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895章 大难临头!

    “怎么会这样?筑基高阶的山鬼与妖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赵大宝心中震惊。..

    这个山谷里的最强者,就是炼气大圆满,虽然号称可以正面对抗筑基期,但那也只会是筑基初阶而已。

    如果碰到了筑基高阶的存在,该跪还是得跪。

    而此时的山林中,出现的筑基高阶山鬼与妖兽远远不止一头。

    虽然现在还没有发动进攻,但是看样子,应该是在积蓄着力量,等待着最后的清洗。

    按理来说,宗门对于内门弟子的试炼,不会安排这种必死的局,哪怕是没有争夺到石屋,同样会有着一半以上的存活率。

    可以现在这样的强度,怕是争夺到石屋的修士,都会有一定的危险。

    因为石屋的防御阵法,是依托着灵泉而布置的。

    所以,排名越是靠后的石屋,防御阵法的强度也就越弱,到最后,恐怕筑基初阶的力量就能够破开。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躲在石屋中,也不一定是绝对安全的。

    想到这里,赵大宝的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连忙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云氤收回了储物空间。

    石屋外,黄玉等新人修士聚拢在一起。

    他们的四周,散布着警戒阵法。

    鬼气和妖气的弥漫,化成阴云,将整个山谷笼罩其中。

    “怎么这么冷?比昨晚冷多了!”

    有修士感觉到不对,有些疑惑的问道。

    同样有修士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略显不安的问道:“是啊,温度怎么突然降低了许多。”

    “你们看见负责警戒的张恒了吗?”

    “他不是在那边一直坐着呢嘛!”

    众修士口中的张恒,乃是炼气八层的修士,他的位置位于警戒阵法的边缘。

    “不对劲!”

    黄玉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死死的盯着那个负责警戒的修士张恒,脸色凝重。

    “怎么了?”

    赵小巧跟着黄玉的目光看去,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因为原本负责警戒的张恒确实是坐在那里,不过仔细看的话,就能够发现张恒的头旋转了180度,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边。

    哪怕是炼气八层的修士,头颅被转成这样,也断然是活不了的。

    “往队伍后面退,小心一点。”

    黄玉看的头皮发麻,拉着赵小巧的手隐蔽的朝着队伍后面退去。

    他的修仙世家乃是盗墓世家,对于挖掘山土有着独特的技巧。

    因为昨天晚上的教训,所以在今天白天的时候,黄玉就偷偷挖掘了数百米深的地道,直通地底。

    此时发觉到了危险,他准备带着赵小巧偷偷潜入地道。

    至于肖倩,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被五只山鬼凌-辱后,吃掉了尸身。

    整个山谷中修士的数量有不少,此时全部聚集在一起,倒也有几分声势。

    黄玉和赵小巧的行动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当他们刚刚潜入地道中,地面上,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已经响了起来。

    “敌袭!敌袭!”

    最先发动进攻的是山鬼,他们无影无踪,直接附着在修士的体内,瞬间撕开了修士防御的口子。

    随后而至的妖兽,将三十多名修士淹没其中,一时间,只能看到五颜六色的法诀的光芒,以及修士惨叫的声音。

    这会儿,100个石屋里倒是风平浪静。

    赵大宝端坐在石屋中,外界的惨叫声不断,隐隐夹杂着修士的怒吼和不知名的兽吼声。

    那些筑基期的妖兽和山鬼并没有出手,静静的盘踞在山林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

    “咚咚咚。”

    “赵师兄,快点开门啊,救命!”

    石屋外,传来救命的声音。

    这道声音有些熟悉,让赵大宝睁开了眼睛。

    “你是谁?”

    赵大宝语气平静的问道。

    在这个山谷中,因为有监视者的存在,所以石屋里不能同时待两个内门修士,不过现在看外面爆发的兽潮,监视者应该出现什么问题了,这种规定自然就作废了。

    “黄玉,我是黄玉啊。”

    门外的声音带着焦急,可能是太过于畏惧,导致声线都有些变化。

    “哦,黄玉啊,上次我给你的那枚固本丹,应该还在身上吧?”

    赵大宝起身准备开门,像是随口问了一句。

    “在呢,就在身上呢,师兄你快点把门给我打开,外面太冷了。”

    听到了黄玉的回答,赵大宝身体一僵,停在了原地。

    他当初给予黄玉的,明明就是筑基丹,刚才所说的固本丹,只是试探而已。

    “赵师兄,怎么了?快点给我开门啊。”

    黄玉的声音已经变得僵硬了起来,听起来给人呆滞的感觉。

    “你不是黄玉,你到底是谁?”

