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59章 元婴毒修!

    红坊驻扎地,偏殿中。

    赵大宝盘坐在蒲团上,正在闭目调息。

    距离突破金丹期的时间已经过了足足有十日,而这个时候,他身上的伤势已经修复大半,连体内消融的内脏,都已经全部生长了出来。

    虽然新生的内脏有些娇嫩,但是这是和他的身躯强度相比。

    如果真的战斗起来,倒是没有大碍。

    而关于小侯爷的消息,倒是让赵大宝有些吃惊。

    那个抓住小侯爷,准备与他大婚的元婴老妪,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亲自花费了大价钱,将小侯爷送回了千岭宗的所在地。

    这个消息是红坊白告诉赵大宝的,消息的准确度肯定是没问题的。

    而此时,赵大宝的伤势恢复七七八八,而小侯爷也被送回了千岭宗,倒是可以准备回去了。

    毕竟,他和皇甫老祖,可还有一笔账没算呢。

    强取豪夺他与小侯爷的化婴丹不说,还故意损毁远程传送阵,把他和小侯爷丢在这里。

    在储物戒指被夺的情况下,对于普通的筑基修士,很有可能终生都回不了千岭宗了。

    好在赵大宝另有隐蔽的储物空间,再加上修为进步神速,短短月余的时间里,就已经突破到金丹境。

    现在他虽然明面上的修为是金丹,但是真实爆发的战斗力,绝对是可以匹敌元婴修士的。

    不过千岭宗的路途太过于遥远,如果就这样驾驭遁光飞行的话,怕是没个一年半载的,根本就到达不了宗门。

    传送阵倒是个好的方式,虽然价格有点高,但是对于赵大宝来说,却不是太大的负担!

    这样想着,赵大宝心里有了思量,就在近日里赶回宗门!

    至于巨荣城这种圈养数亿凡人的现象,水太深,完全不是现在的他能管的了。

    “你要离开了??”

    红坊白在听了赵大宝的想法后,眼神里微微流露出不舍。但是却没有出言挽留,而是开口道,“这座皇宫深处就有远程传送阵,不过你和端木家族有矛盾,怕是使用不了传送阵!”

    “如果再往远处的话,路途太遥远,而且危险无数,有些得不偿失!在巨荣城西北三万里处,有一处散修组成的坊市,坊市中有远程传送阵,不过价格很贵…”

    说道这里,红坊白看着赵大宝,有些欲言又止。

    虽然赵大宝的实力很强,但是毕竟才刚刚从筑基境突破到金丹,身上的积蓄有限,那种远程传送阵价值不菲,怕不是他能够承担的起的。

    “价格不是问题了,这段时间倒是多谢你的款待,以后有缘再见!”

    赵大宝在听到有坊市后,眼睛微微亮了亮。

    他从坠龙谷秘境里带出来不少好东西,正愁没地方转化成战斗力呢,现在有个坊市,倒是刚好可以把这些好东西全部售卖出去,然后转化成战斗力。

    “啧啧,这么着急就要走了?”

    赵大宝和红坊白告别的时候,旁边一道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脸色苍白的端木霖看着赵大宝,眼神里透露着阴冷和怨毒。

    因为输了与泽楼二当家的比试,这段时间里,他的日子很不好过,不仅仅是家族里的许多人冷言冷语的嘲讽,就连一直对他宠爱有加的端木老祖,这段时间都对他冷淡非常。

    要知道,整个端木家族的嫡系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在他的身后,可是还有三个亲弟弟,正盼着他赶紧失去家族继承人的资格,然后取而代之呢。

    现在家族老祖对他态度冷淡,这让端木霖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同时对于赵大宝,更是恨入骨髓,恨不得将其抽筋拔髓,生食赵大宝的血肉。

    因为他今天的一切处境,都是拜赵大宝所赐。

    而在端木霖的身后,正有一名笼罩在绿袍的老者,同样用不善的目光打量着赵大宝,眼神阴鸠,透露着某种杀意。

    “是啊,跟傻子待的时间长了,智商容易降低,所以我得赶紧离开了!”

    赵大宝不示弱的嘲讽道,他能够感觉到,站在端木霖身后的绿袍老者身上散发的晦涩气息,赫然是名元婴期的修士。

    而此时,这个元婴期的修士正用不善的目光看着自己,很显然,来自端木家族的报复来了。

    自己只是个刚刚突破到金丹的修士,端木家族出动元婴中期的修士来狙杀自己,倒也真算得上是看得起自己。

    “呵呵,牙尖嘴利,不过就是一个破宗门的小修士,竟然敢得罪我们端木家族!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只要你敢出巨荣城,定然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毒老,我们走!”

