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66章 直接斩杀!

    “咕咚。”

    吞咽口水的声音打破寂静。

    华服青年躲在元婴修士的身后,但是身躯发抖,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你你到底是谁?人族修士的肉身强度不可能如此恐怖?”

    元婴老者见多识广,战斗经验丰富,但是此时看着赵大宝,却像是在看着怪物,目光透露着不可置信。

    说话间,整个客栈的禁灵阵法陡然消失。

    元婴修士先是错愕,然后脸上露出狂喜。

    禁灵阵法对于修士有着绝对的禁锢作用,只能动用肉身的力量,却不能动用丝毫法术。

    赵大宝的肉身强度堪称恐怖,但是修为却还停留在金丹初期。

    所以一旦禁灵阵法消失,元婴修士恢复修为,可以调动庞大的天地灵气,瞬间底气十足,看向赵大宝的眼神中,也带着冷笑。

    “哼,敢在坊市动手,屠杀坊市护卫,拳毙火尊者,实在是穷凶恶极的匪徒,今天我就替天行道,让你这竖子伏法。”

    元婴修士说话底气十足,他的体内浮现出小神通法剑,盘绕着他滴溜溜的旋转着。

    此法剑通体泛着青莹之色,吞吐着剑芒,卖相不俗,锋锐异常,寻常修士若是看去,只会觉得眼睛刺痛,不敢再看。

    而除了小神通法宝外,元婴修士的身上同样泛起土黄色的厚重光芒。

    这是后土盾,虽然品质比不上小神通法宝,但是却对于巨力有着很好的防御效果。

    华服青年同样恢复了点精神,脸上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有灵力与没灵力的元婴修士是两个概念,哪怕体修再强,在小神通法宝的切割下,也是必死无疑。

    不过刚才他被吓破了胆子,所以现在只是躲在元婴修士的身后,用怨毒的目光看着赵大宝。

    此时整个客栈里禁灵阵法的消失,惊动了不少闭关修炼的修士,他们纷纷推开房门走了出来,看到下方的争斗,倒是饶有兴趣的在观战着。

    “啧啧,那不是青禾道尊吗?我记得数百年前他就已经没了踪迹,当时说是死在了遗迹里,没想到倒是当了西泽坊市的走狗。”

    说话的是名元婴后期的老者,他看着下方的青禾,语气调侃。

    “慎言,西泽老祖可不是好脾气,他的后人在这里,若是听到你这番话,怕是要招来杀身之祸。”

    “怕个鸟,老夫寿元将尽,明日就要前往那海外青铜巨殿寻找机缘,他西泽管天管地,管不了老子说话吧。”

    元婴后期老者眼神里透露着疯狂。

    他的寿元还有三五年的时间,现在正是生命最后的关头,天不怕地不怕。

    而旁边劝阻的元婴修士叹了口气,却是不再说话。

    寿元将尽的修士,或多或少都有些癫狂,面前的这个症状还好点,最起码有突破的希望。

    如果换成其他的元婴初期,或者是元婴中期的修士,这个时候怕就已经完全疯狂,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天地渺茫,寿元有尽,而轮回间有大恐怖,哪怕他们是元婴修士,在生死之谜后,也绝对不会保留一丝的记忆。

    这也是让诸多修士最为恐惧的地方,如果失去所有记忆的话,那么投胎之后的那个人,还会是自己吗?

    此时,客栈下方的青禾尊者,正操纵着小神通法宝青禾剑,散发着滔天的剑意,朝着赵大宝斩落下去。

    在元婴修士的小神通法宝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剑类法宝,因为这种神通法宝操纵简单,而且耗材最少,价格也是相对便宜。

    如果换算成同等品质的锤形法宝,或者是枪形法宝,那耗材可就高上太多了,远远不是元婴修士能够负担的起的。

    “青禾剑的锋锐程度,连元婴妖兽的皮革都能切开,你的体修确实很强,但这次也是必死无疑。”

    青禾尊者的话语间突破着强烈的自信,现在他有厚土盾保护。又有青禾剑进攻,完全就立于不败之地。

    小神通法宝的速度太快,超过肉眼的极限,直接斩落在赵大宝的肉身上。

    乒乒乓乓

    清脆的金铁声,让青禾修士微微一愣,也让周围围观的修士看的一愣。

    赵大宝抽出无锋剑,正对着青禾剑狠狠的抽打。

    是的,就是抽打!

    无锋剑的重量,远远碾压所谓的青禾剑。而且它的材质特殊,硬度也比青禾剑坚硬。

    两件兵器接触下,青禾剑一下下的被砸飞,剑身剧烈的颤抖,发出哀鸣的声音。

    原本自信满满的青禾尊者,在看到被砸飞的青禾剑后,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嘴巴微张。

    正常修士之间的斗法,不应该是两者势均力敌,你来我往,最后哪方疏忽,或者灵力不支,被斩杀陨落吗?

