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10章 大阵震荡!

    冲天的妖气转瞬即至,还没等两个金丹长老反应过来,不远处的阴影,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让他们直接愣在了原地。

    “元婴期的白……白翼虎!”

    金丹长老看着那只数十丈的庞大身影,目光呆滞,口中喃喃自语。

    “别乱动,这只白翼虎应该不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长老宋阳面色微微沉,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开口说道。

    千岭山脉核心处,元婴级别的妖兽不会轻易出来。而且三大门派的元婴强者,都与这种层次的妖兽签订过契约,轻易不会出来为祸人间。

    所以眼前出来的这只元婴期的妖兽,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他们这两个金丹期的修士,如果不作死的上前的冒犯,应该会被下意识的忽略过去。

    这样想着,两名金丹长老连忙卸去遁光,降落在地面上,以示对元婴期存在的尊敬。

    白翼虎从他们的头顶化作闪电穿梭而过,没有停留,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们,让他们重重的松了口气,心里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元婴期妖兽的威压实在强势,如同乌云盖顶,如果换成低阶修士,怕是直接就匍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而等到白翼虎消失在远方的天际后,宋阳表情微微有些疑惑道,“咦,不对啊,刚才我看到白翼虎的背上好像坐了个人。”

    “不可能,白翼虎的性格最是高傲,刚烈,哪怕是元婴高阶修士,想要降服白翼虎,也是难上加难,刚才应该是你眼花了吧。”

    矮壮的金丹长老摇了摇头,哪怕在万兽宗这种专门驱使妖兽的地方,想要降服白翼虎这种刚烈的妖兽,都不亚于异想天开的事情。

    “嗯,应该是我太紧张,所以看错了。”

    宋阳点头,将目光放在了小侯爷的身上,神色变得狰狞,有些咬牙切齿道,“跑啊,继续跑啊,刚才故意朝着白翼虎的方向,是想害死我们?”

    “呵呵,两个走狗而已,若是本侯爷能够到达金丹期,哪怕用手指,都能把你们捏死。”

    小侯爷身上遍布伤痕,呼吸都有些粗重,面带绝望,他受到的伤势,有些太严重了一点,哪怕是全盛的时候,面对两名金丹修士的追杀,都没有生还的可能性,更不用说现在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小侯爷的眼睛突然瞪大,他看着宋阳的身后,像是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事情。

    “装神弄鬼。”

    宋阳看到小侯爷的眼神,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不过当他看到身旁金丹长老同样呆滞的目光后,眉头微微皱了皱。

    “难道自己的身后,真的有什么恐怖的东西?”

    这样想着,宋阳刚想转头,一道威势震天的吼声突然响了起来,让他一股凉气从天灵盖升腾起来,整个人如坠冰窖,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白……白翼虎回来了,上面,坐了个人。”

    矮壮的金丹长老看着白翼虎上的赵大宝,双眼睁圆,像是看到了鬼似的,他说话的时候,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

    而宋阳虽然没有回头,但是身后那庞大的威压,已经证明了来者的身份,也只有元婴期的存在,才能够释放出这种恐怖的力量。

    而这里是千岭宗的外围,除了刚才飞过去的白翼虎,还有哪种存在,能够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势。

    “大人……皇甫老祖还在闭关中,不知您来这里,到底是有何要事,我等可替您传递一二。”

    宋阳有些艰难的转过头,看着端坐在白翼虎上的赵大宝,脸上挤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大人究竟是有什么事,但是能够降服白翼虎的存在,绝对不是自己可以揣摩的,现在唯有抬出皇甫老祖,看看可不可以求得一线生机。

    赵大宝看都没看宋阳一眼,而是将目光放在小侯爷的身上,缓缓开口道,“小侯爷,没想到在这里倒是遇到你了。”

    他的声音平静,不过听在宋阳的耳中,却像是晴天霹雳般,让他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这种强大的,不可揣摩的存在,竟然和他们追杀的小侯爷竟然是认识的?想到这里,宋阳就感觉浑身冰冷,一种不详的预感从心中升腾起来。

    “师傅,您终于来了!”

    小侯爷看着端坐在白翼虎上的赵大宝,开始还不怎么敢相信,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当听到那熟悉的音调时,他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都红了。

    哪怕在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入千岭宗的水牢,受尽百般折磨屈辱,小侯爷都没有感到任何的委屈,他的心里,有的只是无尽的仇恨。

    但是在看到赵大宝之后,他只觉得一股委屈感从心底升腾起来,让他的语气,都有些哽咽。

    而宋阳在听到小侯爷对赵大宝的称呼之后,只觉得小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这个强大的存在,竟然是小侯爷的师傅?那他们现在,岂不是凶多吉少了?

