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07章 渡化怨灵!

    “不知死活的怕是你吧?万魂幡这种邪器,丧尽天良,根本不被天地所容,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一旦发现,统统杀无赦。 ”

    云伶的语气冰冷,杀意凛然,显然是动了真怒。

    主要是万魂幡的炼制过程太过于血腥,万名修士的魂魄,都是需要在百般折磨后,心中充满怨恨的时候将其从体内抽取出来。

    而且在幡成之后,更是会变成堪比元婴修士的邪器,每次动用,都需要数万人血祭。

    “杀我?你们的实力怕是弱了点啊。”

    听了云伶的话,阴鸷中年修士不怒反笑,精纯的灵力被他注入血色幡旗上。

    刷!!!

    血色幡旗迎风便涨,刹那间已有百丈方圆,如同是一挂血色星河,朝着赵大宝和云伶席卷过来。

    腥风阵阵,鬼哭狼嚎。

    哪怕是万魂幡还没有靠近,赵大宝就能够感觉到心中有种淡淡的威胁感,浑身皮肤有如阵扎,丝丝阴冷的气息想要窜进他的体内,不过还没等靠近他,就被龙威震散。

    但能够让此时的赵大宝都感觉到威胁,这个万魂幡的威力确实极端惊人。

    而这还只是炼制半成品的万魂幡,如果真的是成品万魂幡,瞬息间就能够暴涨到千里方圆,哪怕是元婴修士,都不敢轻易掠其锋芒。

    “退后,我来会会它。”

    血色幡旗转瞬即至,赵大宝挡在云伶的面前,直直的对着血色幡旗冲了过去。

    “哼,不知死活。”

    看着朝着血色幡旗冲过去的赵大宝,阴鸷中年修士的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

    这个血色幡旗内部有近万低阶修士的冤魂,再加上里面布置的高阶阵法,威力无穷。别说是筑基修士,就连金丹后期修士,只要敢闯进去,都是十死无生。

    阴鸷中年修士操纵着血色旗帜,对着赵大宝撞了过去。

    他此时看赵大宝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

    砰

    赵大宝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撞进了血色幡旗内部的空间。

    这里是一片血色的空间,空间的下方,是一处血色的湖泊,无数的白骨在湖泊中沉浮哀嚎,它们想要爬出来,想要解脱。

    但是血色湖泊像是拥有莫名的吸引力,这些骸骨只能在湖泊中哀嚎着,沉沦不能解脱。

    空气中弥漫着阴风惨雾,无数的怨魂血影,此时感应到有血肉之躯闯到幡内,都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朝着赵大宝的位置围拢了过来。

    “好惨啊,我死的好惨啊。”

    “吾乃是御兽宗核心弟子,未来成就无限,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来陪我们吧,献出你的血肉,献出你的灵魂,沉沦吧,沉沦吧。”

    鬼影绰绰,阴风阵阵。

    纯净的血肉,对于怨鬼来说是上好的补品。

    哪怕赵大宝身上散发着让它们畏惧的气息,但是在本能的驱使下,无数的怨鬼还是前仆后继的对着赵大宝扑了过来。

    很快,数以万计的冤魂将赵大宝团团包围。

    核心处,已经看不到赵大宝的身影了。

    血色幡旗外,阴鸷中年修士看着血色幡旗中的景象,露出了快意的笑容。

    这个血色幡旗内部有着专门增强怨魂实力的阵法,哪怕是炼气期的怨魂,在旗帜内都能发挥出不弱于筑基期的力量。

    而且近万的怨魂之间的实力还会出现增幅,就算是他,都不敢轻易进入血色幡旗中。

    此时赵大宝被万鬼噬咬,绝对是必死无疑的,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

    这样想着,他将目光看向了面前风姿绝伦的云伶,吞咽了口水,心脏都有些不自觉的快速跳动。

    哪怕他见识的绝色女修不少,但是和面前的这个女修比起来,却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嘿嘿,你的那个男伴现在被万鬼噬心,怕是不出片刻就要化成枯骨,魂飞魄散了。”

    “识相的,就乖乖的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不然,定要将你炼制成血傀,供我日夜享用。”

    中年阴鸷男子的目光夹杂着难掩的占有欲,还有浓浓的杀意。

    他本就是魔修,做事随心所欲。

    哪怕云伶不同意,杀了之后炼制成血傀,一样是可以随意享用。

    “青莲化身。”

    面对着阴鸷中年男子的目光,云伶没有说话,直接使用出了压箱底的本命招数。

    只见灵力弥漫间,有两道虚影出现在云伶的两侧,这两道虚影都是她的化身,而且拥有着她十成的力量,缺点就是只能维持十分钟的时间。

    不过,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三道相同的身影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法器,对着阴鸷中年修士冲了过去。

