的逃跑带来的惊诧后,浮现在这个锦服青年心里的,就是被戏耍的愤怒了。

    他看着赵大宝等人,眼里的杀意毫不掩饰,毕竟,整个队伍里,尉迟宫的修为最高,如今尉迟宫逃跑,剩下的人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砧板上的鱼。

    锦服青年肆无忌惮,而他身后的那两个青年,则是干脆朝着婴儿肥的金鲤走去,满嘴的污言秽语,眼里更是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你们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打我妹妹的主意。”

    金狮是个头发金黄的青年,他挡在妹妹金鲤的面前,须发皆张,义愤填膺。

    “滚开。”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金狮,那两个炼气高阶的修士身上散发着金光,有巴掌大的剑法器,瞬间将金狮手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们这三个青年都是属于大家族的支脉,同出一源,法器都是金光剑,虽然自身资质不行,但是凭借着家族资源,还是能够修炼到炼气八、九层的。

    “嘿嘿,小妞,乖乖的从了我们吧,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的一份。”

    看着天真烂漫,皮肤白皙的金鲤,那两个炼气八层的青年已经伸出邪恶的双手,对着金鲤面前的柔软抓了过去。

    而金鲤看着被法器金光剑钉在地上,血气淋淋的哥哥,直接被吓傻在了原地,一时间竟然连逃跑都忘记了。

    啪啪!

    就在两人即将得手的时候,一道人影冲了过来,一人一脚,直接将这两个炼气八层的高阶修士踹了回去。

    “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不走,杀无赦。”

    队伍里那个神秘的林风在关键时刻冲了上来,身上那股潜藏的力量泄露了一丝,爆发出不属于炼气期的力量。

    赵大宝好整以暇的在队伍里观察着,他的灵识敏锐,刚才林风要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

    对于这个疑似有着主角气运的家伙,他还是很关注的。

    毕竟,隐门世界和地球世界不同,这个世界更加的庞大,关于天道的演化也更加的完整。

    有的人秉承着大气运而生,有的人秉承小气运而生。

    如果在地球世界,这种有着大气运的人会成为世界级的富豪或者是平步青云的高官。

    但是在隐门世界,这种有大气运的人未来注定是开门立派,称宗做祖的存在。

    比如千岭宗的开宗老祖,据说只是寻常世家的支脉,后来在山间溪流洗澡的时候,意外发现天材地宝中的朱果。

    这种灵果超过十二阶,随便服用一颗,体内的精气就会充沛到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也为修炼打下了雄浑的根基。

    这就是秉承气运,如果放在整个隐门世界,可能只是小气运,但是放在南域,就是了不得的大气运。

    像这样受到天道垂青,秉承气运而生的人有很多。

    他们有的是大能转世,残魂不灭,有的则是有大机缘,遇到上古大能留下的洞府不一而足。

    赵大宝现在遇到的这个林风,虽然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机缘,但是他头顶上那红的发气运之柱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和英儿比起来只有十分之一大小,但是在整个南域,已经算是非常了不得的了。

    这边,见林风站了出来,而且还口出狂言,那个炼气九层的锦服青年勃然大怒,直接催动着高阶法器,对着林风的头颅划来。

    他要直接斩下林风的头颅!

    而面对着高阶法器和炼气九层的修士,林风面不改色,有些不为人知的磨挲了一下他手中的黑色戒指,旋即,一道黑膜从他身上冒了出来,挡住了那锋锐无比的高阶法器。

    “怎么会这样?那黑色的膜是什么东西?”

    看到自己的高阶法器金光剑被挡,锦服青年有些惊愕的怪叫道。

    要知道,他主修的这柄法器本身就以锋锐为主,哪怕是同阶修士的灵气护盾,或者是防御法器,都能够轻易切割。

    而面前的这个修士,只有炼气五层的修为,却凭借着身上冒出来的那层乌光,轻而易举的挡住了自己的进攻。

    难道说,那是法宝?

    看着林风身上的那层黑膜,锦服青年头上的冷汗一下就冒出来了。

    不过,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道乌光从林风体内电射而出,直接贯穿了锦服青年的喉咙。

    一捧血花爆了出来。

    那乌光的速度快的骇人,还没等锦服青年反应过来,喉咙就是一阵剧痛,旋即,眼前一阵阵发黑,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彻底的失去了光彩。

    前后过程不到一秒的时间,而胜负也是在瞬间分出了,看的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哇,林风哥哥,你好棒啊。”

    金鲤在关键时刻被林风所救,现在看到林风大杀四方,眼睛里异彩涟涟,满是崇拜。

    而相比于这边的喜气洋洋,锦服青年那边,剩下的两个炼气八层的修士,已经吓的屁滚尿流,开始朝着不同方向逃窜了。

    刚才那道乌光他们看不清楚是什么,但是连他们实力最强,有着炼气九层的老大都被直接斩杀,他们这两个人,也绝计不是对手。

    修道者感情淡漠,这种时候他们想的第一件事不是为老大报仇,而是转身逃跑,这也注定了他们最终的下场。

    一道乌光朝着北方穿透而过,直接将其中一个炼气八层的修士击杀。

    而这个时候,林风面色已经变得非常苍白,显然对于他来说,催动着这两件法宝,也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

    法宝是比法器更高一层次的存在,它的炼制过程繁杂,需要的天材地宝也是十分的苛刻,是属于筑基期修士的专属武器。

    毫无疑问,以炼气五层的修为能够催动两件法宝,对于林风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在斩杀两人之后,他只能看着剩下那人逃窜而出,体内灵力空荡荡,确实无以为继了。

    “哈哈,你们给我等着,敢击杀我们南宫家族的修士,等我回去找来护道者,将你们这些散修的杂碎全部镇杀。”

    那个炼气八层的修士跑的很远,见没有乌光追过来,放下了一句狠话就准备逃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绿光以刁钻的角度,直接从这名炼气八层修士的嘴巴传入,贯穿后脑勺而出,瞬间将这名炼气八层的修士击杀。

    随后,赵大宝嘿嘿一笑,悄悄收回这柄绿色的高阶法器。

    不得不说,这柄从之前那个黑袍修士幽魂身上得来的剑,上面刻着隐匿的铭文,果然非常适合偷袭与暗杀。

    而就在他刚刚袭杀了这名炼气八层的修士时,那个林风终于支撑不住,因为灵力消耗过多而昏倒,引起一片惊慌。

    对此,赵大宝没有去多管,反正林风有金鲤等人去照顾了,而且那货气运深厚,肯定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当下,他带着一丝期待,开始去捡尸体了。

    那三个南宫家族的青年修为都不弱,怕是之前就截杀了不少人,小钱钱一定不会少的。

    不过,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让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