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01章 突破真龙!

    咻咻咻

    数道气息庞大的修士腾空而起,悬浮在了半空中,与老龙王对峙。

    “老龙王,龙太子乃是泽楼误杀,现在泽楼被你覆灭,冤有头债有主,你却要灭我整个人族,你当真以为我们人族没人了吗?”

    说话的,是个气息晦涩,浑身劫光幻灭的老者。

    他是整个南域硕果仅存的渡劫修士,有着渡劫后期的修为,也是南盟宫的宫主。

    而在他的旁边,悬浮着四名化神修士,其中,赫然有刚刚踏入化神期的红坊白。

    “呵呵,误杀?我老龙活了有几万年了,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你现在跟我说,他被误杀了?哈哈哈”

    老龙王的瞳孔里已经有疯狂之意,看向下方的人族,杀意凛然。

    天道是公平的,越是实力强大的个体,想要拥有子嗣的难度越高,它是大乘期的神兽,能够有子嗣已经是天幸,根本不存在再有子嗣的可能性。

    现在这个子嗣,竟然被人族杀了,这简直让老龙王怒到癫狂,已经丧失了理智。

    它自然知道,中域的人族强势,随便派出个顶尖高手,就能轻易镇压斩杀自己。

    不过那又怎么样?

    中域距南域的距离,哪怕是顶尖高手,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度过的。

    而且人族是最不团结的,中域派来顶尖高手的可能性很小,最大的可能,还是派来和它同层次的修士。

    那样的话,它就是无敌的。

    因为神兽血脉,同层次的大乘期修士,它能够轻易虐杀。

    哪怕来十个八个,也奈何不了它。

    “是,这件事是我们人族有错在先,不过我们已经被屠戮了亿万人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渡劫期老修士的语气充满无奈,哪怕十个他,都不是眼前老龙王的对手,算算时间,中域派遣的高手应该快到了,他能做的事,就是拖延时间。

    “不够,我要你们整个南域人族为我儿陪葬,你这老匹夫敢阻我,先杀了你。”

    老龙王身上有黑色的焰火升腾起来,这是业火,被它拍死的人族何止亿万,无尽业火已经凝结成了实质,而老龙王,也已经坠入了魔道。

    说话间,巨大的青龙爪对着渡劫期的老者拍了过去,在青龙爪的下方,有无数的空间缝隙在幻灭,仿佛有无数的世界如同泡沫般炸开又诞生。

    见此,渡劫期的老者面露惊骇,他想要逃,但是周围的空间已经完全封锁,已经没了任何的机会。

    “无尽山峦!”

    渡劫期老者发出怒吼,祭出法宝,这是一座山脉凝聚的虚影,挡在他的上方。

    这山脉可不是寻常的山脉,而是整个南域的龙脉凝结而成,不管是重量还是坚固程度,都超过寻常山脉的数百倍。

    “哼,蝼蚁般的东西,还敢挣扎。”

    老龙王发出冷笑,青龙巨爪竟然比山脉还要大上三分,直接对着渡劫期老者砸落下来。

    “躲开,快躲开,高阶修士已经死绝了,你们是南域人族最后的希望了,逃吧。”

    渡劫老修士眼中有死志,他对着身旁的数名化神修士一拂,用柔和的力量,将他们推开数百里远。

    砰

    青色龙爪与山脉虚影撞在了一起,而坚固无比的山脉虚影,此时就像是豆腐般,只坚持了两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就被龙爪拍的粉碎。

    而渡劫期的老修士,同样没有幸免于难,直接在空中被拍成了血沫,连神魂都碎裂开来。

    “宫主。”

    “宫主。”

    看着半空中被拍死的渡劫老修士,红坊白的眼睛都红了,她看着天空中的老龙王,眼睛里充满着仇恨。

    她的母亲,红坊坊主,就是死在这头老龙王的手中。

    当初,那不可抵挡,如同是神魔般的青龙巨爪拍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母亲传送出去。

    而她的母亲和整个红坊,被那一爪直接拍成了废墟。

    她恨啊,恨不得生啖老龙王生的血肉,恨自己没有力量。

    化神期又怎么样,渡劫期又怎么样,在这如同神魔般的老龙王面前,也不过就像是苍蝇般,轻易就能够拍死。

    而此时在西泽坊市的无数人类修士,同样看着天空中的老龙王,眼神里满是仇恨。

    他们的亲人,好友,都死在了这场浩劫中,现在,连他们也马上就要死了。

    “哈哈哈,就是这种眼神,对,恨我,恨啊你们越是恨我,我杀你们的时候,心里越是畅快,今天,就让你们这些人,祭奠我儿在天之灵啊。”

    老龙王已经疯魔,它的青龙巨爪在拍死渡劫期老修士后,并没有停留下来,而是对着下方的坊市狠狠拍了下来。

    铛!!!

