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41章 金纹血蝠!

    赵大宝行走在山洞中,有些诧异的感觉到,山洞里不仅不潮湿,反而有些干燥

    而且在进入山洞后,原本笼罩在他心里若有若无的压抑感觉,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让赵大宝略微有些惊疑,愈发的觉得山洞不凡,里面应该有好东西。

    而随着他的前行,山洞的宽度是越来越宽了起来,有血蝠在山洞顶端飞行,凶悍的对赵大宝发动进攻,不过在被他捏死几只后,就开始对他畏惧了起来。

    嘎吱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大宝低头看去,脚下开始出现不知名的骨骼。

    这种骨骼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应该是某种妖兽的骨骼,而随着他的前行,山洞中出现骨骼的数量越来越多,有的体型庞大如山岳,有的则是人类修士的骨骼。

    一路上,赵大宝倒是捡了不少遗落在这里的储物戒指。

    看来百年前就有修士来到这里了,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陨落在了山洞里。

    而随着储物戒指被打开,里面的东西也都被赵大宝一一倒落出来,有高阶的灵药,有关于坠龙谷秘境的地图,有结金丹,甚至还有一本修士的记录的笔记。

    赵大宝将这本笔记单独拿了出来,仔细的翻阅了起来。

    这本笔记上面记录的东西很杂乱,有这名修士修行时候的感悟,有暗恋某个女修时的惬意,还有一些生活上的琐事。

    赵大宝看的头疼,直接将笔记翻阅到了最后一页,倒是看到了关于坠龙谷的一些讯息。

    “宗门化神老祖欲渡劫,资质不够,需渡劫丹,遂争夺坠龙谷秘境的资格,将我等三十名修士派往此地。”

    “秘境中灵药众多,品阶不低,师兄弟渐渐因分配产生间隙,但有大师兄压制,倒也算是平稳。”

    “历经千幸万苦,我们终于来到内谷,这里的灵药品阶更高,诸多师兄弟陷入狂热中,擅自对金丹后期龙兽发动进攻,大师兄重伤。”

    “我们已经收获的盆满钵满,但是他们还不满足,一定要找到龙兽王,获取龙兽膏。”

    “龙兽王出现,但是又钻入山洞中,我们闯进山洞,内讧终于爆发,大师兄被杀,他们竟然连我都”

    文字到了这里,就戛然而止,而这个记载本上面的最后,血迹斑斑,显得有些刺眼。

    赵大宝合上笔记,倒是明白了这些筑基修士为什么会死在这里的原因。

    因为在坠龙谷秘境最大的敌人,根本就不是妖兽,而是被高阶灵药冲昏头脑的修士。

    在最开始的时候,因为灵药品阶低,再加上队伍刚刚进入这种封闭环境,人性的恶还没有释放。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队伍的收获越来越丰厚,出现的高阶药材越来越诱人,有修士心里的贪婪被释放,有修士心里困着恶魔的囚笼被打开这种现象,可以用人性本恶来形容。

    而在这种封闭环境下,恶意也会释放的淋漓尽致。

    赵大宝将地上的储物戒指都收了起来,继续朝着山洞深处前行。

    既然百年前龙兽王曾经出现在山洞里,那么在百年后,它依然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虽然,这种概率不大,但是相比于在整个内谷里大海捞针的寻找龙兽王,这种概率已经不算小了。

    山洞的深度并没有赵大宝想象的那样,直通地底暗河,或者是别有洞天,在十多分钟后,赵大宝就已经到达了山洞的末端。

    这里有个用灵草搭建的巢穴,以及一些碎骨之外,显得有些空荡荡的,给人一种人去巢空的感觉。

    赵大宝有些失望,虽然龙兽王出现在山洞中的概率并不算大,但是他还是有侥幸心理。

    而现在龙兽王确实不在山洞,能够找到它的难度,已经不亚于大海捞针了。

    赵大宝摇了摇头,准备离开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体型有些娇小的血蝠,在他面前飞过,甚至停留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只血蝠的羽翼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它的目光纯净,和其他的血蝠有些不同。

    而且这只血蝠似乎很喜欢赵大宝身上纯正的龙气,亲昵的蹲在赵大宝的肩膀上,然后眯了眼睛打盹。

    赵大宝看了看这只奇怪的血蝠,这小家伙似乎对自己有莫名的好感,没有什么明显的恶意,想了想,他也就没有将其拍死,而是任由其蹲在自己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内谷的入口处。

