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07章 分道扬镳!

    黄泉仙王彻底陨落,引发天地异像。

    黄泉之水无穷尽,里面埋藏的天骄人物,绝不仅仅只有黄泉仙王一人。

    赵大宝看着缓缓沉向黄泉深处的黄泉仙王,心里微微有些怅然,修炼无尽头,逆天而行,争夺一线生机。

    哪怕是功参造化的黄泉仙王,一个不慎,同样会陨落,同样会消失在天地间。

    于德此时仍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对于他来说,生死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而所谓的黄泉仙王,也不过是接下来盗墓的目标而已。

    老龙王此时的状况最惨,刚才的战斗中,它不小心受到了波及,现在半截身躯几乎要幻灭,彻底陨落。

    赵大宝见其情况不妙,连忙将其收回黄泉之中。

    翻滚的黄泉水,化作流光将老龙王快要幻灭的躯体收入其中,蕴养着它的神魄。

    这截黄泉乃是黄泉仙王赠送的,取自真正黄泉的一截。

    虽然和幽冥之地中,真正的黄泉不可比拟,但是妙用无穷,攻可刷人神魂,守可修复伤势。

    哪怕濒死的状态,在被扔进黄泉水中后,都能够在最快的速度被修复伤势。

    当然,蕴养魂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赵大宝能够感受到,老龙王原来的神魂印记开始逐渐溃散,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幼小的神魂印记。

    而它的真龙躯体,也开始迅速的缩小着,变成了数十丈的袖珍真龙。

    佛家把人生比作是苦海,肉身则是竹筏,想要度过这无尽的苦海,强大的肉身是必须的条件。

    而老龙王敖烈肉身绝对是强大无比的,所以在它原来的神魂被黄泉洗刷干净之后,因为身躯过于强大,所以在消耗肉身的大部分能量后,竟然诞生了新的灵魂。

    这个新的灵魂很幼小,想要彻底成型,怕是没半年的时间都不可能。

    而原本属于真仙气息的真龙,在耗费大部分的能量后,此时的气息开始大幅度的跌落,变的只有渡劫期的实力。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搭建好的血色祭坛开始散发出裂痕,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阵阵龙吟声响了起来,血色的漩涡再次突然出现。

    一股庞大的吸力从漩涡中传了出来,赵大宝只觉得浑身一紧,借用祖龙的分身之力开始被漩涡那头的存在收回。

    真仙!

    散仙!

    大乘期!

    渡劫期!

    赵大宝身上的黑色龙鳞逐渐消失,而他身上的气息,也是大幅度的下降起来。

    血肉祭坛彻底崩碎,血色漩涡那头的存在投射过来目光,似乎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赵大宝。

    最终,那种存在收回目光,血色漩涡消失无影无踪,而赵大宝的气息,也稳固在了金丹后期左右。

    他借用的祖龙之力乃是与他同根同源,哪怕此时已经全部被收回,但是依然残留了部分在他体内。

    虽然残留的部分,相比于祖龙分身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也让赵大宝从金丹中期的修为,直接提升到了金丹后期。

    “赵道友,传送阵确实在这青铜棺淳中,脱困有望,脱困有望啊。”

    于德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看着铜棺中的传送阵,脸上浮现出喜色。

    这个鬼地方,他实在是待够了,家底全部被掏空了不说,却什么好处都没捞到,简直是血本无归。

    赵大宝脸上同样浮现喜色,他此行的收获不小,不管是黄泉之水,还是黑莲传承,都是一等一的机缘。

    最重要的是,来自于祖龙道基的弊端,也有了解决的方法。

    整个黑莲寺空间里的机缘,大部分都落在了自己的手中,此行的收获已经是圆满,也到了出去的时候。

    传送阵的阵纹铭刻在青铜棺淳内,上面纹路复杂的难以想象,赵大宝光是打量片刻,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个传送阵,绝对比西泽坊市的传送阵高端不知道多少,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于德一头钻进了青铜棺淳内,熟练的启动着传送阵,他在阵法上的造诣,远远超出赵大宝的想象。

    这种复杂的传送阵在他的手中,就像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沉寂万年的传送阵开始散发光芒,剧烈的空间波动浮现。

    这意味着,传送阵已经被彻底激活。

    这种传送阵太过于高端,哪怕是使用的过程中,都是直接抽取虚空中的能量,根本不需要灵石之类的东西。

    “好了,已经调试好了,空间坐标我也已经全部输入其中,你传送的位置是青铜殿外,而我也要回到我该回的地方了。”

    于德拍了拍手,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自信笑容。

    他对于阵法的精通,连他的酒鬼师傅都要自愧不如。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些仙墓中,各种阵法实在不要太多,稍有不慎,就有杀身之祸。

    在那种环境的锻炼之下,于德对于阵法的熟练度,那是火箭般的提升,作为专业的仙墓挖掘者,这都是需要必备的专业技能。

    “青铜殿外?我能够自行选定传送的位置吗?”

