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14章 狗急跳墙!

    “不能换个问题么?老问这个问题,你们不烦,我都烦了!”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哼道:“你别管我是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快点让皇甫青山出来受死!”

    他之前虽是加入了千岭宗,但那时候身份还很低微,像这些千岭宗的高层很多人是不认识他的。

    不过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屑于与千岭宗之流混为一谈。

    千岭宗表面上是正统门派,是普通人和许多没有归属的散修向往的地方,可赵大宝从之前的那个金丹魔道人口中得知,千岭宗皇甫青山竟然是蚩尤的后代时,那他三观可谓是彻底颠覆了。

    要知道,蚩尤乃远古魔神,关于他的传说更是数不胜数。

    至少在赵大宝看来在,蚩尤的之所以在上古时期杀那么多人,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帮助他自己修炼邪工。

    “小儿,今天不杀了你,我都无颜面对老祖。”

    一个呼吸之下,中年男人手持黑蛇剑,半步元婴的威压随之而来。

    仅仅是这股恐怖的威压,就已经让千岭宗靠的比较近的弟子们瑟瑟发抖了。

    可赵大宝面色如常,右手成刀,直接和黑蛇剑撞在一起。

    嘭!

    中年男人手中的黑蛇剑,直接被赵大宝的手刀给震碎,七零八落掉在地上,而中年男人更是口吐鲜血,倒着飞了数丈,如同破麻袋一样掉落在地。

    “怎么可能?”

    “一击手刀,竟然能将大长老的黑蛇剑震碎,这人难道是某位大能转世?”

    “体魄坚硬至极,这人太可怕了。”

    ……

    千岭宗这边的状况,不单单是宗门内的弟子一直在关心着,就连不少金丹期和筑基期的散修也是停留在远处观看,但丝毫不敢太靠近,唯恐被殃及池鱼。

    中年男人此时气息萎靡,本命极品法宝毁了,对他的打击非常的大,重伤且不说,甚至可能以后只停留在现在的境界,修为再也无法精进分毫。

    “小武,你……”

    弓背老者这会儿终于是动容了,其实中年男人是他的儿子,因为皇甫青山在一次外出游历,偶遇他们父子两个被仇敌逼临绝境,这才出手将他们救下,让他们一起帮忙守护千岭宗。

    当然,这在千岭宗内,除了皇甫青山和他们父子,这件事还没有第四个人知道。

    “爹,帮我报仇。”中年男人喊道.

    此言一出,千岭宗的弟子们许多都震惊无比了,这个弓背老者他们是认识的,他不就是内院扫地那个老头吗?只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是千岭宗大长老的父亲。

    弓背老人拿出一个黑不溜秋的丹药往中年男人口中一塞,这才转过身脸色不好地看着赵大宝。

    “能以金丹后期的修为,将有黑蛇剑的小武打成这样,你可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

    弓背老人向前一步,一股恐怖无比的磅礴气势直接爆发,竟是一位元婴后期的强大修士!

    “我的天!”

    “居然是元婴后期!”

    “太令人意外了!”

    ……

    很多千岭宗的修士都被弓背老人的实力惊得目瞪口呆。

    弓背老人却不管其他人如何,他直接锁定了赵大宝,面色冷漠,“老夫多年未曾出手,今天就要杀一个天才来练练手。”

    元婴后期和半步元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如果说半步元婴是两三级的微风的话,那元婴后期就是二三十级的超级暴风,双方差距天差地别。

    “老匹夫,逼装完了没有?装完了,就开始吧。”

    赵大宝虽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但是心里还是微微有些诧异的,千岭宗竟然藏着这么一个弓背的扫地老人,估计这实力与皇甫青山相差无几了。

    这么一个高手,要是让傀儡宗和御兽宗知道,那肯定下巴都会被惊掉的。

    “伶牙利嘴,黄毛小儿,受死吧!”

    弓背老人祭出一条长鞭,鞭如游蛇,灵动之间凌厉的攻势让头皮发麻。

    啪!

    赵大宝一跃之下,躲过了这一鞭子,可他的瞳孔里却有着一丝警惕。

    只见这鞭子打地上,将地面都给抽的如同蜘蛛网一样裂开了,要知道千岭宗门内的地板,大都是一些非常坚硬的黑玄石铺成。

    黑玄石,就算是元婴初期的人全力一击,可能只能在黑玄石上留下一个很小的印子,但现在弓背老人这一鞭子下来,黑玄石都扛不住,开始炸裂开来。

    “小跳蚤,敢伤我小武,我要扒了你的皮,放在宗门之前暴晒七天七夜。”

    弓背老人再次操控着手中的鞭子,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赵大宝袭去。

    赵大宝眼神一凝,再次一个闪身躲开了,鞭子接触空气之后,哗哗作响的声响,已经让他有时间应对弓背老人的攻击了。

    但是赵大宝还发现,弓背老人手里这鞭子的来历怕是不简单。

    因为,他竟然感受到鞭子散发出的一丝丝龙气,身为祖龙道体的赵大宝,对于龙气这种东西当然是比常人还要明锐一点。

    啪啪!

