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47章 接引出谷!

    天空的血雨越下越大,像是有个盆子倾覆,直接将**从天穹倒落般。

    而赵大宝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浓郁了起来。

    这种血雨具有某种强烈的腐蚀性,已经开始将防御阵法侵蚀,砸落到众修士的聚集地。

    “皇甫灵儿,小侯爷,跟我来。”

    看着被血雨砸的仿佛要碎开的防御阵法,赵大宝率先起身,招呼着皇甫灵儿和小侯爷,准备前往之前发现的山洞里避雨。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皇甫灵儿虽然表情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而小侯爷那更不用说,鞍前马后的举着高阶法宝绫罗伞,给赵大宝遮避雨水。

    “我在之前的山洞里有所发现,里面应该是有不少宝物。”

    赵大宝若有其事的说道。

    如果说是因为他心生警兆,觉得继续待在众修士的聚集地会有危险,以皇甫灵儿的性格,怕是要将千岭宗所有修士都给带到山洞里。

    这恰恰是赵大宝不愿看到的,人多混杂,目标太大。

    一旦真的爆发危险,怕是连赵大宝自己,都没有多大信心能够存活下来。

    因为此时他心里的警兆十分强烈,让他汗毛都快要立起来了,身上有如细微的电流在蹿动。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倒是和那次被天道之眼锁定时的感觉有些类似。

    而皇甫灵儿和小侯爷在听了赵大宝的话后,自然是无不应允,有些期待的跟在赵大宝的身后,朝着山洞的方向疾驰而去。

    “师傅果然是师傅啊,有啥好东西都不想着独吞,还考虑到了徒儿,真的是让徒儿我热泪盈眶,五体投地啊。”

    小侯爷一路上马屁没少拍,不过赵大宝在听到他用的成语后,却不禁脸露黑线,而皇甫灵儿则是在旁边捂着嘴,小声嗤嗤的笑着。

    三人的速度很快,而整个内谷的面积也不是很大,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来到了无名山洞外。

    “哇,这个山洞的光是看着,就感觉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师傅,我先进去给您探路。”

    看着数百米宽的山洞,小侯爷的眼睛亮了起来,嗖的一下就蹿了进去。

    而赵大宝则是在进入山洞后,直接用肉身将山洞口给轰碎,彻底将其入口给堵死,又布置了两道隐蔽的防御阵法,这才放心的朝着山洞里走去。

    而此时,御兽宗修士的聚集地内,一股有些狂暴的气息在蔓延着。

    随着血雨越下越大,御兽宗聚集地内被陨铁铸成的铁笼困住的龙兽,正不停的对着天空发出怒吼。

    这是一只龙象,两只巨足人立般的踏在地上,嘴巴里的牙齿犬牙交错,散发着森森的寒光,而在龙象的身上,共有三个头颅。

    这些头颅的眼睛里都散发着残暴的光芒,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御兽宗的修明脸色有些苍白,他捂住了胳膊上的伤口,表情略微有些痛苦。

    这伤口是在外谷的时候,被一只龙兽抓伤的,当时倒是没有太过于在意,而且敷上灵药后,伤口已经开始快速的愈合了起来。

    但是,随着血雨越下越大,已经愈合的伤口却开始重新的崩裂开来,并且散发着难忍的剧痛。

    看着胳膊上被鲜血浸染的青色衣衫,修明有些痛苦的将衣衫掀开,而等到他看到胳膊处伤口的时候,却是情不自禁的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的伤口处,隐隐有鳞片覆盖在上面,在鳞片的缝隙处,生长着红色如针的硬发。

    这种鳞片修明很熟悉,就是生长在龙兽身上的那种鳞片

    “难道说?”

    修明像是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睛瞪的滚圆,他看了看周围的诸多修士,眼睛瞬间变红,隐隐有种嗜血的欲望在心中升腾了起来。

    “修明,修明,你怎么了?”

    有修士发觉到了修明的不对劲,语气焦急的问道。

    而这些声音在修明的耳中,却是变得愈发的模糊了起来,而且在他的心里,弑杀的欲望在不断的翻滚升腾,压制着自身的理智。

    “修明你的身上怎么长满鳞片了?不要吓我啊……”

    “大家离修明师弟远一点,他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对。”