    可是现在这种,硬是凭借着神兽般的肉身,将小神通法宝给压着爆打,是个什么情况?

    不仅仅是青禾尊者错愕,周围的修士同样是有些看不懂场上的情况。

    金丹修士什么时候这么猛了,能够压着小神通法宝爆打?

    青禾剑的材质偏向于锋锐,此时被无锋剑砸了有数百下后,剑身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有破碎的风险。

    “青禾剑,收。”

    青禾尊者见情况不妙,连忙催动法诀,想要将青禾剑收回体内温养。

    但是这个时候,明显已经有点晚了。

    青禾剑欲化作遁光离开,而无锋剑的最后一击,已经雷霆如山岳般砸了下来。

    砰!!!

    青禾剑停顿在半空中,它的剑身的裂纹越来越大,然后猛的爆碎开来。

    无数小神通法宝的碎片漫天飞射,有躲闪不及时的金丹修士,被这种小神通法宝的碎片溅射到,瞬间身上就多出了个血窟窿。

    青禾尊者狂吐一口鲜血,脸色难看无比,有青禾剑碎片溅射撞击到厚土盾上,碰撞出火花,但是却突破不了防御。

    而此时,原本漫不经心的在围观的元婴修士,看向赵大宝的目光,已经变得慎重了许多。

    哪怕是最开始神态癫狂的元婴后期的老者,这个时候看向赵大宝的目光,都变得饶有兴趣了起来。

    “放我们离开,我们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青禾尊者语气发沉,他看着如同神魔盖世的赵大宝,开始认怂。

    “呵呵。”

    赵大宝冷冷笑了两声,杀意散发出来,将两人锁定,算是表明了态度。

    “你知道我身后的是谁?西泽坊主的嫡系传人,你若是敢伤到他半根毫毛,哪怕你确实强大,也绝对走不出坊市。”

    青禾尊者在感受到赵大宝释放的杀意后,身上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不过语气还是强硬,并且说出了他身后华服青年的身份。

    “嫡系传人?”

    赵大宝看着华服青年,语气淡然。

    “如假包换,你今天放了我们,等坊主闭关出来,定然不会追究你的麻烦。若是执意剑走偏锋,绝对有杀身之祸。”

    青禾尊者在看到赵大宝脸上的表情,误认为赵大宝此时心中有了忌惮,所以说话的时候,也隐隐带着威胁。

    “坊主在闭关?哦那都去死吧。”

    赵大宝的话音还未落下,身影已经来到了厚土盾前,在青禾尊者惊骇欲绝的目光下,无锋剑像是穿透泡沫般,直接穿透厚土阵,狠狠扎在了他的丹田处。

    丹田乃是元婴所在之地,此时被穿透,青禾尊者瞬间僵死在原地,动弹不得。

    而华服青年此时终于被吓的达到了心理极限,他怪叫一声,身影闪烁,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不过他的速度完全没法和赵大宝比,只见赵大宝身影再度闪烁,无锋剑直接将华服青年的头颅斩落下来。

    “好,初生牛犊不怕虎,干的漂亮……”

    有元婴后期老者走了出来,巴掌拍的震天响,看向赵大宝的目光充满了欣赏。

    “你是?”

    赵大宝看着这个头上扎满麻花辫,鹤发童颜的老者,有些好奇的问道。

    “名字只是代号,我也忘了我的名字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你杀了西泽坊主的嫡系,上天入地,怕都是再无容身之所了。”

    老者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显然有办法帮赵大宝脱身。

    “是有点麻烦,不过无所谓,杀了也就杀了,那老家伙现在不是在闭关么?当然,如果尊者有办法让我减少一点麻烦,还请赐教一二。”

    赵大宝哈哈一笑。

    在将那两人斩杀后,他也知道麻烦不小,毕竟化神修士不是目前的他能对付的,不过木已成舟,而且当时那种情况,哪怕将两人放了,也不见得能够放过自己。

    索性直接杀了,哪怕被化神修士追杀,最起码心中畅快,念头通达。

    “嘿嘿,你这小子有个性,胆量更是很让我欣赏,来我的房间吧,老朽自然有办法助你脱困。”

    老者神秘的笑了笑,然后转身朝着客栈楼上走去,赵大宝有些疑惑,但是没有感受到任何恶意,索性跟了上去。

    大泽边缘,无名岛屿上。

    青铜巨殿的殿门开启了条缝隙,有肉眼不可见的血光朝着周围蔓延,覆盖范围数万里。

    这种血光笼罩的范围中,大泽边缘战斗的妖兽和修士,在无声无息之间变得更加的悍不畏死,更加的渴望战斗。

    而且在他们屠戮敌人后,有阵阵暖流涌入体内,快速的增长着修为,这让厮杀变得更加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