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45章 曾曾祖父!

    “嗤。”

    随着赵大宝手中的黑剑和微型玄武大阵的防护罩接触,一阵阵撕裂布帛的声音响了起来。

    而厚实的防御罩,被黑剑不停的切开,随后又以更快的速度愈合。

    剑三公子吓的够呛,他没有想到,赵大宝竟然能够突破微型玄武大阵的防御,将防御罩都给撕开个口子。

    不过微型玄武大阵生生不息,除非是以绝对力量破开,不然像这样用锐器切割,怕是没有个一天时间,都耗不尽阵法中的能量。

    这样想着,剑三公子倒是彻底放下心来,面色又恢复如常,看向赵大宝的目光里,甚至带有一丝挑衅。

    “是不是想杀我?哈哈,别痴心妄想了,有微型玄武大阵保护我,你根本拿我没有任何办法。”

    剑三公子的语气有些欠揍,不过事实确实如此,等他出去的时候,完全可以用龙兽膏请求化神老妪出手,直接镇杀赵大宝。

    想到这里,剑三公子脸上的表情更加得意,原本英俊的脸庞,此时都有些微微的扭曲。

    “顶着个乌龟壳,真以为我杀不了你了是吧?”

    赵大宝脸上带着嘲笑,这种防御阵法确实厉害,他全力一击再加上无锋剑,也就勘勘将其破开一条口子,而且还十分的生涩,像是钝木中的铁刀。

    不过这不意味着,他拿这个微型玄武大阵没有丝毫的办法了。

    因为这种防御阵法是和里面的空间一体的,所以用钝器拍击防御阵法的时候,只要力量足够,里面的人同样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震荡。

    赵大宝手中的无锋剑重逾十万斤,竖着砍下去是锐器,但是将剑横着拍下去,那就是最强的钝器。

    此时,周围的筑基修士都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周围散开,刚才赵大宝生猛的撞死十多个修士的一幕太吓人,再加上他扭断极品法宝的动作,众筑基修士如果还不知道他是那个传说中的猛人,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所以哪怕知道龙兽王就在赵大宝身上,除了千岭宗众人,其他的筑基修士还是不由自主的朝着远处散开,不敢靠近赵大宝百米之内。

    赵大宝倒是注意到了周围退散的筑基修士,他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无锋剑横了起来,对着面前鸡蛋壳般的防护罩直直的拍落下去。

    轰!!!

    剧烈而又刺耳的响声,让靠的近的筑基修士都是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面色有些痛苦。

    而原本在微型玄武大阵中,面带讥笑的剑三公子,在无锋剑拍打之后,整张脸就已经完全扭曲变形了。

    猩红的鲜血从剑三公子的七窍中流淌出来,这种密闭的空间里震动,根本不是他这个筑基修士能够扛得住的。

    只是一下,剑三公子的耳膜,眼角膜就全部破碎,而颅内,同样是遭受重创,破损不堪。

    “投投降饶我我一命”

    剑三公子张了张嘴,只能够看到嘴型,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而赵大宝的回应简单粗暴,面对着剑三公子的求饶,他提起手中的无锋剑,对着龟壳般的能量罩再次狠狠砸落下去。

    嗡~

    比刚才还要剧烈的震颤声响了起来,而在微型玄武阵中的剑三公子,情况更加的凄惨,如同喷泉般的殷红鲜血,从他身体的每个微小血管喷薄而出,而他的颅内压力急剧增强,直接将他的眼珠子都给顶了出去。

    场面血腥异常,让红坊一些胆小的女修都是紧紧的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这种时候,哪怕剑三公子是筑基修士,恢复力惊人,但是他头颅都快要被掀开,脑浆全部都被搅碎,早就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临死的前一秒,剑三公子的心里,才涌现出无穷无尽的悔意他还有大好的前途,他还要结丹化婴,还要前往富饶的中域,可是现在,什么都已经没有了。

    而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为了贪图赵大宝那一千上品灵石,而和赵大宝作对。

    随着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剑三公子整个人都委顿了下去,彻底身陨在这坠龙谷秘境中。

    剑三公子死了,他身上的微型玄武阵法也不攻自破,彻底的烟消雾散。

    这种微型阵法依托着极品灵石布置而成,属于一次性的阵法,此时随着剑三公子的身陨,阵法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

    赵大宝看着变成血人的剑三公子,倒也不嫌弃,将他身上的储物戒指褪了下来。

    “师傅神威天降,剑三公子这家伙死有余辜啊。”

