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39章 人心否测!

    不过此时的镇尸伍,状况可没有那么好。

    原本环绕在队伍外围的铁僵,数量整整少了一半,而且剩下的那一半,身上都有着深深的剑痕,有的胳膊被斩断,还有的则是身上有贯穿伤口。

    “欺人太甚,剑峰的那群疯子,真的是欺人太甚。”

    镇尸伍内的众人几乎是处处带伤,他们常年镇守在极阴之地,常年不见阳光,本来身子骨就比寻常修士要弱的多。

    此时个个负伤,都是疼痛难忍,在那里叫苦连天。

    而镇尸大师兄,状况也好不到哪去,他身上的绷带被斩开,露出里面银色光泽的肌肤,虽然本体没有受到伤害,但是被斩断绷带,对于他来说,同样是莫大的耻辱。

    原本镇尸队伍是没有任何损伤的,但是他们在途中突然遇到了被抢了朱果的剑修。

    倒霉就倒霉在这里,

    那些剑修就像是疯了似的,非赖他们把朱果给抢走了。

    天可怜见,他们连朱果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会偷走朱果。

    不过怒火攻心的剑修可不管这些,他们本来就看这阴气森森的队伍觉得不舒服,眼下刚好需要发泄心中怒火,哪里管镇尸士偷没偷朱果了。

    战斗在瞬间爆发了。

    剑修的攻击力太强,远远超过同阶修士,不过他们镇尸样不是弱者。

    铁尸的身体强度堪比极品法宝,而且不惧疼痛,不畏生死,在战斗过程中,倒是刚好克制锋芒毕露的剑修。

    在一番激烈的战斗中,两方都损失惨重,镇尸边虽然没有人员的伤亡,但是铁尸的损失惨重,战斗力大幅度下降。

    而剑修那边也没有落得好出,有剑修不慎被铁僵开肠破肚,还有的则是吸入尸毒攻心而死。

    这场莫名其妙就打起来的战斗,随着剑修的撤退而结束。

    “这里已经是剧毒沼泽了,过了这片剧毒沼泽,距离内谷,就已经很近了。”

    镇尸师兄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压抑着心中的怒气说道。

    而此时镇尸伍里的众修士,都是怨气冲天。

    “小花啊,我精心培育了五十年的小花啊,竟然被一剑给劈成了两半,那群天杀的剑修!”

    “师弟,节哀,我培养了近百年的一家三口,眼看着就快要进阶成银僵了,还是被劈成了碎块。”

    “世人不了解我们,但是在我们心中,那些铁僵都是我们的亲人,现在它们都惨遭屠戮,此仇不报,我枉为人。”

    镇尸众修士都是咬牙切齿,他们在听了大师兄的话后,看着沼泽前方,恨不得现在闯进内谷,和剑峰的那群剑修决一死战。

    “宗门队伍的最终目的地都是内谷,剑峰的那群疯子也不例外,等到了内谷,我们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镇尸大师兄语气肯定道,此时他身上的绷带千疮百孔,全部都是与剑修战斗时遗留下来的痕迹。

    在休整片刻后,镇尸伍的众修士开始踏足剧毒沼泽。

    因为他们常年与尸毒打交道,所以对于剧毒沼泽上方漂浮的毒雾,竟然有很强的免疫效果,再加上宗门派发的避毒丹,也不是太麻烦。

    只不过沼泽中的最大的危险不是毒雾,而是漂浮在沼泽深处的金丹妖兽。

    “诸位师弟还请小心,这里沼泽最危险的生物是龙磷虾,这种虾的速度奇快,而且它们头颅上的口器,甚至能够穿透中品元神法宝。”

    镇尸师兄的语气很凝重,他的手上,有宗门长辈记载的注意事项,虽然龙磷虾的实力不是整个剧毒沼泽里最强的妖兽,但是它们的危险程度最高,甚至要超过金丹后期的妖兽。

    哪怕是他,在练成银尸之体后,都有可能被洞穿心脏,直接陨落在此地。

    而镇尸其他修士,也都是知道厉害关系,此时队伍所有人都龟缩在铁僵的保护下,缓慢前行。

    咻

    密密麻麻的黑影从沼泽中电射出来,以让人反应不过的速度,直接穿过铁僵的保护空隙,对着内部的镇尸修士的心脏处冲了过来。

    “龙磷虾群,完了。”

    镇尸师兄看着突然出现的数十只龙磷虾,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

    龙磷虾都是单独一只,最多两只,这里怎么会出现一群龙磷虾。

    最重要的是,龙磷虾单只就能猎杀金丹中期修士,现在蹦上来这么多只,他们这个队伍,怕有全部覆灭的危险。

    “散开,全部都散开。”

