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28章 对上皇甫!

    筑基七层和筑基九层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而且头陀修士乃是正宗的实战派,死在他手里的筑基高阶修士都有不少,面前的这个家伙,必死无疑。

    “废话真多,要打就快打,浪费时间。”

    赵大宝伸了个懒腰,刚才坐了半天,实在是有些枯燥乏味。

    “哼,死鸭子嘴硬,等下我将你骨头一寸寸捏碎的时候,希望你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头陀修士笑的很狰狞,语气里透露着深深的寒意。

    他手中的极品法宝二月禅杖散发着浓郁的血光,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说话间,二月禅杖迎风便涨,散发着千钧的重压,对着赵大宝狠狠砸了过来。

    而赵大宝,则是不紧不慢的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柄不起眼的黑剑,对着十多米的二月禅杖迎了上去。

    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好像是巨人和蝼蚁,看着就能体会到那种鸿沟般的差距。

    原本脸上带着狞笑的头陀,在看到赵大宝拿出来不起眼黑剑的时候,微微一愣,旋即有些夸张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剑三公子让我特别照顾的家伙,就是这种货色?看来那五十枚极品灵石,是注定要落入我的口袋了。”

    而擂台下方为数不多的观众,在看到赵大宝拿出不起眼黑剑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愣,表情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不是吧,那柄黑剑上面没有一点灵光,怕就是柄凡人使用的武器,这个筑基高阶修士已经穷到这种程度了吗?”

    “这场比赛没有悬念了,这个头陀赢定了。”

    “你们知道这个头陀是什么来历不?我跟你们说,当初他一人面对四个筑基高阶修士,都能够发狂将其斩杀,凶威滔天。”

    台下的修士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巨响让所有人一愣。

    他们看着擂台上发生的一幕,原本准备说出来的话瞬间卡在喉咙里,却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只见二月禅杖浑身笼罩着猩红的血雾,在与无名黑剑接触的时候,让所有人惊掉眼珠子的一幕出现了。

    看似无坚不摧的二月禅杖,就好像是豆腐般,瞬间被无名黑剑从中间剖开,这种感觉很违和,就好像拿把菜刀去切豆腐,结果菜刀瞬间被豆腐斩断。

    这种让人郁闷的想要吐血的违和感,让原本凶相毕露的头陀揉了揉眼睛,整个人呆滞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怎怎么会这样,我的二月禅杖怎么会被把不起眼的黑剑斩断?”

    头陀喃喃自语,再看向赵大宝的目光,已经有些畏惧的情绪,能够斩断他极品法宝的存在,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对付的了。

    “看来五十枚极品灵石果然是不好赚啊,还好剑三公子早有准备,不然今天怕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还有什么手段,一并使出来吧,省的浪费时间。”

    赵大宝的语气随意。

    这种对手他动动手指就能解决,不过现在能够进入前三十,就已经赢了和剑三之间的赌注。

    再高的名次,赢了也没有好处,反而会成为焦点,在坠龙谷秘境里做点什么都不方便。

    “虽然你很强,甚至给我一种不可力敌的感觉,但是我不信,金丹中期的妖兽,都不是你的对手。”

    说话间,头陀修士将手探到挂在腰间的灵兽袋,果断解开了其中的封印。

    轰!!!

    滔天的火焰散发了出来,蔓延在整个擂台上。

    而在火焰中,一只类似于金乌的鸟类,正散发着远超筑基修士的气息。

    此时,台下有修士已经惊叹出声。

    “火鸠鸟,相当于金丹中期的修士,这种比赛,怎么会出现这种灵兽?”

    “呵,灵兽也是实力的一种,能够拥有这种灵兽,本身就是实力的证明。”

    “完了,这个筑基修士完了,本来筑基和金丹就有鸿沟,现在直接蹦出来个金丹中期的灵兽,要我说,干脆别打,直接投降算了。”

    台下的修士再议论纷纷,而端坐在白云上的诸多金丹修士,在看到出现的金丹中期灵兽火鸠鸟的时候,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剑奇。

    他们都知道,这个金丹中期的火鸠鸟,是属于剑奇的专属坐骑,但是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下方比赛的擂台上。

    剑奇虽然行事蛮横霸道,但此时被十多个金丹修士注视,还是轻轻咳嗽道,“天底下的火鸠鸟有不少,擂台的那只不是我的。”

    这种解释很苍白,因为谁都知道,剑奇的火鸠鸟乃是异种,有双头三尾,和擂台下方的那只刚好吻合。

    不过这种比赛有黑幕在所难免,而剑奇的修为也摆在那里,诸多金丹修士也就借坡爬驴,纷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擂台上。