    还没等赵大宝查探剑三公子的储物戒指,小侯爷就满脸激动的走了上来。

    他看着赵大宝,眼里的崇拜的神色简直就快要溢出来了,能够徒手折断数十柄极品法宝,这种神力,绝对是体修的终极追求啊。

    “我不是你师傅,你认错人了。”

    赵大宝看着小侯爷那炽热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师傅您说个章程吧,怎么样才能拜您为师,我小侯爷上刀山下火海,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可能是怕赵大宝开溜,小侯爷上来就紧紧抱着赵大宝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

    “这也简单,听说南海有鲛人出现,只要你给我带一滴鲛人泪,我就算你考验通过了。”

    赵大宝随口胡诌了一句,总算是将小侯爷打发走了,而看小侯爷那满脸认真思索的样子,倒像是把赵大宝的话当真了。

    “这位道友实力超凡绝伦,实乃人中龙凤啊。”

    就在赵大宝刚刚将小侯爷打开走之后,有商贾打扮的胖修士站了出来,语气恭维道。

    “有什么事?”

    赵大宝看着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商贾打扮的修士,语气疑惑的问道。

    刚才发动进攻的修士中,并没有这位,这也是赵大宝愿意说话的原因。

    “天下熙熙攘攘,追求的,无非是个利字,道友您有龙兽王在手,就是掌握着无穷的财富,我恳请道友割爱,能够让出一份龙兽膏当然,条件随便道友你提,只要我们能够做到,一定全力满足。”

    泽楼的二当家语气倒也算是委婉,而且给出的诚意十足。

    伸手不打笑脸人,赵大宝沉吟了片刻,缓缓开口道,“给你们一份龙兽膏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道友您请说,只要您愿意割爱,别说是一个条件,就算是十个,百个,我们都能够满足你。”

    “别,一个就行了,我要一张前往中域的船票,而且是时间不限的那种,什么时候想坐,什么时候就能坐。”

    赵大宝的回答很简单,他对于中域十分好奇,不过现在实力太低,还不是去中域的时候。

    而南域、中域之间横亘的中古大泽就像是天堑般,渡劫期以下的修士根本横穿不过去,所以要一张船票,总归是没错的。

    原本脸上浮现出狂喜的泽楼二当家,在听了赵大宝的话后,脸上浮现出苦色。

    他们泽楼说起来好听,其实不过就是负责天字战船后勤的势力,根本就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而且船票的价值太高,渡劫修士都负担不起,他想要弄到一张船票的难度,简直比登天还难。

    “怎么?有难度,这样吧,我再加两份,三份龙兽膏,换一张船票。”

    赵大宝继续加着筹码,船票的价值确实昂贵,所以三份龙兽膏,倒也不算太过于浪费。

    “这办法倒不是没有,不过有一点点小风险。”

    泽楼二当家挠了挠头,继续一脸的为难和纠结。

    “四份龙兽膏。”赵大宝继续开口。

    “行,既然你如此大气,那我泽楼二当家也不能小气,你想要坐船的时候,来码头找我就行了。”

    泽楼二当家心动了,猛的一拍大腿,当即立下心魔誓。

    而赵大宝则是将怀里的金纹血蝠提溜了出来,抖了两下,果然有几粒金色的东西被它拉了出来,泽楼二当家的连忙将其接住,这是类似于蝙蝠砂的东西,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而这种东西,就是让化神修士都趋之若鹜的龙兽膏。

    泽楼二当家清点了数目,刚好是四粒,他拍了拍赵大宝的肩膀,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此时,其他势力的最强者,统统都围拢了过来,他们已经知道绝对打不过赵大宝,这会儿都想着效仿泽楼二当家,与赵大宝交易一份龙王膏。

    红坊的最强者就是那位绝色少妇红坊白,这还是赵大宝的熟人,此时正用一种怨念的目光看着赵大宝,如果眼神能杀人,赵大宝怕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镇尸大师兄则是背负着一口小棺材的银肤人。

    化神窟的是一唇红齿白的正太,不过他是竖瞳,有麒麟血脉。

    御兽宗的则是金发大汉。

    至于傀儡宗的则是坐在战斗傀儡上的侏儒。

    “咳咳,交易呢,还是可以继续做的,你们手上如果有什么可以打动我的东西,统统可以交易。”

    赵大宝环视一圈,继续开口道。反正他有龙兽王在手,所谓的龙兽膏,也是可以持续获得的。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镇尸大师兄直接上前,将背后的棺材取了下来,开口道:“这位猛人,棺材里是我的曾曾曾曾祖父,他现在马上就要进阶成金尸,我用他跟你换龙兽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