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16章 斩草除根!

    金丹修士体质坚韧,比筑基期的修士高出不少,比之于炼气修士,更是高出千百倍。

    此时尉迟恭被赵大宝砸落到地面,直接将青石地面砸出了近百米的深坑,周围有看热闹而来不及躲闪的炼气修士,在这种巨大冲击力下,根本来不及逃散,一时间死伤无数,鬼哭狼嚎。

    蜘蛛网般的裂纹中心,尉迟恭狂吐着鲜血,竟然没有当场死亡,不过浑身的伤势却是凄惨无比。

    最明显的,就是他被打成血雾的两只胳膊,如今衣袖空荡荡,血迹斑斑。

    “咳咳,老夫太过于轻敌了没想到,筑基期修士中,竟然会出现如此强者。”

    尉迟恭吐着的鲜血中夹杂着脏器的碎片,脸上浮现出凄惨的笑容。

    此时他的体内五脏六腑全部碎裂,心脏也已经爆裂,如果换成筑基或者是炼气修士,这种伤势绝对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哪怕对于金丹修士来说,这种伤势,除非是有什么灵丹妙药,不然活下来的可能性已经断绝,生机泯灭。

    当然,金丹修士生机磅礴,除非是头颅被人直接斩掉,不然根本不会当场死亡。

    所以尉迟恭还能够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而死。

    “颠倒是非黑白,还想陷害于我,如果换成普通筑基修士,这个时候怕已经被你擒拿,然后乖乖的做替罪羊了吧?”

    赵大宝看着躺在深坑里,气若游丝的尉迟恭,脸上的笑容有些发冷,“自作孽不可活,碰到我,也是你的不幸。”

    “呵呵,成王败寇,我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修道界浩渺无垠,我南域也不过就是一汪池塘,你嚣张跋扈,迟早会有人替我报仇,将你击毙。”

    尉迟恭面如金纸,气若游丝,不过说话间,脸上却没有太多绝望的神色,反而有种莫名的阴冷。

    “送你上路。”

    赵大宝不想太多废话,直接上前,一掌拍碎了尉迟恭的头颅。

    看到尉迟恭整个人的身体软绵绵的倒下去,赵大宝的心里却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得不说,尉迟恭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实在是淡定的有些过分了,而且刚才的话语间,他明显有种求死的倾向。

    这样想着,赵大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打开大天眼术,整个世界真实的一面,呈现在他的面前。

    而这真实的一面,却让赵大宝吓了一跳。

    尉迟恭的尸体躺在地上,不过此时,正有丝丝缕缕的黑气盘旋在尉迟恭身体的上方,缓缓凝聚成了个小人的形状。

    这个小人只有三寸,眉眼里隐隐可以看出来尉迟恭的影子,魂魄看起来比寻常的修士要更加凝聚。

    “鬼修?还是准备借体重生?”

    看着慢慢凝聚出魂魄的小人,赵大宝微微惊讶,毫无疑问,这就是尉迟恭的底牌,也是他面对死亡时候的那种底气所在。

    而这种小人乃是金丹修士的魂魄所化,不管是夺舍还是转化成鬼修,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当然,对于大部分的修士来说,转世投胎才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胎中之谜太过于玄奥,很容易被洗刷记忆,但是转化成鬼修以及夺舍更加危险。

    毕竟,阳界对于魂魄来说太过于凶险,哪怕是金丹修士,若找不到适合的躯体,一段时间后直接就会魂飞魄散。

    就算是夺舍成功,接下来能够活的阳寿,还是会和之前本体的阳寿相同,除非是突破新境界,不然根本不会增加。

    尉迟恭也是心有不甘,再加上极大的怨念,才会选择走鬼修夺舍之路,而且他也是极为小心,缓缓凝聚魂体,而不是一蹴而就。

    这样很隐蔽,但是在大天眼术之下,还是无所遁形。

    “为非作歹就算了,死了都不安生。”

    说话间,赵大宝直接将那快要凝聚完成的魂体拍散,隐约间,可以听到尉迟恭惨叫的声音这一拍,直接将尉迟恭七魂六魄给拍散,哪怕能够成功投胎,也是直接堕入畜生道,永远沉沦。