    一把银色的通天巨剑直接出现,竟然挡住了老龙王的巨爪。

    “孽龙,敢屠戮我人族亿万修士,罪恶滔天,今日,我就将你斩杀在此。”

    一头银白发的中年男子出现,他身上的气息缥缈,赫然是大乘期的剑修。

    “嘿嘿,这孽龙不知死活,已经陷入魔道,今天就让我千眼老祖将其斩杀,这可是逆天的功德啊。”

    “老菩提,这种好事你想独占,没门,这老龙浑身是宝,功德归你,不过龙尸得归我。”

    “成交。”

    又有两道洪亮的声音在空中响起,旋即有千丈大小的红色葫芦突然出现在老龙王的身后,对着它的龙头狠狠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有金色的剪刀浮现,如同两条金色蛟龙,对着青色的龙爪狠狠剪了过去。

    砰!!!

    老龙王被红色葫芦砸的飞出数百里远,头上的龙鳞碎裂,有金色的血液流出。

    而金蛟剪虽然是仿制品,但是威力无穷,直接剪断了老龙王的青色龙爪,顿时血流如注,在下方千里的区域里下起了金色血液。

    “三名大乘期巅峰的修士,呵呵,你们中域,倒还真的是看的起老龙。”

    老龙王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个大乘期巅峰的修士,哪里不知道是中域的援兵到了,不过它并不惊慌,只是面带冷笑。

    坊市中原本闭目等死的众多修士,在看到突然出现的三名修士,竟然能够伤到老龙,顿时激动的欢呼了起来,有的甚至热泪盈眶的跪在地上,他们看到了希望和曙光。

    红坊白的目光,从那名银发色头发中年人出现的时候,就没有再移开过,她能够感觉到,两者之间,那种冥冥中血脉的羁绊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那名银发中年人,就是抛弃她们母子的那个薄情父亲。

    银发中年人同样感受到了这种血脉的羁绊,不过他只是轻轻的扫了红坊白一眼,就不敢再看。

    往事如烟,因为种种原因,他与红坊白的母亲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如今,红坊已经覆灭,红坊白的母亲也已经陨落。

    所幸,红坊白还活着。

    他很想立刻与红坊白相认,然后好好的保护她,但却不能这样,否则,会给红坊白带来杀身之祸。

    那样的祸事,是比眼前这头老龙王所带来的祸事更恐怖数倍不止。

    “孽龙,事到如今,你还死不悔改,真的是死有余辜,万剑朝宗,神剑斩孽龙!”

    银发中年修士看着天空中的老龙王,面露冷意,手中捏着法诀,催动着通天巨剑,对着老龙王狠狠斩了过去。

    其余的两名大乘巅峰修士,同样催动着的最强手段,对着老龙王狠狠的斩杀过去。

    而老龙王此时却是不闪不避,身躯开始散发着浓郁的青光。

    它冷眼看着三名大乘期修士,眼神里只有不屑。

    噗嗤!

    砰

    利器入肉声音响了起来,让三名大乘期巅峰的修士都是一愣。

    他们三个联手的最强攻击,虽然很强,可是也没强到能够轻易破开大乘期神兽的程度。

    原本他们还以为这是场恶战,但是现在看来,银白色巨剑几乎将老龙王的头颅斩下来,而其余两件宝物,同样几乎将老龙王砸的稀烂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强敌,让他们松口气的时候,心里总有些不安。

    “老龙王被杀了?”

    银发中年男子眼神里透露着不可置信,这种龙系神兽战斗力强大,而且恢复力惊人,远远超过同阶修士,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斩杀?

    “应该是吧。”

    老菩提看着天上已经没有气息的龙尸,喃喃自语。

    “这孽龙知道自己犯了滔天罪行,已经伏诛了,行了,我们也赶快回中域修行吧,这里灵气贫瘠,待着都不舒服。”

    火红色头发的修士将红葫芦收了起来,开口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没有生息的龙尸里,突然有万丈金光散发出来,这金光刺眼,透露着无尽的威压,让万兽臣服,让天地,都变得寂静了起来。

    “真真龙?”

    老菩提的嘴巴张开,能吞下鸭蛋,他看着那散发万丈金光的龙躯,说话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好了。

    而其余的两名大乘期的修士,同样是面露惊骇绝望,真龙属仙,捏死他们,跟捏死蚂蚁没有区别。

    “这老龙王难道服用过化龙果,现在突破真真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