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65章 满场皆惊!

    而在妖族还未启动战争之前,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来,所以靠近大泽边缘的修士没有任何准备,一时间,损失惨重,哀鸿遍野。

    最先反应过来的势力,就是被妖兽主力围攻的泽楼。

    泽楼的本部是一座大船,船名就是泽楼,寓意着大泽上的。

    这是来自于中域炼器神师炼制的战争兵器,哪怕是黑龙肆虐,依然稳如泰山,拖延住了妖兽的主力。

    不过妖兽无穷无尽,虽然大船的防御阵法能够挡住,但是每天消耗的灵石却是海量无法估算的。

    “报告大当家的,泽楼储备的玄晶数量不多,在大乘期神兽的进攻下,最多只能坚持五天的时间。”

    “报告大当家的,能量波动太过于剧烈,传送阵无法使用。”

    “报告大当家的,中域的求救信已经发出去了,不过路途遥远,哪怕有前辈来救命,怕也是来不及了。”

    泽楼大船上,诸多修士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脸上则是浮现大难临头的恐惧。

    天空上,数万米的黑龙仿佛是不可战神的神邸,它身上散发的气息要远远超出渡劫期,再加上本身是神兽血脉,每次进攻爆发的威力,让诸多修士都匍匐在地,浑身颤栗,根本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滔天大祸,因我而起,我有罪啊。”

    泽楼大当家脸色木然的看着天空上的黑龙,口中喃喃自语。

    前些日子他猎杀一只小白龙,和天空上暴怒的黑龙,绝对有着联系。

    “大当家的,船在人在,船亡人亡,今天我们肯定是活不了了,干脆启动最后的阵法,给这些孽畜来个狠的,同归于尽……”

    说话的,是泽楼的另一个化神修士,此时他脸上都是血污,这是斩杀那些妖兽溅射上来的血。

    妖兽无穷无尽,哪怕他斩杀一些元婴妖兽,依然对局面没有任何的帮助。

    “再等等吧,玄晶耗尽之时,就是同归于尽之日。”

    泽楼大当家摇了摇头,修士逆天而行,但凡有一线生机,总归是要争取的。

    而此时,在距离泽楼不远的某个岛屿上,有一座青铜巨殿,数百修士正站在青铜巨殿外,目光呆滞的看着岛屿外那无穷无尽的妖兽,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他们其中,修为最高的就是元婴修士,听闻大泽岛屿上有青铜巨殿,所以前来寻求机缘。

    可是没想到,这个青铜巨殿是真的,但是巨殿的门,不管用任何办法都打不开。

    曾经有修士试图强行破殿而入,不过在接触青铜巨殿的时候,就仿佛经历过万载时光般,身躯老化,眨眼间就变成了白骨累累。

    这让诸多修士毛骨悚然的同时,对于青铜巨殿里的秘密,反而是更感兴趣,舍不得离开了。

    在所有的秘境、遗迹、洞府中,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传承。

    青铜巨殿内绝对蕴含着某种厉害的传承,甚至涉及到时间的领域。

    这让诸多修士兴奋不已,下意识的忽略了其中的风险。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到青铜巨殿的门打开,倒是等来了这无穷无尽的兽潮,这让众修士心生绝望。

    不过,峰回路转的是,漫天的妖兽仿佛是对于这座岛屿有畏惧,哪怕是渡劫期的妖兽,在路过这座岛屿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避的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

    这让诸多修士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虽然被困在岛屿内,但是最起码性命保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原本禁闭的青铜殿门,此时正缓缓打开一条缝隙。

    繁杂无比的纹络,带着一股诡异的血色,慢慢的向整个大泽边缘蔓延。

    西泽坊市,客栈中。

    原本趾高气昂的店小二,此时正躺在地上,浑身骨折陷入昏迷中。

    而随着店小二被打昏,数名穿着精良法宝的坊市护卫涌了进来,不由分说的要将赵大宝制-服。

    “坊市里严禁动手,敢擅自在坊市动手,打入水牢。”

    说话的,是穿着华服的青年,他此时看着赵大宝,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冷,透露着某种贪婪。

    到了这个时候,赵大宝哪里还不明白,不管是趾高气昂的小二,还是面前的华服公子,都是在演戏,而目的,就是对着他来的。

    “是不是不明白为什么?呵呵,一个金丹修士敢揣着十枚玄晶在坊市里乱跑,你的胆子,倒也不小啊。”

    华服青年见坊市护卫将赵大宝控制,放下心来,语气中也有种得意洋洋的感觉。

    “十枚玄晶,传送阵?”

