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27章 头陀修士!

    “一千枚上品灵石。”

    黑瘦修士看着储物空间里的上品灵石,语气都有些颤抖。

    “怎么,你不是说你们赌盘够大,来者不拒吗?”

    赵大宝看着浑身都有些发颤的黑瘦修士,理所当然的问道。

    “够大是够大,不过道友你这灵石数量有点太多了,我们赌盘根本”

    “一千枚上品灵石是吧?行,我剑三公子收了。”

    黑瘦修士的话还没说话,斜刺了有声音响了起来,穿着华服的剑三公子将储物戒指接了过去,看着赵大宝的目光了带着战意。

    “呵呵,当日在执事峰就觉得道友不凡,没想到现在出手就是一千枚上品灵石,果然是人中龙凤,当世人杰啊。”

    剑三公子脸上的笑意有些发冷,他全部身家也没千枚上品灵石,撑死也就是两三百上品灵石,现在有筑基修士掏出千枚上品灵石,不管怎么样,先收下再说。

    赢了,就把灵石收下。

    输了,就赖账,顺便斩草除根。

    反正有他的叔叔在,杀个筑基高阶比杀个鸡难不了多少。

    至于宗门的责罚,和千枚上品灵石比起来,还是要轻上许多。

    “嗯,赢得起也要输的起,希望剑三公子到时候信守承诺,还能笑的这么开心。”

    赵大宝笑了笑,他知道剑三公子背后的靠山,乃是金丹高阶的剑修,宗门的副门主之一,剑奇!

    因为剑修战斗力远超同阶修士,所以剑奇的战斗力堪比金丹巅峰修士。

    赵大宝目前的实力堪比金丹高阶修士,不过有无锋剑在,金丹高阶猝不及防下,都有可能被他一剑给砸死。

    对,是砸死!

    无锋剑重逾十万斤,虽然没有锋芒,但是直直砸落下去,怕是连极品元神法宝都有碎裂的风险。

    而金丹巅峰修士手段虽多,但是在无锋剑的恐怖重量下,都有饮恨的可能。

    所以对于剑三的那个副门主叔叔,赵大宝还真没有丝毫的畏惧。

    如果剑三敢赖账,或者给不起,就直接提着无锋剑砸过去,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而如果剑三的那个副门主叔叔敢横插一脚,同样是无锋剑砸过去,看剑三这个模样,他那个叔叔肯定好不到哪去,顺便讹上一笔,也算是为民除害。

    赵大宝和剑三都笑的很开心,而此时在擂台上方,端坐云端的剑奇,在和其他金丹修士聊天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有些奇怪的摸了摸鼻子,心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修为到他们这种程度,冥冥中都会有些感应的,而且金丹修士体质强大,寻常怎么会突然打喷嚏。

    不过剑奇推算一番,却是没有丝毫的头绪。

    这让他的心里更加不安,总觉得未来某天要倒霉。

    “剑副宗主,另侄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这次比试肯定能够大放风采,荣登三甲。”

    剑奇暗暗推算的时候,旁边有金丹长老脸上带着笑意恭维道。

    而在听到金丹长老的恭维,剑奇将目光放在下方,看到和赵大宝开心聊天的剑三,心情倒是好了点,他抚了抚美髯,缓缓开口道,“我后辈众多,唯有剑三这孩子得我真传,这次比赛,有皇甫灵儿和周松,三甲只剩下单独一位,不过想来对剑三不是难事。”

    “那是那是,剑三公子得您真传,三甲位置,如探囊取物。”

    那个金丹长老在恭维,不过眼神深处却有着不屑。

    虽然在宗门弟子里,都认为剑三是剑奇的侄子。

    但是在宗门的高层,都知道,剑三其实是剑奇与其嫂子孽伦而生,辈分乱的令人发指。

    不过可能是因为心里愧疚或者其他原因,剑奇对待剑三倒是比亲生的子嗣都要好,百依百顺,不管是什么要求,都会想着法的满足。

    此时,擂台赛已经进入了准备的阶段,赵大宝押注后,开始按照自己抽到的牌号,来到东南角的小擂台上。

    比赛的擂台共有九座,中央擂台乃是最后决赛时使用。

    而在中央擂台周围,就是八座小擂台了。

    只见一座擂台上方,已经有两个筑基高阶修士站立,这两个筑基高阶修士,一个是筑基八层的驼背老者,一个是筑基七层的中年男子。

    驼背老者的眼神有些浑浊,不过偶尔闪烁的精光,却能够证明他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羸弱。

    而中年男子则是气血充沛,手中的法宝是高阶的锁魂枪,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在战斗中,能够轻松幻化成十多丈的屠龙之枪。

