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184章 赶出家门!

    “老爷,你和我夫妻这么多年,你觉得我会做这种事吗?”黄有容沉声道。

    大厅内的气氛一度有些压抑,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一个下人,敢小声议论一些什么。

    刘文德神色沉凝,并没有说话,他自然不希望是黄有容干的,但墨竹如此,肯定是有了确凿的证据了。

    他现在要做的,只是好好等待。

    很快,福伯就带着人,将吴嬷嬷给带了过来,并且手上还有从吴嬷嬷的房间里搜出来晒干了的七绝草。

    “老爷,夫人,我将人给带来了。”福伯低着头道。

    此时的吴嬷嬷,早就没有了先前的神色,脸色憔悴,非常不好。

    “见过老爷,见过众位夫人。”吴嬷嬷颤颤悠悠道。

    刘文德神色不变,扫了一眼客厅里的所有人,特别是黄有容。

    而后,他才沉声问道:“三夫人之前身体的病状,是你做的?”

    他的语气严厉异常,让人根本就不敢隐瞒任何东西。

    吴嬷嬷身子一颤,头也一直低着,丝毫不敢和刘文德对视,犹如老鼠见了猫一样。

    “老老爷,都事老朽的错啊。”吴嬷嬷突然哭喊道,“一切都是我的错。”

    大厅之中,许多人都认识吴嬷嬷,现在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也都很不是滋味。

    这就是伺候上位者的下场,只要做了诛心之事,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嬷嬷,只要你现在就将你那天和我说过的话如实说出来,老爷能保你后代平安。”墨竹缓缓道。

    原本墨竹是暂时不想将这件事给闹大,可她不曾想到,就因自己的女儿被打了一巴掌,黄有容这女人竟然还真蹬鼻子上脸了。

    既是如此,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吴嬷嬷浑身一颤,看了一眼一旁的黄有容,又看了一眼刘文德,脸上也是犹豫不决的模样,似乎在考虑到底该不该说。

    这时,刘文德缓缓道,“三夫人的话,就等于我的话,不管是谁威胁你,或者在我的背后搞小动作,这件事我都会查到底的,你知道什么,说出来就可以了。”

    “不然,等我查出来了,若真与你有关,那么后果你知道的。”

    墨竹身体的问题,已经影响地不单单是墨竹和素云院了。

    试着想一下,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体有恙的话,估计他的子女也会多不少吧?

    所以,当刘文德得知墨竹的身体是被人所害之后,尽管表面平静,实则心中是愤怒不已。

    还真别说,听见刘文德这么说,吴嬷嬷反倒是没有了先前的那般恐慌与迟疑,脸上反倒是露出了镇定之色。

    “老爷,听见你这么说,老朽就放心了。”吴嬷嬷缓缓道,“很早之前,我被二夫人叫去,然后老朽”

    咻!

    吴嬷嬷话都没说完,银光一闪,她的头就跟着掉了,鲜血瞬间飙射的四散而开,溅射地四处都是。

    “哇。”

    已经有侍女忍受不了叫了出来,这因为这场景实在是太过血腥暴力了。

    “胡言乱语,该死。”黄有容面若寒霜,神色冰冷至极。

    刘文德冷冷地盯着面前的黄有容,抬手就是一掌,直接甩向黄有容。

    啪!!!

    黄有容被刘文德这么强大的力量,瞬间就给抽地摔了出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甚至是连许多人都没有反应送过来,就已经发生了。

    “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刘文德语气森然,满脸寒霜地看着地上的黄有容,“平常目中无人也就算了,竟然敢当着我的面杀人,你把我当什么了?

    刘文德愤怒的模样,瞬间就将客厅里的所有人都给了吓了一跳,死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丞相发怒!

    “”

    黄有容完全没有想到,刘文德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手,甚至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一点给她留面子的打算。

    墨竹和素云院的人见这么一幕,心中有些忐忑的同时,也在窃喜,黄有容这么做,虽然是封住了人口,但却堵不住人心。

    反观黄花院的那些人和黄有容的那些子女,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刘文德正在怒火当中。

    毕竟,黄有容刚才杀人灭口的举动实在太明显,也太胆大妄为了。

    “老爷!”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赵清香,站起身来,仿佛是准备说个一二。

    不过,她还没怎么开口,刘文德就摆摆手,“这件事你别管,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谁来也没用,好在是竹儿好了,不然就算到死,我都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黄有容,今天我就把话说在这里,你已经不是黄花院的主人了,而且往后五十年,黄花院的修炼资源都将减半,至于你何去何从,就看你自己的了。”

    这一次,刘文德再也忍受不了。

    他又不是傻子,黄有容刚才的举动,实在是欲盖弥彰,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他之所以和黄有容生下那么多子女,完全就没有别的想法,只是为了安抚黄有容的哥哥镇关大将军而已,这也是政治需要。

    但就在今天,他得知墨竹的身体,竟然是黄有容搞得鬼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清楚,倘若还让黄有容继续在府中这么猖狂的话,那以后还怎么让后院安心?