    镇尸师兄大声叫喊,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噗噗噗

    一阵阵闷响声传了出来,而原本正在闭目等死的大师兄,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

    他能够感觉到有东西撞在他的身上,但是想象中的剧痛却没有出现,反而是除了力量稍微大点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感受。

    而在看到撞在自己身上的龙磷虾之后,他大惊失色,表情微微有些怪异。

    原本长在龙磷虾头上的最强武器,此时全部被硬生生的拔掉了,而且不仅仅是他身上的这几只龙磷虾,此时从沼泽里蹦出来的龙磷虾头上的锋锐如刀片似的东西,全部都被拔掉了。

    众多修士都是互相看了眼,面面相觑。

    “这是哪位猛人做的事情啊?难道和之前屠杀那些金丹龙兽的猛人有关系?”

    镇尸大师兄心里翻江倒海,他已经带着队伍错开了方向,但是没想到,竟然还是跟那个猛人的路线重叠在了一起。

    而且如果没有那位猛人的话,他们这支队伍恐怕就真的要损失惨重了。

    这样想着,镇尸诸多修士倒是对素未蒙面的那个猛人心怀感激,有种崇拜的感觉了。

    而之后他们遇到的,被拔掉满嘴獠牙的龙鳄,被砍掉利爪的恶蛟,让他们心里的那种崇拜的情绪更加浓烈……

    到底是什么样的猛人,才能在筑基期的时候,做到这种程度……

    行走在草原上的赵大宝莫名的打了个喷嚏。

    整个坠龙谷秘境的环境多变,森林,峡谷,沼泽,湿地赵大宝行走的距离不算长,但是遇到的特殊环境倒不少。

    此时的草原,是属于沼泽蔓延过来的湿地,灵兽的数量很少,但是高阶药材不少,算是整个坠龙谷秘境罕见的福地。

    这里距离内谷应该只有一步之遥了,灵药的品阶已经高达九阶,虽然数量稀少,但是能够孕育出九阶灵药的环境,灵气浓郁程度已经快要液化了。

    赵大宝一路上也没闲着,采摘的灵药全部都被他分门别类的放在储物空间里,算上朱果的价值,应该能够换上一套玄武大阵的阵旗了。

    当然,光是一套阵旗可能还不保险,因为他的天劫就没正常过,所以多做准备总是没错的。

    草原上没有修士出现的痕迹,赵大宝倒是发现了不少百年前修士的尸体,大都是腐败不堪,只剩下一些白骨。

    这些老一辈的修士,都是惨死在这坠龙谷秘境的,不过赵大宝在检查这些尸体的时候,却发现了蹊跷。

    百年前死在这里的修士,大多都是死在了修士的手中,而不是死在妖兽的口中。

    这就有点讽刺了不过想来也是,整个坠龙谷峡谷里的危险,对于筑基修士来说确实致命,但是如果怕死的话,直接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十天后坠龙谷秘境关闭,自然就会被送出去。

    而且修士在抱团后,死亡率会大大下降,因为能够进入坠龙谷的筑基期修士,都是门派的精锐,哪怕是面对着金丹妖兽的威胁,多多少少还有可能死里逃生。

    所以,之前皇甫老祖口中所说,近七成的伤亡率,怕是有大部分,都是修士之间内讧,或者是争夺宝物厮杀而死。

    真正死于意外,或者是妖兽口中的,应该最多只有三成。

    这样想着,赵大宝行走的速度倒是快了起来。

    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内谷,那里的灵药材品阶肯定是远远超过外谷,他需要占据先机,防止有人捷足先登。

    与此同时,八大宗门的队伍,或多或少的都已经度过了剧毒沼泽,开始朝着内谷汇聚。

    千岭宗的队伍人员损失很小,因为皇甫灵儿每次在危险来临的时候,都是舍命保护队伍里的修士。

    第一次,队伍里的修士对于皇甫灵儿是千恩万谢的。

    第二次,队伍里的修士虽然依旧感谢,但是心里的那种感激,已经很淡了。

    第三次,整个队伍对于皇甫灵儿的舍命保护,已经习以为常了。

    现在,整个队伍里的筑基修士,在危险来临的时候,都是第一时间躲在皇甫灵儿的身后,冷眼旁观。

    甚至,在危险被击退的时候,有被战斗波及,受了轻伤的修士,还会出口埋怨皇甫灵儿。

    原本以皇甫灵儿的实力,在整个坠龙谷秘境可以过的很轻松,但是现在她洁白的面纱上沾染血迹,她觉得有点疲惫了。

    而队伍里的剑三公子,在看到疲惫不堪的皇甫灵儿后,嘴角开始浮现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