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09章 妖气冲天!

    但是,让剑奇有些意想不到的是,随着皇甫老祖返回宗门的修士里,竟然没有赵大宝。

    剑奇可是亲自求证过,赵大宝绝对是从坠龙谷活着跑出来了,而且在坠龙谷中收获不小。

    为了这事,他还亲自向皇甫老祖询问情况,但是得到的回答,也就是不咸不淡的活着两个字。

    人虽然活着,但是不知所踪。

    这让被仇恨填满胸膛的剑奇,感觉像是快要爆炸的火药桶。

    为了报复,他几乎将曾经和赵大宝有过联系的修士全部抓了起来,该杀的杀,该关的关了起来,其中,还包括炼体的侯家小侯爷。

    当然,侯家在千岭宗还是有着地位的,而且侯家的老祖的实力比他仅逊一筹,所以剑奇仅仅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小侯爷给关了起来。

    为此,侯家老祖和剑奇狠狠的打了几架,不过结果都是侯家老祖脸色铁青的负伤离去,剑修的攻击力太强,哪怕侯家老祖是金丹中期的体修,都有种扛不住的感觉。

    而那个杀害剑三公子的修士赵大宝留下的两名侍女,同样进入了剑奇的视野中。

    按照剑奇的想法,为了更加痛快的替剑三公子报仇,就应该把那两名侍女给抓起来,废了修为,卖到凡人中的青楼,专门用来伺候浑身长满脓包的乞丐。

    但是,让剑奇没有想到的是,他派去的筑基弟子,竟然直接被打成重伤,胳膊都被削断了一只,然后惨兮兮的逃了回来。

    随后,剑奇又派了两拨人马,但是都被打伤逃了回来,这让他震怒万分,直接亲自出马,率领宗门四大金丹长老,以及数十筑基修士,将青竹峰团团围住。

    青竹峰原本只是无名的小峰,不过随着赵大宝和云伶的改造,已经让这里的灵气浓郁,生长着无边无际的竹海,看起来郁郁葱葱,仿佛是人间仙境。

    但是随着近些日子的战斗,青竹峰周围的环境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无数的竹海被烧成焦炭,有的则是被冻成冰霜,一片狼藉。

    “妖女,你为我千岭宗内门弟子的奴仆,竟然敢以下犯上,打伤我宗门核心弟子三人,使黄飞长老重伤,罪不可赦,还不快束手就擒。”

    剑奇踩着数十丈的金色飞剑,悬浮在青竹峰上的洞府之前,脸上有着忌惮。

    洞府外面密密麻麻的阵法,散发着让他都有些心悸的气息,这些阵法价值不菲,单个拿出来,都堪比是普通金丹修士的身家了。

    可是现在,光是在洞府前凝结的外围阵法,就有数十道之多。

    这些阵法有攻击型的,防御型的,还有迷惑神识的幻阵,层层叠叠的放在一起,怕是元婴修士,不耗费点时间,都破不开。

    当剑奇看到面前数十层阵法的时候,嘴角都在不自主的抽动,明明就是个普通的内门弟子,筑基期的修士,怎么感觉比他还要富有呢。

    好在,千岭宗内部是有阵法大师的,现在已经被剑奇请了过来,正在紧锣密鼓的破解的阵法,不过速度有些差强人意,看这架势,怕是没有半天时间,根本无法将这些阵法破解。

    而在阵法破解之前,这个洞府的危险程度,绝对是可以威胁到金丹后期修士的,这也是剑奇为什么等到现在,还没有出手的原因。

    面临着剑奇的声音,洞府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来,好像是里面的人已经消失了似的。

    但是剑奇却是面色平静,双手抱拳,盘膝坐在飞剑上,笃定洞府里的两个侍女,是被堵在老鼠洞中的老鼠,插翅难逃。

    因为早在几天前,洞府的外围就已经被布置了空间锁定阵法,将方圆十里的空间全部禁锢,哪怕洞府内部有传送阵法,那也是根本无法使用的。

    此时,洞府内,云伶和云氤正坐在修炼室的石桌旁,面色有些严肃。

    “外面那些家伙太坏了,打不过主人,就来欺负我们。”

    云氤握了握拳头,面色有些不屑,前几天那几个可恶的家伙,在洞府外说她主人死了,差点没把她气炸了。

    她和赵大宝之间有主仆契约在,自然能够在冥冥中感应到,赵大宝不仅活着,而且还活的好好的。

    那几个可恶的家伙,同样惹怒了云伶,最后直接被打的重伤赶了回去。

    后面又来了一批人,又被云伶打成重伤,赶了回去。

    云氤是知道云伶的脾气的,如果不是避免给赵大宝惹麻烦,那几个可恶的家伙,怕是直接就被打死了。

    但是让云氤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这批人,竟然一批比一批强,让云伶都开始忌惮起来。

