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26章 小赌怡情!

    二十多万枚中品灵石,也就是两千枚上品灵石,这种数量对于金丹修士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一柄极品元神法宝的价格,也不过是近千上品灵石而已。

    何况,很多金丹高阶修士,都不一定有极品元神法宝。

    修为越高,财富的积累都是呈现十倍百倍的提升,但是修行中需要的消耗,同样是不菲的。

    赵大宝如今储物空间里的灵石,完全能够请的动元婴修士替他护法一段时间了。

    等丹药全部售罄的时候,后续排队的筑基修士,竟然还有数十个。

    见此,赵大宝连连抱歉,之后在众多修士不舍的目光下,拉着云伶迅速离开了。

    因为两人散发的都是筑基高阶的气息,所以回去的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不开眼的修士。

    而在这个过程中,云伶还跟赵大宝普及了一下关于秘境更加详细的解说。

    隐门秘境原乃是依附于地球的秘境,后来地球没落,隐门秘境倒是后来居上,成了真正的修炼圣地。

    而在隐门秘境中,同样是有着更小点的秘境。

    这些秘境根据等级划分为日月星辰,越是年份古老的,里面的东西越是珍贵,等级的划分就越高。

    这坠龙谷乃是先秦时期形成的,据说是有真龙陨落在此,龙血洒满大地,进而形成了日级的秘境。

    这种级别的秘境有造就强者的机缘,不过这坠龙谷也有巨大的限制,就是只能允许炼气期、筑基期的修士进入,如果有金丹期及以上的修士进入,会发生十分恐怖的事情。

    而且坠龙谷还分为外谷和内谷,两者之间的危险程度差别很大。

    外谷的机缘少,但是胜在安全。

    内谷的危险性十分之高,但是会有一些高阶的灵药,只要能够活下来,收获绝对是让元婴修士都要眼红的。

    云伶能够知道这么多,纯属是因为整个南域贫瘠,有名气的秘境根本没几个,除了坠龙谷,就是万阴之地。

    坠龙谷虽然每过百年便开启一次,但是因为有修为限制,高阶修士根本进不去。

    而炼气期与筑基期的修士,绝大多数都只能进入外谷,毕竟,再往里面就太危险了。

    虽然由于秘境内天地规则的限制,秘境中的妖兽发挥出的实力最多为筑基期巅峰,但它们的数量太多,而且浑身坚韧无比,有龙族的一丝血脉,哪怕是单挑,都不是寻常的筑基高阶修士能够对付的。

    不过这些妖兽价值不菲,因为有龙族的一丝血脉,不管是炼器还是炼制丹药,都是极好的材料。

    而除了妖兽,里面的灵药最出名的就是龙血草了。

    顾名思义,这种灵药乃是沐浴龙血而成,也是坠龙谷的特产。

    但龙血草都是生长在内谷之中,而且每株龙血草旁边都是有妖兽守护的,所以获取的难度非常高,再加上它本身乃是九阶灵药,价值高的离谱。

    宗门给出的内部价格是一百万枚下品灵石一株,这种价格已经超出了寻常的九阶灵药,不过相比于龙血草的稀有程度,倒也不算太高。

    赵大宝对于龙血草同样感兴趣,他现在的炼丹术慢慢的进入瓶颈,如果有高阶药材用来练手的话,提升的速度绝对是超出之前数十倍的。

    只是现在千岭宗市面上的高阶药材数量太少,每次也就拍卖行里出现几株,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卖的。

    倒不是因为没有人买得起,而是高阶药材根本就不流入市场,有钱也买不到。

    现在得知有个地方高阶药材遍地都是,赵大宝哪里能不激动,他的储物空间乃是大白的天赋神通,到时候偷偷带出来一大批高阶药材,又岂是宗门能够得知的了。

    而且赵大宝如今的修为虽然是筑基高阶,但是他的真实战斗力,完全可以堪比金丹高阶修士,这在限制修为的坠龙谷,完全就是无敌的存在。

    这样想着,赵大宝倒是有些期待接下来的坠龙谷之行了。

    五天后是宗门内部比试的时间,赵大宝是一点也不担心,闲暇的时候渐渐丹药,或者是研究研究阵法,至于修为,倒是停滞在筑基九层,不敢再提升了。

    如此,一直等到五天后比赛正式开始。

    这次比赛虽然参加的人数仅有百人,但引起的争议和关注,却是千岭宗百年难得一见的盛况。

    宗门的金丹修士数量不多,而且高高在上,掌控着整个千岭宗的运转,寻常的时候难得见上一面。

    所以,在整个千岭宗内,最有名气的反倒是筑基期中的一些天才人物,比如掌门之子周松,金家传人,以及皇甫老祖嫡孙女等。

    这些天才人物,在宗门的弟子中名气很大,而他们的实力,在同阶修士都是佼佼者,堪称是同阶无敌。

    赵大宝随意的走在千岭宗的主峰上,路上的修士全部都在讨论这次的比赛。

    “这次比赛,我可是把全部的积蓄都压到了大师兄周松的身上了,他可是掌门之子,拿个第一应该不是问题吧?”

