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53章 神通剑术!

    “噗嗤!”

    赵大宝本来对于小侯爷的处境还挺担心,但是在听了鱼三的话后,差点没当场笑出来。

    那个元婴老妪如果按照岁数算起来,怕是做小侯爷的祖奶奶辈都可以了,现在竟然要强行和小侯爷完婚,这简直比倩女幽魂还要倩女幽魂,也算是老草吃嫩牛的新境界了。

    “猛人道友,实在是对不住,红坊那群女人都是疯子,一言不合杀人都是正常不过你那位师弟被元婴老祖看上,倒也不见得是坏事,如果真想救你师弟,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泽楼二当家的语气很诚恳,而他说的话同样是赵大宝所想。

    现在去救人明显不现实,红坊那群疯女人根本什么都不怕,而且据说红坊坊主和中域强者都有联系,这也是其他势力不敢轻易招惹红坊的原因。

    而现在贸然去救人,说不定赵大宝自己都会陷进去。

    不过元婴老妪老木逢春,大婚的时候肯定会宴请天下宾客,那个时候,鱼龙混杂,场面混乱,救人才有一丝的可能性。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之前离开的四名金丹侍女脚踏虚空,去而复返。

    而在她们抬的藤椅上,正端坐着一名二八豆蔻少女,容貌清秀,浑身上下透露着俏皮的气息。

    不过在场的修士可没有人敢小觑这名豆蔻少女,有认出来这少女身份的,此时都是不住惊叹,端木家族倒是舍得,为了龙兽膏,竟然将家族的第一天才都派了出来,参加比赛。

    “妹妹,我的好妹妹啊,你终于来了,你哥哥我在这里,都快要被别人欺负死了。”

    端木霖在看到豆蔻少女后,眼睛亮了亮,连忙迎了上去,语气谄媚,两者的关系不像是兄妹,倒像是上下级。

    “离我远点,百米外都能闻到你身上的那股骚味,真是给家族丢人。”

    端木婉有些厌恶的看着端木霖一眼,她这个哥哥虽然修为不弱,但都是用家族海量的资源堆彻上去的如果用相同的资源给她,她怕早就突破到了元婴,甚至更高境界了。

    而且她这个哥哥不仅仅有那种癖好,而且还男女通吃,这在家族中不是什么秘密,有不少年龄小的妹妹,都遭了她这个哥哥的毒手,如果那天晚上不是她机敏,怕也已经遭了这个蛆虫般的哥哥的毒手了。

    端木霖被端木婉当着众人的面嫌弃,有些下不来台,不过他的脸皮倒是厚,在有些阴毒的看了端木婉一眼后,默默的朝着百米外退了过去。

    这个时候,端木家族已经将擂台搭建好,并且布置好了隔绝能量的阵法。

    端木婉施施然的走上擂台,语气有些淡然道:“好了,第一场比赛我代表端木家族出赛,你们那边的人呢?让他快点上来,别耽误我修炼的时间。”

    端木婉的话语虽然淡然,但是充满着绝对的自信,而在听了她的话后,擂台下的修士不仅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

    “端木家族的第一天才,十一岁筑基,二十五岁结丹,三年内又修炼到了金丹后期,这种速度,这种天资,是有资格说出这种话的。”

    “哎,我等还在苦苦寻觅结丹机缘的时候,别人结丹却如吃饭喝水般简单,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啊。”

    “不过十一岁筑基,这天赋有点太骇人了吧,难道她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了??”

    周围修士的讨论声落入赵大宝的耳中,倒是让他微微了然,端木婉的修炼速度确实快,或者说整个端木家族的年青一代,修炼速度都慢不到哪去。

    因为有整座巨城的凡人,提供着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精气,有这些精气在,哪怕是寻常天赋的修士,百年之内,怕都能够突破到金丹。

    而端木家族天材地宝无数,怕是在胎儿的时候,就已经用无数的灵材打好基础,修炼速度快倒也是正常。

    “猛人道友,这场比赛得麻烦您了,我泽二倒不是为了彩头,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只要您能帮我赢的比赛,那个四象天玄阵,就当是我送给您的见面礼了。”

    泽楼二当家看着擂台上的端木婉,咬了咬牙,对赵大宝许下承诺。

    “此话当真?”

