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14章 战尉迟恭!

    “你们的对手,是我!”

    看着面前仿佛是见鬼般的三个筑基修士,赵大宝咧嘴笑道,牙齿洁白细碎,像是某个不知名食肉动物的牙齿,光是看着,就让那三个筑基修士不寒而栗。

    “枯荣斧乃是采集的河底银砂熔炼而成,哪怕是放在高阶法宝中,硬度都是数一数二的,怎么会一碰就碎”

    “怎么会这样,吴钩剑乃是我祖父赐予我的极品法宝,斩金断铁都是寻常,今天在这里碎裂了,我该怎么交差?”

    三个筑基修士都吓的够呛,看着赵大宝的眼神像是看着怪物。

    他们本能的想要转身逃走,这种人形大妖,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不过现在尉迟静在敌人的手上,他们如果转身逃跑,回头尉迟长老怪罪下来,他们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个叛徒怕是妖族的奸细,不然怎么会有这种体质,我们速速回去禀报宗门,派出高手将他诛杀。”

    贼眉鼠脸的周子文,也就是之前第一个对云伶觊觎的修士,此刻转了转眼睛,有些大义凛然的说道。

    “对对对,这人是妖族奸细,事关重大,我们需要先回宗门禀报,尉迟师妹,你先等我们片刻,救兵马上就来。”

    “子文师兄所言甚是,我们先分头逃跑吧。”

    周子文的话得到了剩下的两个男修的赞同。

    哪怕是事后尉迟长老责怪下来,有这层理由挡着,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如果真惹急了他们,直接投靠到金长老那边,尉迟长老也奈何不了他们。

    不管怎么样,都比待在这里等死要好。

    “呵呵,我允许你们逃跑了吗?”

    看着掏出神行符的三名筑基修士,赵大宝冷笑了两声,身影闪动,直接将其中那名修为最高的筑基修士砸翻在地上。

    不管是灵力护盾,还是所谓的护身法宝,在赵大宝的神力下,都像是泡沫般炸开,而那个贼眉鼠眼的修士周子文,也是瞬间被砸的翻白眼,昏死在了地上。

    “分头逃!”

    剩下两个筑基修士见修为最高的周师兄都遭了毒手,顿时吓的魂飞魄散,汗毛倒竖,默契的朝着两个方向逃散着。

    不过他们的速度哪怕再快,和现在的赵大宝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

    短短十多秒的时间,赵大宝就提着两个昏迷不醒的筑基修士,回到了原地,扔到了那个贼眉鼠脸的筑基修士周子文的旁边。

    而之前还语气阴毒的尉迟静,在云伶的暴力镇压下,此时已经是面目全非。

    全身上下都是好的,只有一张脸,原本还算是气质非凡,但是在云伶的特殊照顾下,现在硬生生的被砸成了猪头,只有苦苦求饶的份,哪里还敢放狠话了。

    不过招惹到以杀证道的云伶,能够留得一条性命,已经算是她走运了。

    赵大宝摇了摇头,将三个昏倒的筑基修士封禁了灵力,用捆仙绳捆在了一起,又把这三个家伙的储物戒指和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收刮完毕,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所谓的捆仙绳,是用七阶以上妖兽的筋制作的绳索,不管是韧性还是其他的,都不是筑基修士能够挣脱的。

    此时,幕后黑手的爪牙已经全部被清理,赵大宝也不着急,静静的盘坐在原地,等待着正主的到来。

    云伶有点闲着无聊,又继续对尉迟静的那张脸重点照顾,玩的是不亦乐乎对于这种嫉妒心强的女人,毁容往往比杀了她还要更让她难受。

    而且她的手法特殊,有特殊的灵力将其经络破坏,这样哪怕是事后尉迟静被救了回去,用任何的灵丹妙药,也不可能把容颜恢复成之前的模样了。

    这边的动静这会儿已经传遍了整个千岭镇,无数的低阶修士远远观望着这里,讨论着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敢挑战千岭宗的威严。

    过了一会儿,一道青色的光芒从天穹上激射过来,这是属于金丹修士的遁光。

    而整个千岭宗里,有超高木属性灵根的金丹修士,只有尉迟恭长老。

    “正主来了。”

    赵大宝缓缓睁开眼睛,刚才短短时间的修炼,他都能够感觉到自身液化的灵力在缓慢凝练着,充实着身体的各大经脉。

    按照这种修炼速度,再给他一年的时间,结丹有望。

    被绑在捆仙绳上的三名筑基修士,修为最高的周子文第一个醒来,他察觉到自身的处境之后,试图挣脱束缚,不过捆仙绳太过于坚韧,根本挣脱不得,这让他的神情有些沮丧。

    不过,在感受到极速接近的那股强大而又熟悉的气息之后,周子文沮丧的神情迅速变得激动起来,“尉迟长老来了,有救了,这下有救了。”

    “尉迟长老?推动兽潮的幕后黑手,就是那个家伙吗?”