    “哼,周松虽然是强,但是他和皇甫老祖的嫡系孙女皇甫灵儿比起来,孰胜孰负还是未知数。”

    “听说这次的比赛里,卧虎藏龙,许多师兄都借了不少元神法宝,就是为了闯进前三十名的位置。”

    “哎,像我等炼气修士,能够筑基就是万幸,要是能够在那种擂台赛上露脸,哪怕是死了也愿意啊。”

    一路上,无数的炼气乃至于筑基修士的口中,出现最多的名字就是皇甫灵儿与周松两人。

    他们俩的祖辈都是元婴修士,据说在娘胎里就用灵药打底,出生就是炼气高阶修士。

    除了基础远远高于普通修士外,他们都不是那种纨绔子弟,苦修和历练不比普通修士少,甚至还要更多。

    这也是他们在宗门里人气如此之高的原因。

    而除了这两人,这次比试中筑基高阶修士,各个都不是易于之辈,有散修中名气最大的小侯爷,他练体有成,根本无惧寻常的高阶法宝。

    其他的筑基修士,同样是卧虎藏龙,潜修多年,出关参加比试。

    赵大宝听着周围修士的讨论,缓缓来到了比赛擂台旁。

    这种比赛擂台都是用着材质惊人的断灵木,可以吸收能量。

    而在擂台的周围还刻有防御阵法,防止动静太大损坏擂台,误伤了周围观赛的修士。

    此时,比赛还没有开始,不过擂台旁的座位已经坐满,无数的中低阶修士一边谈论着他们眼里的强者,一边等待的比赛开始。

    而在擂台的上方,同样有绰绰的人影悬浮在半空,端坐在云朵之上,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这些修士都是金丹期的修士,有外门长老,副宗主,数量接近十人。

    “这位道友,你这次看好哪个修士,旁边开的有赌盘,这次参赛所有修士都在其中,你可以试试手气。”

    就在赵大宝观察着擂台上方金丹修士的时候,旁边有个筑基六层的胖修士凑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意道。

    “不感兴趣。”

    赵大宝摇了摇头,他现在储物空间里灵石都快堆成山了,暂时对那种小打小闹提不起兴趣。

    “哎,小赌怡情嘛,这位道友,我们赌盘都是宗门最大的,资金充裕,透明公正,不管您压多少,都是受的起的。”

    两人说话的时候,开设赌盘的黑瘦修士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意劝道。

    “私自开设赌盘,你们不怕宗门责罚?”

    赵大宝见俩人有些纠缠不休,脸色冷了下来。

    “这位道友,我们赌盘能够开到宗门最大,后面哪能没人,我跟你说啊,有剑三公子在,寻常执法队根本不敢招惹我们。”

    那个黑瘦修士见赵大宝脸色变冷,还以为赵大宝是怕担上干系,连忙搬出他的后台,说话的时候都是拍着胸脯。

    “哦?剑三公子?”

    原本想要离开的赵大宝,在听了黑瘦修士的话,陡然停住了脚步,脸上带着浅浅笑意问道。

    剑三公子乃是剑修,攻击力远远超过同阶修士。

    因为他自称是宗门年青一代的第三名,所以被称作剑三公子。

    赵大宝和剑三公子倒是有过一面之缘,当初在执事峰排队,被他扔出去的那个华服青年,就是剑三公子。

    两人后来交谈了一番,都是带着试探的意味,倒也算不上愉快。

    “可不是嘛,这位道友,剑三公子的叔叔可是内门长老,再加上他的实力,您说能有啥风险。”

    黑瘦修士拍着胸脯保证,言语间,都是对剑三公子的推崇。

    “哦,既然是剑三公子,那安全倒是有保障了。”

    赵大宝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他随手扔出去一枚黑色储物戒指,语气随意道,“就这么多灵石,帮我压到名为赵大宝的参赛修士上。”

    “哎,好嘞,这是收据,您先收好。”

    黑瘦修士连忙接过储物戒指,眼里闪过不屑。

    这种黑色储物戒指乃是最低阶的储物戒指,哪怕里面装满了下品灵石,也不过是上万枚,根本不符合筑基高阶修士的身价。

    不过,当黑瘦修士打开储物戒指的时候,却是陡然愣在了原地,脸上布满了惊骇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