    端木霖没有生气,只是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着赵大宝。

    哪怕这个体修和其他的体修不同,但是毒老擅长毒素,连元婴修士都能够毒杀,对付一个区区金丹初期的修士,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样想着,端木霖冷冷的笑了两声,带着毒老离开了。

    没人发现,毒老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动了动,而在空气中,有肉眼不可见的浮虫出现,落在了赵大宝胳膊上。

    这种浮虫本身没有任何毒性,但是却胜在神不知鬼不觉,而且可以定位被附着身体修士的位置,算是毒老的独门手段。

    如果是之前的赵大宝,对于这种无害的浮虫可能都察觉不了,但是他的神识在天劫淬炼下,变得比之前更加敏锐十倍有余,在浮虫刚刚接触到他身体表面的时候,就已经被赵大宝察觉了。

    不过赵大宝却没有第一时间将这些浮虫弹开,而是脸上同样浮现淡淡的笑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现在还都是未知数呢。

    “端木家族的势力不容小觑,现在你得罪了他们,怕是还没出城门,就要被他们派出高阶修士狙杀了!”

    红坊白的脸上浮现出担心的神色,她看着神态无所谓的赵大宝,咬了咬牙,将脖子上一颗水滴形状的吊坠取了下来,递到了赵大宝的手上。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护身灵宝,现在送给你,路上小心!”

    赵大宝微微愣了愣,红坊主送的护身灵宝定不是凡物,不过他现在的实力足够自保,多件少见护身灵宝并没有区别。

    不过红坊白的动作确实让他感觉心头微暖,在这个尔虞我诈的隐门秘境,像这样心思纯净的姑娘,皇甫灵儿算一个,红坊白同样算一个。

    而两者之间的相似点就是有着强势的祖辈,能够帮她们遮风挡雨,隔绝来自外界的恶意,这恐怕也是她们心思能够保持单纯的根本原因。

    这样想着,赵大宝没接那水滴形状的吊坠,而是轻轻拍了拍红坊白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皇宫外走过去。

    …

    此时,巨荣城外,依然有数量不少的金丹修士在巡逻。

    不过在看到从城中走出来的赵大宝后,他们并没有阻拦,甚至连上前询问的兴趣都不看。

    此时城内皇宫中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而能够从城中走出来的修士,肯定是老祖的贵客,不是他们能够惹的起的。

    赵大宝驾驭着遁光,一路朝着西北的方向飞行着。这还是他第一次驾驭遁光,不得不说,这种凌空飞行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坊市距离巨荣城有三万里,这种距离对于普通人来说,怕是穷其一生也抵达不了。

    但是对于金丹修士来说,也不过是耗费几日的功夫。

    而就在赵大宝飞出巨荣城没多久,一道遁光冲天而起,对着他的方向,直直的追赶过去。

    这道遁光的速度奇快,根本不是金丹修士的遁光能够达到的速度,而在遁光中,一身绿袍的毒老脸上散发着浓烈的杀意,遵循着浮虫提供的位置,对着赵大宝的方位追了过去。

    元婴修士遁光的速度是金丹修士的十倍有余,所以哪怕赵大宝提前飞行了不短的时间,但还是在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被追上。

    两道遁光,开始出现在同一片天空之下!

    “这么快就追来了?”

    赵大宝感受着身后元婴修士的庞大灵压,眉头微皱,干脆停在了原地。

    “桀桀,小子倒是识趣,知道躲不过本老祖我的追杀,倒是在原地等死了,放心,等会老祖杀你的时候,不会让你感觉到任何痛苦的!”

    绿袍老者的速度太快,在赵大宝停在原地片刻,就已经出现在前方,调转了头,和赵大宝在半空中,形成对峙之势。

    “端木霖那个废物让你来杀我的?”

    赵大宝看着面前的绿袍老者,脸上故意露出惊慌的神色,语气有些畏惧的问道。

    “呵,那个废物怎么能指挥得动老夫我,想杀你的人太多,端木家族岂是你能够轻易招惹的!”

    绿袍老者对于端木霖的态度是不屑的,而在他说话的时候,空气中已经开始浮现出微甜的气息。

    这是他调配的毒药,专门为同阶的元婴修士准备的,现在用来对付金丹修士,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过想起端木婉的告诫,绿袍老者却是没有太大意,上来就将周围千米内化为毒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