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52章 择日成亲?

    泽楼二当家初入金丹,修为不稳,面对着金丹后期的庞大威压,根本抵挡不住,一时间额头冷汗直冒,脸色都苍白了起来。

    看着泽楼二当家此时的表情,端木霖脸上浮现出冷笑,在这里,光会耍嘴皮子是没用的,只有实力,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而泽楼二当家周围的拥护者虽然多,但是实力都不强,哪怕是有金丹期的修士,也不敢轻易的卷入两大势力继承人之间的斗争。

    这里面的水太深,有化神老祖坐镇的两大势力的角力,绝对不是他们金丹修士能够参和的。

    不过就在下一刻,一道人影挡在了泽楼二当家和端木霖的中间,面色如常。

    这人正是赵大宝!

    “呼”

    庞大的威压被赵大宝挡住,泽楼二当家终于释放了出来,重重的呼吸着,同时,看向端木霖的目光也开始不善了起来。

    刚才片刻的时间里,两人虽然没有争斗,但是在有心人眼里,他已经是落了下风,丢了人。

    而他代表的绝对不仅仅是他自己,这件事如果传到自家老祖的耳中,绝对会影响自己在老祖心中的地位。

    “筑基期的家伙,能够抵挡我全部的气势??”

    看着正面承受自己所有气势,面色如常的赵大宝,端木霖的表情有些诧异,一时间,竟然都忘了生气。

    “呵呵,端木小贼,欺负你爷爷算什么英雄好汉,今天我就跟你杠上了,我要跟你比试”

    看着能够正面硬扛金丹后期威压的赵大宝,想起他在坠龙谷秘境的凶猛事迹,泽楼二当家心生一计,大声喊道。

    “你要跟我比试?你确定?不知死活的东西。”

    端木霖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眯着眼睛问道。

    “呵呵,你金丹后期,我金丹前期,当然不是我跟你比试。”

    泽楼二当家摇了摇头,他有着商人的精明,此时虽然心中有怒火,但还不至于被冲昏头脑,去找死般的和端木霖比试。

    “那你说,怎么个比试法?还有,彩头是什么?”

    端木霖来了兴趣,这种寿宴八方云集,各大势力聚集在这里,一旦发生点风吹草动,都会在第一时间传到家族老祖的耳中。

    他们端木家族和泽楼素来不和,他是端木家族的继承人,而泽楼二当家乃是泽楼继承人。

    如果能够在这种寿宴上挫败泽楼二当家,岂不是证明他们泽楼是不如端木家族。

    这种事情传到家族老祖的耳中,对于他绝对是大有裨益。

    “比试一共有三场,三局两胜,我实力不如你,第一场我来出题。”

    泽楼二当家眼神里透露着精明,他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份龙兽膏,开口道:“这个东西,对于我家老祖来说已经没用了,所以,就当做这次比赛的彩头。”

    哗

    此时周围看热闹的修士越来越多,在听到了泽楼二当家的话后,周围的修士响起一片惊叹之声,再看向泽楼二当家的目光,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龙兽膏可以炼制渡劫丹,提高化神修士渡劫的几率,这种东西的珍贵,绝对是让所有化神修士都要眼红的。

    而泽楼二当家刚才的话语里,透露的信息量太大,也太过于惊人。

    泽楼大当家很有可能已经渡劫成功,即将从化神期迈向渡劫期,也只有这样,他才会不需要龙兽膏。

    从化神到渡劫期的过程比较漫长,哪怕是渡劫成功,都需要三五年时间的转化,才能彻底稳固渡劫期的修为。

    大部分的修士,都会等到渡劫期的修为稳定之后,才会选择前往中域。

    而在这三五年里,泽楼大当家的实力绝对是可以横扫整个南域的,这也难怪泽楼二当家明目张胆的把龙兽膏拿出来,丝毫不担心有人抢夺。

    原本脸上带着冷笑的端木霖,在看到泽楼二当家拿出来的龙兽膏,眼睛都快红了,满脸的渴望,恨不得现在就出手争夺。

    他们端木家族的老祖同样是化神巅峰的修为,只是多年来修为寸步不进,一直缺少突破的契机。

    如果能够有这份龙兽膏,说不定自家老祖就可以突破渡劫,到时候他的地位水涨船高,哪怕是巨荣家族的继承人,看到他都得低头。

    这样想着,端木霖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道:“行,一共三场比试,第一场第三场由你来定,第二场由我来定。”

    说话的时候,端木霖的语气中透露着志在必得的决心。

    他现在有主场优势,再加上实力远超泽楼二当家,所以自信不管是哪种比试方法,都可以应下来。

    “等等,我这边的彩头有了,你那边什么都不拿出来就要比试,怎么,想空手套白狼?”

