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00章 龙王降临!

    “以无穷血肉,建血祭坛,以祭坛之宏伟力,召唤来自血脉源头的存在。”

    于德从油腻的袖子里拿出本皱巴巴的札记,递给了赵大宝,“这就是整个血祭之法的总纲,意思也是很明确,用强大生物的血肉精华,来建立祭祀的祭坛,然后献祭这些血肉精华的力量,召唤远古存在的投影。”

    这札记的封面上有四个大字,名为天香妖尊,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麋鹿头。

    赵大宝翻开封面,仔细看去,里面清楚的介绍着血肉祭祀的步骤,还有这门秘法需要注意的禁忌。

    “血肉祭坛在上古时期的蛮族中极为盛行,老夫查阅古文献,以毕生心血创出此门秘术,奈何推演功法耗尽老夫全部心血,还没来得及实验,秘术就要随我长眠,奈何,奈何啊。”

    这行文字是天香妖尊在札记最后一页留下的,上面本该有实验的素材,不过现在上面却是空白无物,看的赵大宝有些无语。

    难怪于德的语气有些怪异,原来这门秘术只是创建出来了理论版本的,但是实践还是一片空白。

    这个道理,就像是某种理论被提了出来,但是没有任何的实践来验证这个理论的可实施性。

    “我成小白鼠了?”

    赵大宝指着自己,语气有些怪异。

    “可以这么说,不过血祭之术在上古时期亦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秘法,以众生血肉之力,召唤先祖,虽然后来这种秘术失传,但是又被这天香妖尊创建出来了,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再说了,你看看现在的情况,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于德有些希冀的看着赵大宝,这秘法的实施条件必须是妖族,或者是有妖族的血脉,光是这个条件,就把他排除再外了。

    所以,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赵大宝的身上了。

    当然,如果赵大宝不同意的话,他也不会强求,毕竟成功率太低了。

    “哎希望无量天尊保佑吧。”

    赵大宝一脸无奈,一条是十死无生的路,一条是九死一生的路,于德没有选择,他何尝有其他的选择。

    “道友,若是能够活着出去,我们再度重逢之时,道爷定送你一份大礼。”

    于德的眼眶又湿润了,他喜欢和好人做朋友,因为只有这个世界上好人多了起来,他才能够活的更加滋润。

    赵大宝没有理会于德,而是专心致志的看着妖尊的手札。

    “血肉力量越是精纯,能够召唤出来血脉源头的投影就越强大,若是达到某种程度,甚至能够跨越时空,将时间源头处的古神兽召唤而来,顷刻之间,斩杀世间所有敌。”

    “建筑血肉祭坛后,消耗无穷血肉精华,释放出强大能量,即可进行召唤。”

    赵大宝越看越是心惊,实在是这门秘术太强大,达到极致处,甚至能够追溯时间源头,召唤那些洪荒时期的存在。

    那些存在,哪怕念诵它们的真名,都是一种禁忌。

    它们在时间长河里遨游,在无尽宇宙里穿梭,早就已经超脱,如果能够把它们召唤过来,确实是可以斩杀一切敌。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东西,想要召唤那种禁忌存在,需要消耗的血肉精华,绝对不是赵大宝能够想象的。

    而现在赵大宝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在这个地方,他怕是连召唤祖龙投影所需要的血肉精华,都不一定能够凑齐。

    储物空间里,倒是有一只鱼龙和朱雀的尸身,不过它们的层次太低,只有元婴期的修为,用来召唤祖龙投影,那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赵大宝根据笔札上记载的推算,想要召唤祖龙投影,最起码需要一只大乘期的妖兽,而且还要具有真龙的血脉。

    除此之外,还需要数十只渡劫期的妖兽,上百只化神妖兽而这些血肉精华,对于现在的赵大宝来说,绝对是无法获得的。

    就在赵大宝沮丧的时候,突然,在笔札上倒数第二页记载的文字,引起了他的注意。

    “血祭所需要的血肉精华太过于庞大,不过老夫倒是发现其中有个漏洞,在血脉源头存在降临,到献祭的这段时间里,只要稍微逆转阵法,就可窃取那投影无尽力量,而在窃取力量后,依旧在最短时间里需要献出足够多的血肉精华,平息那至高无上存在的怒火,此法为禁忌,慎用,慎用。”

