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050章 杀老狗掌!

    这人不是赵大宝,还能有谁?

    “看来实力上还是差了一点……”

    赵大宝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平复了一下激荡的气血,心中暗暗思忖,“但其实也很不错了,我还以为没办法正面接下白居这老杂毛一招呢!”

    元婴期和合体期有两个修为大等级的差距,终究是一道难以跨过的鸿沟,这个就好比是一条小溪和一条宽阔的大河的区别。

    仅仅是自身的灵力量,两者就没有任何可比性。

    也幸亏是他,换做其他元婴期的人,恐怕刚才这一下,就已经被白居长老一掌拍爆了。

    “你居然还能站得起来?”

    白居长老第一时间发现了赵大宝,顿时就一脸惊讶,很是不可思议。

    他可是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掌的威力,不夸张的说,一般的化神期修道者,挨了一下之后,都可能当场身死道消。

    可赵大宝呢?

    区区一个小小的元婴期修道者,挨了一记劈雷掌之后竟然没什么大事。

    这绝对是对他的一种赤果果的羞辱!

    一时间,白居长老面色变幻不断,目光阴沉至极。

    而之前那先唱衰赵大宝的人,这会儿也都是惊呆了。

    “怎么可能?”

    “以元婴巅峰的实力硬接白居长老的劈雷掌,怎么还有活下来之说?”

    “我就知道这家伙不简单。”

    “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纵然他道法万千,可终究只是元婴巅峰的实力,到最后依旧不可能是白居长老的对手。”

    ……

    对于赵大宝能硬接白居长老的劈雷掌,众多修道者也是有夸有贬,议论纷纷。

    特别是和赵大宝一同前来的胖子王超,此时更是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因为在他看来,赵大宝虽然不会立刻身死道消,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看上去没什么受伤。

    毕竟,白居长老可是合体期的强者啊,实力深不可测,赵大宝一个元婴期修士怎么可以应付起来这么轻松呢?

    “妖孽啊……”

    王超抓了抓自己的头皮,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站起来的赵大宝,眼中满是崇拜。

    他也是元婴期的实力,可远远不可能有赵大宝这样的实力……人比人还真是会气死人啊!

    而人群之中的白宇凡,这会儿更是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在它看来,自己的爷爷都亲自动手了,那赵大宝肯定会瞬间被秒杀,但事实却是……

    没来由的,他心中一寒,暗暗庆幸几天前他溜得快,否则,恐怕那时候赵大宝还真的会将他给当场杀了。

    赵大宝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稍稍修整之后,两道凌厉的目光划破虚空,凝聚在不远处的白居长老身上。

    这两道目光如同两把利刀一般,直戳白居长老的心房,让白居长老都为之一震。

    “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赵大宝神色渐冷,浑身气势徒然增长,身体周围淡淡猩红,甚至是周围树木都被这气势吹的猎猎作响。

    “你说什么?”

    白居长老横眉怒竖,“小子,休得狂妄!”

    他久居端木家长老高位,和这些半路加入端木家的所谓的供奉长老,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再加上有合体期的强大修为,岂能是受的了这等挑衅?

    “黄口小儿,今天留你不得。”

    白居长老暴怒不以,浑身上下躁动不安的灵力澎湃而出,合体期强者的威压尽显,让那些等级稍低的修道者头皮发麻,惶恐不安。

    “破虚掌!”

    白居长老面色冷冽,再次使出一记杀招,这破虚掌乃是比劈雷掌还要可怕的杀招,一掌出,虚空可破,威力冠绝天下。

    “哼!”

    面对白居长老的杀招,赵大宝面无惧色,身上的龙气萦绕,体内的祖龙血脉力量在涌动,祖龙道体搬运至极限。

    下一刻,本命神通神威,已经是悄无声息的使了出来。

    这门从祖龙道体演化而来的本命神通,具有绝对的压制作用,可以降低敌方杀招的伤害。

    白居长老虽然不是龙族,压制效果没那么强悍,但百分之五十是少不了的。

    轰隆!

    白居长老破虚掌转眼即来,虚空真真,隐隐可见裂痕,恐怖的气息也是弥漫而出,仿佛要将人吞噬一般。

    破虚之名,实至名归。

    围观众人见此威势,一个个都是吓得面色惨白。

    一些胆小的,更是拉开了一些距离,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碎裂的空间给吃了。

    但赵大宝使出了神威之后,就不再闪避,任由白居长老的破虚掌近身,脸上带着淡淡的冷笑。

    “嗯?”

    白居长老合体期的修为也不是白来的,感知相当敏锐,第一时间就发现自己这一掌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其威力下降了一半之多。

    特别是在靠近赵大宝之后,他本身得以为傲的修为,都隐隐有些被压制住了,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弥漫在心中,让他想要尽快远离赵大宝。

    “这是怎么回事?”

    白居长老惊异不定,但已经使出来的杀招,是断然不可能撤回来的。

    否则,他自己都会承受这一招的反噬之力。

    嘭!

