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99章 血肉祭祀!

    这段时间下来,哪怕傻子都清楚,传经塔九层,绝对是整个大星上,最危险的地方。

    仙王,乃是超出真君的存在,不死不灭,超脱于本源规则之上。

    而连真君陨落之后,都会形成各种各样极度危险的环境,雷池,熔岩火海,幽冥之风,以及最恐怖的九幽黄泉之地。

    所以用脚趾头都可以想象的出来,仙王陨落之后,那滔天的怨气与不甘,怕是要将传经塔第九层彻底化作人间炼狱般的存在。

    不过唯一离开这里的传送阵就是位于传经塔第九层,可能还有其他的传送阵隐藏在大星的其他位置,但是大星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要找一样从未见过的东西,无疑是在大海捞针,找到的希望极为的渺茫。

    而大星当年经过恶战,虽然传经塔是主战场之一,但是其他的地方,仍然是遗留着足以致命的危险,如果漫无目的的在大星上寻找,怕是传送阵还没找到,就要提前陨落了。

    于德同样也是这样的想法,他的师叔祖,也就是黄裳少女曾经说过,只有前行才有那一线生机,若是胆怯后退,则是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如果说于德对于谁最信服,当属他那个师叔祖。

    黄裳少女在万年前就能算到他们的到来,虽然没有看到自己的命运,但这也足够惊人的了。

    天机莫测,越是和自己亲近的人,越是看不透。

    而自身的命运,哪怕是算法通天的大能,都不见得能够知晓一二。

    所以黄裳少女算不出来自己陨落之劫,倒也是正常的。

    赵大宝和于德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决心,不成功,便成仁,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要踏过去,找到回去的路。

    刷

    传送阵内两道身影消失,而在第九层的空间里,赵大宝和于德的身影,同时浮现。

    于德此时头上有三朵金莲,绽放出万丈祥瑞,将他和赵大宝笼罩其中。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虽然对于仙王来说,可能没有什么用,但是聊胜于无,就当做是一种心理安慰。

    不过,让两人有些意外的是,第九层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景象,而且空间再度缩小,只有足球场大小。

    赵大宝注意到了中央位置的青铜棺,也就是正常人体型大小,两米长,有无数青铜打造的锁链贯穿而过,将棺淳悬挂于半空中。

    “那个青铜棺中,应该就是仙王了。”

    于德对于棺材陵墓之类的在行,他光是扫上一眼,就能知道棺淳里是有东西的。

    而在棺淳之上,正盘坐着三个老僧。

    赵大宝稍微靠近一点,倒是能够看见这三个老僧,其中有两个就是他在万劫之雷中储存的记忆里,看见的黑莲寺方丈和护法明王。

    剩下的那个,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传经塔扫地僧了。

    此时,三个老僧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呼吸和生命迹象,方丈和护法明王的僧衣上,都纹着十瓣黑莲,而在扫地僧的僧衣上,纹着的,却是十二瓣黑莲。

    这黑莲的瓣数,应该就是代表着黑莲真诀的进度,或者说,是一种实力与地位的体现。

    赵大宝在观察的时候,于德则在四处摸索着,仙王的棺淳他是肯定不敢掏了,但是这里的好东西可是不少,职业病犯了,手痒的不行,他开始四处摸索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东西,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

    当然,于德的动作还是很专业的,动作小心翼翼,有些看起来是禁制的地方碰都不碰,而且一边摸索着,一边寻找着离开的传送阵法。

    赵大宝见于德专业的动作,倒是没有去阻止他。

    他们要把传送阵找出来,这里禁制危险太多,如果随意触碰,或者不懂其中门道的,很容易触发禁忌,引来灾厄。

    而于德是专业的人士,由他来动手,总归是要安全一点的。

    这样想着,赵大宝将目光重新放在青铜棺淳上,不过这越看,他的眉头却皱的越深。

    “这棺淳上面刻着的阵纹,怎么越看越是熟悉呢?”

