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175章 封灵阵法!

    当赵大宝来到灵脉所在地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只见此处的灵脉不少,足有几十条,品级高低不一,让周围的灵气甚是浓郁,如果能够全部摄取,显然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只不过,这些灵脉都被一个极其高明的封灵阵法给束缚住了。

    这显然是绝云老祖为这些灵脉所作的保护措施,除非破开封灵阵法,否则难以取走灵脉。

    “这倒是有点难办了。”

    陈管家也看到了这般情况,蹙着眉宇说道:“要不我强行破开封灵阵法吧。”

    术业有专攻。

    他不擅长阵法,想要解开封灵阵法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愿意花上相当长的时间来研究。

    但他显然没有这个兴致。

    “陈管家,不能这么做。”

    赵大宝连连摇头,“如果强行破阵的话,很有可能会将阵法里面的灵脉损坏的陈管家,交给我吧。”

    “哦?”

    一听赵大宝这话,陈管家眼前一亮,“你还会阵法?”

    “呃会一些吧。”赵大宝点了点头。

    混沌造化诀当中的阵法篇,其实对这种困住灵脉的阵法也是有所记载的。

    他尝试一下,应该可以破阵。

    赵大宝虽然很谦虚了,但听在陈管家耳中,却仍是让他很吃惊。

    墨竹传授给赵大宝的隐蔽之术,其实陈管家早就看破了。

    而刘文德等人也是如此。

    这个赵大宝骨龄不超三十岁,能将自己的修为和实力修炼到如此地步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懂的阵法,这也太逆天了吧?

    “那大宝你有信心能破这阵法吗?”陈管家好奇的问道。

    “我尽力吧。”

    赵大宝知道如果想要将这封灵阵法里的灵脉取出来的话,只能让他小心的破阵。

    要是让陈管家以蛮力轰开的话,虽然是可以破阵,但极有可能会将里面的灵脉损坏,到时候这些灵脉的价值肯定折损大半

    这可不是赵大宝想要看到的事!

    毕竟灵脉这种东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更何况一些极品灵脉,甚至是龙脉,那都是夺天造化所诞生之物,只要用来修炼,能让赵大宝突破不少修为呢。

    陈管家见赵大宝的脸上带着一丝自信的神色,当下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只是站在一旁,带着浓浓的好奇,想看看赵大宝是怎么破这封灵阵法的。

    不过,赵大宝并没有急着去破解封灵阵法,而是取出两枚储物戒指,在里面先布置了那种可以将灵脉收进储物戒指之中的阵法。

    咻咻咻

    看着赵大宝手中道法几乎是瞬间施展,陈管家对赵大宝的好奇之心越发浓郁起来。

    赵大宝却没管这些,将两个储物戒指中的阵法给布置好了之后,他这才盘坐在地,用神识静静打量面前的封灵阵法。

    花了一点时间研究之后,他才用双手打出一道道法诀。

    接着,一块块的极品灵石非常有规律的飞向那个封灵阵法之中。

    轰轰

    瞬间,封灵阵法光芒大作,继而像是昙花一现,整个阵法就消失不见了。

    “破了。”

    赵大宝笑着说道,缓缓站了起来。

    而就算他不说,一旁的陈管家,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封灵阵法的消失。

    “大宝,你还真是天才。”陈管家忍不住一阵惊叹。

    他还以为赵大宝就算能破开封灵阵法,也要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哪知道半个时辰不到,这个让他都不知道怎么破解的封灵阵法,就已经被赵大宝看起来很轻松的就破开了。

    很显然,赵大宝在阵法之上的造诣,比他想象的还要高一些。

    “陈管家谬赞了。”

    赵大宝微微一笑,而后将一个储物戒指递了过去,“陈管家这个给您,我只拿自己应得的灵脉。”

    说着,他就大步朝着那些灵脉走了过去。

    “”

    陈管家看了看手中的储物戒指,脸上扬起一丝笑容,也不知道是在笑些什么。

    ******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赵大宝和陈管家出现在了绝云门口。

    此时的赵大宝心情非常不错,因为在这绝云单单收获许多天材地宝,更是收获了一条极品灵脉,五条上品灵脉,还有十条中品灵脉。

    这些灵脉,完全够赵大宝下次闭关修炼的时候用了。

    相比之下,陈管家的神色就要平静许多,毕竟,到了他这种修为与地位,比这更惊人的宝物都见识过了,自然不会为这么一点小收获而惊喜。

    但他也收获了不少灵脉。

    毕竟,绝云中灵脉不少,其中极品灵脉就有两条,其它品级的灵脉也几十条,非常不错。

    “大宝,这个送给你。”

    陈管家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本古书,递到赵大宝的面前。

    “嗯?”

