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21章 你自裁吧!

    赵大宝走后,那股威压已然消失,傀儡宗和御兽宗的两宗之人,也顿时松了口气。

    “此子身如真龙,气如宏海,前途不可估量啊。”肖潇脸上竟扬起一丝羡慕的神色,可能是在羡慕赵大宝的资质吧。

    吴天微微摇头,面露无奈,“肖兄,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那是不可能的,以此子的修为和资质,去中域是必然的,甚至在那里都能搅起一番风云。”

    南域作为五大域中最贫瘠的地方,最高的成就,不过是化神期左右,顶天了也就当个土皇帝,过个徐徐一生。

    但要是去中域的话,以那里的灵气和秘境,足以让资质不错的修士,修为通天,功参造化。

    而像赵大宝这样的人,注定是要去中域的,不可能留在南域,更别说加入傀儡宗或者御兽宗了。

    池子太小,容纳不了这样一头真龙啊!

    话分两头,那元婴后期的弓背老人的自爆,相当于一颗原子弹爆炸一般,不仅威力滔天,更是声势浩大。

    青竹峰前。

    剑奇和红脸膛老者,拼了自身的所有灵力,才勉强用阵法将爆炸的余波挡住,可就算是如此,也受了一些不轻的伤。

    但可喜的是,借助这股爆炸余波的威力,青竹峰上赵大宝、云伶、云氤等人之前布置的保护阵法也已经被摧毁。

    甚至,就连云伶与云氤二人也受了一点伤。

    如此,失去了阵法的保护,剑奇等人就可以长驱直入,擒拿云伶和云氤两女了。

    但就在他们想这么做时,赵大宝所招来的覆盖方圆千里的恐怖天劫,将他们所有人都震慑住了,不敢有什么胆大妄为的举动,唯恐一个不慎就将天劫给招过来。

    面对这等恐怖的天地威压,没有人可以坦然自若,外加上雷云的范围实在是太广阔了,他们逃不走,只能各自施展出自己的护身之宝,小心警戒。

    好在天劫没有他们幻想的那样,将他们这些人给算进去,反而不停的轰炸着一人,这让他们庆幸不已。

    胆颤心惊的等到天劫结束之后,剑奇依旧没有忘记心中的仇恨,准备对云伶与云氤下手。

    “妖女,受死!”

    剑奇操控着自己手里的宝剑,气势夺人,大有将云伶和云氤当场斩杀之意。

    云伶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以她的能力,其实想要逃走很容易,但要带着云氤一起走就很困难了。

    毕竟,如今她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才金丹初期而已,而剑奇等人的实力又都不算太弱,寡不敌众,徒之奈何。

    “水灵爆破!

    云伶娇喝一声,地表之下所隐藏的水分,瞬时就变成一粒粒如同钢珠一的冰珠,它们统统朝着剑奇和红脸膛老者袭去。

    轰隆隆!

    冰珠如同霹雳弹一般,在剑奇等身边炸裂开来。

    咻

    但剑奇一剑破万法,不仅将云伶的杀招完美化解,之后手里的宝剑更是脱手而出,带着金丹巅峰的滚滚威压,顺势袭来。

    所过之处,剑锋凌厉,在地表都犁出来一条深深的剑痕。

    云伶为了保护后面的云氤,一时之间,竟是不敌,被宝剑所伤,右臂出现一道清晰可见的伤口,鲜血狂奔而出。

    “师祖,你自己先走吧,不要管我了。”

    云氤吓得花容失色。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已经完全相信云伶就是她的祖辈人物,而她就是云伶的后人。

    而现在,云伶不仅因为而她受到掣肘,更是受到了伤害,她怎能看得下去?

    “水愈术。”

    云氤一边梨花带雨,一边玉指拿捏着法诀,之后就看到一道犹如水流般的灵气,汇入云伶的身体内,也算是缓轻了云伶的一些疼痛。

    这时,剑奇也是将宝剑收回手中。

    刚才这一次交锋,他固然是占了上风,但看他身上多了几道轻微的伤口,显然云伶的水灵爆破还是对他造成了一些阻碍。

    “剑奇,千岭宗已经覆灭,你我都是自由之身,赶紧将她们解决,我们一起去另外两大宗派,寻个供奉长老坐坐。”红脸膛老者沉声道。

    千岭宗一灭,红脸膛老者做为阵法大师,面对现在没有任何靠山的剑奇,心里也不屑于多说废话。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感觉随着千岭宗的覆灭,剑奇之前对他的承诺也兑现不了了。

    而他之所以没有一个人先走,主要是看在剑奇的修为还算不错,能一起行动多多少少有些人生保障。

    “黄老,你稍等片刻。”

    剑奇如何猜不到他的想法,但是每每想到自己的儿子,就是被赵大宝所斩杀,心中就恨意滔天。

    此刻他心中的执念已成,如若不能杀一些赵大宝身边重要的人,那就是有心魔了,日后他的修为可能无法再进分毫。

    “妖女,不要怪我辣手摧花,要怪就怪那杀我孩儿之人,杀!”