    赵大宝语气严厉的问道。

    石屋外面,属于黄玉的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一片寂静,像是刚才的求救声只是幻觉。

    四周渐渐开始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赵大宝有些后怕的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知道刚才石屋外应该是只山鬼,模仿黄玉的声音,想要诓骗自己开启石屋。

    如今外面那么混乱,一旦打开石屋的门,就相当于关闭了石屋的防御阵法,那个时候,哪怕是赵大宝,恐怕都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那些筑基期的山鬼、妖兽都还没有出手,石屋的防御强度还是足够的,等到那些筑基高阶的存在出手,哪怕是躲在石屋内,也不一定能够安全。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自救,寻找脱困的方法。

    这样想着,赵大宝开始把目光投向灵泉上。

    灵泉的大小只有两个巴掌大小,而且周围有符文稳固,坚固无比,根本不是炼气期的修士可以破坏的。

    这也是宗门防止修士偷窃灵脉内灵石的手段。

    可现在外界已经被堵死了,唯一的出口就是这个灵泉。

    但是看着那小小的洞口,赵大宝有些头痛。

    长生造化诀里倒是有变化之术,不管是变成蚊虫还是猛虎都可以。

    然而,这种变化之术太过于高端,要求最低的修为都是金丹期,根本不是现在的赵大宝能够学习的。

    而其他的方式又根本破坏不了坚固的灵泉,除非是破除灵泉周围的符篆。

    “这种符篆和长生造化诀中的蝌蚪符文同出一源,能够让整个灵泉的出口变得坚固无比。现在研习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知道时间上来不来得及”

    赵大宝眉头紧皱,暗暗思忖,“不过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倒不如努力去争取到一线生机。”

    “先试试吧!”

    外界的修士惨叫的声音已经弱了下去,赵大宝不再迟疑,开始全心全意的破解着灵泉周围的符篆。

    石屋外,山林中。

    妖兽与山鬼中的筑基期存在,正泾渭分明的排列成两个阵营。

    妖兽这边的最强者,是一只筑基高阶的青色蛟龙,这种蛟龙乃是蛇躯蜕化而成,潜力不大,但是战斗力却是同阶存在中数一数二的。

    而山鬼这边的最强者,则是身穿着黑色鱼鳞甲的鬼将,他原本是宗门内的天才弟子,被迫害后化为鬼修,对于宗门内的所有人都充满仇恨。

    “血食,甜美的血食,虽然不知道这座山谷的防御阵法为什么会打开,但是我已经有三百年没有尝过修士的血食了。”

    青色蛟龙的尾巴拍打着,它看着那山谷内的修士,竖瞳中泛着冰冷的杀意。

    “老蛇,这些修士虽然美味,但是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鬼将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金属撞击,它的目光看向排名前十的石屋,眼神里露出罕见的凝重。

    “区区一些炼气期的小家伙,吃了也就是吃了,还有,我是蛟龙,不是蛇。”

    青色蛟龙的语气有些不满,它的出生不好,平时最忌讳有人叫破它的跟脚。

    “哦,知道了,老蛇。”

    鬼将的语气还是有些懒洋洋的,毫不在乎。

    它和青色蛟龙斗了近百年,彼此实力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自然不怕蛟龙。

    “你找死。”

    青色蛟龙平素里脾气就不好,这样一再被叫破跟脚,哪里按捺的住,一个蛟龙摆尾,就对着鱼鳞甲的鬼将轰了过去。

    筑基期的青色蛟龙速度飞快,用肉眼根本捕捉不到。

    而青色蛟龙和鬼将的距离本来就近,是一个蛟龙摆尾,数丈的距离瞬间就被拉近了。

    残影阵阵,倏忽而至。

    数万斤的力量砸了下来,原本懒洋洋的鬼将身影忽闪,出现在了数百米远的地方,躲过了这一击。

    不过鬼将能够躲的了,他的那些手下可就遭殃了。

    一时间,山鬼阵营被青色蛟龙砸的人仰马翻。

    “好了,别闹了,正事要紧。”

    看着恼羞成怒的青色蛟龙,鬼将心里暗暗后悔,为什么要招惹这种没脑子的家伙。

    “哼,再揭我短,定要跟你不死不休。”

    见鬼将服软,青色蛟龙摇晃着龙尾,带着一众筑基妖兽,对着石屋的方向游走了过去。

    而鬼将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也是带着自己的手下,朝着那一排石屋走去。

    甭管为什么这座山谷的防御法阵突然削弱,可以让他们这些筑基期的山鬼与妖兽进来了,他们今天的目的只是想想好好的享受一下眼前的盛宴。

    杀光所有人,然后统统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