    这段是用红色字体标注,很是醒目,同时警戒的意味也是跃然纸上。

    赵大宝看了几遍,才算是明白其中的意思。

    如果要解释,那就是这种秘术有个可以钻的漏洞,在将那投影召唤过来之后,逆转阵法,然后就可以切断投影与本体之间的联系,然后雀占鸠巢,使用那投影的无穷力量。

    当然,这么做有两个副作用,一是会引起那投影本体的怒火,因为这是欺骗,说不定那伟大存在会直接跨越无尽时空,直接来斩杀自己。

    二则是在借用力量之后,依旧是需要贡献出大量血肉精华的,不然那伟大存在,肯定会将他斩杀的。

    这种方法虽然好用,但是风险太大。

    现在赵大宝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整个传承塔里,尸身倒是有不少,其中不乏仙人层次的。

    不过万年时间过去,那等存在的血气全部都消耗殆尽,哪怕用来献祭,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效果。

    所以现在,在没有血肉精华的情况下,他只能棋行险着,先借用那投影的无量伟力,暂时撕开这里的空间,寻找到足够的血肉精华,然后再解决那只可恶的仙王之尸。

    两者的步骤其实可以调换,先解决了仙王之尸,再去寻找足够的血肉精华也行。

    但赵大宝觉得还是先将血肉精华凑齐为妙,不然血肉祭坛没有根基,很容易崩碎,那个时候,光是反噬之力,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了。

    “血之精魄,追本溯源,敕!”

    下定决心之后,赵大宝不再犹豫,先是按照手札记载的步骤,咬破手指,在虚空中不断刻画着什么。

    手指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金色的血液划过玄奥的弧线,在虚空中凝结出道道的符纂,一股上古洪荒的气息,开始不断在蔓延着。

    一旁的于德同样没闲着,正在按照手札上的记载,用骸骨炼制出祭祀所需要的骸骨祭坛。

    “我先将血肉祭坛的胚形炼制出来,那样,等你将符纂凝结好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两人的身影在九层巨塔内不停的忙碌着,而随着赵大宝血液在空气中凝结,一股股极度阴冷的感觉,正从青铜棺淳里弥漫出现。

    仙王之尸,仿佛要破棺而出了。

    外界,南域。

    泽楼的战灵宝船,在牵制住老龙王半月后,终于因为储备能源不足,被老龙王一巴掌拍到大泽中。

    整船的修士,包括泽楼大当家,全部陨落。

    此事震惊南域所有的势力,而随着泽楼的覆灭后,老龙王开始摧枯拉朽的摧毁着南域集结的防御,无数高阶修士陨落,不管是修士,还是凡人,都惨遭妖兽的屠戮。

    短短数天的时间里,大泽向陆地整整蔓延有数万里,曾经的陆地,现在统统变成了泽国,哪怕是赵大宝曾经去过的巨荣城,此时也已经全部被大泽吞没,数以亿万的凡人惨死,哪怕是修士,都死伤无数。

    尤其是战争发起后,从青铜巨殿中蔓延出来的红色血雾,更是加剧了战争的惨烈程度。

    不管是修士斩杀妖兽,还是妖兽斩杀修士,都能够在短时间里获取对方部分的力量,修为像是坐火箭般增长。

    杀的越多,越是强大。

    在这种氛围下,修士和妖兽都杀红了眼,数万里的泽国上,鲜血将水面染红,浮尸无数,有修士的尸体,有体型庞大如山岳的尸体。

    因为老龙王没有泽楼的牵制,而南域的高端战力根本不是老龙王的对手,所以从宏观的角度上来看,修士这边还是惨败的。

    无数化神修士被屠戮,哪怕渡劫期的修士,都被老龙王拍死了几个。

    对,就像是拍苍蝇似的,轻易的拍死。

    老龙王本来就是大乘期的修为,再加上它体内的神兽血脉,哪怕是大乘期的修士,也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所以南域惨败,修士惨败。

    而妖兽,则是将万里的人族全部屠戮一空,无数的人间惨剧,在这惊天之变中上演着。

    同时,也有无数如同恒星般耀眼的修士,也在这场战争中脱胎换骨,他们借助着斩杀妖兽,修为飞涨,成为了人族英雄。

    西泽坊市,酒楼。

    “要我说啊,我们人族的年轻一代,最强修士当属红坊白,短短数月时间,从金丹突破到化神,甚至在红坊破灭前,拼尽修为斩杀数名化神妖兽,这等战绩,实为我人族英雄。”

    “哎,大灾骤起,我们南域人族势弱,惨遭妖族屠戮,不知道中域的高手,什么时候才能到。”

    “那老龙王凶焰滔天,怕是中域高手都奈何它不得啊。”

    “高波,你怎可助长那妖族威风,灭我人族气焰。”

    就在酒楼里修士高谈阔论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了下来,庞大的黑影如同山岳般笼罩下来,吐字如雷,“人族修士,杀我子嗣,今日让你等族群尽灭,血债血偿。”

    却是老龙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