    赵大宝摇了摇头,大泽边缘的事情已经了结,他留在这里,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整个南域,只有千岭宗里,还有一些恩怨没有了结。

    而且云伶、云氤还在千岭宗,虽然云伶的实力强大,足以护得周全,但是时间久了,难免会出现其他的变故。

    再加上他与皇甫老祖之间的恩怨,也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

    “调整传送位置,这个简单,说吧,想去哪,道爷送你最后一程。”

    于德拍了拍手,按照赵大宝说的千岭宗的位置,开始在调整着传送阵上的符文,对他他来说,调整这种级别的阵法,和吃饭喝水没有太多的区别。

    短短数息的时间,传送阵再度散发光芒,这意味着空间坐标已经调试完毕。

    赵大宝迈步踏进青铜棺淳中,周围光芒剧烈闪烁,一阵阵空间的波动闪烁而过,让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哎,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老酒鬼可还等着用黑莲舍利续命呢。”

    于德看着赵大宝消失的身影,摇了摇头,他踏入传送阵,开始调试着传送的位置,旋即,光芒一闪,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而伴随着两人的消失,整个黑莲寺空间彻底陷入寂静,一片死寂。

    千岭山脉,深处。

    这里栖居着整个山脉中最强的妖兽,哪怕最弱的妖兽,都有着金丹后期的存在。而这里,同样是人族修士的禁地。

    吼!

    阵阵愤怒的兽吼声响起,不时有金丹期的妖兽散发出气势,圈定着势力的范围。

    此时,两道有点狼狈的身影,正在森林中不断奔逃着,而在他们的身后,一道庞大而又恐怖的身影,正在紧追不舍。

    “师兄,这白翼虎乃是元婴初期的妖兽,速度快如闪电,我们这次不小心击毙了它的幼崽,怕是凶多吉少了。”

    说话的,是个浑身花花绿绿的妙龄少女,她身上裹着简单的兽皮,只是遮挡住了一些关键部位,显得狂野而又充满魅惑。

    “这里距离宗门已经不远,师妹你先行离开,我在这里抵挡拖延片刻,你回宗门请救兵。”

    中年男子咬了咬牙,他的修为是金丹后期,虽然不敌后面的白翼虎,但是凭借着御兽宗的秘法,抵挡片刻还是可以的。

    “不行,那白翼虎幼崽是我击杀的,这件事是我连累师兄你的,要留下,也是我留下。”

    兽皮少女的修为要稍弱一筹,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不过她的眼神坚毅,看着身后的那散发着庞大威压的黑影,没有丝毫畏惧。

    吼

    两人说话间,身躯足有数十丈的白翼虎已经接近,它通体洁白,肋生一双翅膀,看着圣洁而又强大。

    而当白翼虎的目光放在兽皮女修身上的时候,它瞳孔已经被怒火充斥,如同雷鞭的尾巴,对着兽皮女修,直直的抽打了过来。

    空气响起阵阵雷鸣,而中年修士则是发出一阵怒吼,拍了拍腰间的兽皮袋。

    呖!

    鹰啼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只金丹后期的金色鹰隼挡在了兽皮少女的面前,眼神里透露着惊恐。

    鹰类妖兽的长处在于速度和灵敏,现在突然要和元婴妖兽硬碰硬,等于拿着短处对别人的长处,下场可想而知。

    果然,金色鹰隼在面对着的白翼虎的鞭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像是炮弹般被打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发出哀鸣,还没落地,就已经处于濒死的状态了。

    而中年修士同样是狂吐鲜血,脸如金纸,捂着胸口,一副痛苦的模样。

    金色鹰隼是他的签订的本命妖兽,从小的时候就培养到了现在,现在金色鹰隼受到致命攻击,也让他遭受重伤,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而这个时候,白翼虎口中哼出不屑的声音,雷鞭在半空转个圈,再次携带着破开空气的声音,对着兽皮少女狠狠抽打了过来。

    兽皮少女看着那抽打过来的雷鞭,浑身僵硬在原地,眼神中透露着绝望。

    她的本命妖兽在之前早就被白翼虎吃了,现场师兄受到重伤,面对着雷鞭,她似乎只有死路一条。

    这样想着,兽皮少女缓缓闭上眼睛。

    而就在这个时候,空间开始浮现出莫名的波动,一道身材修长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兽皮少女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