    “呵呵,端木道友,没想到这二十年不见,你的修为倒是精进不少,看起来精神奕奕啊。”

    中年男子和驼背老者显然认识,话里带着讥讽。

    “当初一同做宗门任务的时候,你还只是个筑基三层的小家伙,没想到,短短二十年的时间,就能够站在我面前了啊。”

    驼背老者轻轻咳嗽了两声,语气有些阴沉的说道。

    “托你的福,辱杀我师妹的事情,虽然宗门没有证据,定不了你的罪,但是我铭记在心,苦修二十年,苍天有眼,倒是让我在擂台赛遇到了你。”

    “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师妹那也是我师妹,松陵她被邪魔外道侮辱而死,你可不能怪到我的头上。”

    驼背老者奸诈的笑了笑,他本来就已经苍老不堪,此时笑起来,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哼,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今天就新仇旧恨一起报,将你斩杀在擂台。”

    中年修士浑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意,围绕着他的高阶法宝锁魂枪仿佛感受到了他的愤怒,瞬间变幻成十多丈的庞然大物,对着驼背老者斩杀过去。

    这个时候,擂台赛已经正式开始。

    这种擂台赛上,都是有着伤亡率的,哪怕死上几个人,宗门也不会太过追究。

    当然,只要不是有深仇旧恨的筑基修士,比赛的时候都会留有余力,在抵抗不住的时候就会投降认输。

    那个时候,就会有金丹修士过来救场,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除了赵大宝面前的擂台,其他的也开始有修士比赛了。

    其中,最受关注的,分别是西北角和西南角的那两个擂台。

    因为此时,那两个擂台上,分别有着衣决飘飘,如同谪仙的皇甫灵儿,和玉树临风,身材高大的周松。

    两人都是筑基巅峰的实力,距离金丹也只有一步之遥,再加上手中极品法宝威力巨大,在比赛开始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将对手直接赶下擂台,赢得了比赛。

    而周围的修士,也是情绪激动的为两个天之骄子喝彩。

    因为有皇甫灵儿和周松吸引目光,所以其他擂台都显得比较冷清。

    嘭嘭嘭

    擂台上的中年修士和驼背老者正打的难解难分,两人实力相当,估计一时半会是决不出胜负了。

    赵大宝也不着急,他抽签排名比较靠后,估计得等个半天时间了。

    时间在慢慢的推移,而场上的战斗也越来越惨烈起来。

    驼背老者的法宝是一个葫芦,可攻可守,不过经过一段时间拼杀,葫芦已经破损不堪,而驼背老者,也是浑身血迹淋淋,有些狼狈。

    那名中年男子同样是浑身颤抖,隐隐有灵力不够的迹象。

    不过,让赵大宝觉得有些好笑的是,中年男子从储物戒指里掏出的凝气丹,赫然就是之前他卖的丹药。

    而那个驼背老者见中年修士服用丹药,暗骂一声,同样拿出瓶一模一样的凝气丹,像是服豆子般,塞了一把到嘴里。

    在服用丹药后,两个人的灵力都在迅速的恢复着,脸色也逐渐恢复镇定。

    而在其他的擂台上,有近半的修士,在灵力不济的时候,都在服用同款的凝气丹,而且效果显著,几乎是瞬间就能够恢复五成灵力,比什么千年玉髓之类的灵药要有用的多。

    这立刻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四处打听着这种丹药来自于何处,倒是给赵大宝的丹药打了个广告。

    又过了一会儿,赵大宝面前的擂台上的比赛已经接近尾声,驼背老者最后灵力不济,被锁魂枪直接扫出擂台外,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而在这段时间中,周松和皇甫灵儿已经各自赢了三场,每一场都是干净利落的横扫对手,绝世之姿,吸引了九成九的目光。

    赵大宝静静的闭目养神,片刻之后,终于轮到他上场比赛。

    只见擂台上站在他面前的,是个筑基九层的头陀修士,浑身散发着凶悍的血腥味,看着他的目光十分不善。

    “嘿嘿,小子,本来我还准备稍微教训你一下,再把你赶下擂台的,但是剑三公子已经吩咐过我,要好好照顾照顾你。”

    说话间,头陀修士笑的有些狰狞,剑三公子可是给了他数十枚上品灵石,让他在比赛里不要手下留情,直接将赵大宝的修为废掉,或者是直接斩杀。

    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同样有着自信,筑基九层的实力,在近百名的筑基高阶修士都能排前三十。

    而赵大宝虽然气息不显,但从表面上感觉,估计撑死了也就是筑基七层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