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51章 端木家族!

    听了面前肥胖女修的述说,赵大宝心中了然,倒是解了不少的疑惑。

    简单点说,这种豢养凡人的行为,是属于化神修士的特权,他们位于南域的巅峰,本身就是指定规则的那一招拨人,哪怕是豢养凡人被发现,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这样想着,赵大宝心里的疑惑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起来。

    精气这种东西对于筑基修士与金丹修士的作用最明显,但是对于元婴修士来说,就已经是可有可无了,至于更高的化神修士,那更是没有丝毫作用。

    而能够让化神修士如此费心费力来修建巨城,豢养普通凡人,肯定是有更大的图谋。

    此时,美人蕉已经乖乖的把通行令牌交了出来,这是个刻着穷奇兽首的铜质令牌。

    想要进入内城,参加巨荣老祖的寿宴,没有令牌肯定是进不去的。

    赵大宝接过令牌,在手里垫量了两下,之后手如闪电般,直接将面前的肥胖女修砸死,将其尸身收到储物空间,开始朝着内城的方向走去。

    所谓的内城,只是一种称呼,这里在凡人的眼中,就是绝对的禁地巨荣城的皇室的皇宫!

    皇宫修建的金碧辉煌,隐隐有阵法的波动,让赵大宝都觉得强烈的威胁感,如果轻易擅闯的话,怕是元婴修士都要被斩杀。

    而在皇宫的正门,有金丹修士在检查出行的修士,到了这里,检查的力度倒是小了不少,只要出示令牌,就能够轻松进入皇宫内。

    赵大宝脸色平静,手里举着铜质令牌,果然轻而易举的混了进去。

    皇宫内部的装饰奢华,地表下有灵脉节点穿行而过,上方则是抽取的整座巨城的精气,如同**般灌输下来。

    在这种环境下修行,怕是一头猪,都能够达到筑基期的修为。

    而这里的盘查的力度更加的松懈,因为能够进入皇宫的,都是各大实力的代表,这些势力单独拿出来,可能和四大家族没法比,但是如果全部聚集在一起,绝对是连巨荣老祖都忌惮的庞然大物。

    一路上的修士都是在热烈的攀谈着,赵大宝一路走过去,还遇到几个上前打招呼的筑基修士,都被他不咸不淡的打发过去了,

    “哈哈,这次前往秘境,我可是赚大发了,不仅仅带了两份龙兽膏出来,本身修为还突破到金丹。”

    赵大宝漫无目的的在皇宫闲逛,突然听到某个熟悉的声音,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个熟人。

    商贾打扮的泽楼二当家,此时正在众星捧月中沛沛而谈,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金丹期,再加上带了两份龙兽膏出去,备受化神老祖重视,现在算是混的风生水起,好不快活。

    而周围的修士,都是各种夸赞和追捧,什么人中龙凤,未来的泽楼大当家,听的这个泽楼二当家眼睛都快眯成缝了。

    “泽楼二当家,好久不见。”

    赵大宝思索片刻,倒是来到了泽楼二当家的面前,抱拳开口。

    “你是猛人?”

    原本正在侃侃而谈的泽楼二当家,在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赵大宝,猛的顿住,眼睛瞪的滚圆,有些不可置信道。

    赵大宝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纵横坠龙谷秘境不说,最后还换给他两份龙兽膏,虽然后面的龙兽潮中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但是泽楼二当家一直相信,这样的猛人,是绝对不会死在那里的。

    但是他怎么想都没想到,这样的猛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猛人你怎么会在里?对了,有没有兴趣来加入我们泽楼,我来做主,给你金丹修士的俸禄。”

    泽楼二当家不愧是商贾出生,在看到赵大宝的时候,就开始试图拉拢了。

    “数日不见,泽楼二当家倒是突破到了金丹,恭喜恭喜。”

    赵大宝没有答应,也没有马上拒绝,他现在对这里两眼一抹黑,有个熟人指引着倒也是好事。

    “嗨,就算侥幸突破金丹,在猛人你面前也不过是一拳的事情,不值一提。”

    泽楼二当家摇了摇头,他的话让周围的修士都是一惊,纷纷将目光投到了赵大宝的身上。

    他们都不是蠢人,能够感觉到,泽楼二当家说话的语气都是真心的,而能够以筑基期的修为,让金丹修士自愧不如,面前的这位,难道是某些大教的传人?

    “泽楼二当家倒是谦虚了,我初来乍到,对于这里的环境还不太熟悉,不知道红坊的驻扎地在哪?”