    赵大宝看着突然出现的火鸠鸟,目光里露出冷意,他没有想到,剑三和他没有多大仇怨,下手却狠辣到这种地步,非要置他于死地不可。

    寻常的筑基高阶修士,面对金丹中期的灵兽,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只能引颈就戮,不过赵大宝只是散发着微弱的龙威,原本凶威滔天的火鸠鸟,就把高高抬起的头给低了下去,嘴里还发出畏惧的呜呜声。

    两者间的血脉差距太大,龙威之下,火鸠鸟根本不敢起丝毫违逆的念头。

    “嘿嘿,现在怕了吧,不过时间已经晚了,金丹中期的灵兽,根本不是你能够对抗的。安心受死吧。”

    头陀还没有发现火鸠鸟的异状,他看着呆在原地的赵大宝,心里倒是为刚才的胆怯感到恼羞成怒,看向赵大宝的目光,再度杀意弥漫了起来。

    “火鸠鸟,去,杀了他。”

    头陀指着赵大宝,语气有些阴冷的说道。

    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原本凶威滔天的火鸠鸟,这次只是静静的趴扶在原地,头颅重重的垂下,看头颅的方向,竟然是好像在给赵大宝朝拜,表示臣服。

    “怎么会这样,关键时刻掉链子,剑三公子明明已经做好准备,火鸠鸟怎么会出现这幅神情。”

    看着趴服在地上的火鸠鸟,头陀觉得整个世界观都要破碎掉了。

    火鸠这种灵兽,本来性格就极其高傲,而且攻击性极强,属于那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灵兽。

    但是此时的火鸠鸟,就好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躺在地上的样子,看起来比什么灵兽都要乖。

    “无趣,本来以为你还有什么手段,火鸠鸟,送他上路。”

    赵大宝摇了摇头,他现在的龙威,随着修为的提升也越来越强烈,寻常血脉低微的灵兽,在他方圆千米内都会情不自禁的跪下臣服。

    而眼前的火鸠鸟虽然实力不错,但是血脉太稀薄,此时在听到了赵大宝的命令后,根本没有迟疑的展动着翅膀,漫天的三昧真火,对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头陀席卷了过去。

    “啊啊啊火鸠鸟怎么会听你的话,我的手里可是有灵兽环的。”

    “我投降我认输,快点救我出去,我要被融化了。”

    头陀的惨叫声有些凄厉的响了起来,他的身上,不时有护身法宝在炸裂,而在短短的十多秒后,头陀的惨叫声终于消失,整个人被火焰吞噬。

    周围观赛的修士,在看到头陀被三味真火吞噬后,都是情不自禁的打了寒噤,再看向赵大宝那张人畜无害的脸的时候,已经是畏惧和小心翼翼了。

    这种连火鸠鸟都不敢进攻的猛人,实在是太猛了。

    因为皇甫灵儿和周松的两个擂台吸引了九成九修士的目光,所以赵大宝这边擂台倒是没有吸引太多的目光。

    等到火焰散去,整个擂台上已经没有头陀修士的身影了,只有一道人影的黑灰痕迹,随风一吹,就彻底散去。

    而火鸠鸟在赵大宝的授意下,也立刻飞走了,营造出一副头陀操控火鸠鸟失败而被反噬的假象。

    “怎么会这样?”

    剑三在台下看到这一幕,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也搞不清楚火鸠鸟为什么会突然失灵,只不过台上两人的对话都淹没在战斗声,所以他也不知个中变故的具体因由。

    “我就不信他真的能进前三十”

    剑三脸色阴沉,暗暗冷哼了一声。

    而在这个时候,在主持的金丹修士的宣布下,赵大宝赢得了这场比赛。

    之后,他又进行了两场比赛,都是毫无悬念的胜利了。

    这时,只要他再进行一场比赛,就能够拥有进入坠龙谷秘境的资格了。

    其他擂台上的比试也都陆续结束,获胜的筑基高阶修士再度抽签,决定下一个对手是谁。

    赵大宝对于对手是谁倒是无所谓,所以他只是随意的抽出了个号牌,号牌上的数字是17,也就是说,同样抽到17这个数字的修士,就是他的对手。

    而在掌门之子周松和皇甫灵儿抽签之后,一阵阵喧闹的声音传入了赵大宝的耳中。

    “哇,周松师兄的抽签结果出来了,是20号。

    “皇甫师姐的抽签结果也出来了,是17号,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跟皇甫师姐同一个擂台。”

    赵大宝对于这些消息都是过耳就忘,不过他在听到第二句惊呼的时候,却是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抽签数字。

    “17号倒霉蛋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