    而矮壮的金丹长老,则是更加不堪,脸色煞白,直接就瘫在了地上。

    “哎,应该是我连累了你,这千岭宗,没什么好待的。”

    赵大宝心思通透,哪怕是现在的一点蛛丝马迹,他都能猜到事情的大致情况,而他这次回来,一是将云伶两人带走,二是讨回属于自己的公道。

    “师傅你回来就好了。对了,我在逃出宗门的时候,听说剑奇那个老匹夫,正在带着阵法大师围攻师傅您的洞府,要对云伶姑娘不利。”

    小侯爷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有些急促的开口道。

    “哦?找死。”

    赵大宝在听了小侯爷的话后,眉毛瞬间竖了起来,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起来,他看了看下方的两个金丹长老,语气冰冷道,“这两个家伙,应该就是那剑奇的手下吧。”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们不过是奉命办事,违抗不得啊。”

    宋阳听了赵大宝的语气后,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对着赵大宝跪了下来,不停的磕头,所谓的金丹长老的风度和尊严,早就已经荡然无存。

    不过在说话的时候,宋阳却是手上捏着隐蔽的法诀,直接驾驭着本命飞剑,对着端坐在白翼虎上的赵大宝斩落下去。

    事到如今,他哪里能不知道赵大宝的身份。

    虽然不知道赵大宝是凭借着什么机缘,能够降服元婴期的白翼虎,但是在他的眼中,现在的赵大宝,也不过是金丹后期的修为。

    两者的修为相当,而他乃是在百年前就突破到了金丹后期,论实力,很可能比赵大宝还要更高一点。

    现在两者之间,根本不存在和解的可能性,哪怕他能够苟延残喘,等到剑奇长老反应过来,也定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所以,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擒贼先擒王,直接将赵大宝斩杀。

    这样,才能够在绝境中化险为夷。

    面对着宋阳隐蔽的一剑,赵大宝却是恍若未觉,白翼虎倒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同样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这种程度的攻击,连它都伤不到,更不用说端坐在它身后的那个变态存在了。

    而宋阳在看到飞剑直接斩在赵大宝头上之后,眼中不禁露出狂喜的神色,但是在下一刻,他的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变得扭曲而又怪异。

    铛!

    金铁交击的声音响了起来,赵大宝的头安然无恙,甚至连白痕都没有出现,反而是他的本命飞剑,竟然像是碰到了世界上最坚固的东西。

    不仅剑身在不停的颤抖,飞剑之上,竟然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纹,俨然是受到了重创。

    “咕咚。”

    宋阳咽了一口口水,满头冷汗,嘴巴张开,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

    轰!

    赵大宝没心思在这里纠缠,直接驾驭着鎏金棍,在半空中膨胀为数百米的庞然大物,对着下方失魂落魄的宋阳和矮壮金丹长老砸落下去。

    鎏金棍乃是黑莲寺武僧的制式武器,在获得了黑莲寺的传承之后,赵大宝倒是懂得了如何催动鎏金棍,而且运用起来威力巨大,堪比化神修士的大神通法宝。

    宋阳和矮壮的金丹长老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直接就被百丈的鎏金棍砸成了肉酱,而赵大宝则没有多做停留,骑着白翼虎,直接对着千岭宗他洞府所在的方向赶过去。

    小侯爷则是瘫坐在地上,脸上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若不是赵大宝及时赶到,可能他今天,就得陨落在此地了。不过更让他觉得震惊的是,短短时间没见,赵大宝的实力,好像又增长了太多太多。

    两者之间的差距,已经如同鸿沟般,不可逾越。

    千岭宗内,无名洞府前,红脸膛的阵法大师正在不停的拆卸着防御阵法,眼前洞府的真容,已经逐渐显露了出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怕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他就能将面前的阵法全部解开。

    在一旁掠阵的剑奇,脸上已经露出了残忍的微笑,他已经在思考着怎么炮制洞府内的两个贱婢,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惊天动地的轰击声响了起来,让整个千岭宗内都地动山摇,仿佛刚才经历过大地震一般。

    “这是宗门的大阵在被强行突破,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主动的进攻我们千岭宗的山门大阵。”

    【作者题外话】:通知一个事儿,老板突然让我去帝都出差,我也是醉了,所以接下来几天的更新没办法保证了,上班狗的无奈,请大家多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