    看似威力绝伦的一掌,在电光火石之间,轰击在了赵大宝身上。

    相较于劈雷掌,破虚掌威力更甚,按理来说造成的杀伤力应该更恐怖才对。

    可事实却是完全相反。

    不闪不避的挨了白居长老一记破虚掌后,赵大宝这一次仅仅是向后踉跄了四五步,也就停了下来,比起之前要好上太多了。

    “我去!”

    “这是什么情况?”

    “不科学啊!”

    “科学是什么鬼?”

    “呃……我也不知道科学是什么鬼,只是以前听别人说出来的口头禅,据说是从世俗界传来的流行语!”

    ……

    众人惊愕不已,白居长老也是如此,但赵大宝反应却不慢。

    他也没有受虐癖,喜欢被白居长老掌劈,之所以不闪避,也是为了防守反击,在白居长老击中他的一瞬间,他可以立刻施以绝招反攻。

    不然,以白居长老合体期的修为,闪避的速度一定是出奇的快,他不一定能追的上。

    而追不上白居长老的话,他有在强大的杀招,也是没什么用。

    说时迟,那时快,在白居长老一记破虚掌击中他的瞬间,赵大宝就行动了,只见他也是一掌闪电而出,轰在了白居长老的胸口上。

    白居长老正自惊愕,且双方又靠的非常近,所以面对赵大宝这一掌,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当然,主要是他也没有将赵大宝这一掌放在眼里。

    区区一个元婴期修士的掌劲,他岂会承受不住。

    然而,事实上……他真的承受不住!

    噼里啪啦!

    只见一阵雷光闪过,白居长老第一时间发现一股狂暴的雷电随着赵大宝的掌劲涌入了体内,而后沿着他的奇经八脉,直往丹田而去。

    “这是什么雷电?”

    白居长老立刻就发现了赵大宝企图,马上调动体内庞大的灵力,想要将这股雷电给镇压下来。

    他以为这很容易,毕竟自己比赵大宝强大太多了。

    可尝试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磅礴无比的灵力竟然无法将赵大宝这股并不强大的雷电给化解掉。

    这股狂暴的雷电看起来量不多,质量却出奇的高,远远不是他的灵力能够炼化的。

    所以……

    轰隆隆!

    狂暴无比的雷电如入无人之境,肆意的在白居长老的奇经八脉中游走,一边破坏他的经脉,一边朝着他的丹田狂奔而去。

    眨眼之间,这股狂暴的雷电就已经像狼入羊群一样闯进了白居长老的丹田。

    而后

    嗷

    白居长老惨叫起来!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又是将这些人一个个看傻了眼。

    “卧槽!”

    “什么情况啊?”

    “白居长老怎么连一掌都扛不住?”

    “堂堂的合体期强者,怎么会这么弱啊?”

    “该不会是昨晚在房事上过渡了吧?”

    “你以为白居长老是你啊,我看刚才那小子的一掌一定很有蹊跷。”

    “之前听说这人在对上黑山尊者时,也是使出了一记带有雷光的掌法,将黑山尊者秒杀的。”

    “嘶……看来是杀招了,而且连白居长老都中招了,这绝对是远古时期传承下来的秘术,威力绝伦,冠绝天下。”

    “我之前的预料似乎成真了!”

    ……

    旁观者都懵逼了。

    至于胖子王超,这会儿已经说不出来话了,赵道友我知道你牛,但不知道你原来这么牛啊,要不你干脆取个道号叫牛逼道友好不好?

    “哇!主人好棒!”

    云氤拍着小手,一脸崇拜。

    之前她还替赵大宝担心,但现在只有满满的崇拜了,合体期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在赵大宝手上折戟沉沙了。

    “这小子……”

    云伶眼中也是精光闪烁。

    她很早就知道赵大宝这小子机缘深厚,现在看来,果不其然,身上各种功法与秘宝多的很,哪怕是对上合体期强者也照样不怂。

    “臭……臭小子,你你你……你这是什么阴招?”

    白居长老惨叫不断,面色更是苍白至极。

    不多长的时间,他体内由于那股狂暴雷电的涌入,这会儿丹田中的灵力已经完全失控了,沸腾暴走的灵力,在狂暴雷电的刺激下,正四处乱窜,让他整个人都快炸裂了。

    也因此,他已经无法保持站立了,而是直接在地上翻滚,四肢百骸犹如被万千雷电劈打一般,痛苦到了极点。

    “我这招的名字叫……杀老狗掌!”

    赵大宝冷冷一笑,自然不会说出万劫之雷的秘密,这种雷霆本源之力威能超绝,岂可堂而皇之的随便宣传?

    那样只会招来他人的觊觎!

    万一惹来实力超卓的恐怖人物,他肯定因为怀璧其罪而被杀人夺宝。

    “给我死吧!”

    不愿再与白居长老多说废话,赵大宝目光一冷,就准备当场将这老杂毛打杀,以免再有后患。

    但就在这时,一个苍老但带着无边威慑力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