    八大势力的队伍都已经赶到了内谷,准确点说,是七支队伍。

    因为实力最强的剑修队伍,在刚刚进入内谷的时候,遭受到两只金丹后期的龙兽的攻击,损失惨重。

    随后,紧跟而至的镇尸队伍,在看到损失惨重,哀鸿遍野的剑修队伍,哪里会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实力最强的剑修队伍,运气实在是不好。

    先是朱果被抢,丧失了心智,随后与镇尸怨,最后又在刚刚进入内谷的时候,遇到了暴怒状态的龙兽。

    在好不容易绞杀龙兽,底牌尽出的时候,又遇到了实力保存大半的镇尸

    两方的战斗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很快。

    虽然剑修大师兄最后的绝望一击将镇尸师兄身上的绷带全部斩断,但是还是难逃一死。

    整个剑峰的三十名修士,除了有一两个逃脱之外,其余全部被绞杀,血流成河。

    此时,红坊,化神窟,泽楼,镇尸及千岭山脉的三大宗门,全部聚集于此,互相忌惮,但是却没有哪个势力敢擅自动手。

    “诸位道友,我乃是泽楼的二当家,也是下一任的继承人,现在局势不明,大家先听我说两句可好。”

    说话的,是个商人打扮的修士,看起来富态可掬,身上法宝无数。

    在听了他的身份后,原本有些躁动的修士,都是安静了下来。

    泽楼乃是中古大泽码头,负责后勤的势力。

    在中古大泽的码头上,每年都会有一艘天字号战船抵达这里,并且驶向中域。

    天字号战船,乃是能够击杀渡劫期妖兽的巨船,这种船约有百里长,坚硬无比,只有中域的神匠才能够打造。

    船票的价格更是被炒到了天价,需要足足一千枚玄晶。

    这种玄晶乃是中域的灵脉才能够凝结而成,一枚就相当于百枚极品灵石。

    千枚玄晶的价格,连渡劫期修士都负担不起。

    这也是为什么,千岭宗的化神老祖,宁愿从秘境中寻觅渡劫的机缘,准备飞过中古大泽,也不愿意坐船前往中域的原因。

    倒是没有其他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穷。

    而负责战船后勤的泽楼,虽然整体战斗力不强,但是他们的富裕程度,放眼整个南域,都是数一数二的。

    所以虽然对于那个泽楼二当家的战斗力表示怀疑,但是场上的修士还是安静了下来。

    “在到达内谷的路途中,我们都是损失惨重。

    “而且现在内谷的龙兽暴乱,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当务之急,还是要清剿暴乱的龙兽,然后将龙兽王找出来,这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

    听了这个泽楼二当家的话,场上的诸多修士表示认同,而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也开始慢慢的松缓了下来。

    “这样吧,我们先发个心魔誓,在找到龙兽王之前,不得擅自动手,不得偷袭任何道友,不然心境破碎而死。”

    这个泽楼的二当家显然有他自己的算盘,他们泽楼的修士虽然境界高,但是实战能力都不强,如果贸然动手,怕是第一个被铲除的就是他们泽楼的队伍。

    “这样也行,大家既然目的都是一样,先合力将龙兽铲除了,再寻找龙兽王也不迟。”

    有修士表示赞同。

    之后其他人对于泽楼二当家的提议,都纷纷点头,他们一路战斗过来,已经是非常疲惫,急需要休整。

    眼下龙兽王还没有出现,如果打生打死的,还被浑水摸鱼的捡了便宜,实在是有些不值。

    少数服从多数,在大多数修士表示同意之后,众修士在监督下,全部都用心魔发誓,在找到龙兽王之前,不得擅自动手。

    心魔誓的震慑力很强,因为违背誓言,哪怕是大能修士,在天道反噬下,都会心境破损而死。

    所以在发过毒誓后,诸多修士瞬间就变得其乐融融,原本敌对的氛围消失不见,有经商天赋的修士直接开始用储物戒指里的灵药,去换一些丹药和需要的东西。

    而千岭宗这边的队伍同样如此,有皇甫灵儿舍命保护,众修士收获都是不小。

    他们看了看疲惫不堪的皇甫灵儿,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暗暗后悔,之前在看到高阶灵药的时候,为什么不敢上前采摘,反正有皇甫灵儿对抗龙兽。

    只有小侯爷有些愤愤不平,他看了看周围狼心狗肺的筑基修士,恨不得直接将他们全部弄死。

    不过他虽然实力很强,但是面对两名筑基高阶修士就已经吃力,三名的话他肯定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