    赵大宝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连忙来到了九层塔的传送阵旁,这一对照,瞬间感觉自己心凉了半截。

    青铜棺淳上面刻画的阵纹,竟然和巨塔中的传送阵一模一样。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通往外界的传送阵,应该就是在青铜棺淳之中,而想要逃离这里,必须要进入青铜棺淳,和喋血的仙王面对面这个画面,光是想想,赵大宝就觉得一股寒意流转全身。

    此时,将整个巨塔九层全部寻找了一遍之后的于德,手里提着两个东西过来,语气有些无奈道:“赵道友,我找遍了整个九层的空间,都没有找到传送阵,不过倒是发现了这两个家伙的尸体,啧啧,死的真惨啊。”

    赵大宝将目光放在于德手上提着的尸体上,只见都已经没有人形了,身上有无数的伤口。

    不过依稀还能够看出来,这两人就是一直下落不明的青衫修士与黑袍修士。

    “这两个人应该是在第八层的时候,陷入幻境,碰巧触发了传送阵,来到第九层,不过我看他们的伤口,都是自己造成的啧啧,是真狠啊,把眼珠子都给挖出来了。”

    于德的语气里听不出来任何的感叹,他见过的死人比活人多的多,千奇百怪的死法早就将他的神经锻炼出来了,而且现在在这种环境下,他也是没有太多的心情感叹。

    “传送阵我倒是找到一个,不过不太确定,你去确认一下。”

    赵大宝看着于德面不改色的拿着两团烂肉,实在是佩服这货的粗神经。

    “找到了?在哪呢?”

    于德听了赵大宝的话后,不由面露喜色。

    只要能够找到传送阵,他就能离开这里,去寻找仙女姐姐了,顺便再挖点墓,补充一下元气。

    不过,在看到赵大宝所指的地方,是仙王的青铜棺淳后,于德的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他的心头。

    “不不会吧?不会这么倒霉吧?”

    “嗯,应该就是这么倒霉!”

    赵大宝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无奈。

    这就像是前方明明有条生路,但是在路口却蹲着一只凶猛的妖兽,择人而噬。

    听了赵大宝的话后,于德顶着个苦瓜脸,缓缓来到青铜棺淳前。

    而在看到棺淳上那熟悉的花纹后,于德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刷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无良天尊啊,杀千刀的,眼看着就要逃出去了,给道爷也来这出,这是不给人活路啊。”

    于德发出怒骂,这次真的是栽在这里了,青铜棺里绝对是有仙王的尸身的,再加上巨塔里无尽的怨气,全部都被封印其中,经过万年的演化,谁都不知道会变化出什么样的怪物。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怪物的实力绝对强悍,不是他和赵大宝能够对付的,哪怕他那个酒鬼师傅来,说不定都不是对手。

    而想要传送离开这里,青铜棺淳里的仙王是跨不过去的坎,必须击败仙王的尸身,才能够使用传送阵。

    事情到这里,就已经是陷入了死结。

    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必须要正面面对仙王的尸身?”

    赵大宝眉头紧皱,这已经不是智商能够解决的事情了,只有实力,足够强大到堪比仙王尸身的实力,才能够逃离这里。

    不然,哪怕你机智如妖,那也是枉然徒劳的。

    “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难度有点太高了,失败率也高,而且,这个办法,只有你能够使用。”

    于德像是想到了什么,绕着赵大宝走了两圈,目光里也没有之前那么绝望了。

    当然,在他的眼神里,也没有爆发出太多的希望。

    “只有我能使用,说来听听?”

    赵大宝此时也是无计可施,哪怕难度再高,也有一线可能,而如果面对仙王的话,除了死路一条,他根本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

    “我曾在一座妖尊陵墓中找到一种独特的秘术,乃是那妖尊一生心血,凭借此秘术,可以用它们体内的妖族血脉,追溯到血脉的源头,召唤先祖投影,用来作战。”

    于德目光微微有些闪烁,在赵大宝身上扫视一圈,方才语气慎重道:“不过这门秘术太邪门,如果提供的血肉祭祀足够,甚至能够召唤出时间源头的恐怖存在,可控性太低,风险太高。”

    “召唤血脉源头存在的投影吗?我体内的是祖龙血脉,也就是说,能够将天地间唯一的祖龙投影召唤过来?”

    赵大宝听明白了于德的意思,语气有些惊诧的问道,祖龙乃是万龙之祖,遨游在宇宙之间,一身实力惊天动地,怕也就比他那便宜师傅稍微弱点。

    如果能够凭借着血脉把它召唤过来,哪怕只是投影,用来对付仙王之尸,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毕竟,仙王已经陨落万年,他的尸体,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怕也是十不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