    但只有最中间的那道身影看起来最真实,而其余两道身影,则显得有些虚幻。

    “桀桀,不过是些障眼法的雕虫小技,看本座先将你擒拿,再好好炮制你。”

    阴鸷中年修士并没有从幻化出来的两道虚影上感到威胁,他冷笑着,灵力化作大手,对着中间的云伶抓了过去。

    数十米的灵力大手将云伶抓在中间,像是抓住了小虫子。而被抓住的云伶却没有露出任何惊慌,而是噙着莫名冷笑看着阴鸷中年修士。

    原本看到云伶被灵力大手轻易抓住,阴鸷中年修士还想嘲讽一番,但是在看到云伶嘴角的那丝讥讽表情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剧变,本能的想要朝着后方退去。

    但是这个时候,云伶幻化出来的两道虚影已经靠近,原本毫无存在感的虚影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气势,手中拿着低阶法宝,对着阴鸷中年修士狠狠的刺了过去。

    噗嗤!

    阴鸷中年修士的灵力护盾,在锋利绝伦的法宝面前,比泡沫坚硬不了多少,轻易被刺穿。

    但法宝在刚刚接触到阴鸷中年修士身体的时候,淡淡的血光在阴鸷中年修士身体浮现,一道龟甲的虚影浮现了出来,竟然硬生生的拦住了低阶法宝的攻击。

    “呼呼还好我有这件中阶法宝,龟灵甲,不然今天怕真的有陨落的可能!”

    阴鸷中年修士并没有暴怒,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看向云伶的目光,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情绪。

    “果然,像这样的女修,都是要炼制成血傀,才能够尽情放心的玩-弄啊。”

    他自言自语着,空气中又变化出一只灵力大手,对着云伶狠狠碾压过去。

    两只灵力大手粗达十米,长度有近百米,像是巨大的磨盘,无情的碾压着中间的云伶。

    “呜还好有青莲道体,不然现在怕是要变成肉酱了。”

    云伶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哪怕是以她的体质,这个时候都有种被碾碎的感觉。

    不过坚持片刻倒不是问题。

    她的目的不是要杀死对方,而是负责拖住面前的这个金丹修士,让赵大宝在血色幡旗内部任意的施展手段。

    目前来看,她的目的倒是成功完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幡旗之中,怕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情况正如她所料!

    “八部天龙,显化!”

    此时的幡旗内,八只天龙携带淡淡的金光,浮现在赵大宝的身体表面,朝着四周不停的冲刷着。

    而原本阴风阵阵的怨鬼,在被金光冲刷后,脸上浮现出畏惧的神色。

    这种畏惧是来源于本能的东西,哪怕它们现在神智全失,哪怕它们对赵大宝的血肉充满渴望,但是在金光冲刷过后,它们都是匍匐在地,表示出被度化的安详。

    赵大宝看着周围被暂时渡化的怨鬼,对于自身祖龙道基的强大倒是有了更深的理解。

    由祖龙气息暂时演绎出八部天龙的气息,也是赵大宝临时起意。

    毕竟,祖龙乃是万龙源头,它本身就包含着一切龙类的神通,所以暂时演化出八部天龙的气息倒不是难事。

    八部天龙乃是佛教的神龙,具有渡化的神通,此时虽然只能演绎出一丝的气息,但度化面前的近万怨魂,倒是完全足够了。

    随着金光的冲刷,血色幡旗内部,原本的漫天血雨已经变成了祥瑞。

    而底部的血色湖泊内,无数挣扎沉沦的骸骨,在接触到祥瑞后,都是面色安详,像是佛门的金身罗汉般盘坐,他们的颌骨上下张合,竟然有念诵经文的声音传出来。

    咔擦

    原本数百丈的万魂幡底部,已经开始浮现出淡淡的裂纹,有淡淡的金光从血色幡旗内部冒出来。

    “嗯?”

    这个时候,正在集中注意力,操纵着血色大手,想要将云伶碾死的阴鸷中年修士,终于察觉到了幡旗的变化。

    “怎么会这样?”

    阴鸷中年修士一脸懵逼。

    在他想来,自己的万魂幡强大无比,对付区区一个被困的赵大宝,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但现在

    不管如何,他看着出现裂纹的万魂幡,不敢再冒险使用了,本能的想要将其收回丹田温养,顺便再镇压其中的亡魂和赵大宝。

    可当他催动灵力召回时,那万魂幡却纹丝不动。

    这一刻,中年阴鸷修士的脸色,终于第一次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