    言毕,剑奇手持宝剑,带着金丹巅峰暴躁而恐怖的气势,杀了过来,这宝剑在剑奇手里,也变成和皇甫青山之前的一般,如同烧红了的铁块一个模样。

    可此时云伶却不好受,刚刚宝剑划破她的右臂,纵然她是青莲宝体,但依旧有着一丝金丹巅峰的灵力,蹿入她的体内,那一丝灵力,搞得她心神不宁,无法集中精神来面对剑奇的攻击。

    “师祖”

    在这一瞬间,云氤当机立断,就是一个俯冲,直接挡在云伶前方,准备替她挡住剑奇的这一剑。

    “呵呵,不自量力!”

    剑奇冷笑连连。

    要知道,他手中的宝剑是吸食了修士体内的精气且炼化过的,煞气无边,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沾惹上一星半点,血肉都将被毁坏殆尽。

    何况云氤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女修呢?

    但就在剑奇幻想着云氤血溅当场时,一个冷厉无比的声音突然在他耳畔响起,“你这是在找死!”

    接着,一只手就抓住了他手里的宝剑。

    “什么?”

    剑奇震惊的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前前辈,您您您是”

    剑奇惊悚万分。

    因为,他发现眼前的青年虽然年轻的过分,但实力却极端可怕,仅仅流露出的些许气息,就已经让他有种下跪的冲动了。

    再联想到方才那恐怖非常的天劫,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青年就是方才渡劫之人。

    “前辈?”

    青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剑奇,“你确定我是你的前辈?”

    “你终于来了。”

    看到在千钧一刻出现的青年,云伶面色一喜,不无埋怨的道:“在外面闯了那么多祸,却让我跟云氤背锅,你真是”

    嗔白了青年一眼,云伶与云氤对视一眼,都是喜不自禁。

    “主人,您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云氤也是激动不已,美丽的星眸泛着亮光,对青年的崇拜、感激、尊敬之情,溢于言表。

    “嗯?”

    看到云伶与云氤二女与赵大宝亲昵的情状,剑奇反应再迟钝,这会儿也察觉出来不对劲了。

    而后,他就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望着青年颤声问道:“你你你你难道就是赵大宝?”

    然而,青年却并未回答他,而是单手抓着他的宝剑,继而一股远比一般元婴期修士要强大数十上百倍的所向披靡的骇人气势,就直接朝着他压了过来。

    此刻,剑奇感觉自己仿佛背着千万斤大山一般,无法挪动分毫。

    他毫不怀疑,只要面前的青年稍稍动一个念头,就足以将他碾压成齑粉。

    “你你你到底是谁?”

    虽然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剑奇还是不太愿意相信那个事实。

    毕竟,若真是那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呵呵”

    青年一阵冷笑,“你说我是谁呢?”

    话音落下,他就一掌直接拍在剑奇的胸口。

    轰!

    这一掌附带着一丝雷霆本源之力,它犹如蛟龙入海一般,在剑奇体内乱窜,将他体内的筋脉破坏了个七七八八,然后直接钻进了他的丹田。

    哇

    剑奇惨叫一声,倒飞出数十丈,撞在山坡的碎石之上,口吐鲜血,显然是活不长了。

    “你你是那个杀我儿子剑三的人?”

    剑奇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目光惊愕且绝望,“你是赵赵大宝?怎怎么会这样?你你的实力居居然”

    难以置信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脑袋一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如果时光能倒流,剑奇早知道赵大宝如此妖孽,恐怕就不会想着为儿子剑三报仇了。

    毕竟,这是一个他永远也无法报得了的仇!

    赵大宝没理会剑奇的死亡,他直接是一个大灵雨术,治疗了一下云伶与云氤的伤势。

    之后,才将目光聚焦在红脸膛老者身上。

    他那凌厉的眼神如钢刀一般,直戳红脸膛老者的心房,让后者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前前辈,这这这这一切都是误会啊!”

    红脸膛老者也知道赵大宝实力恐怖至极,根本不是他所能反抗的,眼下只能委曲求全,看看能否侥幸活一命了。

    “误会?”

    云氤俏脸上满是愤怒,“主人,你别听他瞎说,这老不要脸的刚刚帮着那个坏蛋,想要对云伶姐和我下手。”

    “放心吧,你主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么?”

    赵大宝冲着云氤笑了笑,而后面色瞬间变冷,对着红脸膛老者说道:“你自己自裁吧,不然等我出手,你不仅尸骨无存,就连转世重生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