    赵大宝心中电光流转,算是明白了,原来是那个负责传送阵的金丹修士,将他的信息泄露,引起面前这个华服青年的觊觎,上演了这场戏。

    “呵呵,想明白了吧?坊市里是禁止动手的,今天呢,你被少爷我逮个正着,我也不为难你,十枚玄晶,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然的话,嘿嘿”

    华服青年冷冷的笑了笑,话语间透露着杀意,十枚玄晶,哪怕对于元婴修士来说,都是笔巨大的财富。

    如果面前的这个家伙不识趣,直接关到水牢里弄死,反正最后东西还会落入他手上。

    “传送阵能不能使用?”

    赵大宝语气平静的问道,而他这种天马行空的问题,也让华服青年愣了愣。

    “传送阵不能使用,不对,你不害怕?”

    华服青年看着面色平静的赵大宝,心里有些疑惑,不管是他身后的元婴修士,还是三名坊市护卫,都不是金丹初期能够解决的。

    现在,他就是猎人,而赵大宝,就是猎物。

    可是现在看赵大宝的表情,不仅没有丝毫的畏惧,甚至还浮现出淡淡的微笑,这让华服青年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害怕是因为不够强大,说吧,你想怎么死?”

    赵大宝抬起了头,微微笑了笑,满嘴洁白的牙齿散发着寒光,像是某种巨兽。

    华服青年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看着赵大宝的目光像是在看着傻子似的。

    “我想怎么死?笑话,王乾,张军,给这个家伙点颜色看看。”

    他对着两名坊市护卫吩咐,要废了赵大宝的修为。

    王乾和张军都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他们的肉身绝对是可以碾压金丹初期的。

    而在听了华服青年的吩咐后,他们脸上带着狞笑,挥动着铁拳,对着赵大宝的丹田处砸去。

    修为乃是修士最重要的东西,一旦没了修为,就仿佛是从云巅跌落冥土,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是巨大的打击。

    此时华服青年的心思确实恶毒,而看王乾、张军的手法,也是娴熟无比,想来之前没少做这样的事情。

    不过,他们的拳头还没有挥下去,就觉得一股沛然之力猛的撞过来,身体一轻,像是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旋即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砰砰

    金丹后期的修士,在赵大宝的眼中,和布娃娃没有区别,他仅仅使用了一成的力量,就直接将王乾、张军打的昏死过去,哪怕醒来,也是废人一个了。

    “怎么会两位尊者,此獠太过于凶残,连坊市护卫都敢击杀,这是在挑衅我们西泽坊市的威严,请两位尊者出手,将此獠镇压。”

    见赵大宝干脆利落的解决了坊市护卫,华服青年的脸上惊慌一闪而过,不过他在看向身后的两个元婴尊者的时候,又重新恢复了镇定。

    元婴期的修士,哪怕在西泽坊市中,都算得上是高端战力,寻常的时候,元婴修士负责他的安全,不会轻易动手。

    但是现在,对方敢对坊市护卫动手,那完全就是在自找死路了。

    这样想着,华服青年看向赵大宝的眼神,已经是在看着死人了。

    两名元婴修士果然站了出来,互相看了一眼,却没有立刻动手。

    “坊市有坊市的规矩,你敢对坊市护卫动手,哪怕我们以大欺小,也不得不动手了。”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红色法袍的元婴修士,他的身后背着红色葫芦,身材高大,威猛无比。

    “哼,火尊者乃是元婴三层的修为,一身修为惊天地动鬼神,曾经火烧千里,捏死你就跟捏死蚂蚁似的,今天你”

    华服青年此时有了依仗,说话的语气中气十足,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道黑影闪过,然后他旁边的火长老,连惊叫都没有发出来,直接像是炮弹般,被打飞出了客栈。

    半空中,可以看到火长老身躯被打碎成了数截,死的不能再死了。

    甚至,就连元婴都被打爆了。

    “聒噪。”

    赵大宝缓缓收拳,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另一位元婴修士。

    而此时,原本端着架子的另外一名元婴修士,脸上冷汗直流,他本能的想要逃离这里,但是身躯像是被上古神魔锁定,根本挪动不了丝毫。

    原本像鸭子般喋喋不休的华服青年,嘴巴张的比鸭蛋还要大,脸色被吓的煞白,他看了看面前的赵大宝,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场面陷入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