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892章 符宝之威!

    山谷中。

    在赵大宝正式挑战之前,很多新人修士的挑战已经结束。

    黄玉等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伤痕,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在挑战石屋的过程中失败了。

    其余的修士,不管世家子弟,还是散修,能够成功挑战并且占据石屋的,都是少之又少。

    而就算是挑战成功的,也是最末尾的石屋,还都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因为有着金家大公子金龙的前车之鉴,众多新人修士都不敢贸然挑战五十名之内的石屋,所以深处的石屋面前都是空荡荡的,显得有些格外的寂静。

    此时,赵大宝独自站在四十号石屋面前,倒是显得有些格外刺眼,引起众多修士争论。

    “那个修士是谁?竟然敢挑战五十名内的石屋?不知死活。”

    “没有任何世家的标记,应该是个散修,虽然有炼气九层的修为,但是金龙大哥都败了,他难道能落个什么好?”

    “哼,应该没有打算挑战,只是误入”

    最后说话的那个修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瞪大了眼睛,因为赵大宝已经毅然决然的摇起了挑战的铃铛。

    铃铛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刺激了所有人的神经,就连公认的这批新人中的最强者金龙,都把目光投射过来,微微凝视着赵大宝。

    金龙此时的状态并不好,脸色煞白。

    那名白发女修的攻击里带有寒毒,这种寒毒取自地底深处,十分难以祛除。

    仅仅是排名49的石屋中的修士,就能够闪电般击败他。

    可以想象,随着石屋排位序列的向前,里面修士的实力肯定愈发的强大。

    金龙用脚趾头想,都能够猜到排名40的石屋里的修士,绝对比他之前挑战的那名白发女修要强大的多的多的多。

    这也很正常!

    石屋内有防御阵法,而且还有加快修行速度的灵泉,算是宗门的福利和激励措施。

    这种福利是需要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获取的。

    因为石屋只有一百个,而炼气期内门弟子却是这个数量的几倍,能够占据石屋的,都是大浪淘沙后,真正的精锐天才。

    在金龙等人争论和不可置信中,第40号石屋的门缓缓打开,滔天的凶气夹杂着怒意冲了出来。

    如果是寻常炼气九层的修士,面对着这种凶意,肯定脸色发白,神魂不稳了。

    但赵大宝却是面色平静,如同清风拂面。

    对于他来说,挑战排名四十的石屋,只是不想太过于张扬。

    却没想到,这些新人修士都太弱了,或者说石屋内的老修士太强,让他还是引起了不必要的关注。

    “某在石屋修炼三十载,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胆大的新人。”

    中年男子缓缓睁开眼睛,满脸杀意的看着赵大宝。

    赵大宝没有说话,只是默默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购置的符宝。

    符宝比符器更高级,乃是符篆大师绘制,有媲美筑基修士的威力。

    在加入千岭宗前,赵大宝将储物空间里的不少灵石购置成了物资,有药材,有符宝,还有一些一次性法器。

    毕竟,他在千岭山谷收获太大,身家高的吓人,比起一般金丹修士,甚至元婴修士都要多,不差钱!

    当然,很多东西都是不能见光的,比如亚神兽的尸体,以及在试炼塔获得的东西。

    怀璧有罪!

    这些东西随便拿出来一样,哪怕是化神期的修士都要眼红。

    在眼下这种挑战中,除了不能有其他修士帮忙外,不管是法宝,还是符宝,甚至是宠物,都是可以使用的。

    财侣法地,都是修士实力的一部分。

    在看到赵大宝拿出的符宝后,那名中年修士微微愣了愣,面色有些古怪。

    他是识货的,这种符宝乃是中阶符宝,相当于筑基期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哪怕他实力超凡,炼气期堪称无敌,但是被这样的符宝砸中,也是够好好吃一壶的。

    “我的胆量向来都挺大的,呵呵!”