    在解决了尉迟恭之后,赵大宝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正身处一个结界之中。

    而在周围看热闹的修士眼中,结界中的赵大宝和尉迟恭之间的战斗,是两名普通的筑基期修士的斗法。

    原来刚才在战斗之前,尉迟恭就随手布置了结界,将他与赵大宝笼罩其中。

    在千岭宗,同门屠戮是重罪,哪怕尉迟恭贵为长老,随意击杀内门弟子,还是会让他麻烦缠身,索性布置结界,将一切都隐藏起来。

    这倒是方便了赵大宝,在察觉到结界存在后,赵大宝将剩下的四名筑基修士全部斩杀,尸体则是收回储物空间,最后一把火来个毁尸灭迹。

    当然,现场战斗的痕迹还是泯灭不了,赵大宝也就放之任之,毕竟,那种破坏力,远远不是筑基修士能够造成的。

    神不知鬼不觉的走出结界,赵大宝混入外界的人群中。

    筑基修士在千岭镇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有不少的,赵大宝筑基四层的修为并不显眼。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赵大宝发现尉迟恭长老之死,似乎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

    他不知道的是,尉迟恭为了能够隐蔽的将他击杀,对外宣布闭关修炼。

    而金丹修士寿元漫长,闭关修炼个十年八年的都是正常,所以短时间内,尉迟恭身死的讯息根本不会传递出去。

    而那四名筑基修士的失踪倒是引起了宗门注意,也派出力量出来探查,但是都没有找出任何线索,最终也是以失踪定论。

    在千岭镇待了有半个月,整个宗门除了派了新的筑基期修士前来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这让赵大宝彻底放下心来,乘坐灵禽,前往千岭宗的山门。

    在刚刚抵达山门的时候,赵大宝还是比较紧张的,好在山门护卫的检查都是如常,反而对于他表现出尊敬的态度。

    这倒是让赵大宝反应过来,原来,筑基修士在千岭宗内,已经算是中坚的力量了。

    因为前阵子内门山谷妖兽潮的原因,刚刚回到山谷没多久,赵大宝就被一名金姓长老给叫了过去,询问事情经过。

    如果在以前,赵大宝肯定是将尉迟恭揭露出来,不过现在他死都死了,而且还是被自己亲手击杀。

    所以面对询问,赵大宝都是一问三不知的状态,这让那个金姓长老面色不好,但却有无可奈何。

    短暂的询问后,赵大宝从长老宫殿里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有专门负责接待的修士,已经侯在宫殿的外面了。

    “这位师叔,能够突破到筑基期,那绝对是人中龙凤,万里挑一,我是宗门里专门负责接待筑基修士的人,师叔叫我金猴就好。”

    说话的是一名炼气高阶的修士,他微微低头,言语间有些讨好的意味。

    “金猴,有什么事吗?”

    赵大宝看着面前的炼气修士,语气有些疑惑的问道。

    “师叔您恐怕还不知道吧,在突破筑基期之后,就会正式的升任成宗门护法,并且拥有私人山峰一座,灵田两亩,而且还配备有奴仆两名,每个月俸禄十枚中品灵石等”

    “哦?还有这种待遇?”

    听了金猴的述说,赵大宝眼前一亮,倒是来了一点点兴趣。

    “待遇是有,不过这其中的道道却是不少,师兄怕是刚刚突破到筑基期内多久吧?”

    “有话快说。”

    听着这金猴的话,赵大宝哪里能不明白什么,直接塞过去一枚中品灵石。

    有钱能使鬼推磨。

    给这种小人物一点小恩小惠,有时候往往会有不小的收获。

    果然,金猴在接过中品灵石之后,眉开眼笑,对赵大宝的态度也是更加的恭敬。

    虽然这种带领着宗门新晋筑基修士办理事宜是肥差,寻常人根本落不到头上,但是大部分的筑基修士还是比较穷的,能够给出一枚中品灵石,已经是相当阔绰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

    筑基修士刚刚突破,随便拔根汗毛,都能够比炼气修士的大腿粗了,不过一般也就是三五枚下品灵石。

    当然,还有那种耗尽了全部家财,才刚刚突破到筑基期的穷鬼修士。

    这种修士要是遇到,好处落不到,那麻烦倒是不少。

    好在从赵大宝出手阔绰可以看的出来,绝对不是那种穷鬼筑基修士。

    “这位师叔,我在这千岭宗生活了二十年,对于这些门道倒是清楚,您尽管跟我来,保证让您吃不了亏。”

    说话间,金猴不知道从哪牵出来一只灵禽,殷勤带着赵大宝前往千岭宗的执事峰。

    执事峰的高度,在整个千岭宗都是首屈一指,除了长老及主殿之外,也就是执事峰最高了。

    因为执事于执事峰上,诸多的筑基修士来往接取任务,并且换取任务点,这里衍生了不少的商机。

    许多有经商天赋的修士开始在这里扎堆出现在,售卖一些内部流出的丹药、灵酒、法宝等东西,久而久之,整个执事峰,反而属于千岭宗最为热闹的地方了。

    而要说执事峰最热闹的地方,那还得是执事殿下的坊市,那里鱼龙混杂,背后有着高阶修士的影子,隔段时间,就会有不少好东西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