    赵大宝眼前一亮,他此时随时都可以突破金丹期,不过四九天劫的威力太过于凶猛,以他的肉身,可能都要被直接劈碎。

    因为龙王道基太过于逆天,为天道所不容。所以他四九雷劫的威力,可能比六九雷劫都要更加强大。

    如果能够有个防御阵法,挡住天劫,或者削弱部分天劫的威力,那么天劫对于赵大宝的致命威胁,就会消倪。

    所以此时泽楼二当家的承诺,对于赵大宝来说,绝对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只要猛人道友你赢了比赛,一切都好说。”

    泽楼二当家的语气倒是大气,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而且那四象天玄阵是端木霖拿出来的彩头,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赵大宝没有再说话,脸色沉静的朝着擂台走去,看着擂台上如少女般的端木婉,脸上浮现危险的笑容。

    原本正在激烈讨论,这次比赛泽楼会派出哪个强者的修士们,在看到正朝着擂台走去的赵大宝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愣,嘴巴微张,一时间忘了说话。

    而气定神闲的端木婉,在看到筑基修为的赵大宝后,也是愣住,眼里闪过丝丝的怒意。

    “怎么,你们泽楼是没人了??还是明知必输,派出个筑基修士来辱我?”

    端木婉的语气冰寒,显然是动了心火。

    她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哪怕是击败了筑基修士,不仅仅体现不出任何的实力,说不定还会落下个以大欺小的恶名。

    “端木姑娘误会了,我确实是你的对手,不过不是来侮辱你的,而是来打败你的。”

    赵大宝面色平静,说的话却引起周围的修士一阵哄笑。

    “大言不惭,敢在端木婉面前说这种话,我打赌,他连一招都接不下来……”

    “筑基期修士敢直面金丹的威压,这个筑基修士有点不凡,不过两者差距如鸿沟,哪怕这个筑基修士可以越阶而战,也绝不会是端木婉的对手。”

    “凡事无绝对,当年饕餮老祖筑基期斩杀元婴修士,后又纵横南域无敌,横越大泽前往中域,说不定面前这个家伙能赢呢。”

    擂台下的修士议论纷纷,言语间,大多是不看好赵大宝。

    这也是正常的事情,筑基期本来就和金丹期有鸿沟,哪怕是所谓的天才修士,可以越阶而战,也不过是挑战金丹初期的修士不败。

    可是现在的端木婉可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哪怕再逆天的修士,想要跨过一个大阶而战的难度,还是未免有些太高了。

    不过赵大宝此时的心思倒是沉静,看着面前怒火冲天的端木婉,没有丝毫的惧色。

    他的祖龙道基配合着无名黑剑,在元婴期下无敌,哪怕面前的少女再天才,实力再强大,只要没到元婴期,依然不会是他的对手。

    “很好,很张狂,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听着赵大宝的话,端木婉怒极反笑,她的身后,有剑丸冲天而起,散发着刺破云霄的尖锐气息。

    “剑修,攻击力最强的剑修。”有修士惊叹。

    “现在跪地求饶,我留你一条全尸。”

    端木婉身后的剑丸滴溜溜的旋转,她冷笑着看着赵大宝,说出的话却是丝毫不留情。

    她是剑修,本来就是号称同阶修士攻击最强,此时再配上极品元神法宝,哪怕同样是金丹后期的强者,都不一定能挡住她的全力一击。

    “得罪了。”

    赵大宝淡淡一笑,拔出无锋剑,竟然不退反进,主动对着端木婉发动进攻。

    这一举动,落在擂台下修士的眼中,和找死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而端木婉同样是冷冷笑了一声,指挥着身后的剑丸,对着赵大宝狠狠斩落下去。

    “神影,红花。”

    随着端木婉清脆的娇吒声,剑丸通体散发出刺眼的红光,有朵朵的红花在空中飘落,对着赵大宝笼罩过去。

    “小神通剑术元婴剑修才能使出的小神通法术。”

    看着擂台上出现的红花异像,有识货的修士再度惊呼。

    这种小神通剑术乃是元婴剑修才能使用出来的剑术,此时出现在擂台上,对于筑基修士使用,颇有种杀鸡用宰牛刀的感觉。

    随着片片红花笼罩过来,赵大宝的肌体生寒,仿佛要被割裂般的危险本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种红色花瓣后面隐藏的杀机,实在是太过于凶险。

    这种程度的攻击,是绝对可以撕裂他的肌肤的。

    赵大宝心中念头流转,竟然不闪不避,径直扎进红花中,对着端木婉冲了过去。

    “找死。”

    看着闯入红花剑芒的赵大宝,端木婉语气有些不屑的自言自语道。

    毕竟,这种剑芒乃是小神通剑术所化,锋锐无比,可切割世间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