    赵大宝眉头一挑,很是惊讶,“陈管家,您这是”

    “大宝,我看你骨龄不足三十岁,就已经修炼到了如此地步,让我都有些汗颜。”

    陈管家的话语一出,赵大宝的脸色顿时一变。

    因为他已经使用了墨竹给隐蔽秘法,怎么可能还会被陈管家看出自己的骨龄呢?

    很显然,隐蔽秘法估计失效了。

    “陈管家”

    赵大宝一脸惊疑,没敢随便乱说什么。

    “你别担心,说实话,我对你的了解并不多,但我知道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通过你一系列的表现,我更加确信你实在是太优秀了。”

    陈管家深深的看着赵大宝,说道:“优秀到让我这个境界的人都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

    赵大宝后背一冷,倒是听出陈管家话语之外的意思了你的天赋、秘宝与传承都不一般,说不准哪个大能会看中了,有可能会来强行掠夺你的秘宝与传承。

    “我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提醒而已。”

    陈管家显然也看出了他的反应,微微一笑,而后晃了晃手中的古书,说道:“既然你现在是丞相府的人,我觉得这本我从一处古迹之中所获的古书,应该会非常适合你。”

    赵大宝也不傻,听着陈管家话,大地知道这本古书的用途了。

    当下,他就接了过来,脸上也是带着感激的神色,“陈管家,谢谢您。”

    “感谢就不必了,只要你以后别做对不起丞相府的事情就行。”

    陈管家点了点头,而后就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就回去吧。”

    说着,他就率先腾空而起了。

    见此,赵大宝将古书收好,也是毫不迟疑,追了上去。

    不久之后,两人已经回到了丞相府。

    因为收获颇多,赵大宝便和陈管家告辞了,独自回到了素云院。

    至于陈管家,则向刘文德汇报去了。

    “回来了?”

    刘文德看到陈管家回来了,便问道:“怎么样?”

    “李擎苍那家伙果然是耍了一点心机。”

    陈管家如实的将情况说了出来,比如绝云老祖等,一五一十,没有任何隐门。

    “事情关乎到了何亲王?”

    听着陈管家这么说,刘文德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他身居高位,在一些事情的了解和看法上,都不是普通人的思维能揣摩的。

    片刻之后,刘文德再问道:“你杀了他的人?”

    “是的!”

    陈管家微微点头。

    在别人的面前,他们是主仆关系,但只有两人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约束了。

    “有意思这就有点好玩了。”

    刘文德笑了笑,“李擎苍那个家伙给我挖的坑,应该就是何亲王了,只是何亲王这几年跳得很,不知道这家伙接下来会怎么做。”

    “我会密切关注的。”

    陈管家一脸沉稳,而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封书信,“这是我在何亲王那两个下属身上搜来的。”

    “是么?”

    刘文德将信拿了过去,花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将整封信给看完了。

    而后,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惊奇,以及一丝笑意。

    “想不到赵大宝那小子胆子还真大,竟然连何亲王的儿子都给杀了。”

    刘文德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皇城里怕是要变得有趣起来了。”

    这封信其实是写给绝云老祖的,目的就是让他杀了赵大宝,因为何亲王已经掌握相关线索,知道赵大宝来到皇城附近了。

    “老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静观其变。”

    刘文德淡淡一笑,“赵大宝是个人才,而且已经进入圣皇视野,你以后且照应一下。”

    “至于何亲王,这家伙既然已经接触了绝云那估计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他都有接触了,甚至已经有不少像绝云样的势力,都已经投靠到了何亲王的手下。”

    “但我们暂时先不管吧,装作不知道,圣皇对此自有其决断,目前就让何亲王先猖狂吧。”

    言外之意,何亲王的一举一动,早已进入了大明圣皇的视野。

    只不过,大明圣皇不知道出于不想打草惊蛇的目的,还是其他的什么想法,暂时没有动何亲王,而是任由何亲王结党营私。

    “要使其灭亡,必使其疯狂。”

    刘文德一把火将书信给烧了,而后他一双眼眸中泛着冷意,“何亲王,敢图谋不轨,你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