    赵大宝笑着问道。

    小侯爷现在还落在红坊那个元婴老妪的手中,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如果真的被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的话,怕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而小侯爷那日之所以会失控的原因,其实还是在于自己身体表面的那粉色雾气。

    当初在坠龙谷秘境中的时候,自己倒是吸收了不少粉色雾气进入体内,虽然对自身产生不了任何的作用,但是这种粉色雾气在陆续被排出来的时候,竟然被倒霉的小侯爷吸入了体内。

    刚开始的量少小侯爷还能抗的住,但是随着吸入的量增多,竟然在那个尴尬的时候爆发。

    虽然很同情小侯爷,但是想到他对那元婴老妪的所作所为的时候,赵大宝的心中就难免升腾出钦佩的神色。

    估计等小侯爷清醒的时候,怕是肠子都快要悔青了吧。

    “红坊的驻扎地?猛人你问这个做什么?那群疯女人可不好招惹,虽然她们都是青楼出生,但是各个守身如玉的清倌人,若是轻易轻薄她们,局面可是会不死不休的。”

    听了赵大宝的问题,泽楼二当家微微一愣,连忙解释道。

    “这个倒不是,只是有个同门师弟无意冒犯了红坊,被掳了过去,现在下落不明。”

    赵大宝听了泽楼二当家的话,对于小侯爷的处境,倒是开始担心了起来。

    “这个简单,我派个属下前往,一炷香的时间就会有消息。”

    泽楼二当家对着身旁的金丹修士交待了两句,只见那名金丹修士驾着遁光,朝着皇宫的东南角而去。

    “好了,我那个手下性格沉稳,实力不弱,怕是不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把你那师弟带回来,我们泽楼的名号,想必红坊那边不会不给面子。”

    泽楼二少爷满脸的自信,继续道,“今天在这里遇到猛人你,实在是三生有幸,这里的百面果天下罕见,我来带猛人你尝尝鲜。”

    “这好吧。”

    赵大宝语气微微有些无奈,跟了上去。对方毕竟刚刚帮了自己,现在倒不好拒绝。

    一行修士跟在泽楼二少爷,朝着旁边的庭院走了过去。

    庭院中,有美婢身着透明的薄纱,若隐若现抓人眼球,这里的美婢的姿色,比外界都要高出不少,哪怕随便拿一个出去,都要比所谓的明星好看太多。

    而且,这里的侍女都是予宇欲求,不管任何的要求都能够满足,这也是四大家族故意为之。

    能够来参加寿宴的,都是各大势力的精英天骄,如果能够发生什么并且诞下血脉,对于他们家族的传承,还是很有利的。

    泽楼二当家倒不像表面那样,他冷眼看着庭院的美婢,眼神里没有任何的欲望。

    “道友,这些婢女光是看着容颜不错,但是她们的体内怕是已经有无数男修的种子了。这些家族内部通婚就算了,现在又整这出,实在是没有意思。”

    “泽二胖子,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们端木家族内部的事情,可不是你这个胖子可以随便非议的。”

    泽楼二当家的话音刚落,旁边就有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说话的是一名脸色有些苍白阴鸠的华服青年,他正端坐在藤椅上,有四名侍女正半悬空的抬着藤椅,莲步轻移,踏空缓缓落下。

    能够御空飞行,这四名不起眼的侍女,赫然是金丹期的修为。而说话的华服青年,同样是金丹期的修为。

    “端木霖,你敢辱我。”

    泽楼二当家在听到泽二胖子的称呼后,脸都被气红了,他指着端木霖,语气充斥怒意。

    “你们泽楼大当家实力和我家老祖并肩,我乃是端木家族主脉嫡系,辱你又怎么样。”

    端木霖的语气很嚣张,他与泽楼二当家之前有过矛盾,现在仇人见面,自然是分外眼红。

    “呵呵,死人-妖,不过就是杀了你那个精壮男仆,至于记恨我到今天?”

    泽楼二当家冷笑了两声,说的话差点把端木霖气昏过去。

    而周围修士在听了两人的话后,都是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端木霖,有这种癖好的修士,哪怕是在修道界,都算是十分罕见的。

    “好好好数年不见,死胖子你的嘴还是那么毒,就是不知道你的实力,是不是还像你的嘴巴那么厉害。”

    端木霖冷笑了两声,金丹后期的气势喷薄而出,对着泽楼二当家碾压过去。

    两者的实力差距很大,虽然皇宫里严禁动手,但是用气势碾压,让对方出丑还是在允许范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