    云伶冷哼了一声。

    “估计是赵大宝那家伙在外面捅娄子了,所以连累到了我们。不过这些家伙真的是脸都不要了,对付我们两个,竟然直接出动五个金丹修士,虽然我不怕,但是真要打起来,怕是难护你周全了。”

    说道这里,云伶的语气有些纠结了起来。

    云氤现在也才炼气九层的修为,虽然修炼速度比其他的修士快上不少,但是修炼的时间毕竟还是太短了,所以实力明显不足。

    而云伶目前的修为是金丹初期,真正战斗的时候,能够爆发出堪比金丹后期的实力。

    如果洞府的防御阵法被破开,等到真正战斗的时候,哪怕云伶有三头六臂,也是难护云氤的周全。

    咚!

    两人说话的时候,整个洞府剧烈的摇晃了两下,显然,外界的防御阵法,在阵法大师面前,还是抵挡不了多长时间的。

    这样想着,云伶和云氤对视了一眼,目光里充满担忧。

    而这个时候,洞府之外,剑奇看着不断被破开的防御阵法,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在他看来,除了这些防御阵法之外,里面的两个女流,根本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

    “黄老,还有多长时间可以破阵?”

    剑奇驱动飞剑,来到一名红脸膛的老者旁边,语气尊敬的问道。

    “这些阵法等阶不低,而且都有研究价值,你莫要催促,等破开了防御阵法,我定然会跟你说。”

    红脸膛老者看着面前的防御阵法,眼睛中都放着光芒,如果暴力拆除防御阵法自然不难,但那样阵法就没有了任何的研究价值,这也是他破阵的速度不快的原因。

    剑奇听了红脸膛老者的话,表情有些无奈,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阵法大师在整个宗门都是战略性的稀缺人才,真实地位丝毫不比掌门低,直接听命于皇甫老祖,哪怕是他,也不敢得罪。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金丹长老从远处来到剑奇旁边,小声耳语了几句话,听的剑奇脸色微变。

    “小侯爷跑了?嘿,天堂有路他不走,刚才我还在想用什么方法给他定罪了,去,你跟宋阳长老把他抓回来。”

    剑奇的脸上浮现出残忍的微笑,在皇甫老祖闭关后,他就是整个宗门真正的掌控者,而和赵大宝有关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千岭宗外,两个遁光正在追逐一个在地上奔跑的身影,他们的速度不紧不慢,像是在猫捉老鼠,有些戏谑。

    小侯爷在地上不停的奔逃,口中不时的咳出鲜血,他身上,有不少皮肉翻卷的伤口,结的枷也在奔跑的时候崩开,鲜血直流。

    而他的眼神中却是充满坚毅和恨意,剑奇那老匹夫,这般针对他,凌辱他,有朝一日若是他修炼有成,定然把那老匹夫虐杀。

    不过,想到身后追着他的两个金丹修士,小侯爷的嘴脸,又有些苦涩,实力不如人,虽然他有滔天恨意,但是连对方派出来的两个手下都对付不了两者之间,差距如同鸿沟。

    “嘿,小侯爷,别跑了,乖乖跟我们回去,听候剑奇副掌门的发落,还能少吃点苦头。”

    有金丹长老脸上带着笑容,语气戏谑的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想让老子乖乖束手就擒,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别给老子机会,否则老子一定将你们连同剑奇那老王八一起打成肉泥!”

    小侯爷怒不可遏的吼着,脚下速度却是不慢,继续疯狂的朝着前面逃窜,绝不甘心就这么被剑奇的人抓回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前方百里的地方,突然传出来一股冲天的妖气,这股妖气属于元婴期的妖兽,十分强大恐怖,令人心神震慑。

    见此,两名金丹长老脸色都是微微一变,略显迟疑。

    但小侯爷在感受到这股妖气之后,狠狠咬了咬牙,竟是对着那股妖气所在的地方跑去。

    他宁愿死在妖兽手中,也不愿被剑奇那个老匹夫折磨。

    “找死。”

    金丹长老看着朝着妖气所在方向跑去的小侯爷,脸色一变,怒骂一声,准备驾驭着本命飞剑将其斩杀他们不敢继续追击,以免触怒元婴期的妖兽,但也不愿意就这么让小侯爷就这么逃了。

    但就在这时,那股冲天的妖气竟然以光速接近,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里,就在二十里内的位置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