    赵大宝眉毛一挑,知道了差点没把他害死的幕后黑手的名讳。

    但这种时候,对方想要杀他,掩盖真相,而他也是杀对方而后快,所以知不知道名讳,倒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咦,好像来了个厉害的家伙,不过这种金丹期的小家伙都敢这么嚣张了吗?像在我那个时代,只有元婴修士,才有御空飞行的权利的,金丹修士若敢这样,怕是要被人随手斩落的。”

    云伶凑了过来,大大咧咧的说道。

    而尉迟静,已经在极度的怨恨和疼痛中,彻彻底底的昏死了过去,估计哪怕能够救醒,心里也会留下彻底磨灭的阴影。

    “金丹期的小家伙?”

    听着云伶的话,被捆仙绳绑住的周子文差点没惊叫出声,看向云伶的目光,哪里敢再那么的轻佻,而是彻头彻尾的充满恐惧,心中暗暗思忖,能够称呼金丹期为小家伙的存在,难道是传说中的元婴老祖?

    而赵大宝也是撇了撇嘴,对于云伶的话有些无语。

    不过以她曾经隐门巨擘的身份看,称呼金丹期修士一句小家伙确实没什么问题。

    “哪家的小辈,如此猖狂,竟然敢这么称呼老夫,当真是目无尊长,不知死活!”

    尉迟恭高大身影落了下来,语气冷厉,面色不善。

    而在看到昏迷不醒的尉迟静,以及她脸上那些凄惨的伤势后,尉迟恭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下去,看向赵大宝和云伶的目光,也充满了杀意。

    虽然对外公开尉迟静的身份是他的侄女,但是尉迟静其实是他酒后与家中嫂子生下来的私生女,这种孽伦身份肯定是不能透露。

    而他尉迟恭也是因为对于尉迟静的那份愧疚,所以在宗门内对尉迟静百般宠溺,现在尉迟静被人打成了这样,哪怕醒来,都要留下极其深的心理阴影,这让尉迟恭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赵大宝和云伶大卸八块。

    “老匹夫,称呼你一声小家伙是给你面子,这要是放在五百年前,就你这种货色,我一口气就把你给灭了。”

    云伶看着面前身材高大的尉迟恭,语气不屑。

    赵大宝倒是可以确认云伶说的都是真的,不过听在尉迟恭耳中,就是对他的一种挑衅。

    “放肆!”

    尉迟恭怒喝了一声,神色愤怒,他身居高位,再加上法宝威力惊人,哪怕是宗门长老,对于他都是和言善色,何曾被筑基期的修士这么挑衅过。

    恼羞成怒下,元神法宝从眉心飞出,迎风便涨,对着面前的云伶镇压过去。

    尉迟恭的元神法宝同样是熟铜棍,不过卖相上比尉迟静不知道好到哪去了,棍身长达百丈,上面有云纹,增强重量和杀伤力。

    这种元神法宝势大力沉,砸落下来像是天塌下来般,让人心生绝望。

    云伶没有硬扛,躲到了赵大宝的身后,谁让这家伙的身体比她的青莲道体更厉害呢!

    砰!!!

    百丈熟铜棍直接将赵大宝砸穿在地底,不过尉迟恭的脸色没有放松,甚至还有点难看。

    元神法宝和修士元神相连,尉迟恭能够感觉到熟铜棍的器灵在哀鸣,而熟铜棍的底部,甚至出现了半米的豁口。

    半米对于百丈熟铜棍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半米豁口的内部,熟铜棍已经产生了裂痕。

    “见鬼,怎么会这样?”

    尉迟恭脸色不好看,而醒来的周子文看着赵大宝被砸到地底,倒是面露喜色。

    但就在这时

    咻!

    地底的大洞中,赵大宝拉着云伶飞身跃了出来。

    “”

    周子文脸上的喜色顿时直接僵住,说不出话来。

    尉迟恭也是面色阴沉,他能够感觉到,哪怕硬扛了他的元神法宝一击,面前的筑基修士依然是毫发无损。

    赵大宝却不管尉迟恭怎么想,他面色平静看着这个老匹夫,直接开门见山道:“尉迟长老,内门山谷的防护阵法,应该是你打开的吧?”

    “一派胡言,我乃是镇守内门山谷的长老,怎么会擅自打开阵法?明明是你这个宗门叛徒,因为与宗门弟子的冲突,心生怨恨,偷偷打开了内门山谷的防护阵法,害死数百同门。”

    听了赵大宝的话,尉迟恭面色不变,言语间就将屎盆子扣在了赵大宝的头上。

    而按照他在宗门的地位,说话的可信度是肯定要比赵大宝要高的,如果是个普通的筑基修士,这个时候怕就只能背下这个黑锅,然后束手就擒,含冤而死了。

    不过赵大宝只是微微笑了笑,舒展了一下身体,在噼里啪啦的气爆声中轻松的说道:“呵呵,老家伙,你不承认没关系,血口喷人也没关系,只是希望等下我快要把你打死的时候你的嘴还能够像现在这么硬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