    外界的声音不断传来,而修明却是置若罔闻,他此时内心的神智已经全部消失,在野兽本能的趋势下,他对着旁边面带焦急的师妹的头颅,狠狠的咬了下去。

    咔擦

    此时体型膨胀到三丈高,如同龙鳄般的修明,一口就将花容失色的师妹的头颅咬了下来,吞进了肚子里。

    而这一幕,不仅仅是发生在御兽宗的聚集地,凡是曾经受到过龙兽伤害的修士,在这种诡异血雨的刺激下,都开始发生某种变异,体型剧烈膨胀,而且实力也是大幅度的增长。

    这些新的龙兽,性格要更加的残暴,猝不及防下,众多修士死伤惨重。

    而在内谷中,原本死去而被掩埋的修士,在血雨的浇灌下,也开始破土而出,身躯也已经变成了龙兽的形态。

    “撤退,撤退,我们先退出内谷,这里的血雨太诡异了。”

    “不行啊师兄,内谷入口已经被龙兽堵住了,我们已经出不去了。”

    “先拖着吧,宗门老祖的接引快要来了,只要能拖到接引的时间,我们再出去就安全了。”

    整个修士队伍里笼罩在大恐怖中,看着曾经的同门师兄弟,化身为龙兽,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惊惧。

    而最惨的宗门,还是要属于御兽宗。

    当初他们为了活捉金丹期的龙兽,整个队伍里有大半的修士负伤。

    此时在漂泊血雨下,那些负伤的修士纷纷开始狂化,并且身躯膨胀为金丹期的龙兽,猝不及防下,整个御兽宗的修士,竟然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大师兄逃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关于龙兽是如何形成的真相,也血淋淋的呈现在诸多宗门修士的面前。

    这些坠龙谷中的龙兽,竟然是由修士变成,受伤是引子,而天空上的血雨则是催化剂。

    两种因素的作用下,无数死亡和负伤的修士,统统转化成了龙兽,开始在坠龙谷秘境中盘旋,等待着百年后,有新的修士闯进来。

    厮杀在继续,在血雨的烘托下,整个内谷的气氛,修士的惨叫声,变得诡谲而又惨烈了起来。

    “师傅,我听到有修士的惨叫声,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小侯爷趴在地上,一只耳朵贴在地面,若有其事的说道,他有着上古魔猿的血脉,只要将耳朵附在地面上,就能够听到方圆百里的动静。

    “有修士的惨叫声?难道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了吗?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赵大宝还没有说话,皇甫灵儿就是脸色一变,直接纵身朝着山洞外跃去。

    嘭

    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大宝收回手刀,看着地上被击晕的皇甫灵儿,摇了摇头。

    这种性格的人,他虽然不喜欢,而且还是比较讨厌,但是和这种人做朋友倒是可以,以后但凡有用的到的地方,对方肯定不会推辞,他还不用担心后背被插刀子。

    “师傅神武,管教起师娘来绝不手软,徒儿佩服。”

    小侯爷看着被赵大宝一记手刀就给打昏过去的皇甫灵儿,眉毛不禁跳了跳,马屁连忙奉上。

    他的实力比皇甫灵儿还要弱上不少,可是皇甫灵儿现在都被赵大宝随意制服,两者对比下来,显然赵大宝实力深不可测。

    此时,内谷中已经陷入一片血雨腥风,而赵大宝所处的山洞,倒是显得平静异常。

    时间在流逝,就在赵大宝将身上的金纹血蝠收回储物空间的时候,一道莫名的光芒,将他全身笼罩。

    “师傅别激动,这是化神老祖的接引阵法,我们身上有她留下的印记,估计很快就能出去了。”

    小侯爷脸上露出喜色,他在坠龙谷秘境收获不菲,哪怕是有七成要上缴宗门,留下的那三成,也已经让他少奋斗二十年了。

    赵大宝闻言倒是平静了下来,他开始观察着这种接引阵法,不过阵法符文太过玄奥,而且闻所未闻,根本就看不懂,还没等他再看,眼前的视线剧烈变化,已经是出现在秘境之外了。

    化神老妪和皇甫老祖正站在面前,面色有些难看。

    因为此次从秘境里出来的千岭宗修士,仅仅只有四人。

    而且这四人中,周松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伤口,正躺在地上气若游丝,眼看就要不行了。

    皇甫灵儿同样陷入昏迷中,不过状况要好的多。

    真正清醒的修士,只有赵大宝和小侯爷两个人。

    “秘境里的风险,已经高到这种程度了吗?你们两个小家伙,把储物戒指都交上来。”

    银发老妪的语气并没有太多变化,不管死了多少人,只要有龙兽膏,那么就是值得的。

    赵大宝和小侯爷乖乖的把储物戒指交了上去,而皇甫灵儿和周松的储物戒指,同样落入了银发老妪的手中。

    筑基修士的印记根本挡不住化神期修士的神识。

    在检查过储物戒指后,银发老妪的脸上,倒是微微露出了几分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