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55章 意外相遇!

    赵大宝在听到比试内容的时候微微一愣,红坊白他曾经在坠龙谷秘境遇到过一次。

    那个时候,两人还有段不太友好的争斗,导致后来红坊白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充满着怨念,所以这场比试他是参与不了的,真的要是在这种场合见面,说不定红坊白指使着手下元婴修士来诛杀自己都是有可能的。

    泽楼二当家并不知道赵大宝和红坊白之间的纠葛,不过他原本也没指望赵大宝,在他眼里,赵大宝的战斗力确实惊世骇俗,但是这种舞文弄墨的功夫,肯定是不行的。

    而泽楼的势力同样不小,虽然可能和巨荣城无法相比,但是挑选出来几个能够舞文弄墨的修士,还是完全可以的。

    这样想着,泽楼二当家有些头疼的开始吩咐着手下,去搜寻能够舞文弄墨的人选。

    对此,泽楼的修士都很头疼,他们都是修士,平时都是看不起舞文弄墨的凡人,现在让他们突然去寻找,哪里能找到合适的人选。

    两方势力交锋,赵大宝倒是落的清闲。

    虽然他迫切需要四象天玄阵,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而且比赛共有三轮,哪怕这第二轮输了,第三轮再扳回来就可以了。

    此时,因为有着他前面的惊艳表现,已经有不少的中小势力开始抛来橄榄枝,这些势力都是有元婴修士坐镇,对于赵大宝这种能在筑基期就击败金丹后期修士的天才体修,还是非常愿意招揽的。

    而那些大势力,则是在观望,他们不缺金丹修士,甚至对于元婴修士,都不是那么热切。

    因为他们之所以能成为大势力,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化神老祖的坐镇,赵大宝的表现虽然惊艳,但是却还没到能够打动他们的程度。

    天才固然让人觉得潜力无限,但是得罪了端木家族,如果中途夭折了,哪怕是再潜力无限,也不过是死尸一具。

    此时,有凑热闹的修士,已经跟在泽楼和端木家族的队伍,朝着红坊的驻扎地赶去了。

    巨荣老祖寿宴,来的修士数量很多,此时见有热闹可看,纷纷都聚集了过去,一时间,整个红坊的驻扎地人满为患。

    赵大宝倒是懒得去凑那热闹,开始在皇宫里闲逛。

    整个皇宫防御森严,有许多的禁地严禁外来修士进入,哪怕是在巨荣老祖寿宴期间,依然有许多嫔妃的偏殿是严禁进入的,赵大宝被阻拦了几次,七拐八拐的,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红坊的驻扎地。

    这里是一处正殿,殿高有鎏金龙兽盘旋,在寿宴之前应该是某位贵妃的栖息之所,不过现在被腾了出来,用来当做红坊的驻扎地。

    此时,宫殿中人满为患,无数的修士正在围观着正中间两个正在吟诗作对的凡人,热烈的讨论着。

    “舞文弄墨不过是小道,端木家族弄出这种比试方法,哪怕是赢了,也是贻笑大方。”

    “呵呵,成王败寇,不管是用什么方法赢的比试,过程方法都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哎,哎,你们快看,红坊白出来了。”

    随着一阵阵惊呼的声音,一身红色肇衣的红坊白缓缓走了出来,莲步轻移,风华绝代。

    一时间,周围的男修看的眼睛都直了,但赵大宝则是往人群躲了躲,他出现可能对比赛没有好处,反而会让比赛出现变数。

    而此时,正在擂台上吟诗作对的两个凡人,在看到如同仙女般的红坊白后,如同两只呆鹅般站在原地,出尽了洋相。

    修道者本来就是肌肤如玉,气质无双,再加上红坊白本身容颜上佳,身材更是魔鬼般诱人,在普通凡人的眼中,当真和仙女没有太多的区别。

    而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端木霖那边的才子,他浑身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气息,如同谦谦君子,这种人哪怕在修士中,都有种别样的气质。

    反观泽楼二公子这边找的才子,还陷在红坊白绝世的容颜中,一副猪哥样,口水都快要流出来的。

    两者比较起来,抛来才情天赋不说,光是个人的涵养,高下立判。

    赵大宝看的是连连摇头,泽楼二公子那边也是病急乱投医,这次比赛想要赢,怕是悬了。

    不过红坊白此时双眼的焦距都不在这里,像是有心思,她兴趣泛泛的看了面前正在舞文弄墨的凡人,倒是突然想起坠龙谷秘境里,一脸嫌弃的把那东西扔过来,让她自行解决的那个人。