    赵大宝微微一笑,话音落下,就果断的催动着手中的符宝。

    深黄的符纸无风自燃,化为凤凰的虚影,出现在赵大宝的头顶。

    凤凰虚影的出现,空气的温度开始急剧上升,周围围观的修士不自觉的朝着外面散开,而处于被气机锁定范围的中年修士,更是面色一变,差点没有当场骂起来。

    这种符宝乃是一次性用品,使用后就失去所有效果。

    而且它价格却丝毫不比中品法宝便宜,哪怕最便宜的水龙符宝,都需要五枚上品灵石。

    赵大宝这样随手扔符宝的行为,就像是扔出去大把的灵石,实在是太败家了。

    不过事关石屋的争夺战,哪怕中年修士头皮发麻,依然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五行阵旗,化作五道流光,飞射出去,幻化出薄薄的光罩将中年修士保护在中间。

    这五行阵旗的品质乃是四阶,相当于筑基初期,不过它是主防守的,五行加持,生生不息,哪怕是筑基中阶的修士,一时半会都破不开。

    而赵大宝符宝的威力虽然强,但是因为催动者实力只有炼气期,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一张符宝,肯定是破不开五行旗防御的。

    这样想着,中年修士面色稍定,看向赵大宝的脸色,重新变得杀意盎然。

    看着出现的五行阵旗,赵大宝表情微微有些波动。

    这种五行阵旗,他曾经在千岭山谷的时候遇到过,被夺宝修士用来隐匿身形,对炼气修士有奇效。

    后来那群夺宝修士被青铜甲士轰死,而五行阵旗也落入他的手中,不过那个五行阵旗粗制滥造,和面前散发着流光的五行阵旗有着天壤之别。

    “拙!”

    赵大宝准备试探试探面前五行阵旗的威力,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凤凰虚影发出叫声,对着那薄薄的光罩冲了过去。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伴随着强大的能量波动,引起了不少在石屋中闭关的老修士的注意。

    这些老修士的实力强大,在炼气期堪称无敌。

    不过刚才的能量波动已经突破了炼气的极限,达到了筑基期的强度,这让那些老修士们感到诧异,纷纷出来观战。

    凤凰的虚影夹杂着难以想象的温度,狠狠撞在五行旗形成的薄薄护罩上。

    火光四处溅射,将周围的山林化成火海,无数的低阶妖兽四处逃散。

    两者碰撞爆发的能量,让那些老修士都是面色微变,看向赵大宝的目光,也有些好奇的意味。

    “新人修士里,倒是出了个狠角色,不过凭借着外物,哪怕他占据了石屋,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是啊,想当初,我刚刚来这里的时候,还不是九死一生,才能够挑战成功。”

    “坐看好戏吧,江铜虽然是散修出身,但是他的实力对于这群新人来说,绝对是不可战胜的,一旦那枚符宝打破不了防御,那个新人修士怕就要危险了。”

    这些老修士没一个是善茬,有的气息阴冷,有的则是脸上带着奇异的笑容。

    他们看着新来的内门弟子,眼神里带着漠然,没有丝毫的情绪,就像是看着死人。

    当初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像这些新人弟子一样,对于千岭宗,对于未来充满了期望。

    但是随着黑夜的降临,在山鬼和妖兽的袭击下,新来的修士,足足折损了近半。

    而这,还只是第一次的袭击。

    山鬼和妖兽袭击的间隔期都有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如果争夺不到石屋,就只能凭借着运气了。

    这也是为什么,整个内门山谷,此时除了石屋内的修士外,老修士已经所剩无几的根本原因。

    要么在半个月的时间突破筑基,要么争夺到石屋。

    这,就是千岭宗给新人的两个选择。

    如果这两个选择都完成不了,那就只有等待恐惧的降临,然后凭借着运气活下来。

    这种感觉很糟糕,现在石屋里的老修士,大多数都体验过这种感觉。

    对于宗门,他们的感情并不深厚。

    而千岭宗,似乎也并不在意底层修士的死活。

    这个时候,随着火焰的散去,场上局势也变得明朗了起来。

    符宝的威力虽然巨大,但是面对着防御为主的五行阵旗,仍然有些力有未逮。

    五种颜色的小旗上有裂痕出现,而光罩也被符宝破开,不过里面的中年修士江铜,却是毫发无损。

    他的脸上有些心有余悸,刚才只差一点,他的五行阵就被破开,而哪怕是被符宝擦到边,他都得身负重伤。

    而在心悸之后,一种愤怒的情绪升腾了起来,他作为排名四十的老人,竟然被新人给逼成这样。

    “没有了符宝,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石屋挑战,生死不论。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怖。”

    这样说着,江铜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狞笑,对着赵大宝缓缓走了过去。

    而周围围观的修士则对赵大宝露出同情的表情,在这种挑战赛里,惹恼老修士,下场绝对是很惨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江铜脸上的狞笑突然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