    泽楼二当家连忙叫停,彩头这种东西是双方的,他的龙兽膏价值连城,对方只有拿出与龙兽膏相媲美的东西,比赛才能正式进行。

    “这”

    端木霖的语气有些为难,他虽然身家不菲,虽然是金丹修士,但修行资源却多的能让元婴修士都眼红了。

    但是让他拿出可以和龙兽膏相媲美的东西,难度还是有些太大了。

    “怎么,拿不出来?堂堂端木家族的嫡系传人,现在竟然连比赛的彩头都拿不出来,真的是丢人现眼啊。”

    泽楼二当家的语气带着调侃,他知道端木霖身上有护身古宝,太过于珍贵,轻易不会拿出来而已。

    “行,这是我祖父赠与我的护身古宝,四象天玄阵,价值不比你那龙兽膏低,就用来做这次比赛的彩头。”

    端木霖的城府不深,再加上娇生惯养,性格高傲,哪里受的了泽楼二当家的激将法,当下,就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阵盘,当做这次比赛的彩头。

    “四象天玄阵,据说连化神修士,都需要一刻时间才能打破的防御阵法,你那祖父倒是大方,连这种顶级护身宝物都赐予你,行,就拿它当做这次比赛的彩头吧。”

    泽楼二当家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阵法的价值。

    龙兽膏虽然可以让化神修士突破到更高境界,但是还是有很大几率失败的。

    而四象天玄阵只需要玄晶催动,就可以抵御强敌的攻击,虽然耗费不菲,但是在关键时刻,是可以保命用的。

    所以两者的价值差不多,用来当彩头倒也算是公平。

    “废话少说,快点开始第一局比赛吧。”

    端木霖神色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龙兽膏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而四象天玄阵,是绝对不可能输出去的。

    “第一场比赛,我们各派一名元婴期以下的手下上台比赛,他们的输赢,决定第一场比赛的输赢。”

    泽楼二当家说话的时候,还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赵大宝。

    这场比赛的关键点就是赵大宝,只要他肯上场比赛,那么胜券在握。

    “规则就这么简单?还有,你那些手下歪瓜裂枣,能够有一个可以拿上台面的?”

    端木霖听了比赛的规则后,表情微微有些错愕,旋即开始大笑了起来。

    他的手下高手如云,再加上主场优势,随便从家族里抽调出来个金丹后期的修士,都能够把泽二胖子的手下横扫,想赢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规则就是这么简单,我手下歪瓜裂枣的先不说,就你一脸的肾虚样,手下肯定都是那些精壮修士吧。”

    泽楼二当家脸上带着笑,毫不留情的揭着端木霖的短。而周围的修士也都是哄笑,脸上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他们可是知道端木霖的特殊癖好的,尤其是那种浑身精壮的炼体修士,听说光是男宠,都收了有百八十个。

    “你该死!!!”

    端木霖的脸色难看,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不过眼前比赛最重要,他咬了咬牙,对身后的四名金丹侍女吩咐了几句。

    四名金丹侍女点头,抬着藤椅腾空而起,应该是去寻找参加比赛的人选了。

    而泽楼二当家这里倒是气定神闲,尤其是在看到赵大宝点头同意后,他更是信心满满。

    这位猛人在坠龙谷秘境的时候,可是把金丹后期的龙兽给压着打的,这种比赛,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遁光歪歪扭扭的从天空中划过,直直的降落到了泽楼二当家的面前。

    这是之前派出去红坊要人的金丹修士,不过他此时的状况可不太好,浑身鲜血淋漓,一条胳膊无力的耷拉下去,光是看着,就知道刚才经历了一场恶战。

    “鱼三,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泽楼二当家看着受伤不轻的金丹修士,脸上剧变,他虽然知道红坊的那群女人是疯子,但是没想到竟然疯的都快失去理智了,连他们泽楼的人,都敢肆无忌惮的打成重伤。

    “二少爷,红坊那里确实有个新抓的男人,不过他好像冒犯了红坊的元婴老祖,现在被囚禁了起来,听说三日后就要”

    鱼三虽然伤势看起来惨重,但是都是皮外伤,再加上金丹修士恢复力惊人,倒是没有大碍。

    “就要什么?”泽楼二当家问道。

    “就要与那元婴老祖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