    神秘,强大,最重要的是,对她不屑一顾,尤其是那个眼神,每每想起,她都有种被刺痛的感觉,但是随着次数多了,这种刺痛感觉倒有种别样的快感。

    每次她快要靠双手快要登上云霄的时候,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那鄙夷的眼神,而这种鄙夷的眼神,反倒是让她来的更加猛烈,更加酣畅淋漓。

    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此时红坊白再看向舞文弄墨的两个才子,心里浮现的,只有无尽的索然无味。

    以前是她年轻不懂事,对于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感兴趣,但是在坠龙谷秘境之行后,她才真实的认识到,母上大人对她保护太过于严实了,而在真正的这个世界,唯有力量,才是真正值得推崇的东西。

    这样想着,红坊白更加意尽阑珊,她朝着下方看了一眼,没有搜寻到自己脑海中那个人影后,准备回密室苦修。

    “红坊白姑娘,这两位您倒是给评价一下,我们今天的比试结果,可都靠着您呢。”

    看着扭头准备回去的红坊白,端木霖连忙追了上去,他对于这次的比试很有信心。

    “是啊,红坊白姑娘,多少您给句话,我泽楼二当家算是承你个情。”

    泽楼二当家咬着牙,同样开口道。

    “无趣,幼稚。”

    看着那两位所谓的才子,红坊白丢下了两句评价后,继续朝着回走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停在了原地,目光有些疑惑的朝着下方的人群扫去,心里波澜渐起。

    刚才她回头的时候,似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她对于自己的直觉很有信心,那个人,绝对也来到了这里。

    这样想着,红坊白倒是停在了原地,目光仔细的对着下方的人群搜索着。

    而泽楼二当家和端木霖在听到红坊白的评价后,表情不一。

    泽楼二当家是窃喜,这局如果是平局,那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端木霖则是面色难看,他之前已经输了一局,如果这局平局,哪怕第三局能赢,也不过和泽二胖子打了个平手,但是如果第三局输了,他可就是真的输了,没有丝毫赢的希望。

    不过他们在看到扫视人群的红坊白的时候,却是微微一愣。

    “红坊白姐姐,我的好姐姐,底下的修士你要是有看上眼的,也可以提出来,只要是我的手下,就算我赢。”

    端木霖见事情有转机,连忙凑了过去,脸上带着笑意,他们端木家族的人这次来的不少,光是按照比例算,他的赢面就很大。

    “哼,不见得非是你的手下,我们泽楼的人站出来,都来站到我后面,能被红坊白姑娘看上,可是你们的福气。”

    泽楼二当家不服气,对着下面的修士吆喝着。

    而商贾的眼光确实毒辣,哪怕此时赵大宝躲在角落,依然被商贾出身的泽楼二当家看个正着。

    “猛人道友,来啊,害羞什么,我跟你说,要是能够获得红坊白姑娘的青睐,那可真是一步登天,少奋斗几百年啊。”

    赵大宝此时见躲不过去,脸上带着稍微尴尬的笑容,朝着擂台上跳跃了上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原本像是在寻找什么的红坊白,此时在他出现后,将所有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他的身上,而且这些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怨念。

    哪怕是在迟钝的人,此时都能够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绝对是有故事的。

    “你们俩认识?老相好?哈哈,端木霖啊端木霖,没想到吧,你这是自掘坟墓啊。”

    泽楼二当家多精明,在看到红坊白的眼神后,就脑补了无数的故事,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只见他像是斗胜的公鸡,昂首挺胸的来到了端木霖面前,伸手道:“愿赌服输,端木霖,把你的四象天玄阵交出来吧。”

    端木霖脑子此时处于当机状态,周围有无数修士在做公证,哪怕他想耍赖,对于家族名誉的损失绝对是难以估量的。

    所以他只能万分无奈的把四象天玄阵交出去,同时用怨毒的目光看着赵大宝,就是这个家伙,接二连三的坏了他的好事,等到老祖寿宴结束,定要请元婴长老将其诛杀。

    “嘿嘿,猛人道友,你们俩的事情还是你们俩自己解决吧,这是四象天玄阵,我个人再送你四枚玄晶。”

    泽楼二当家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不由分说,将赵大宝推到了红坊白的厢房里,而红坊白竟然没有异议,像是小媳妇般,乖乖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