    刘文德此言一出,瞬间就让黄花院的所有人的脸色剧变。

    甚至是连黄有容的那些个子女,也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种决绝的决定。

    特别是黄晓,因为一切的事,都是因她而起。

    现在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这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

    “爹,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别怪娘啊。”黄晓哭着腔道。

    看着自己女儿哭了,刘文德此时心情也非常差,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也跟着被触动了。

    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要说没有感情,那都是假的。

    但刘文德非常明白,这事决不能手下留情。

    所以

    “你还愣着干什么?非要我赶人吗?”刘文德冷冷一哼,没去看黄晓,而是瞪着黄有容,声音冰冷至极,仿佛能冻人皮囊。

    黄有容眼泪流的稀里哗啦的,但是她更加明白刘文德的性格,那是吐口一口唾沫一个钉子。

    既然他都决定了的事,那就谁都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决定。

    但现在就让她这么走,黄有容岂能那么甘心?

    “老爷,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自从墨竹进府之后,你可曾看过我一眼?我不这么做行么?”黄有容撕扯着嗓子吼道,“她到底哪里好,能让你这么迷这个狐狸精?”

    墨竹神色有些不太自然,但却没有说些什么,这种事,她做为一个女子,还是得听男人的。

    “废话少说。”刘文德不耐烦道,“你若还是这般难缠,就别怪我休书一封了。”

    墨竹的身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的了。

    两人能走到一起,甚至连刘文德都一直说自己是踩了狗屎运,才能娶到墨竹。

    而这些年,刘文德对素云院的态度虽说是不闻不问,但暗地里其实一直有在默默地寻找一些好的古方,希望能将墨竹的病给治好。

    但为了后院的和平,对于后院的一些小打小闹,完全就是不想管。

    或者说,如果管了的话,可能还对素云院不太好。

    如此,也就造成了素云院一直处于尴尬的位置。

    黄有容被刘文德的话吓地一哆嗦,现在没被他休了还好,回到家族中,还是丞相夫人。

    如果真地被刘文德休了的话,那估计她去的地方都会没有。

    因为家族之中,肯定也会因为名声的问题,将她给拒之门外了。

    “好我走,我走!”

    此时的黄有容,也早就没有了先前的那般盛气凌人的样子了,有的只是一个被丈夫赶出家门女人凄惨的模样。

    就在黄有容匆匆离去之后,黄花院的那些人也在第一时间,跟着自己的主子走出去。

    树倒猢狲散,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虽然黄有容这棵树还没有倒,但是让他们黄花院的人继续待在这里,肯定也是待不下去的了。

    看着黄有容的背影,赵大宝心里一阵暗爽,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终于是有人治理一波了。

    不过,赵大宝发现就算是到了现在的这种地步,刘文德这个丞相都没有将黄有容给休了。

    这其中的猫腻,真要说起来,还是可以说道说道的。

    与其说是将黄有容赶出家门,反倒不如说是给她一个台阶下。

    因为墨竹并没有真正的打算再插手这件事,反而是全权让给刘文德处理。

    这也就代表着墨竹非常在乎刘文德的想法与做法。

    至于以后,黄有容能不能回到丞相府中,继续做她的二夫人,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老爷,二夫人走了,那她哥哥那边”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陈管家,轻声说道。

    “哼。”刘文德冷哼一声,脸色也是冰冷至极,“难道我做什么事,还要看她哥哥的脸色不成?“

    “老爷息怒,老爷息怒。”陈管家缓缓道,“最近朝廷动荡,现在府中又不太平,我也是担心再出点什么事。”

    刘文德摸着下巴眺望了一下远方,便让闲杂人等全部离开,只是将赵清香以及墨竹母女,还有赵大宝留了下来。

    这显然是有什么事要和他们说了!