    弓背老人一连抽了数下,都没有一鞭子打在赵大宝的身上。

    而为了应对他手里的鞭子,赵大宝如同一只灵活的猴子一般,一点也不给他打中的机会。

    赵大宝纵身一跃,再度和弓背老人拉开了距离,随后他嘴角微扬,“你这鞭子的来历,是真龙的某个部位吧?”

    “什么?”

    就算是因为赵大宝的油滑气愤不已,但是见赵大宝一口就到处鞭子的来历,这不得不让弓背老人警惕起来。

    他甚至开始认为,赵大宝是某个大能转世。

    不然,他们第一次见面,赵大宝怎么能看得出来自己手上的鞭子和真龙有关呢?

    “如果我没猜错,你手上的鞭子是真龙筋吧?”

    此言一出,周围看好戏的散修们一阵哗然。

    真龙筋这种天材地宝,可不是烂大街货,那可是真龙身上至关重要的部位。

    当初,哪吒三太子抽龙筋的故事,可是从小就耳濡目染的。

    更何况,三太子的龙珠现在也是落入了赵大宝的手中。

    “就算是你说的对又怎么样?”

    弓背老人气势骤然提升,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冲向赵大宝,“先杀了你再说。”

    “哦?恼羞成怒吗?”

    赵大宝面带冷色,冷冷一笑,“那小爷就不陪你玩了。”

    话毕,弓背老人手中的鞭子再次朝着赵大宝抽了过来,但这次赵大宝可没有选择躲闪,而是反手就将鞭子抓在手中。

    可能太意外赵大宝竟然会空手接鞭,弓背老人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赵大宝以一种他无法反抗的巨大力道将鞭子给夺了过去。

    而后,赵大宝直接就将之丢进了储物空间中。

    “黄毛小儿,你这是找死,劈天掌!”

    真龙筋鞭被赵大宝一夺,弓背老人如同踩着尾巴的猫顿时就炸毛了,施展出玄妙的一掌,带着一股恐怖的威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想要将面前金丹后期的赵大宝给碾碎。

    “哼。”

    弓背老人的举动,正中了赵大宝的下怀,近战不是他最喜欢的战斗,又是什么呢?

    赵大宝冲了过去,硬抗了弓背老人一招,然后直接一掌印在弓背老人的胸口,弓背老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着飞出去数十丈,强盛的气势顿时就不见了。

    而赵大宝呢?

    由于身体很强,承受了弓背老人一记杀招,也只是脏腑受了一点小伤,无甚大碍。

    哗!

    旁观的众人惊骇至极。

    元婴后期的弓背老人竟然败给了金丹后期的赵大宝,这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若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的。

    “咳咳咳……”

    弓背老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只见他口吐鲜血,脸色苍白至极。

    赵大宝刚刚那一掌看似简单,但却含有雷电本源的力量,这力量如同蛟龙入海一般,在他的身体里乱窜,破坏他体内的筋脉。

    “不错,竟然还能站起来。”赵大宝面色冰冷的朝着弓背老人和靠过去的中年男人走去,准备斩草除根。

    如今千岭宗的两个强者一废,整体实力还得再下几个台阶。

    至少,之前别人不知道,千岭宗竟然还藏有这么两个强者,只是,现在父子两个一废,千岭宗就只有皇甫青山一个光杆司令镇守了。

    “爹……爹,你没事吧?”中年男人看着弓背老人,说不担心都是假的。要知道,现在皇甫老祖不出山,就没有人能挡得住面前这人了。

    弓背老人再次吐了一口鲜血,气息已经萎靡的接近枯朽了。

    “小武……”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赵大宝,弓背老人决然的望着中年男人,“这次我们看来是栽了,但是……”

    听着这话,中年脸色巨变,好像猜到了弓背老人要做些什么。

    “爹,不要啊!”

    但他的疾呼显然起不了什么作用。

    几个呼吸之间,方圆数里的气息为之一滞,千岭宗和围着看好戏的许多低修为的弟子们,胸口压抑的仿佛喘不过气来,明明之中感觉末日将临一般。

    “糟糕,这老东西要自爆。”

    “快逃啊。”

    “元婴后期强者自爆?这是天要亡我吗?”

    一瞬间,许多人心里依然明白,弓背老人这是被敌伤后,已经打算自爆来摧毁敌人了。

    许多千岭宗的弟子和远处看好戏的散修们,哭爹喊娘地开始逃离这个地方,恐慌和混乱,弥漫在人们心头。

    “我去,这老不死的狗急跳墙了!”

    赵大宝也是吓了一跳,开始逃离这爆炸的附近。

    但是,弓背老人身为元婴后期的强者,凝聚自身力量的熟练程度,已经到达了一个可恐的地步,短短数个呼吸之间,他就将自身的力量汇聚一团。

    “黄毛小贼,一起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